刚刚更新: 〔神级狂婿〕〔重生之八零攻略〕〔最强皇后系统〕〔对你依然如初〕〔仙道长青〕〔农家美食日常〕〔我把BOSS公主抱了〕〔南风过境乱我心曲〕〔张小花的秘密〕〔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头号战神〕〔甜蜜的冤家〕〔丹医〕〔我只想赔钱啊〕〔一剑飞仙〕〔都市狂神〕〔是男人就知难而上〕〔都市之第一太子爷〕〔掌家小农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2节任性的都监,拜求订阅
    豆比是啥,张勇听不懂,但感觉不是好话,正要发作。

    刘通看他手一动想挥蛇矛,撇嘴盯着张勇冷笑道:“你敢伤小爷一根毫毛。我保你活不过这个月,你全族都得远窜崖州为奴为妓。”

    声音一低,“保你全族死光光。”

    张勇一听这话不是怒,不是不屑,而是骤然惊出一身冷汗,这才想起这沧州赵家却是黑白两道都硬得厉害,可不是好惹的。

    赵公廉是集英殿学士,深得官家依重,未来不久必会成为阁臣大佬,那时只怕立马就是大学士。

    他区区小州的武官,在大宋一抓一大把,和阁臣大学士做对,惹怒赵公廉,沧赵一时奈何不了蔡相,整治他这种走狗却未必费什么事。

    黑道只怕更可怕。

    梁山威震山东河北直到两淮绿林,东京都有耳闻,势力必定不小,敢收留晁盖,甚至这伙胆大贼人就是沧赵指使的,说明沧赵行事不择手段,报复灭人全家未必做不出来。至少这个小恶霸是这样。

    张勇是光棍,自负武勇,但有亲族家人牵挂。

    心底深为忌惮。

    『,

    但张勇听过识趣立马投靠他这个上官的本地将士说:晁盖和赵公岳有交往,双方应该关系不错。那么晁盖必定是躲上了梁山。

    富贵险中求。

    本将若上战场,在枪林箭雨中杀敌也不怕,岂能被几句话吓住?

    他们越是吓唬不让搜,越是说明有鬼。

    况且就这么退了,还怎么有脸震慑全军坐稳位子?

    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就得罪到底。

    反正本将有够硬的靠山,只要抓住贼人捏住铁证。法理就说得过去。圣上也说不了什么。蔡相收回生辰纲,得了孝敬的巨财,看到本将的一片忠心和办事能力,肯定会保住本将,说不定强势提拔,打压沧赵的同时再给沧赵眼色看看。

    这就是缺乏智慧远见。猪油蒙了心,任性要蛮干了。

    刘通也看出来了。

    他嘻嘻一笑说:“你想搜梁山,可以。”

    张勇一怔,你又想耍什么花招?凝目盯着刘通。

    “四哥说你先立个字据。搜出贼人,自不必说。搜不出,你没有官家旨意私自带兵强搜重臣宅地是重罪,乖乖在俺四哥面前认罪自裁。敢赖账就掉水里淹死。我家大度,就不追究你族人的罪了。怎么样?”

    还想吓唬本将?

    张勇冷笑道:“梁山不是重臣宅地。”

    小刘通不耐烦道:“大宋是皇帝说了算。是不是宅地,你个蚂蚁官说了不算。你就说你有没有胆子立字据吧?”

    张勇再蠢再想立功发财。也不肯受人以柄,自不肯立。

    小刘通斜眼瞅着张勇冷笑道:“你不是一口咬定贼人在梁山?怎么又不敢立字据?”

    “看来你真是抱大腿想疯了的任性豆比。”

    刘通不再费话,拔出背后的一把战刀,在张勇以为他要行凶时,在张勇马前沿南北向划了条长长直线,一直划到酒店和码头。

    “道理跟你说尽了,你不听。俺家大度做了让步,你仍咄咄逼人。既然恃武威胁想强来。那就拿出本事证明你有这个资格。”

    面对众军提声大喝:“哪个想拍马屁和我梁山做对,尽可上来。”

    指指长线。“瞧见这线没有?你有本事胜我梁山好汉,就可以站在这线里,有资格去梁山搜查。否则,擅过此线者,休怪梁山手黑。”

    张勇冷笑:“大宋疆土不是你梁山想怎样就怎样。我等官军还用受你个草民管束?真是目无王法,狂妄之极。”

    一挥蛇矛。“众军听令,包围此地,看押所有人,休放走一个,以免走漏了贼人。强征船只上山。待搜查审明,无辜者再放走。”

    周围的商人一听这个,顿时色变。

    什么无辜有辜,只要被这些军匪借故拿了,不被折磨个半死敲诈勒索个净光,搞得家破人亡,想脱身,别说门,窗户也没有。

    郓州军当然明白这是发财的好机会,上官吃饱,咱们这些卒子也指定一嘴油,都心动眼热,乱哄哄应着,却绝大多数都看着副将邓勇。

    原因只是梁山不好惹。

    沧梁小恶霸的凶名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他连堂堂彰化军节度使都敢堵着门羞辱,还有什么不敢干的?收拾他们这些贱鄙武夫算个鸟。就算有命发财也得有命花钱不是?所以想看看老首领的意思。

    邓勇道:“将主,没有证据,你这么做是不是欠考虑?”

    张勇阴森森盯着邓勇厉声喝问:“邓勇,难道你想战场抗命?”

    蛇矛微横,如果邓勇敢嘴硬,说不得就当场挑杀了。

    邓勇一笑:“末将不过是好心提醒一下。不听,就算了。”

    郓州军这才开始行动,小心翼翼慢慢逼向前。

    张勇看同来的郓城县衙役不动,怒目喝问带队的朱仝:“你为何不听将令?”

    朱仝捋须淡然道:“我等是郓城县衙的,不是你部下。该怎么做,本都头自有主张。”

    张勇大怒:“你这厮莫非私通贼寇?”

    朱仝单凤眼猛然一睁,目射精光,仿若关公现世,冷声道:“大人说的贼寇是指何人?”

    张勇一滞。

    他心里认定梁山就是贼寇窝,可尘埃未定,这不能明说。

    朱仝见张勇不答,掷地有声道:“如果大人说的是梁山。朱某还真和沧赵二公子有点交情。某家行事光明磊落,奉公守法,凡事无不可对人言。二公子对朱某有恩,未报。你说私通,朱某是私通了。”

    赵岳闻声停了吹奏,看了朱仝一眼。

    这才是顶天立地的梁山真好汉。

    朱仝感觉到了,向赵岳回以一笑。

    二人四目相投,惺惺相惜之意顿生。

    邓飞欧鹏不想给朱仝拉仇恨。只在心里喝彩一声真汉子,这得好好交。二人翻身上马,挡在张勇之前。

    一个小县的无品吏头也敢挑衅本将权威了?

    张勇怒火冲顶,挺矛转马就想冲过去杀了朱仝。

    朱仝冷笑一声,大刀一摆,横端马上:“张大人有兴致和某家切磋武艺。朱某定当奉陪到底。”

    投靠张勇的小校赶忙小声道:“将主。这个朱仝可不是善茬,为人义气似关公,也有关公之勇。至少梁山一带没听说谁能打得过他。”

    张勇仔细一瞧,朱仝还真象传说的关二爷。只看那身板就是个不缺力气的,凤眼一睁,不怒自威,身上流露森森杀气。

    他绰号小张飞,想不到眼前就有个活关公,手痒得很。极想斗一斗,试试看到底是小张飞厉害,还是这个极象关公的厉害。

    雷横来到后一直恨恨盯着赵岳。

    当年因为吴百万的事,被宋江当枪使,他吃过沧赵的亏,念念不忘,只是沧赵越发势大,无法报复。此刻有机会。恨不能抢光梁山。

    他和朱仝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确切地说是不一般的依赖。

    因为朱仝家中富裕。为人慷慨仗义,总是照顾他这个好赌常常输光钱无法过日子的兄弟,因此尽管不满朱仝对梁山的偏袒,仍然为兄弟得罪了张勇着急,正急思对策阻止争斗冲突。

    这时树林中却突然一声暴喝:“好胆。”

    忽啦啦从路口南北两侧林间突然各涌出一两百大汉,虽未着甲却拿着宋军配备的制式盾牌弓箭和沧赵军的刀枪。转瞬赶来左右夹住在邓勇带领下如蜗牛爬的郓州军。

    上百运货工齐齐放下手中活。

    一大汉一甩脖子上的擦汗毛巾,骂道:“入你老母的,撑死从七品的鸟军官也敢对咱们侯爷家撒野。弟兄们,他们不让咱们安生挣钱养家。不能答应了。”

    汉子们一声暴吼:“不答应。”

    跑去泊边船上取了朴刀长枪弓盾,排成军列挡住郓州军前进的路。盾牌轰然顿地,弓张刀枪并举,随着两侧的弟兄们一齐大喝:“杀。”

    杀气冲空。

    邓勇心里有猜测和准备,也不禁惊了一跳,顿时停马不动。

    郓州军惊骇止步,瞅瞅三面的大汉个个似瞪眼吃人的猛虎饿狼,不禁咋舌,果然不出所料,梁山是不会让人轻易侵犯的。

    庆幸小心之余,又不禁黯然:财是发不了。能安全回去就是便宜。

    张勇既惊又怒,对赵岳大喝:“你敢杀官军对抗朝廷?”

    小刘通一撇嘴:“你个芝麻粒大的官也配代表朝廷?”

    指指那条线:“还是那句话。凭本事说话。那个有资格站在线里,那个就有资格搜查梁山。想玩横的,想想你比杨戬老儿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