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万界送外卖叶〕〔超品兵王楚炎苏梦〕〔超品小神农〕〔娇宠嫩妻:闪婚老〕〔魔妃曲之来世了尘〕〔傅寒铮慕微澜〕〔超宠契婚:老公,〕〔苏爽世界崩坏中[综〕〔百花大帝〕〔日常系神壕〕〔异界之召唤神话强〕〔明月出祁连〕〔都市妖孽修真高手〕〔三国之天下无双〕〔唐挣〕〔超级魔兽工厂〕〔氪金剑仙李太白〕〔抗战韩疯子〕〔狼途万界〕〔抢救大明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7节枭雄狗熊英雄(下,拜求订阅
    官兵到来。伏牛山二位寨主丝毫不惧,当即点兵下山挑战。

    索超嘿一声:“贼子无胆逃走,有胆才迎战。他们敢挑战?”

    李成激将道:“此处二贼据称都有万夫不当之勇。众将不得轻敌大意。”

    索超一听顿时兴趣大升,急急请战。

    李成也想看看二贼到底是何人物敢如此嚣张,一并出战。

    两军对垒,各列阵式,押住阵角。

    捣天神李宗汤马鞭一指将旗下的李成,大喝:“撮尔狗官也敢自称天王,带区区之兵就敢犯我宝寨天兵?”

    趾高气扬,狂态毕露。

    李成瞅瞅四五千山贼果然精勇,士气杀气不低,但阵式参差不齐,武器装备和其他山寨同样短缺,不少的还持着锄头棍棒。他放心不少。

    不过是自恃己勇罢了。破了二贼,余不足虑。

    李成有了计较,不屑斗嘴,高声点将:“急先锋索超。”

    “在。”

    “本将命你擒拿

    此贼,以正国法军威。”

    “诺。”

    ◆,   索超看二贼象是能打的,早已手痒,提大斧兴奋出阵。

    “小子,起吓人绰号说大话谁不会?有种和你索爷爷见个高下。”

    擎天神韦扬隐狞笑喝骂道:“急先锋?你是急着送死吧?蚂蚁窝里称大将,污泥湾子,你称龙王,看你韦爷爷索你的命。”

    他高有八尺,腰大十围,双目有棱,红脸膛,提一杆镔铁枪杀出。

    索超见他来势如虎就知道此贼精通马术勇力不会低,兴奋大叫:“来得好。”紧催战马迎上。大斧抡起,挂动风声,呼,劈下。

    韦扬隐绰号擎天,自然不缺力气,横枪二郎担山。暴喝:“开。”

    大斧嗖,崩回老高。

    韦扬隐余力不竭,顺枪猛扎索超前心。

    索超吃了一惊,不及回斧,在马上猛扭身,险险躲过,枪尖在他臂甲处划出一溜火星。二马转瞬错蹬,第一回合结束。

    一招就差点儿丧命。索超重视起来,圈马重新评估对手。

    此贼果然了得。不是黑风冈那两个只有蛮力的。

    他不惧反而更兴奋,大叫一声,再次冲上。

    二将各呈其能,凶猛恶战。

    看得李成颇为心惊。

    索超英勇舍命,进入状态快,战则全力以赴,有我无敌一向先占上风,眼下竭尽全力却不显任何优势。如此猛将沦落为贼寇着实可惜。

    向部下另一悍将周谨低声叮嘱几句。周谨领命。

    李成催马上阵。枪指捣天神李宗汤,“逆贼。可敢出来一战?”

    李宗汤傲慢高喝:“伪天王急着送死。爷爷是真神,自然成全。”

    两位主将也杀到一处。

    李成绰号天王,和大刀闻达是有真本事的,有万无不当之勇,和李宗汤杀了几十合,却感觉只怕杀不过。

    周谨突然拖大铁槌冲上来。

    一贼将见他想以多欺少。催马挺枪上前堵截。

    周谨一声暴喝,一槌打断枪杆。

    那贼将震得摔下马来,被一槌打死。

    余贼见周谨如此悍勇,无人敢再出战。

    周谨冲到二李交战处,围着李宗汤打转。伺机和李成夹击。

    李宗汤喝骂无耻小辈,自负本领却是不惧。

    又斗了片刻,周谨突然冲上,挥槌猛击李宗汤马后腿。

    李宗汤刚架开李成大枪,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仓促回枪一架,却不敌周谨力大,这下没挡开,战马这条腿被打得粉碎,身体一歪倒下,马眼含泪,摆头痛苦地嘶鸣不已。

    李宗汤马术精奇,反应迅速,及时抽身跳到地上。

    李成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趁他立足未稳催马全力杀来。

    李宗汤再次仓促挡了一枪,被李成人合马力猛冲得后退数步仰倒在地。周谨丢下铁槌,凶猛扑上,死死扭住他。

    二人都力大过人,一个为保命,一个为遵令,疯狂扭打在一起。

    但有李成相助,官兵又以弩箭射死几个带头救人的贼将,逼退山贼不得救援,又冲上来几个壮汉和周谨一起压制收拾,李宗汤被擒拿。

    擎天神韦扬隐之前听到师兄痛骂无耻,瞅见周谨夹攻,还不以为意,不想师兄居然被生擒活捉了,顿时惊骇,想去救援却被索超亡命缠住,再瞅见李成和周谨气势汹汹一并杀来,不禁乱了手脚,被越发亢奋的索超趁机一斧扫下马来。

    韦扬隐倒地,眼见索超凶狠杀来,大叫:“好汉饶命。某愿降。”

    索超爱他武艺,又听李成喝止,就放过了,大喝丢下枪。

    韦扬隐趁机起身,眼见部下无人能助,逃不走,横枪大叫:“李天王是世之英雄名将,可愿收纳我和师兄为门下?”

    若投降是死,那就索性拼个够本,凭我本事说不定能杀出去。

    李宗汤怕被押回大名府斩首弃市,也高叫愿降。

    李成点头:“你二人本领高强,正是中书大人急需的人才。本将保证不杀你们,并保为大名府军官。”

    韦扬隐不信言而无信虚伪透顶的官府,更不信官兵的话,高叫:“天王可敢对天起誓?”

    将死之贼也敢对本官讲条件?

    李成恼怒。

    但想到梁中书正为明年生辰纲的押运发愁。此二人确有本领,又前倨后恭缺乏骨头,许以名利定能收买利用。岂不正合了大人的意。

    这才压下怒火,当众发了个誓言,随收了二神。

    梁中书能用的上的人收得,其他山贼却是收不得。李成没那宽恕的权力。以他对梁中书的了解,这些山贼必定论罪,都没好下场。

    他想哄住众贼,省去围剿厮杀的麻烦,岂会管这些人的死活。

    没了头领。不少或有前面经验或精滑的山贼已逃走。剩下的不是两眼茫然,不知所措,就是看到头领投靠了官军产生了不该有的希望。

    当李成哄骗说你们放下兵器老实投降,可以既往不咎,回去后先编入厢军有饭吃,以后再根据本事和表现挑选编入禁军。

    不少山贼意动。李宗汤、韦扬隐的几个亲信头目先投降过来。

    眼见得哄骗成功。不想内中有人突然高呼:“俺本来就是厢军,知道牛马不如的滋味,实在忍不得了才逃走。没了活路才当贼。”

    又有人高呼:“别听李成瞎说。他只是个武夫,说不算。戴大头巾的才说了算。他看咱们人多不好制,在哄骗咱们自投罗网。梁中书那狗官丢了生辰纲,对咱们这样的贼恨之入骨。逮到了全得死。”

    又有人高呼:“说得对。狗官奈何不得劫生辰纲的才拿咱们撒气。谁傻乎乎相信李成,就等着被砍头吧。老子是不信他鬼话。”

    随即就钻入人群逃跑了。

    跟风的立即也跑了。

    连锁反应下,众贼忽拉拉如蜂拥,随那几个明白人而逃。

    李成气得大喝:“既然找死。统统给我杀了。”

    又冷冷对李宗汤、韦扬隐道:“想得中书大人信任。有光明前程,就斩断过去。应该怎么做,你们自己明白。”

    二人一听,这是要投名状啊。

    相互对视一眼,突然咬牙对身边亲信挥刀狠杀。

    亲信信任忠心追随的老大,此时正满怀期待跟老大走上仕途,毫无防备,转眼被杀掉几个。剩下的惊骇反抗。却怎敌李、韦之勇。

    李成瞅瞅那些死不瞑目的尸体,对二人道:“识时务。当断则断,又心狠手辣,果然是中书大人需要的人才,大有前途。”

    二人一抱拳:“小子以前粗野惯了,又无知狂妄,冒犯了大人。幸得大人宽容收留,此恩不忘。以后更得托大人多关照。”

    李成嗯了声:“好好表现。多立功,本将才好说话。”

    二人应声小人明白,抄枪上马,比官兵更奋勇地追杀昔日部下。

    不知怎么。留守山寨的上万山贼已经卷着钱粮跑了,伏牛山告破。

    官军没得到大实惠,满心不甘,继续扑向最远也是大名府最后一股势大山贼,希望在那里能一举收获一再失去的钱财。

    虎翼山聚义厅。

    官军正步步逼来。震山虎赵富、跃山豹王飞豹,下山虎赵贵、妙手回春孙寿鹤四位当家头领正商议目前危局。

    赵富赵贵是亲兄弟,祖上是军官,有家传骑射武艺,家中本是大名府富户,有地有商铺,又爱武学,跟路过借宿的武者不断学习,使得好戟刀,和虎翼山玄通观名医道长孙寿鹤交好,后因不服官吏盘剥羞辱,被县上贪官报复借括田和税赋破了祖业,兄弟俩愤而杀上门威逼仅剩的商铺好处的官吏,带追随的家仆庄客二百多人,投了孙寿鹤占山落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