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仙农〕〔何日请长缨〕〔神偷问道〕〔韩娱之你的名字〕〔快穿:我只想种田〕〔我能举报万物〕〔人生交换游戏〕〔万界基因〕〔重启修仙纪元〕〔泰坦与龙之王〕〔淡蓦凉亦棣星辰〕〔归一〕〔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制霸全球〕〔联盟之魔王系统〕〔我有一座世界门〕〔愿你情深不被负〕〔别叫我歌神〕〔无限刷钱系统〕〔都市武道无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6节洗盘青州黑道
    ps:  忙得昏头转向,没注意摄海魔王虾海送了月票,补上感谢纪念

    在吹吹打打锣鼓喧天的热烈欢迎中,桃花山人马上山。

    走在唯一的上山路上,杜迁、宋万都不禁赞叹果然是险要难攻。只怕朝廷派十万大军来剿也休想占到便宜。

    晁盖哈哈大笑,一路介绍,心里则感念着赵岳小兄弟的恩义。

    走到第一道关隘,周通看到几十件大型守山武器摆列,不禁一愣。

    “这是最笨重的抛石机。那个是,是官兵配备的小巧旋风炮?”

    这话挠到吴用痒处。

    “啊,周兄弟,这些好东西对山寨防守非常珍贵,得来却容易,是闹强盗军时,晁天王果断决策,亲带兄弟们借风出战,偶然捡到的。”

    周通一听恍然大悟,心说:“什么偶然?只怕是二公子看到你们机灵跟出,顺势故意留给你们增强实力的。省得轻易被官兵打破山寨。”

    他仍是过去的鲁莽小霸王,但和杜迁宋万两哑巴待一起时间长了,也练得嘴紧,见吴用满脸难掩得意,就装作不知内情恭维道:“天∮,王英明。但好主意怕是出自军师吧?”

    马屁一记拍中最妙处。

    吴用越发得意,却矜持道:“不才只是偶有急智。还是天王哥哥和众兄弟勇猛果敢,我山寨才能如此兴旺发达。”

    周通故意道:“通不明白。强盗军怎么会丢弃这么好的东西?”

    吴用笑道:“也许是攻城破府得到这东西太多,他们不珍惜。也许是用不上,带着占车马。影响钱粮装运,又笨重拖累快速行军。”

    闯塌天殷泰想借机更拉近和晁盖吴用的关系。稳定自己在山寨的地位,就插嘴笑道:“周兄弟。咱们山寨在天王哥哥和军师英明指挥下,借强盗军肆虐山东之机,可是一次捞了个够本。得兵近万,充实了各级头目,钱粮布匹刀枪等所需更是堆积如山,再也不惧官兵来犯......”

    一席话说得众人皆喜。气氛更热烈。

    周通笑间瞅瞅殷泰,心说:“这家伙丑得象阎王,却不想是个有心思嘴巧的。看来我得格外谨慎,免得喝酒发疯说露嘴误了公子大事。”

    进了宝珠寺排座次。

    一番谦让推辞。杜迁、宋万依次坚决坐了郑天寿下。

    白胜充其量是个守山门头目的材料,若不是晁盖念着生辰纲之情,他根本不配当山寨当家人之一,本该垫底,他心里不舒服,但也有自知之明。但周通笑着强按他坐好,自己安然坐其下。

    这和传说的小霸王风格不符哇。

    晁盖、吴用、公孙胜都一愣,重新认识这位小霸王。

    见周通一脸坦然自在,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明大方暗不满。不禁对小霸王刮目相看。

    桃花山人马加入,进一步壮大二龙山实力,也无形中悄然改变了山寨的格局。

    杜迁、宋万是老实稳重人,喜欢和直爽义气的刘唐交往。又都使朴刀,有共同语言,很快扎在一起演武谈义成了好友。

    周通和杜宋暗中是一伙。却不大喜欢二人沉闷性子,碰上本该宿命是伙伴的李忠。立即感觉找到知音,都使枪。切磋间也迅速关系紧密。

    殷泰殷春兄弟是一伙,继续紧跟晁盖,闲时喝酒习武说笑,总尽量相伴左右,并迎合晁盖的爱好脾气。

    晁盖爱他们力大凶猛,又见他们下山打粮山上练兵总抢着干,尽心竭力效力,忠心拥戴他,就当成心腹兄弟把赵岳传授的武艺诀窍相授。

    这兄弟二人因本事不济吃过大名府大将的亏,知道乱世要靠自己有真本事才能活下来活得好,练武很刻苦,得到关键指点,越发练得疯狂,虽学到的不是斧叉之法,却也脱胎换骨般成了真猛将。

    公孙胜、吴用是晁盖的左膀右臂,自然和晁盖是紧密三角核心。

    剩下个郑天寿,本事不济,品性狠毒,不是被人防就是被人不喜,显得孤独,只好和更不得意,有失落话题的白胜扎在一起解闷。

    二龙山头领中已有小小隐患,但晁盖的地位却是绝对核心稳当。

    暗中察看的武能徐谨见杜迁他们顺利上了二龙山,都笑了。

    武能道:“祝家狼崽崽轻易占了桃花山,得意忘形,必定一扫晦气重新野心勃勃,肯定想尽快聚起实力报复咱们梁山。就是不知当他们得知山寨的钱粮几乎是空,上千张嘴等着吃饭,他们又会是什么样?”

    徐谨乐呵呵的:“好好日子不过偏要惹是非。撞公子枪上,怎么会好过了?师傅说这家人还有大用,先让他们难过又得意着。”

    二人说说笑笑,跑去桃花山,完成赵岳交待的最后一件任务。

    祝氏三杰忙着收服安稳新部下,一时还没倒出空查看山中钱粮,突然听报山下来了两人要见自己,心中疑惑,就带人下山察看。

    来人年纪不大,背着宝剑,看着象两行侠仗义小道士。

    不等祝氏三杰喝问,徐谨高声道:“祝家子听着,你家以前作恶多端。我梁山不是官府,这个可以不管。但你们骄横霸道,屡屡挡我财路,更坏我梁山好友兄弟,此仇岂能罢休?”

    祝氏三杰及心腹一听这个,脑子嗡一下惊骇恐惧不已。

    我们前脚来此,立足未稳,梁山怎么能立即找来?此处能停留吗?

    和梁山一战后,他们对自己丧失信心。

    正愤怒惶恐间,就听徐谨又喊:“我家公子看在栾教师苦苦哀求面上放了你们这条生路,希望你们能听栾教师最后的苦心劝告,做事休要灭绝人性。敢祸害良民百姓,我梁山先放不过你们。”

    “至于你父死,且不说罪有应得,实于我梁山无关。”

    “我梁山守法之地,遭到侵犯,自然先找官府维护法理公义。是你们暴富让官府看上了眼。你家自然难存。所以劝你休要和我梁山作对。若敢怀恨坏我商路,劫我货物,算计我梁山,休怪到时破你山寨,让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遁海不成,满门灭绝。那时可不再有栾教师救命。”

    “若就是想寻仇梁山,等你强大再来。”

    交待警告完了,二人哈哈大笑着转身从容不迫离去。

    祝彪从惊骇中清醒,深感轻视羞辱,蛮霸嚣张气复发,红着眼盯着二人背影,突然拎枪前冲,想追上去杀掉二人泄愤,却被谨慎多了的祝贺龙祝虎双双拉住。

    还搞?

    好不容易逃出来有了出路,这时再惹怒梁山,那可真叫自找死路。

    祝彪甩不开拉扯,急得疯狂大叫:“快放开。我要杀了他。杀....”

    武能徐谨听到了,笑得越发大声,看都不屑回头看一眼。

    好不容易安抚了祝彪,祝家三兄弟心情恶劣地回到山寨,随即听到让他们心情更恶劣的消息:山寨的钱粮空虚。看守库房的人都不见了。

    祝氏兄弟再傻这时也明白了:这个王伦当寨主一定很不得人心。手下三将早对其不满,暗中布置架空了自觉稳操一切的王伦,只等今日发作。所谓带兵出去打粮,只怕是借机卷走钱粮以防万一,并做火并动员。自己碰巧赶到,被那狡诈头目灵机一动就势引闯上山杀了王伦,免了他们弑主不义的恶名。那三将再以报仇雪恨借口来夺回山寨。”

    江湖果然险恶。

    祝氏三杰到底干了多年黑道,也是有经验,稳稳心神赶紧喊了几句吹牛话,宣扬一下武艺,贬低梁山是合官兵上万大军才以优势兵力装备打败了他们祝家庄,许诺好处,并把亲信安插进喽罗中蛊惑稳定人心。

    怀着焦躁不安费了好大劲,总算稳定了山寨,布置好防御,却没等来原桃花山三将的攻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