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房分你一半〕〔我进阶成了终极BO〕〔许鲜苏娜〕〔文娱从综艺开始〕〔我师叔是林正英〕〔魔帝在上:盛宠腹〕〔重生国民女神:冷〕〔重生暖婚:君少的〕〔娇妻来袭:顾少高〕〔残王霸宠:重生逆〕〔网游之全能骷髅〕〔缉凶者〕〔丝路禁地〕〔轮回星神传〕〔玩家超正义〕〔幸得余生终遇你〕〔无敌光门〕〔斗破之我叫纳兰叶〕〔重生八零甜如蜜〕〔天启之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9节狠角色(下),拜上求订阅推荐
    祝家这些打手门客自不是良民,个个都杀过人,有人命罪恶在身,哪肯束手就擒等着在官府吃打查出底细秋决砍头,当即挥刀反抗。

    孔厚发出进攻信号。

    埋伏在外的县兵民壮冲围过来,凭着人多势众,长枪、铁链、铁尺、乱刀弩箭之下,当场斩杀祝家亲信数十人。

    祝万年走黑道私货,不在家逃过一劫,得唯一及时逃走的机灵亲信胖厨子,也就是今日骑马装老板的这位报知留守家中的兄弟部下被杀光,家业被知县无常鬼查封霸占,大痛,走投无路又想报仇雪恨,就带着身边二十几个亲信投了暗通的本县峥嵘山山贼。

    此山有三位山大王,头一位名叫任森,有心计,武艺非常了得,擅使一口锯齿大刀,好酒嗜杀,江湖人称劈山雷。第二位是开山雷黄魁。此人是个哑巴,后天的,只哑不聋,使一口鬼头大刀,并象火眼狻猊邓飞一样擅使铁链。第三位叫平地雷强大力,象黑旋风李逵,人黑满脸乱胡子凶悍皮实,好杀人,也使两柄板斧。

    这三个寨主脾气暴躁好杀,个个力量强猛,本事不凡,怒发如雷,因此被江湖绿林好汉♂,冠以雷之名。

    他们也讲义气,收留了祝万年,愿意助其报仇雪恨。

    祝万年报仇心切,强忍小半个月,待县城防备松驰,乔装打扮引亲信贼兵上百人分批潜入县城,汇聚后直接冲入县衙杀死县尊邬长满门老幼和其亲信帮凶,追杀闻讯带兵而来的县尉孔厚。

    孔厚狡诈机警,见犯县城的贼人越来越多,怕是有峥嵘山贼寇加入,祝万年异常骁勇。又疯了一样满眼血红,心知县城不保当即逃走。

    祝万年抢了匹马紧追不舍,赶到城门处。

    正堵门截杀贼人的弓马都头刘广想偷袭射杀祝万年,正搭箭张弓,劈山雷任森突然从众贼中闪出,凶猛上前一刀劈下。把仓促回身的刘广连弓带人劈成两半。

    可怜刘广也是员骁勇之将,屈身做个小捕头又惨死。

    祝万年追出城门,奋力追杀孔厚,却终被城门处的官兵挡了一挡,所骑的马又是充军马的驽马,不及孔厚自己养的马快,让孔厚跑了。

    但峥嵘山贼却是成功抢了县城,把土豪劣绅、沿街商铺和官衙府库抢了个干净,得了不少钱粮武器装备物资。

    刚闹完强盗军。山东各州府意识到本境强盗的威胁不可轻视,对强盗的警惕性提升,真想剿灭也好,为敲山震虎警告也罢,打击加重。

    峥嵘山抢了县城,本府新上任的知州军官害怕被上面追责,必引大军来攻打峥嵘山。

    峥嵘山山势奇秀险恶,却地盘狭小。辗转不开,不适合长时间防守。三位寨主一商量。不得不搬离山寨,流窜向险峰广阔的泰山。

    而祝万年这时也听说了三侄子在闹青州黑道的事迹,欣喜侄子逃出生天,又难过弟弟之死,想去和侄子团聚共谋出路,和三雷商量后就只要了七八车抢的布匹。和二十几个手下扮做布商一路顺利潜入青州境,直至被鸡鸣山贼打劫。

    “你是桃花山三祝的叔叔?”

    王登榜惊讶不已。

    三祝狼狈来青州,却是能折腾,只十几人就轻取势力不凡的桃花山,火并了寨主王伦。轻易站住脚,并一鼓作气迅速扫平青州境内的小山头,把桃花山重新发展起更强大的山头,在江湖绿林中的威风一时无两,威压青峰山三虎,直逼鸡鸣山,威胁到二龙山青州老大的地位。

    但祝氏三兄弟都二十多了。祝万年看样子也就是三十左右岁,说是龙虎彪的哥哥还差不多容易让人相信。

    祝万年明白这疑问是什么意思,哼了声:“大丈夫三妻四妾,多子多孙,别说异母兄弟,就是同母兄弟岁数相差大又有什么稀奇?”

    他说着不禁想起仇家沧赵来。

    赵公廉和赵岳是一母同胞,可岁数相差的,一个几乎可以当另一个的父亲。赵公廉已是封疆大吏,后备宰相,赵岳却还是个爱胡闹让家长担心牵挂的少年。难怪沧赵长辈都忽视长子长孙顶梁柱,偏爱赵岳。

    小孩子才需要更多关照维护。

    长子长孙已成年成亲生子,不但当家作主,还执政一方,父母长辈没必要总牵挂这牵挂那地不放心他。

    另外,越富裕强盛的大家族越容易纵容偏袒出纨绔厶儿。

    这很正常。

    没个小坏小子在外闯祸显示家族的权力地位尊严,反而是不正常。

    祝万年不是祝氏三杰那种嚣张鲁莽之辈,极有心机城府,内心虽深恨沧赵,却也承认人家爹妈会生,这对兄弟当真是龙虎相配。

    边关草民出身,却硬是只十几年工夫就把家族整治成超越百年旺族的大宋顶级豪门,硬是黑白两道都威风显赫少人敢惹。这就是沧赵。

    想想自己兄弟二人也是世间难得的俊杰,但也只能窝在泰安小县里偷偷摸摸折腾个黑道小生意,一比当真让人羞愧得无地自容。

    可怜我那相貌武艺胆识皆出众的俊杰兄弟居然死得那么惨。

    他比小侄子还小啊!

    祝万年每每想起祝永清就心痛如刀割。

    他知道罪魁祸首怪不到沧赵头上,小侄子招惹在先,却是腐败大宋的那些心全黑了的贪官污吏眼红祝家财产,祝家满族才遭遇灭门之灾。

    但内心仍最恨沧赵。

    他承认是嫉妒,也是强烈的无奈情绪。

    他不是侄子那么狂妄冲动幼稚,觉得积实力就能收拾了沧赵。他知道辽军铁骑都奈何不得的沧赵,自家是报复不了的,才只在心里恨恨。

    王登榜闪闪眼睛问:“祝英雄,你叫我来到底是何意思?”

    祝万年收拾心神,反问:“王寨主,你觉得祝某的武艺如何?”

    “厉害。”

    王登榜闪着眼睛很干脆利落地回应。

    祝万年冷森森的眼睛盯着王登榜再问:“你觉得祝某的武艺比花刀将孟福通如何?”

    王登榜闪闪眼睛,已猜到点祝万年的意思,想了想道:“应该不是你的对手。”

    “那,王寨主觉得我三个侄儿比你山寨另三个当家的本事如何?”

    王登榜道:“没较量过。但你侄子既称三杰,能从梁山手中逃脱想必有真本事。本寨另三位兄弟,一个是手无束鸡之力的书生,另两个只是勇武莽撞小年轻,天生神力,武艺却还稚嫩。”

    祝万年点头:“看来王寨主是明白人。想必也能看明白我侄儿的行事意图。不瞒你说。我到桃花山就会和侄儿商议攻打吞并你鸡鸣山。”

    顿了顿,问:“王寨主觉得会胜负如何?”

    王登榜不吱声。

    不吱声不是表示反抗不服,而是想讨价还价投靠后的地位。

    祝万年听得明白瞧得明白,心里不屑冷笑,面上笑道:“祝某听说那孟福通是个古板之人,虽义气却不似个强盗头子。王寨主这样的英雄屈在他手下如何能过得快活?”

    王登榜盯着祝万年仍不吭声。

    祝万年笑道:“若王寨主肯知机投靠,助我夺取鸡鸣山。桃花山二当家的位子仍是王寨主的。”

    王登榜这才露出笑容,伸出手道:“君子一言。”

    祝万年哈哈大笑,啪一拍王登榜的手:“快马一鞭。王寨主真是痛快人。痛快人和痛快人在一起,如何能过得不痛快?”

    两人达成协议,祝万年把布匹很干脆地丢给了王登榜回山交差,自己带人快速奔向桃花山。

    王登榜回山后敷衍了一下孟福通等的夸赞,听着云豹、唐猛两小子兴奋地说着有这么多布匹,这下弟兄们不愁衣服了,二哥真行,嘴上呵呵着客气谦虚打趣,心里不禁暗暗冷笑:“布再多,只怕你们也没命享受到了。没了你们,老子才可以享受真正的山大王快活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