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瞳福女:邪王,〕〔九零福妻好难追〕〔都市修仙五千年〕〔傲世武修〕〔重生喵妻:老公别〕〔时巨星,很甜!〕〔阴阳镇鬼师〕〔万兽独尊〕〔最强真言道统〕〔极品赘婿〕〔打更人培养系统〕〔爆宠萌妃:陛下你〕〔淡定王妃:夫君别〕〔无妄仙君〕〔贵女甜妃:戏精王〕〔最佳修仙狂婿〕〔温酒祭霜刀〕〔奔向深空〕〔异界至尊妖圣〕〔在异界开地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70节跟我走吧
    万俟德放着良民书生不做当强盗就是为了更容易享受金钱美色,结果上了山却发现山上对奸淫掳掠的规矩比朝廷还严,大失所望却回不了头,又没本事另立山头,只能窝着强忍,表面正经八百忠心耿耿,心里早恨死孟福通规矩多,当山贼就要杀人放火奸淫掳掠,这也不让,那也不让,比官府还关心草民荣辱,哪还当什么强盗?

    两人一拍即合。

    却没等王登榜说出意图,万俟德先忽悠王登榜。

    他文不成却有文人习惯,爱琢磨人和事,旁观祝家子行事作派,猜测其急于求成急于报仇的心理,估摸出了祝家子的打算。

    想早早对付梁山和官府,必须迅速雄霸青州。吞并青州黑道是最有效的必然选择。桃花山整顿好兵马必定会强势吞并剩下的大山头。

    他觉得祝家山寨深合自己口味,有心相投却没本事,怕去了不得重用沦落为拿命换饭吃的小卒就惨了,早琢磨拉唯一可能的王登榜同去。

    “......王贤弟,这祝家龙虎彪,按相书所言正是天成的绿林三维,缺的是二头领这样的勇猛帮手组成四维。四维成∝,天地变色。贤弟不可不察。从现实看,独木难撑天,两山合一起兵多将广才有大富贵.....”

    王登榜暗喜,顺势表示也觉得跟孟福通干没劲。

    当下,两人定下鬼计,只等到时发作。

    而此时的孟福通正打量着似是小道士的两汉子,沉声道:“你们不是来投山的。休欺我眼瞎招子不亮。说吧,你们来到底意欲何为?”

    清秀些的汉子笑了,一拱手道:“确实是相投。不过是贵寨投。”

    “何意?”

    孟福通向暴起的云豹和唐猛两小兄弟一按手示意稍安勿躁,一双眼睛闪着不屑而冷酷的光芒。缓缓道:“你们是桃花山的说客?”

    云豹怒道:“祝家崽子不讲江湖道义,吞了小山头,敢么觉得自己天下无敌,还想打俺们鸡鸣山的主意?”

    唐猛瞪眼粗声骂:“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无耻东西。让他来试试。爷爷一锤把他拍成肉酱。”

    两道士自然是武能徐谨。

    赵岳早有心收用品行不错的鸡鸣山人马,把青州黑道势力进一步清理一下,让二龙山地位更突出更有发展空间。只是一直没合适机会。

    武徐二人奉命盯祝家子,看到桃花山吞并行为,就想就机完成公子心愿,因此一直在鸡鸣山附近盯着动静,好寻机拉走固执的孟福通。

    今天他们偷看到祝万年和王登榜所为,尽管隔得远,没听到二人所定鬼计,但看到失败者居然抢了货物,就感觉不对头。

    二人就跟踪祝万年。偷听这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听到那胖子问祝万年为何把好不容易运过来的布匹白送了鸡鸣山的议论,这才明了。

    想不到祝家难成大事的三莽撞辈居然有如此老辣歹毒的叔叔。

    布匹是祝家这个大狠人钓鸡鸣山的饵。

    徐谨收了笑容,肃穆道:“得了布匹,孟寨主大难临头尚不自知?”

    “嗯?”

    孟福通的眼睛瞬间瞪圆了。

    徐谨把事情经过一说,孟福通反而平静下来,若无其事喝了口酒。

    “孟寨主莫非也有心投靠桃花山?”

    徐武二人不仅大大失望。

    孟福通不答反问:“说吧你们是谁的人?”

    云豹问:“青峰山?”

    唐猛道:“二龙山?”

    徐谨摇头道:“我们不是绿林好汉。如果贵寨已有决断。我们提醒贵寨却是多此一举,没别的事这就告辞了。”

    “慢。”

    孟福通忽站起来,恨声道:“我孟福通当初因爱妻被掳投井屈死家业被霸占才一怒杀人当了山贼。对狗官土豪劣绅恨之入骨,如今岂会投一个披着良善外衣恶事做尽嚣张触怒梁山不得不造反的恶棍?”

    一指徐武二人。“请说,你们到底是谁?”

    徐谨摇头道:“我观孟寨主怕是自负武艺,不惧桃花山来攻,想清除了内患继续在此逍遥自在。所以我二人的身份不提也罢。”

    “清除?”

    孟福通轻叹口气道:“不瞒你们,某听到登榜勾结外人图谋本寨并不稀奇。我早知他对我不满。我是会赶登榜走,但不会杀他。”

    “为何?”

    “道不同。不相为谋。不是一路人,机缘巧合凑在一起勉强结伙,早晚也会分道扬镳。终究兄弟一场。他这些年对山寨多有功劳。况且”

    孟福通说到这,神色有些黯然:“是我伤痛爱妻之辱,一直耿耿于怀。当了寨主,把山规定得苛刻了些,确实不象山贼。”

    “这一行,刀头舔血,时时面临官府围剿。有今日没明日。规矩让他们不得肆欲畅快一时是一时不白活一次。兄弟不自在生反意也是自然。”

    武能不爱听,“当山贼就得肆意奸淫掳掠?二龙山山规严明,比朝廷律法还正面,难道他们不是山贼?”

    徐谨说:“贼有贼的当法。恶贼是贼。义贼却是侠义。贵寨二寨主自己品行有问题,不忠无义,孟寨主却自责,是不是搞反了?”

    孟福通苦笑道:“说是这么说。可义贼恶贼下场一样,都不得好死。山上弟兄都是普通人,自己过得苦哈哈,想尝尝富贵人的滋味......”

    徐谨截断道:“权贵豪门也是两条腿支个脑袋,不比百姓多点什么。他们享受的,百姓也有权力要求享受到。人生一世是不能一味苦自己委屈自己,但未必就要当恶贼。当义贼未必就没好下场。”

    武能说:“我兄弟二人来就是想告诉寨主,王登榜反,桃花山多了助力。祝家来攻,寨主武力不足恃。祝家三子皆勇。只那祝彪只怕和寨主就难分高下。何况又有个更厉害的叔叔。”

    徐谨说:“我兄弟二人当时看得清楚。祝万年另有盘算,不想杀人,想试试王登榜本事,戏耍,也只三四十合就打翻王登榜,真用力只怕十合八合就能要命。敢问寨主有把握胜他?”

    孟福通这才脸色一变,沉声道:“那人如此了得?”

    武能说:“不止武艺好,你看他临时定计的狠辣,就知难对付。”

    徐谨道:“冒险辛苦穿州越境给桃花山弄的数车布匹,他说丢就丢下了。单只此点果决,寨主就应该看出这是个有气魄有决心的枭雄。

    我兄弟观贵寨山上居然开山种田养着数千户流民。孟寨主,你是个好人,但好人和枭雄打仗是胜不了的。跟我们梁山走吧。“

    “梁山?”

    云豹和唐猛一齐愕然。

    孟福通却微微点头道:“我就想你们既然不是青州势力,就可能是盯祝家子的梁山派来的。只是福通纳闷,我们是山贼,不说赫赫有名也是官府忌惮盯着的,朝廷不容。沧赵如何能收纳我们?”

    “想不通此点,孟某才不敢确认你等的身份。”

    武能笑道:“三位寨主这就不知道了。我梁山几位主当家的都曾是朝廷不容的江湖好汉。邓总管实际原是蓟州山大王火眼狻猊邓飞。欧马二头领原是江州黄门山大王。他们远离故土,改头换面在梁山落脚无人认识,外人称邓总管欧队管,不知晓他们全名不知底细而已。”

    徐谨说:“就算有人认出,谁又会管?”

    武能道:“难道梁山化害为利,为地方清除贼害还有罪了?朝廷也有充军发配让罪犯歹徒用本事胆量在边关为国效力赎罪的制度。”

    当然眼下无法明说沧赵真相,这只是个对孟福通解释的借口说法。事实是沧赵不是皇帝,无权宽恕收纳庇护强盗。

    孟福通等三人嘴张成了o型。

    徐谨说:“你们在此盘踞不是长久之计。能给满山人带来出路幸福的只有我家。事不宜迟,趁桃花山还未打来,青州官府也一时无力追击征剿,赶紧跟我们走吧。我家有能让你们安居乐业痛快人生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重生做神医〕〔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