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先婚后爱:丑妻也〕〔总裁大人超给力〕〔绝色总裁的最强邪〕〔战神之王〕〔重生五零巧媳妇〕〔世界第一巨星〕〔暗恋成欢,女人休〕〔江策丁梦妍〕〔我不想当老大〕〔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霸总他又被离婚了〕〔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我能无限释放大招〕〔八零福运娇娇女〕〔天神诀〕〔电竞大神暗恋我〕〔我有一座诸天城〕〔夫人她只想当首辅〕〔星际破烂女王〕〔全能甜妻,超有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72节人串子
    情报网知道二公子最惦念武松,常常打探清河县、阳谷县,可一直未听说有这么一对奇异兄弟。江湖传闻也从未听说过武松之名。

    赵岳想起历史上的真武松是苏州好汉,至少是在苏州留名历史的,专门派人打探过,仍然没有丝毫音讯。

    难道说这个世界多了我这个煞星魔王,煞星武二郎被煽没了?

    八云尘、卫道跟得时间短,不知道这个叫武松的人为何能让神一样的二公子如此惦念,连王念经也好奇。

    八云尘倒是出了个点子。

    “公子,找难找的人,你得先找人串子呀。”

    赵岳愣了一下,“什么叫人串子?”

    “嘿,就是,”

    八云尘不知该怎么解释,“就是有这么种人,他本身没什么硬本事,但有个特长,世上没有他敲不开的门,没有他搭不上话的人,没有他进不去的宅子,没有他不认识的人不知道的事,没有他找不到串不起来的人和事......”

    赵岳懂了。

    世上确实有这么种人,用攻关,肩客,中间商、媒人、牵线搭桥者●≥,、探子、戏子、军师等等形容都不准确,只是归类他一个方面。

    这种人多是二皮脸,天生黑厚,长了颗七窍玲珑心,眼皮子活泛而杂,会玩,精享受,擅长哄各种人物开心,口才极佳,嘴能如刀也能化春风细雨如蜜,变脸如唱戏.....

    混得好的,一方面是权贵豪门的帮闲伴当狗腿子,被呼来骂去没什么真地位,另一方面又是许多人求帮忙的大爷。这种人都活得有钱滋润,美酒得尝。美女明星骑得不少,变色龙一样既委屈又得意。

    他们是缠树上天的无骨藤,游走人间的唯一目的就是求利、享受。

    主子感觉他忠诚可靠,实际他是见风使舵,主子不倒,他常常表现得很有骨气。是忠贞义士,死不出卖。主子要倒,他需要翻脸投靠新主谋新利,这时会毫不犹豫把旧主秘密精打细算卖个好价钱。

    这种人挂各种大而空的名头,会很风光,但大多下场凄惨。

    因为他认识的人太多,掌握的秘密太多。让人忌惮,不除不快。

    找武松,这种人当然不行。

    不过赵岳得到提醒。

    他可以找和武松命运轨迹相关的人。

    掌握了这类人。或许能自然而然牵扯出武松。

    当初收黄门山好汉,不就是这么做的?

    收了欧鹏却让他继续待在黄门山,结果很自然就收了马麟陶宗旺。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确实奇妙。

    赵岳现在限于科研条件不再主攻实用物理,而是根据前世深厚知识功底潜心研究理论物理,对奇妙玄幻的东西兴趣浓厚。

    有了主意,他顿时兴奋起来。

    别人不知和武松命运交关的人是谁,我知道啊。

    潘金莲啊。

    那可是能闪耀历史千年的罕见小人物。

    有人可能不知道岳飞是干吗的,却不大可能不知道这位潘名人。

    这位潘大姐或者小潘在哪?

    重生时间久了。水浒一些情节变得模糊。

    武家是从清河县搬到阳谷,还是从阳谷县搬到了清河?

    武大朗在哪娶的小潘?

    是先娶后搬家。还是搬家后才“有幸”娶的?

    命令一下,很快回报西门庆在阳谷县。县城大户有限,无潘金莲。

    赵岳也回想起点,立即动身前往清河县,走前让八云尘和卫道在梁山加强武艺和观念更新,说:“你俩和念经皆有独挡一面的潜力。也有为头的经验。念经对逝友有承诺,你们不能学他死心眼久留我身边。”

    二人喜欢待赵岳身边威风凛凛打打杀杀凡事不操心,不乐意调离。

    赵岳拍拍他们说:“咱们的世界广大,新领土不知需要多少文武双全的忠义干将总督镇守。你们是我信得过的,到时不为我分忧去牧守一方名重青史。难道只想当个小侍卫陪我累死累活四处去灭火?傻啊?”

    二人不好意思地嘿笑,这才点头。

    赵岳到了清河,探得潘金莲所在大户家的位置,赶过去。

    不想这一片居然是大户集中地,有七八家,还他娘的好几个姓一样。赵岳无奈带王念经和赖着从马灵魔爪下逃出透气的刘通转着打听。

    盛夏之末,烈日火舌蒸腾。晒得人发昏。

    他驻马靠着一家后墙跟阴凉处看打听结果,突然上面二楼窗户一开,随即是一声女人失声惊呼,一根支窗小竹杆掉下来砸向赵岳头顶。

    赵岳随手抓住竹杆,抬头一瞅,就看到一张充满风情的俏脸。

    此女二十岁上下,梳着丫环头,此刻一手支窗一手捂着嘴巴,纤手雪白漂亮却略显粗糙,瞪着的媚眼看着下面的赵岳充满惊骇和歉意。

    赵岳心里下意识跳出一句话:就她了。

    那小娘见没砸着人,拍拍高耸的胸口,舒口气,向窗外微探头歉意道:“对不起,大官人,是奴家做事心不在焉险些伤了你。”

    此女必定识字,应该读过些书。

    大宋如今文化普及率极高,穷苦人也很多识字,这是家中的功劳。

    赵岳心中自豪,没说什么,随手一扔那竹杆。

    那女娘惊讶看到竹杆飞上来居然恰巧支住了窗户。

    这时就听楼上有沉重的脚步声临近,有个中年男子肉麻地叫着:“金莲,你开窗户这手没用的。老爷我喜欢自家的丫环,就算被人听到看到也不会说什么的。小乖乖,小美人,你怎么就这么倔呢?从了老爷我,一下飞上金枝头当主妇,就再不用干洗衣做饭......卑贱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