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看到世界属性〕〔至尊女婿〕〔借阴寿2〕〔巨富女婿〕〔花掉1000000亿〕〔天女商妃〕〔漫威大怪兽〕〔斗破之我有个强化〕〔二次元风暴之眼〕〔绝世刀主〕〔武侠升维〕〔张老板修仙经商记〕〔天上无道〕〔爱情让我昏了头〕〔银河修真传〕〔养只宠物是大佬〕〔魔帝奶爸〕〔鬼命阴倌徐祸〕〔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极品妖孽至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76节十字路口2
    十字坡酒店饭堂不大,但客人太少,仍显得空荡荡的。

    赵岳一行坐到里边中间的一张大桌。

    小刘通抹着汗叫着上热水,拿出自带的茶叶给大家泡上,先解渴。

    错对过坐着个面向门口的劲装青年正安静地喝酒吃菜。

    他内侧墙壁处靠桌子依着根长枪,全铁的,根拳头粗的尺长枪头。

    赵岳这桌另一边靠外不远是位出家人,披发头陀,又称佛门护法行者,头戴铁箍,身着皂衣,三四十岁,正面对赵岳这方。

    赵岳看到头陀桌上放着两把既宽且长的戒刀,不禁心思一动,再一瞧他胸前挂着的念珠,眼神微缩。

    一百单八颗人顶骨做成的数珠?

    这位莫非就是被孙二娘蒙倒剁了,装备成全了武松的那位行者?

    两口戒刀据说为雪花镔铁打就,半夜里啸响,犹如神器。

    观这头陀确实是长七八尺的一条大汉,身躯雄壮,胳膊如柱,有评论说此人武力当属不凡,倘入了梁山,定又是一员虎将!

    为之惨死惋惜。

    赵岳』≯,不这么想。

    头陀显然也不让他这么想。

    头陀满脸悠然自得喝酒吃肉,突然抬头盯了赵岳这桌一眼。目光犹如实质,锐利如刀,更似能噬人魂魄的恶魔。

    小刘通正好奇打量头陀的数珠,碰到头陀目光,大热天居然忍不住激凌凌打了个冷战,只这一眼就仿佛置身冰窟。

    好可怕的眼神。

    小刘通有点没心没肺,和赵岳是打小看戏一样看家里杀辽寇长大的,虽然从未真杀过人,却见的恐怖事够多,更见过沧赵所有凶恶大将。单只一个鬼脸儿杜兴就足够锻炼人。他胆子足够大却禁不住一眼。

    赵岳握了下刘通的手,迎着头陀的目光冷淡回视,对其犀利似丝毫无感觉。

    刘通身子一震收回神,感受四哥稳定温暖的手,惊骇减轻了不少,心里想再瞅一下究竟。却不敢再随意看。

    头陀眼神闪过一丝异光,仔细打量赵岳,嘴角更露出一丝饶有意味的笑纹,却扭头突然对病老人方向轻哼声骂道:“为个将死之人费什么劲?聒噪得洒家吃喝不香。他不想活了,随他心意死好了。”

    铁搭大汉看老爹情况好转精神不少,正欣慰,猛然听到这种话勃然大怒,钵大拳头捏得嘎叭一响,想冲上去揍头陀。却看看老爹,估计是怕自己打斗影响父亲病情,动起的身子硬生生止住。

    这是个外粗内细的孝子。

    孙二娘扭头盯了头陀一眼却没说什么,继续笑着喂老人喝盐糖水。

    头陀却并没有因为大汉的忍让而放过。

    他轻蔑地哈哈大笑几声,念声奇怪之语‘我佛无量天尊’,嘲讽道:“世人愚昧,蠢笨不可救药,执迷红尘。斩不断枷锁情丝,如何能斩去自我执念。破去凡间世俗牵绊得大道大自在?”

    他看到铁塔大汉气得瞪眼怒视他似忍不住想动手,不但不惧,反而笑得越发肆无忌惮。

    “这里是饭馆,不是医馆内宅。一个该死想死的糟老头,你们聒噪不休,显示愚蠢可笑。不让他死得解脱下地狱受阎王审判定罪,扰得洒家清静享受,洒家慈悲看不过方才出言点化一二。你敢不服?”

    铁塔大汉尚未及表态。这边安静吃饭的年轻汉子却忽地站起来怒视头陀喝道:“你这僧不僧道不道的邪恶东西,说得什么狗屁话?”

    “你披着人皮,却无人情冷暖。没有为人最起码的孝义,灭绝人性,你才该死早该下十八层地狱受审受罚。”

    头陀哈哈大笑,看着那汉子道:“也算一个愚昧该死的。”

    那汉子盛怒,一抓依墙壁的大枪,怒声喝道:“我观你数珠是人顶骨所做的吧?定是杀人如麻的大恶之徒,却以佛门护法身份掩罪。”

    头陀摸摸数珠,笑道:“洒家跳出三界,世无拘束,仗我之行肆我之意,杀该死之人,超度愚昧固锁之辈,选顶好顶骨方做了此珠。”

    孙二娘这时起身捶捶发麻的腿,放下碗,脸上是笑,却眉横目闪杀机,对头陀道:“你说的不错。这是酒店,是客人吃饭休息的地方,不是医馆。但这是我的酒店。老娘喜欢用它做什么就做什么。”

    叉腰一指外面,戾声喝道:“这里不欢迎你。老娘请你这个得道高人出去清静清静。”

    头陀闻言丝毫没有尴尬之意,也没有恼怒之色,只是饶有意味地看了孙二娘一眼,说声:“好个有趣的婆娘。也算一个。”

    凶悍母夜叉被这仅仅一眼就看得毛骨悚然。

    头陀大笑起身抓起戒刀,步出酒店,指点那汉子,“洒家要凑成三百六十五周天圆满,尚差顶骨大半。你的正合适其一。”

    汉子气得红了眼,骂声:“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

    提枪冲出酒店,怒喝一声看枪,一招蛟龙出海杀去。

    头陀并不拔刀,如电一脚踹在枪杆上。轻易破了这一杀招。

    汉子双手一震有些发麻,不禁倒吸口凉气,顿时警惕,努力冷静自己,尽快平息愤怒狂乱情绪好凝神大战这个高深莫测的恶魔。

    头陀似不急于杀人,缓缓拔刀间问:“报上你的名号,洒家也好知道是不是合五行,应该把你顶骨串在什么位置。”

    汉子再深吸口气冷声道:“邪魔记住,超渡你者山东金成英是也。”

    “金?”

    头陀脸上露出欢喜之色,“果然是有缘的该死之人。”

    人字声未落,身已前窜,双刀如雪片般劈斩。

    静观的马灵看到头陀鬼魅般的速度,嘴不由自主张呈o型。

    他这几年一直以为如果不算沧赵的几个怪物,如无名、无量两老道、李助这个使剑天才,赵岳和横海魔王,他八臂哪吒马灵是天下第一快,看到头陀动手才知道又有一个非人存在。

    看二人激烈打斗片刻,马灵晃晃头才收回似被摄走的心神,对赵岳道:“贫道还以为这头陀是游戏人间的得道高人,在故意寻事以恶言试探人心,其实并无恶念,更不会真肆意杀人取人顶骨做念珠,搞半天这家伙是自恃武力超凡入圣,面上不露杀机是根本没把对手放眼里。”

    “这个金成英习得好枪法,资质也不凡......”

    说话间发现赵岳似乎根本没在听他说什么,就收声继续静观。

    他有种奇妙感觉,如果不看人,还以为是赵岳在场上激战。

    金成英确实好本事,尽管年轻武艺尚欠火候,也缺乏生死相争的丰富实战经验,在赵岳眼里却已是接近梁山八骠骑的水平,但和头陀相比却相差太悬殊。

    这不是人和人相争。而是人和魔比拼。

    赵岳似乎又看到了强横无匹的李横。

    头陀更多的是在戏弄,不迅猛杀掉对手不是出家人慈悲不想杀无辜者,而是在享受摧残金成英信心尊严的快感。

    这是个杀人先杀心的真正邪恶,他完全无视世俗拘管。

    这时,铁塔汉子看看仍然萎靡不振半死不活的父亲,咬咬牙,突然从身侧地上拿起一柄大斧,对父亲说声:“大丈夫有恩必报。爹,孩儿不能看着帮咱们的好汉子死在恶人手里。”

    说着从酒店急窜出去,扬斧虎吼一声:“恶魔死来。”

    五六十斤的巨斧划为寒光重劈向头陀。

    想不到巨汉也是个民间罕见高手。也看出金成英的危机。

    头陀不避不让,一刀轻易劈退金成英,另一单刀直接硬刚大斧。

    一声闷响,让观战众人震惊的是,不是单手使的,相对轻很多的戒刀脱手而飞,居然是巨斧轻易被崩回。头陀只上半身一晃。铁塔巨汉则是连退三四步才拿桩站稳脚跟。

    赵岳脱口而出:“此獠居然已练到举轻若重的境界。”

    金成英获得稍喘息的机会,赶紧擦擦糊了眼睛的冷汗加热汗。

    只有亲临现场的他才知道和这个邪恶头陀争斗是什么滋味。

    泰山压顶。自己就是汪洋大海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孤单小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五代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