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帮主她不是人〕〔戮神〕〔超次元卡牌对决〕〔圣墟(圣虚)〕〔聊斋假太子〕〔原来婚浅情深全文〕〔湛廉时林帘〕〔林帘湛廉〕〔温情一生只为你免〕〔原来婚浅情深免费〕〔林帘湛廉时免费阅〕〔温情一生只为你免〕〔电影世界私人订制〕〔联盟之上单魔王〕〔一夜强宠:误惹天〕〔玩家超正义〕〔极品人升〕〔魔法召唤师〕〔纪元重启录〕〔快穿之这位神仙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81节霸王巡行
    魏晋王粲有首七哀诗:

    西京乱无象,豺虎方遘患。

    ......

    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

    路有饥妇人,抱子弃草间。

    顾闻号泣声,挥涕独不还。

    未知身死处,何能两相完?

    驱马弃之去,不忍听此言。

    南登霸陵岸,回首望长安。

    悟彼下泉人,喟然伤心肝。

    曹操曾形容三国战乱惨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大宋北方移民的主力是各地裁撤下来向沿海空地屯田驻防的厢军。

    随着赵岳快马南下,沿途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流民百姓。

    人是群居生物,尤其是在被家乡官府抛弃驱赶被迫背井离乡凄苦无助时,更会自觉不自觉扎群以求心理上的一点安全感。

    于是就会看到各地流民慢慢汇聚成大股,再大股,再.....最终成了一支支浩浩荡荡的凄惨队伍。

    大宋此时不是战乱,而是统治阶级作孽。倒不至于出现千里无鸡鸣。但流民所经地官府※∮,为防止灾民汇聚本地暴起闹事造反,连累甚至危及自己,不断以衙役、乡兵甚至驻军监视驱赶灾民快速离开本境,这让经不住酷热、风雨侵蚀和长途跋涉折磨的年老体弱者不断倒下。

    尸体开始还有仁孝子女乡邻寻地草草埋葬,但随着劳顿困苦加深,精疲力尽、生病和心渐渐麻木,活人尚且顾不过来,哪有心思顾死人?抛尸于野,抱子拖女在官府鞭打喝骂无情驱赶下踉跄而去就成了常态。

    赵岳掠过相对平稳依旧醉生梦死的东京,南下不断看到流民惨状,心情越来越沉重。

    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紧密勾结抢掠当地百姓财产。却也知道不能把破产者逼得太狠,否则暴乱一起,他们的命保不住,抢再多的财富又有什么用。所以一方面宣传朝廷新政策说沿海有广大土地等灾民去分了过好日子,另一方面,流民自己的粮食和一点钱财得保。为让灾民能走得远些。别又饿回来造反,官府甚至还会好心提供些粮食。

    赵岳看到灾民虽苦不堪言却绝大多数还有饭吃,心中怒火才稍平。

    但怒火很快更旺。

    监视驱赶灾民的各地驻军虽然战斗力和军纪都不堪一提,但普通军兵也是在底层挣扎活命的苦人,如果说刚开始还当欺负甚至逞凶抢掠灾民是种乐趣,当越来越多的灾民凄惨地路过,将士们中除了丧失人性的军痞恶棍,都或快或慢开始心情沉重起来。

    人心是肉长的。这不是关键。

    肉心是活的,很多时候比铁石心更狠毒。

    虑及自己亲人会不会也在灾民中。自家会不会成为下一户灾民,命如蝼蚁,感同身受才是驻军将士不再肆意凶恶对待灾民的根本原因。

    赵岳看到各地都有不少士兵在帮助灾民前行。这就是阶级之情。

    但有一帮人没士兵的顾虑和情怀。他们是各级官府的衙役刁吏。

    这帮刁吏帮老爷们完成抢掠,也趁机沾便宜尝到了甜头,把过境灾民当成他们耍淫威肆凶顽逞兽欲敲诈勒索发横财的天赐良机。

    遇到这类刁吏,赵岳直接催马去撞,大拇指粗一米多长的夹铁丝马鞭没头没脑狠抽。微笑着不打得刁吏不成人形不会住手。

    如果镇宅四煞在,看到赵岳的眼睛比当年北上收邓飞杀潜在境内冒充强盗的金兵时还亮还可怕。就会知道赵岳此时的心是多么愤怒凶狠。

    赵岳的愤怒更多来源于历史。

    汉唐后封建统治就开始了罪恶一面:统治阶级对自己的子民骨子里凶狠冷漠无情,对外却成了孝子贤孙或慷慨大爷。

    这是什么道理?

    这就是推崇孔子成仁。孟子取义的真正意义?

    有个州总捕头按刀骑马带部下气势汹汹围来阻止赵岳鞭打,赵岳笑问:“你是潜身官府的乱匪内应吧?否则怎么会逼灾民造反?”

    捕头怒喝:“你个刁民安敢给本官扣通匪罪名扰本官执行公务?”

    他有强硬靠山,在他的地盘,对敢乱管事的过路客,他拔刀杀人不敢乱来,但想来个糊涂官糊涂办案。指挥部下先拿赵岳一行整治一番。

    赵岳笑道:“就你?也配本公子扣帽子?”

    马鞭如电一记狠抽,打得那总捕头根本不及闪避,脸上开出恐怖血口。总捕头凄厉长嚎一声,惊得乍乍呼呼围上来的捕快仓皇后退。

    赵岳微笑变冷笑,“彰化军帅府。老子敢堵,宰相子,老子敢废,你个逼百姓造反坏大宋江山的刁吏,老子收拾你还需要借口?”

    催马上前如电又一鞭。

    那捕头惊骇惨叫一声,“你,你是沧梁恶霸?”

    赵岳嘿然,“家祖母总教导我要慈悲要爱世人。老子以前不喜欢这绰号,但现在知道它的好处了。打你就是慈悲,就是爱世人。”

    又一鞭子狠抽。

    那总捕头想催马逃,逃不走,怎么也避不开鞭子,再次惨叫,惊恐大吼:“住手。我家府台大人是蔡相得意门生。你敢殴打本官阻挠”

    “阻挠你妈。”

    赵岳大喝一声,挥鞭如电连续狠抽,笑骂:“还本官?呵呵.....”

    “老子下江南巡察家中商务,不想遇到你们这些堵心的残民恶贼人渣。老子不痛快,你们还想痛快了?你当小爷的恶霸是白当的?”

    “还蔡京得意门生?”

    “你的意思是蔡京在指使你们逼反百姓毁官家江山?”

    闻风而来的驻军、官吏听到这诛心之言,个个收声不敢言。

    那总捕头哪经得住赵岳力如千钧的反复狠抽,早昏死过去,只是身体被赵岳灵活精准的鞭子打得东倒西歪可就是掉不下马。

    官吏官兵呆呆看着鞭子如灵蛇活物抽破麻袋一样,直到赵岳打够了,他们才情不自禁透口气。但随即就脸色一变,有的直接吐了。

    那捕头幸福地歪倒下马,浑身如血尸,惨不忍睹,不死也废了。

    赵岳打完人面不改色气不长出,鞭指一小吏,“你,过来。”

    那小吏搞清确实是指得自己,吓得不敢逃避扑通跪拜在地磕头如捣蒜,“大爷,小的,小的不敢啦,不对,小的没做坏事,小的”

    胡言乱语都不知该说什么了。

    赵岳笑道:“我不打你。老实过来把本公子的鞭子洗干净了。”

    小吏如释重负,赶紧爬过来接鞭子去找水清洗。

    驻军将士看赵岳如此嚣张,也不知该愤恨还是该羡慕觉得解气。

    不少将士暗想:要是俺也能这样肆意教训这些当官的,那多好啊!

    鞭子洗得很干净,赵岳看了很满意,放那小吏去了。

    此地知州闻讯终于赶来了。

    他看到得力的总捕头的惨状,感觉官威被犯,面皮也下不来大怒。

    “赵岳小儿,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肆意殴打朝廷命官?”

    赵岳呵呵一笑,昂然马上冷不丁一甩马鞭。

    凌厉的一声脆响,吓得知州惊跳退后好几步,更怒。

    “你敢威胁本官?真当大宋王法治不了你?”

    赵岳越发笑得可爱,“治我的罪?你先担心自己吧。”

    扬声大喝:“这是官家天下,万民的天下,我沧赵一族忠心耿耿尽心竭力维护的天下。不是瞎了眼黑了心肝的你为所欲为的天下。”

    “有本事你拿我。看是我的脑袋先掉,还是你先人头落地。你借蔡京之名逼民造反,连累蔡京,你说他会怎么对待你这个得意门生?”

    知州脸色大变。

    改朝换代之时,乱世将至无法无理,只有强权。

    知州不知大宋要完玩了,却知道能收拾他的只有强权。

    赵公廉很文雅低调,但强势野蛮起来,大宋百官皆惧。谁敢动他宝贝弟弟,触犯他逆鳞,即使是蔡京,赵公廉也会坚决搞他到底。

    杨戬被堵门羞辱,成了大宋笑柄却缩了,说到底是知道惹不起那个上通天下接地一呼万应的士林领袖,大宋年轻官员领头猛虎的侯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修仙奇才在都市〕〔总裁,你儿子找上〕〔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快穿之炮灰凶残〕〔我为天帝召唤群雄〕〔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请求帝总不要天天〕〔兵之神〕〔吟游刺杀录〕〔重生八零:农家全〕〔华娱特效大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