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虐渣我是专业〕〔我是最强战神〕〔福妻临门:农女巧〕〔咸鱼锦鲤的败家日〕〔第一战王〕〔超级弃少〕〔美利坚纵享人生〕〔我真的不想当影后〕〔快穿之魔王有点甜〕〔姻缘仙师〕〔万年小妖爱上我〕〔娘子当家:拐个王〕〔她来运转〕〔仙尊奶爸〕〔东风知意〕〔我从海底来〕〔那年情深不知所起〕〔吸血鬼女王又黑化〕〔帮主她不是人〕〔我命清风赊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88节收伙山贼闹闹事3
    骑将若战马失去机动性和冲力,原地对付灵活动作的步将其实很被动,很容易吃亏,但此将一口刀左劈右砍,前遮后挡,硬是杀得那对凶悍夫妇渐渐狼狈不堪,不得不再次躲避。●⌒,

    他们一败,这边山贼取得的优势迅速消失,导致整体有覆灭趁势。

    出击的时刻到了。

    早准备好的卫八武徐四将催马冲出树林。

    卫八二将并骑冲向官兵主将。

    主将瞅见来的二人头戴短边草帽,面罩黑纱,刀利攻势凶猛迅速,猛然想起传说的闹山东强盗军首领打扮,不禁惊骇出声:“海盗?”

    八云尘冷笑,转眼到得近前,一刀把主将的大刀荡到一边,这边的卫道趁虚冲上,朴刀迅猛一撅正中主将心口,借前冲马力捅尸体落马。

    主将武艺不凡,死得极不甘心,不服,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两眼瞪得溜圆瞪着天空,似乎在问:此战眼看要胜了,为何还是败?

    他不知自己本质不是败在卫八二人之手,而是死在朝政**。这次不死,他早晚也会被**导致的糜烂军队拖累死。

    非民主开化时代,有个问题总被搞颠倒:说统治者保护了民众。

    现代人都清楚,一直是民众在用心血和生命供养保护统治者。

    但统治者一直偷换概念,宣传自己在领导国家,也就是保护了民众。民众觉得自己是弱者无识者需要保护,统治者是领导是智者强者能保护弱者,也就稀里糊涂认可了统治者是保护神。

    大宋统治者心安理得享受权力的美妙,却不尽到责任,关键时刻一到,供养他们保护他们者众叛。付出代价有何疑问?

    此将只是先死的前驱罢了。

    可惜他只是个武夫,会打仗却没有深邃思想,想不明白。大头巾们也不许他们有深刻思想,不许他们说话。国之重器——军队,即使在杨戬这等不算人的阉人眼里也是最卑贱的打手和咬人的狗而已。

    文化昌盛,经济繁荣。人口繁盛,被太多人歌颂的封建统治巅峰杰作,大宋,因为变态的国策被异族轻轻一推就倒了。

    如果没有金兵入侵,有人说大宋会最先发展出资本主义,把还处在最黑暗中世纪的欧洲远远甩在后面,从此成为领导世界的霸主强国。

    说笑呢?

    中国,四战之地也。

    怎么可能有如果?

    在这种位置,轻贱武力。倡导腐儒软弱温顺,任何王朝也难久存。

    咱们的祖先早有名言:国无外敌,恒亡。

    没有外族反复威胁敲打,统治者只会凭握有枪杆子更**更肆意暴虐民众,大宋军队地位和素质却会更不堪,不会有还算能打的西军镇国,积累的民怨怒火一到暴发时期,都不需要枭雄方腊闹。只一股股山贼流寇暴乱各地就能轻易终结北宋,不会出现有民族心支持才能苟且存在的南宋延续王朝。宋的存在历史只会更短更可笑。

    大宋统治者总觉得我有大军,枪杆子在我手里,不怕草民。

    但,枪杆子实际由草民子弟拿着使用。

    一代代统治者能在内忧外患中夺取江山,凭的正是子弟兵。

    当子弟兵不是真正的子弟兵,只是被欺凌盘剥驱使的贱民奴才所生的奴才贱夫。当这些“子弟兵”面对暴乱的是自己的父母叔伯兄弟姐妹,如何能挥舞屠刀?当听说自己的爹娘在家乡被镇压屠杀,他如何能平心静气地对眼前和他爹娘一样悲苦的暴民砍下去?

    这个王朝无论曾经多么辉煌兴盛伟大,也到了终结的时候。

    大宋正在重复逐步验证。

    这员大将疑问苍天的双眼很快被风尘糊住,又被一双双大脚踩.....

    凶悍夫妇瞅瞅卫八。面面相觑,也不道谢,又去疯狂追杀官兵。

    那边,武能徐谨摇枪突击,一人挑杀一军官,随后双马盘旋大杀。被他们这只生力军一搅和,军官团大乱,有人瞅见主将旗倒了,后军大乱溃散而逃,找主将却不见踪影,只有主将的战马在空空嘶鸣,料定主将是死了,顿时无心恋战,一嗓子喊出,军官个个圈马逃窜。

    千丈坑许平升,冰山韩同音不知相助者是什么来头,只招呼声多谢,马不停蹄带部下追杀官兵。

    武能、徐谨自不停顿,专门追杀军官。

    卫道、八云尘需要夺战马配备加强山贼,也专门拦截军官砍杀......

    乱云浦山贼大获全胜,夺了军械粮草盔甲战马......

    梁山四将却为夺得行军帐蓬高兴。

    有了这玩艺才能不惧风雨阻挠,带强盗们尽情游击战。

    赵岳盯着山贼回了山,面色平静,心里却在焦急等待结果。

    四将勇悍,却终不是能在人山人海中照样杀个几进几出的他。

    这伙强盗战斗力不弱,看得出非常凶残。赵岳担心四将出意外。

    好在徐谨终于悄悄绕回来了。

    他没说卫八二将怎么劝说山大王,只说很顺利。

    此山有五个大王:为首者是千丈坑许平升,二大王冰山韩同音,都是东京人氏。三大王翻江鳄邓云,四大王是那凶恶妇人,叫修罗婆诸大娘,五大王是其弟,叫诸能,绰号浑水猪龙(鳄鱼),来自山东。

    许平升很痛快,还说早有心投靠海盗,如今承蒙相救更不能推托,以后唯马首是瞻,山寨钱财不少,都是抢的土豪劣绅大户的,又有老五诸能带两百几十号水手架渔船从舟山群岛通过淮河贩私盐,也赚了不少钱。山寨愿把钱财奉献给横海大王,只求能有个好岛做安身地。

    听到邓云、诸大娘的名字,赵岳一怔。

    对这对唯一和张青、孙二娘同样角色却是罪恶反派的夫妇,即使在书中再是一闪而过,赵岳也不会忘记。

    马灵笑道:“这个许平升绰号千丈坑,本以为是说他邪恶程度,原来却是说此人颇有头脑,心机极深。”

    赵岳沉吟着微点头:“行事清晰果断,舍得付出,有点儿拿得起放得下的架式,是个人物。”

    “徐谨,你回去告诉卫八他们,这伙人虽说已走投无路,但不简直,万不可因顺利而轻忽大意,尤其要注意那对夫妇。”

    徐谨愕一声道:“公子真神人也。”

    “许韩二位寨主很痛快。只这邓云竟说想离开去开酒店包包子。问他婆娘愿不愿意。他婆娘说她自然跟丈夫走当然愿意,只是问邓云重罪在身,官府四处缉拿,能上哪安稳藏身还能开酒店包包子?”

    “邓云想不出去处才不再提离开,却一个劲叹惜不能包包子。”

    马灵皱眉怒声道:“包子?人.肉包子吧?”

    赵岳对马灵笑笑:“道兄勿怒。”

    又问徐谨:“他们自己吃过包子?”

    徐谨摇头,“我留心听邓云的嘀咕,似是他沉迷包子吃包子,喜欢向准包子推销他的这手独门绝技包的包子,应该自己不吃。”

    马灵这才脸色好看些,“如此尚可留他们表现。否则,哼!”

    这年头,混绿林杀人不算什么。剁人包包子不过是更凶残,但比起喜欢以人心下酒的锦毛虎燕顺,邪恶程度就是小巫见大巫。

    发展到喜欢吃人了,不论是人还是畜生,都在坚决清理之例。

    赵岳不收本也属于梁山好汉的青峰山三贼,就是这原因。

    关于这伙山贼的财产,徐谨笑说:“卫哥哥当时就不屑一顾,告诉山大王,我们不差这点钱。你们用命换的就是你们的。如果放心,就运去舟山交我们的人先代收着。没这些东西拖累,行军打仗才方便。”

    “好。”

    赵岳赞了声。

    他看得出卫八二将是在用闹强盗军的手段和经验操作此事。

    赞的是在他身边的人,别的没沾染上,却至少有股子大气霸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龙神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