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帝奶爸〕〔佛系少女不修仙〕〔在苏哥哥怀里撒个〕〔仙门女将修炼手册〕〔绝世斗神〕〔魔尊邪婿〕〔女配逆袭:征服冰〕〔农门猎女〕〔外挂傍身的杂草〕〔反派影后超级拽〕〔妖女乱国〕〔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文明之万界领主〕〔快穿之不和BOSS谈〕〔绝色毒医王妃〕〔一见倾心:盛宠嚣〕〔穿越末世之炮灰转〕〔穿书之我家霸总太〕〔人生如戏,全靠演〕〔我的巨星败家女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00节赵岳再次躺枪
    招呼宋江的正是郓城县新都头赵能赵得兄弟。

    这二人挎着刀带着几个当先投靠的捕快,大摇大摆走到近前,脸上对宋江客气甚至亲热地笑,四只眼睛却打量审视着李忠。

    宋江干笑几声,不咸不淡道:“不过是许久未见的一位远方朋友,何来慕名之说?二位都头也拿世间虚言戏谑宋江?”

    赵得也干笑几声,话里有话:“押司的及时雨大名威震绿林,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可不是世间虚言。这位汉子一看就知是个勇武的,”

    说话间扫视李忠沉重的背包,又皮笑肉不笑道:“想必也是江湖出名的豪客。既有缘相见,押司何不介绍给我兄弟结识一番一偿心愿?”

    这两家伙是成心找事啊。

    宋江心中恼怒又有些心慌,正要寻借口应付,却听李忠突然不屑地哼了声,扭脸就看到李忠正鼻孔朝天,一双眼眯缝着扫视赵氏兄弟。

    轻视之意,凡不是瞎子都能一目了然。

    赵能见状,收了虚伪笑脸,眼睛瞪了起来,阴冷笑道:“宋押司,看来你这位远方朋友不简单呐。我兄弟二人有☆▼,心结识,请押司给个面子,让我等请这位贵客去衙门坐坐。”

    宋江脸顿时沉了下来,冷声道:“想做事,先学会做人。给别人面子,自己才有面子。宋江一向信奉此原则,所以才得了点江湖虚名。二位才来郓城,有些事还不大明白,做事难免糊涂。还是悠着点好。”

    你二人不过是个小小吏头,又没啥真本事。别以为披着捕快头子皮就能恃权乱法胡为。我宋江公门混得好,和县尊交情深。得下面人敬重,江湖上也有吱应,你们敢找事寻我麻烦,提瑟大了小心自己脑袋。

    他有这自信。

    远的二龙山人马不说。郓城县就有他训养的打手生铁佛、飞天夜叉。这两凶徒没什么不敢干的,必要时可让其出手伺机杀掉赵能赵得。

    赵得脸色一变,阴阴道:“宋押司,你在威胁我们?”

    赵能哼笑一声,阴阳怪气道:“我兄弟知道押司黑白两道通吃,一向敬畏得很。所以才对押司的这位朋友热诚相待,想请他喝喝茶。”

    按刀再进一步,阴厉说到:“押司不会真不给面子吧?”

    吧字未说完,李忠暴起一脚踹在赵能肚子上,踢得赵能哎哟一声惨叫,飞跌出老远,一屁股砸在地上连痛带墩差点儿背过气去。

    宋江惊骇瞪大眼,心说坏了。

    晁天王为答谢而来,想必李忠带着书信。这要是落入这对狗头兄弟之手。我宋江仕途梦断不说,落个通匪罪名,性命也难保。

    那蔡京老儿阴毒,报复欲极重。只怕得知后,连宋家庄也遭殃。

    旁边的王四倒是被宋江调教得忠心,知道这其中的凶险也发急。手按在刀把上准备随时拔刀保护宋江,并听从宋江指挥或杀或逼着和解。

    赵得呛啷一声拔出腰刀。刀指李忠怒喝:“这厮公然和捕快作对,敢当众伤我兄长。如此凶残胆大,必是朝廷通缉的大盗悍匪,到了此地合该我郓城拿了立功受奖。兄弟们,上。”

    他心里这个高兴啊,可逮着宋江的把柄了,这下能扳倒这个郓城公门威望头子了,顺带还拿个凶徒,再审问深挖必有大收获,功也立了,钱也得了,威也有了,郓城县的好处从此归我兄弟。正是名利双收。

    兴奋中都顾不得查看兄长怎样了。

    李忠不等众捕快乍乍呼呼围捕,闪身上前,一把揪住赵得持刀的胳膊夺刀,轻易把赵得摔翻在地,一脚踏住赵得胸脯,刀抵赵得眼珠子不屑道:“老子明告诉你,爷爷就是悍匪。”

    宋江听了这话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心说:“晁天王啊晁天王,你让此人来这到底是真想感谢我,还是想陷我逼我随你落草为寇?”

    王四也惊惧,按刀的手都微颤。

    通匪可是要杀头的。暗中做得痛快,露馅就不好玩了。

    却听李忠镇定自若地嘲讽笑道:“瞎了眼的狗东西,觉着披着身捕快皮是匪就能抓?”

    “爷爷问你,相爷家的匪,你抓得?高太尉家的凶徒,你抓得?”

    赵得眼珠子和刀尖相距只一毫线,只觉得头皮发炸,心惊肉跳,眼珠子都不敢动,生怕这胆大包天的汉子刀子稍一沉,自己眼睛就瞎了,哆嗦中颤声道:“好,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根本没听清李忠说什么。

    投靠的捕快见他如此脓包,都在暗里不齿。

    这对兄弟和老都头没法比。唉,有了这样无能又贪鄙的小人上司,不跟要倒霉,跟,也没好下场。以后哇难有好日子过罗。

    瞧这汉子张狂劲只怕不但本事厉害,来厉也不是简单的。

    惹不起。

    都是公门老油子,知道对什么人该凶横到底,啥时候要老实缩头当乌龟,心里有分寸着呐,都悄没声地向后退了退。

    赵能缓过劲来,在捕快搀扶下满腔怒火想报复,却是听得真真的。

    他心里格噔一下,突然意识到自己太一厢情愿了。

    带刀行走在外的恶汉还真就未必是绿林人物。这世道,哪个权贵豪门家没豢养着打手?这些打手中什么样的凶狠歹毒人物没有?

    自己因宋江在绿林的及时雨之名,心里认定宋江暗通贼寇,今日一见这个大汉就想当然认为不是好人,急着整治宋江就冒失仓促出手了。

    他炸炸胆子离李忠远些,喝问:“你到底是什么来路?若你不是绿林贼寇,就放开我兄弟。”

    李忠哧笑一声,用刀面啪啪抽着赵得的脸,笑道:“不长眼招惹了爷爷,察觉风头不对就想轻易脱身?有那么便宜事?传出去丢了脸面,爷爷还怎么为,嗯,咳,怎么有脸混下去?”

    李忠是眼见这伙人盯上自己找事,想不露馅脱身只能故弄玄虚,却让赵能赵得听得既惊又疑,但命悬他人之手,只得先服软道歉。

    宋江暗暗松口气,眼珠子一转顿时有了主意。

    他装作上前劝解李忠:“兄弟,两位都头身为新任捕头,也是急着为朝廷尽忠职守,却因公务不熟误把兄弟当坏人。请看我宋江薄面放过赵都头吧?殴打公门吏员,传出去扭曲了,只怕也有损公子的英名。”

    公子?

    什么公子?

    哪家公子?

    在场围观的人无不第一个想到梁山那个小霸王。

    眼前的汉子所为和行事风格岂不正是小霸王传闻的那样嚣张?

    有其主必有其仆吗。

    梁山人被人欺压上了,不嚣张报复反而不对头了。

    那小霸王可是极度护短的。没见牛-逼哄哄的祝家庄倒霉的事吗。

    那个杜家庄庄主只是个给梁山供应粮食的,被强横的祝家庄截杀受伤,就引得小霸王发怒,联合官府揭了祝家庄黑底一举铲平。

    这汉子还是梁山人,说不得还是新任的首领之类的,在这个小县城,对两小小捕快头头也当真有资格嚣张。

    众人都想当然认定了李忠的身份——牛气冲天的梁山人。

    赵岳很无辜地再次躺枪。

    这却是宋江正想利用的。

    果然,赵能赵得脸色大变。

    他们仗着身在公门,玩玩权力游戏斗斗宋江,欺负欺负寻常百姓,没问题,但再猖狂再利欲薰心,也听说过就是梁山一条狗也不是他们有资格打的,此刻即使心有怀疑,也不敢再逞强逼问李忠的身份。

    赵家兄弟好一番苦求。宋江卖力劝解,李忠这才装作稍消了气,丢下刀,骂了声:“想安稳当芝麻官,以后眼睛长正了。”

    踢了连称是是是的赵得一脚才罢休。

    赵能赵得灰溜溜走了。

    宋江冷笑盯着二人背影,寻思着以后怎么收拾制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