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寒不知春〕〔我的人生变成了通〕〔至尊龙婿叶辰萧初〕〔团团的奶爸很无敌〕〔农家奋斗记事〕〔蛮行纪〕〔你掉了本山海经〕〔长生不老大好人〕〔万道唯尊〕〔万古第一天骄〕〔都市最强仙帝〕〔天价娇妻霸道宠〕〔四十九号客栈〕〔砍鬼就强化〕〔篮坛之魔鬼分卫〕〔重生喵妻:老公别〕〔傲世武修〕〔签到奖励系统〕〔从一只手镯开始〕〔盛宠郡主来经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17节恶贯满盈的下场
    沧赵美名无疑对这些猎户有巨大影响力。一确定赵岳身份,他们都喜笑颜开欢呼雀跃。

    在他们心里,沧赵小公子亲口承诺,这以后的好日子就有谱了。

    而縻胜本心不愿意投靠梁山,只是看乡亲们如此,眼神闪烁着没说什么。他是两淮人,更倾向加入家乡的势力。这不是主要因素。另一个因素是赵岳到了这个隐在山中的小小贫穷村落才明白的。

    “我儿自幼好强,六七岁就帮他爹去镇上卖猎物,却屡受大户人家和差役欺压污辱抢夺,恨透了官府中人和官宦子弟,只是家贫势弱,无可奈何,小小年纪心里就苦着呐。幸亏遇到他的好心师傅教了本事。他才渐渐开心了些……他爹为完税去打老虎,却跌落山崖死了。我儿是好孩子,承担……”

    縻胜母亲叹惜着向温和友善的赵岳唠叨着充满痛苦与感人的陈旧往事。

    赵岳看看一边低头不语的縻胜,心里瞬间想得清楚:原来这猛汉的凶恶刁顽是打小就埋下的愤怒仇恨养成的。他不愿意投靠梁山,却第一选择是梁山,只是为老娘安危冷暖考虑。若没有母亲牵累,他早加入造反集团【↙,或自己杀官占山称王了。哪有我今天的漏可捡。

    赵岳不能现在告诉縻胜真相。縻胜心不甘情不愿,却因母亲不得不跟着赵岳走。

    村民们都想着早点离开这个灾难地,到梁山过上安稳快活生活,所以搬家的积极性极高。贫困之家也没什么可费力收拾的。赵岳说破衣服被子什么的都不要拿。村民推了那点粮食野味揭了锅。装了菜刀等路上必须的工具就跟着走。

    小孩子们听说去新家以后有糖吃,有新衣服穿。有舒服房子住,一个个快乐地象过年一样。不知疲倦地在队伍中跑前跑后叫闹欢呼。

    村民们一个个原本绝望的脸上现在也堆满了兴奋的潮红。

    为种气氛无疑影响了整只队伍。侍卫们也都精神百倍,腰杆挺得直直的,自豪感激荡心田。

    但快到镇上时,一声断喝打破了这种欢乐气氛。

    几个县衙吏员拦在前面扫视马上的赵岳一行,眼神疑虑,但说话的态度依然生硬蛮横。

    “你们拖家带口搬了东西,这是想逃走?你们好大的胆子。都不要命了?”

    另一个按刀,抖手中铁链喝道:“抗税逃跑,按律是要示众杀头的。各地都严拿。你们能逃哪去?”

    村民们愤怒却习惯性畏惧。都看着赵岳。

    縻胜大斧子在车上推着,此时收了凶相,一声不吭在旁边冷眼观赵岳会怎么对付这种情况。

    毕竟纳税是国法。强势如沧赵也不敢对抗。否则被人参奏一本,赵公廉要吃挂落。

    赵岳哪有心思搭理这些狗才小人。

    王念经向按刀威胁的那个满脸横肉的头头样吏员招招手,待他犹犹豫豫靠近些,才笑道:“我家公子有根非常漂亮的鞭子,你保证没见过,想不想见识一下?”

    那吏头一听这话吓得如中枪的兔子,又如潜能暴发神能附体。一趟子窜出老远去。

    那弹跳奔跑能力让有飞毛腿之能的徐谨、武能二人都吃惊。

    赵岳差点儿活活抽死一府总捕头的凶残事迹这才过去多久。

    别处的官吏或许早抛到脑后了,两淮的哪会忘记。

    凶残小霸王应该还在江淮,谁知道他会在哪出现?出门公干的衙役,尤其是老吏都心里警惕着。生怕在对百姓放刁逞凶时遇上,结果自己成了下一个事迹的主角。

    这些吏员再次仔细审视赵岳,赵岳微眉头。顿时吓得这些吏员瞬间收敛凶横之相,一个二个堆满谄媚之色。

    那吏头刚想张嘴巧言奉承。也以税收国法委婉警告一下赵岳最好不要恃强插手。

    王念经哪会容他卖弄唇舌耽误公子的时间。

    他笑眯眯掏出一粒银子,说一粒而不是一块。是银子最多不到一两。

    “纳税?这自然要按法行事。这是这些村民今年秋税的款,你们谁收了,打收据啊?”

    诸吏员看着在王念经手中上下抛着的小小银粒,一个个面色阴沉难看。

    你妈的,我们要收这村三百多两税。你交的连一两都不到,就想清税?就算扣除我们自己加的一百两好处,那也远远不够哇。你这是恃强要我们这些收税的倒贴?

    却是敢怒不敢言。

    杨戬管税的范围内,所有百姓都加税。但縻胜这个山村被加了如此重的税,就是因为猎户和种田的不同。种田的收成和纳税能力基本是死的,年成好坏,都没多大弹性。官府再逼,农夫也没更多油水。而猎户却有潜力可挖。重税并紧逼之下,这些猎户为保住家保住人,自然拼命进山打猎。

    山中可是有老虎狗熊。

    别的野味在这个烹饪技术和条件有限的时代做不出绝佳美味,价格并不贵。可老虎和熊掌不同。这玩艺,上到达官贵人,下至有钱大爷都爱吃,都想吃上。猎户们打到了一只就能卖很多钱。

    官府和贪官污吏们也不是瞎加税。他们也怕逼得百姓没法子完税活不下去了群起造反。

    场面僵持了。

    王念经脸沉了下来:“怎么不收?”

    “是需要本大爷给你们说说咱大宋的税法是怎么制定的?”

    吏员们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那吏员头头突然带头扑通跪在地上,向赵岳磕头,用哭腔嚎道:“公子爷,您老是天上慈悲神仙。小人这些弟兄就是烂泥里的虫子,本不该拦公子爷爷。可小人要是完不成征税任务,那就是个死。求求公子看在小人上有老下有小,全家指望小人活命的份上,让小人过了这一关吧?”

    其他吏员也跟着磕头哀求不已,一个个满脸绝望痛哭流涕。搞得一些善良村民同情他们。

    但赵岳的铁石心肠可不会有一丝波动。

    他的慈悲再多,要给也不会给这些跟着恶虎吃人的狼。

    王念经冷哼一声,打断了吏员们的精彩表演。

    “少他妈的费话。我家公子时间金贵。你们赶紧打条收银子。回去告诉你们老爷,这个村的秋税,村民交不起。我沧梁代交了。若觉得不够,让他转告杨节度带兵到梁山来取。”

    “还有,这个村搬去梁山做工。他们以后要交的税,也有梁山结算。

    其他吏员叫苦不迭。那吏头却冷静不少,又磕头,这才起身,很利索打了收据。

    吏员们看着这个贵贱混杂的不和谐队伍进了镇子欢天喜地雇车拉着不耐长途跋涉的老人妇孺离开,又很快都把目光转向那吏头。差这么一大块税,可要了命了。这可怎么办?

    那吏头抛抛那点银子,瞅瞅这些刚补进来不长时间的新弟兄,说:“咱们没被那小杂种抽个半死,还收了他银子,庆幸吧。传出去,别人只会夸咱们敬业有本事,居然敢虎口拔牙。”

    吏员们也承认。但关键是这所缺的税款。

    头,俺花钱买吏缺是想发财,可不想,也没那个能力填这个大窟窿。

    吏头既为没搜刮到预期的钱财失望,又有点儿得意,“有银子就好。不在多少。咱们拿着它,对老爷就有了交待。至于怎么和沧赵过招,那是上面的事。关咱们这些小人物屁事。”

    新吏员们这才明白头放走赵岳一行的原因,顿时阴转晴,对头马屁如潮。心里则说,不用老子自己掏腰包就好哇。没刮到的银子,再从其他百姓身上弄就是了。

    当地知府和赵公廉同为地方要员。但一般州府官哪敢招惹赵公廉这等朝堂内外皆有强硬助力的大拿,遇到这种不可抗力,都会玩乾坤大挪移推责任,当地知府得报紧急转报杨戬。

    和沧赵掰腕子,让携军督管两淮税收的杨大头来玩吧。

    谁叫他是重税的始作俑者,又头够大,肩膀够硬,能抗起来。

    杨戬得报,愤恨交加。

    又是那个小杂种来挑衅打脸,可恶。我非杀了你不可…..

    发了半天狠,累得口吐白沫,瘫软在椅子上,却最终什么也没做。

    一是损失一个小山村的税不算什么。赵岳按正常税交纳了,所为合法,并不过分。二是,杨戬此时正处在多事的危难之秋,命运随时可能翻转,由高高在上转瞬打入深渊,真没精力和赵公廉这级别的人物斗法。他更怕因此事的报复,激怒那个正红运当顶的侯爷跳出来掀他的底揭他的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鲜妻太甜:偏执老〕〔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