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特工女友〕〔绿茵傻腰〕〔九零后守山人〕〔极战独尊〕〔龙门枭雄〕〔异界武神〕〔忘川生死录〕〔尘魔道〕〔生灭轮转〕〔道法制造〕〔昆仑道魔〕〔聊斋之问道长生〕〔军火之王〕〔江湖位面小人物〕〔圣帝归途〕〔学渣妹子又搞事情〕〔网游之奇妙人生〕〔天痕封魔录〕〔变成随身老奶奶〕〔玉龙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30节破茧
    “小人桓奇、金必贵感谢恩人仗义出手解救满山老小性命。”

    简陋的山寨大厅中,桓奇、金必贵两丑汉双双跪拜在栾廷玉面前,大礼叩谢。

    栾廷玉大发神威,痛杀一气,久积的憋屈得到宣泄,此时心情已经大体恢复了往日的镇静。

    他急忙伸手相搀两巨汉。

    “你们为贼却护民,足见其德。出手相助是江湖好汉的应有之义。不必说谢。我们相逢是缘分。快快起来。”

    不想,两丑汉却又叩头道:“恩人武艺高强,又一身侠义。我们佩服得不行,恳请恩人收我们为徒。”

    栾廷玉愣了一下,心情顿时复杂起来。

    他想起了曾教导多年并寄予厚望的祝家三子。不想付出心血换来的是三个无德暴徒和沉重打击。现在又要收徒吗?

    桓奇、金必贵还以为栾廷玉看不上他们,又恳求道:“恩人,小人知道自己蠢笨不配当恩人徒弟。不敢强求美事。只求恩人能暂时停留山寨,一来让小人能好好伺候报答一下,二来请恩人稍稍指点一下武艺,让小人能有些本事斗那二张恶贼。”

    10≦,

    栾廷玉还在发呆。

    桓奇、金必贵磕头如捣蒜,一个劲哀求:“恩人,请看在满山无助可怜的老幼的生死上一定帮帮我们。”

    “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哗啦,满山贼众和老少家属哭着跪了一地。

    栾廷玉回过神,连忙道:“不要如此。你们不嫌弃我本事低微。我答应就是了。大家快快请起。”

    他赶忙过去扶起胡须花白那个年纪最长的老者,心绪复杂地轻叹道:“老人家你这一跪是折我的寿啊。廷玉万万不敢当。”

    老人两眼是泪。颤声哭道:“这样好,这样好。俺们总算是有救了。”

    “有救了?”

    栾廷玉嘀咕着苦笑一声,自思:我能帮你们一时。不能帮一世,根本没有把你们救出苦海的能力。

    桓奇、金必贵却是狂喜,又重重叩了几个头,在栾廷玉相扶下才起身。

    既已决定,栾廷玉也不再多想,这时仔细打量两新徒弟,不禁越看越喜。

    两汉子相貌丑恶,胡子满脸,看着老成。实际年纪不大,不过二十刚出头,双目有神,透着强悍灵活,说明不是笨蛋,可以有效教导。而且二人身高力猛,筋骨强壮,因长年累月在崎岖不平的山中和野兽周旋,个个身手敏捷。

    一综合。两丑汉也算是难得的习武好苗子。

    栾廷玉高兴中寻思:有此二人为臂助,去投西军也多些本钱。到时我为骑将。他们二人为随行步将,战场定能…...

    想着想着,栾廷玉突然扫视山上的其他人。心又一黯。

    若是带走了两徒弟,自己是有了贴心强助,心不再孤独。可这山上的灾民(称山贼太抬举这伙人了)怎么办?

    人都说忠孝两难全。你妈的,情义也会两难全啊。

    两徒弟如何能忍心抛弃这些指望依靠他们活命的苦难乡邻。去军中谋富贵前程?

    我又如何能向徒弟开这个口?

    栾廷玉叹了口气,暂时压下繁乱思绪。

    这些日子拼命赶路。也是累了,又经历一场疯狂厮杀,加重劳累,且在此落脚,教教徒弟武艺,保护一下山民,也可就机稍休整一下好好想想以后要走的路到底对不对。

    拿定主意,栾廷玉就住了下来。

    桓奇、金必贵这等贫困猎户子弟若不是机缘巧合,哪可能有机会得名师教导武艺,都异常珍惜,发疯般苦学,进步也快。

    这让栾廷玉大为满意。

    他动荡不安烦乱的心稍稍安宁了些,教导越发认真勤勉。

    转眼过了近十天,殷勤伺候的桓奇、金必贵从发现师傅独自一人时总闷闷不乐,到察觉师傅投西军的心思,就留了心。

    这天,栾廷玉终于决心还是抓紧时机去熙河军走一遭。

    即使天下开始陷入混乱,身为大宋臣民,还是得维护正统。投军不能半途而废啊。

    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把两徒弟招来相告实情和决定。

    “桓奇、必贵,想必你们也知为师想去西军效力。如今熙河军正进行紧急重整,和西夏的战事正烈。正是为师的机会。”

    见两徒弟静静听着,没什么激烈纠缠情绪流露,栾廷玉满意点头又说:“为师是这么想。你们俩是天生的步战大将,落草为寇是出于无奈,以此为生却太可惜。我本打算带你们一同去投军。再想想此地山民还离不了你们的庇护,为师就自己去。”

    桓奇张嘴想说点什么,栾廷玉猜测到了,笑着一摆手道:“勿急,听为师说完。”

    “你们与我既有师徒之谊,这种情义自然不会断。这几日虽说是仓促指点了你们武艺,却也把精要传了,并修正了你们武艺中的缺陷,守山对付二张应该不是大问题。剩下的招式,那需要时间积累。为师这有本图册,你们可自行对照修练。”

    “若为师能在熙河军站稳脚跟。你们这边也能安排好山民,愿意的话,可来找我。咱们师徒可并肩作战,建功立业。”

    金必贵见栾廷玉说完了,扑通跪拜在地道:“师傅,请恕徒儿说些你不愿听的话。”

    桓奇也立即跪下了。

    栾廷玉和王进的性格和心态不同,不会象王进呵斥史进那样,闻言笑道:“师徒如父子,有什么愿听不愿听的?说真话实话才重要。”

    金必贵丑脸上顿时露出欢喜之色,道:“那徒儿就直说了。”

    “嗯,说。为师心中其实也有疑惑。就听听你们有什么想法。”

    “徒儿嘴笨,不会说话,说得不好,师傅你别生气。徒儿说的都是心里话。”

    “嗯。”

    “师傅,你想投西军,徒儿想说,师傅最好别去。去了必定失望,白跑一趟不说,还受到羞辱打击。”

    栾廷玉不是第一次听到这论调了,柴进就提醒过他,所以此时听了并没有太大反应。

    “师傅,你说此时西夏正和西军激战,据徒儿听来的消息,这不假。但却不是师傅的机会。徒儿听过往的客人说,环庆军的姚古调到熙河军为将主。姚家和刘法家同为西军骨干将门,却不是一路。现在,两派势力为争熙河军的那些关键位置,正闹得不可开交。姚家为主是姚家的优势。可老熙河将门盘根错节,身为地头蛇不是好摆弄的。这个时候,哪个重权人物有心思理睬师傅的一片报国心?”

    桓奇道:“是呀师傅。俺听说,现在和夏贼打的是去增援的另外几家西军。熙河军主要在忙成军,为友军提供粮草。师傅去了,就算投军成功,一个新人,谁会相信你?师傅没机会带兵上战扬威。错过这个机会,师傅更不会有出头之日。这几年夏贼安稳。西军无大战事,师傅想战场立功受奖很难,如此本事,难道打算去从小头目开始,艰难升为受气小官糊混一生不成?”

    两丑汉说得颠三倒四,但意思表达出来了。

    总之,你是无根新人,没人敢重用,眼下的大战确实是良机,但你去的不是时候,带兵上战场的机会都难说有,没机会立大功。过后,熙河军内部争斗完了,位置满了,两国无大战事,无根无靠只有本事的人更没上位机会。

    栾廷玉只想着国家危难之际,西军官僚会不拘一格重用人才,由此进入逻辑误区,没想过只要不是立即亡国,这些陈腐西军官僚就会把自身利益放在第一位,国家利益排在后。有好位子,自家子弟和亲信先占上,你个外人再大本事也靠边站。

    桓奇、金必贵不识几个字,却从草根自身最朴实最接地气的角度,对西军,或者说对大宋的腐烂有自己的清晰认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