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捡个古人当特助〕〔从观众席走向娱乐〕〔我的意识好神奇〕〔萌宝甜妻,冰山总〕〔一眼定情:冷少甜〕〔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孤岛上的薄荷〕〔都市修仙五千年〕〔穿书后她成了路人〕〔重生回到八十年代〕〔甜妻若水〕〔大佬又要崩坏了〕〔陆先生养狐成妻〕〔大魔王又出手了〕〔重生之狂暴火法〕〔影后重生之女神修〕〔重生景少帅炸天〕〔天命道尊〕〔豪门盗情:她来自〕〔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91节回家
    南方世界绿树葱郁,百花争艳,稻黄菜绿,牛羊悠然,北方却已冰封雪飘,银装素裹。

    年前,沧赵老家处在狂风呼啸的森寒银白世界中。

    赵家庄本堡码头,刘文静静站在冰雪寒风中一动不动,虽然浑身裹着厚实暖和的毛皮大衣帽子,却仍然象条阴毒冰冷的蛇王。间谍头子这角色干时间长了,再阳光的人也会变成这样。

    那是高精度,高机密,高费脑,小差错也立求不许出的高难度危险活。

    十几年下来,刘文已经摸索出成熟的管理体制和做事经验办法,代价是由一个开朗温和随性的小年轻变成阴冷严谨狠毒的中年汉子。他只三十多岁,两边鬓角却已经有了点点白。

    他身后的十几个侍卫也绷着脸默然警戒而立,仿佛是杵在狂风飘雪里的一个个人形雕像。

    除了战马偶尔发出声音,整个码头就没有其它一丝杂音。

    远方波涛起伏咆哮的茫茫海面上突然现出一艘船影。

    刘文一眯眼,随即举起一架高倍望远镜细细察看,片刻后他的脸上荡起一丝笑容,所有的冰冷淡漠瞬间转化成明媚阳光。就象是静寂已久的死人突然复活了一般让人惊讶。

    那艘大船裂开飘着冰碴的浑浊海浪,劈波斩浪,似乎越行越快,最终稳稳停靠在码头。

    船头船尾的两个精壮水手笑着把粗大沉重的缆绳嘿一声奋力抛向岸。码头工人抢过去捡起缆绳头,娴熟地把它在固定庄缠绑好,防止大船被岸边的有力波浪飘离码头。

    船舶上舱门一开,片刻后赵岳笑容满面地出现了。

    他带着侍卫们下了船,一双双高腰冬季战靴踩的码头上的厚厚积雪咯吱咯吱杂响。

    刘文笑着迎上前去,到了赵岳面前不顾地上冰雪严寒,单膝跪下,单手撑在冰雪中洪声道:“刘文恭迎二少爷回家。”

    少爷这个称呼是老管家一家和胖厨子一家对赵岳独有的叫法,以前叫赵岳是小少爷,现在赵公廉有了儿子取代了沧赵小少爷的称号。赵岳就成了二少爷。

    沧赵集团的人大多习惯叫赵岳二公子,现在,在新世界则尊称其为普济亲王。

    对主人叫公子或少爷,貌似除了表明主人的官宦子弟与富有子弟的区别。再没什么实际意义上的差别。但对老管家和胖厨子两家来说则绝对不一样。

    他们这么叫是内心坚持无论世事怎么变化,无论他们担任了多高职务有多风光显赫,本质始终象从前一样是沧赵的仆役,永远坚定站在主人一边,随主家而生与主家共死。

    所以。他们现在仍然叫赵大有夫妇为庄主和庄主夫人,从来没有改变过。

    赵岳很清楚,这绝非是沧赵发达了,会贵不可言,两家就想以此表明和沧赵的亲近地位以此捞取更多利益。当然,这其中肯定有一点虚荣心和炫耀之意,但更多的是身为沧赵一分子,和沧赵一同闯出一条光明之路并福及世人的自豪感,其忠心耿耿毋庸置疑。

    当初家里穷得除了团结敢战其它的屁都不是时,他们就生死追随。坚定不移,这十几年来又各自在不同的岗位上尽心竭力兢兢业业,一日不敢懈怠,就证明了他们重视的家族传承宗旨。

    古人和封建时代有太多弊病,但这时代的人的忠义情怀也是后世人难以想像的,它是如此得感人肺腑,如此得弥足珍贵。

    赵岳双手搀起刘文,笑着拥抱他一下,一眼看到刘文鬓角的白,笑容不禁一敛。动容道:“文哥哥,这些年辛苦你了。”

    实际上刘文并不是最适合当间谍头子的人,可当时没有再比刘文更可靠更合适的,只能让刘文改变性格勉为其难担任。

    一个人能在他不喜欢的事上持之以恒十几年。干出巨大成绩,可以想像他付出了多少。

    这本身就是一种伟大。

    何况刘文硬是靠着赵岳所懂的那点有限间谍见识,用青春和心血把沧赵的情报工作做得几乎是严丝合缝,一次次帮沧赵在险恶的政治斗争中抢占了先机,从无重大失误。

    刘文笑道:“辛苦是应该的。”

    简单而朴实无华的六个字闪耀的是刘文朴实却光辉的品质。

    尽管刘文的内心是偏向大哥的,但赵岳仍然情不自禁赞赏地拍拍刘文的肩膀。

    码头工人忙着给战船上食用淡水和肉食蔬菜等补给。之后就会带一些人和物资返回台岛。

    赵岳翻身上马。

    一行十几人穿过十几里深的海边松林,战马踏着林间路上厚厚的积雪奋力赶向赵庄。

    路上看到东河那边的几个村堡,虽然这一带原来的居民早已搬迁去了台岛过上了大宋人无法想像的富足文明快活生活,已经是物是人非了,但补充来的流民爱这里的安宁生活,享受着沧赵的庇护,辛勤劳动,衣食住行无忧,满足,城堡的装饰过年的喜庆气氛已经呈现出来。

    不怕冷的孩子们在雪地中玩笑打闹。他们无忧无虑的纯真笑声被寒风从城堡中传来。

    赵岳脸上露出暖洋洋的笑意。

    苦孩子出身的王念经侧耳倾听着笑声,脸上露出痴迷之色,情不自禁羡慕地说:“这是主上一家的恩泽。可惜俺的童年记忆中尽是挨饿受冻和父母凄苦无助的神情。”

    他没头没脑的话,这一行人却都听得懂,并赢得一片叹惜和赞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