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珠供应商〕〔都市仙帝归来〕〔天降独宠:邪君惹〕〔杀神赘婿〕〔重生种田:首辅家〕〔玄门妖王〕〔誓欢〕〔农家美食日常〕〔魔临〕〔地球最后一条龙〕〔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都市我为尊〕〔蛮荒种田之族长你〕〔一胞三胎,总裁爹〕〔重生狂妃:太子殿〕〔我的极品女邻居〕〔农门医女:猎户王〕〔蜜婚超甜:墨少家〕〔带着火影重生日本〕〔秘宝之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69节暂时低头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阅读。

    王时忠不由分说一声令下,左右的县尉都头齐应一声挥手发令。

    挤进来的数十县兵弓弩手搭箭举起弓弩瞄向范天喜和赵岳这边。范家人惊骇一齐变色。

    捕快们不配备弓弩,却是争不得功劳,再如狼似虎也只能瞪眼紧握铁链刀棒遗憾。

    这时却听一声切笑响起。

    “啧啧,王时忠,你的官威胆量不但比王时雍大,比死鬼杨戬也大啊!”

    众捕快官兵闻言一愣。

    他们或许不知杨戬是谁,但个个清楚王时雍如今官拜吏部尚书,正是县太爷的靠山兄弟。

    这少年是谁?

    他居然敢不把吏部尚书放在眼里,当众直呼其名大有不屑和羞辱之意。

    官府中人再无法无天,身上也捆着道无形枷锁,脖子勒着绳,到底不比强盗悍匪无所顾忌。

    包括王时忠在内,本城官府人马定睛再看。

    只见一少年已长身而起,手里拿着根马鞭,似乎稍眨眼间已如鬼魅般跃近,近两米长的马鞭呼啸。只听得有人惨叫惊叫。少年又如鬼魅般回去了,淡定而坐,扫视对手,玩味着马鞭。

    县兵和捕快惊骇得心怦怦乱跳,这时才茫然发现凶横的县尉大人及都头的脸上已被马鞭一人抽出一道血槽,斜贯脸膛,切断鼻梁,深可见骨,鲜血淋漓,眼睛好悬没一人瞎一只。

    再看带头大哥,知县大人,官帽不知飞哪去了,挨鞭子头皮渗血转眼肿起一棱,两眼惊骇,两股战战,还流出尿臊味,往日咄咄逼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官威和骄横不见踪影。

    在县尉和都头压制不住的惨叫声中,赵岳笑问:“王知县,本公子的鞭子滋味如何呀?”

    王时忠不及他儿子高大雄壮。却骨架宽厚,肥胖也显得强壮。

    他随着官兵捕快惊恐后退,本能地缩藏进后面,在小厮搀扶下好不容易稍定下神来。闻声顾不得儿子了,再看少年,眼神顿时一缩。

    少年打扮无出奇出,显不出地位身份,头包彩绣。虽冬天不常见,却是多年以来的流行时尚也不缺乏人如此。

    但王时忠贪污腐化享受过,一眼认出少年包头的是价比黄金的蜀中锦。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联想到一个人。

    他羞愤暗恨,身子都有些发抖,怒问:“你是那沧”

    刚才的惊骇未全退,现在又加羞恨惊惧,他的声音也控制不住地有些发颤。

    赵岳打断王时忠的询问查证,淡漠反问:“我有必要听你费话么?你的费话有用么?”

    最赤/裸/裸的蔑视由这两句话充分表露无遗。

    这,这已经不是蔑视了,完全是对一地堂堂知县的无视。

    论官位大小。七品上县知县是在官场上不算什么,但就算皇帝也不会如此不屑人说话吧?

    王时忠气得恶向胆边生,目中凶光再现,正要再张嘴呼喝什么。

    赵岳冷笑一声道:“两条路。王时忠,你要么拿两千两银子赔偿范家损失,换回你儿子。要么,”

    赵岳目光转厉,“问罪法办,你全家充军发配边塞或去沙门岛和东京案的那些人做伴。”

    “我想官家心中杀气未消一定很有兴趣知道,在大宋江山。小小吏部尚书王时雍是不是真如你儿子说的那样能一,手,遮,天。”

    发生在东京的那起惊天动地大案。如这末冬寒风吹向四方。本县离东京不太远,早知道了。

    再看彩绣标志,和凶恶主人一样名闻天下的马鞭……

    哦,还有杨戬,不就是那个已死的曾经权威赫赫的大太监?

    到了这时候,无论是官兵捕快。还是痛得蒙了恨得快疯了的县尉都头都明白了嚣张凶悍少年是谁。

    沧梁小恶霸!

    我草,怎么会是他?

    我草,是俺心蠢眼瞎,只顾拍知县马屁,竟然看到却没想到没认出是他。

    这主岂是能不分青红皂白乱箭射杀的。就刚才那几鞭子的恐怖能力,杀又能杀得了吗?

    沧赵是何等强势又邪门。

    两大宰相带众多党羽以高明歹毒的阴谋突袭暗算,却合力也没弄掉沧赵一根毫毛,还没等沧赵反击呢,二人已落得个一齐下台,党羽折损得几乎干净,一个甚至被当众活活千刀万剐了。

    如今在大宋朝廷,只怕最有势力的蔡太师也未必敢轻易招惹沧赵。

    若沧赵家宝贝蛋真死在这,参与者别管下令者还是奉命者,只怕从上到下一个也别想全乎。

    王时雍是牛,但和沧赵比真不够看,好不容易趁这次东京大洗牌当上吏部尚书,根基不稳。能力和根基超人的赵公廉想弄倒王时雍真就未必有多难。

    沧梁小子嚣张行凶放大话,那是人家有这背景更有势力,有这个资格。

    捕快县兵一齐缩了。爪牙不得力。县尉和都头也只能强忍剧痛和仇恨,低了头。

    捕快副都头却由之前的争不得功,转为暗自庆幸。

    他没资格和捕快一把手一样站前排簇拥知县,刚才在稍后边结果没露上脸换来挨鞭子。

    王时忠羞愤交加,心里恨不能生吞活剥了赵岳,再吃赵岳的肉喝赵岳的血,却只能忍了。

    他强压杀心,低声道:“小县有眼不识泰山。下官这就取银子来。”

    说完,让人抬走他儿子,灰溜溜带部下轰隆隆走了。

    赵岳也不阻拦。

    他很清楚当官的德行。

    王时忠再不甘心认栽,再恨再有胆量行凶,也不会选择在城中报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