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浴血归来:宅女为〕〔奋斗在沙俄〕〔王婿叶凡〕〔叶凡唐若雪〕〔龙神斗尊〕〔九州痞子录〕〔王道寒〕〔叱咤风云小说〕〔游戏宅的异界悠闲〕〔叱咤风云〕〔万古神婿〕〔野心领主〕〔战狂升级系统〕〔超品兵王楚炎苏梦〕〔我是法则之主〕〔在修仙界努力崩剧〕〔契约总裁:冤家甜〕〔我有百亿属性点〕〔全民学霸〕〔经年情深:苏律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76节猎杀者的游戏,上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阅读。

    不做连绿林响马强盗都鄙视不耻的事,这是束在有本事的强人身上的最后一道道德枷锁。这道枷锁也是人性的最基本底线,是人类社会能够存在和发展的最基本基石。否则与禽兽无异。

    正是自觉遵守着这道枷锁底线,维护着人类最基本的基石,悍匪强人们杀人放火也能理直气壮地称自己是绿林好汉,甚至敢扯大旗公开自称是替天行道,所为一切都是正义之举。

    锄强扶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英雄本色,人性的光芒。

    只为活着,只为此生为人应该拥有的最基本尊严权力,除暴反强权欺压,异姓一家,称一声兄长,叫一声兄弟,就甘愿从此不计较私人间恩怨并肩血战沙场,奋不顾身同生共死。

    信义、互助,这是最底层人生存的最基本需求和方式,折射的也是人性的光芒。

    水浒英雄身上闪耀着感人肺腑的人性光辉,反映着社会基层无助草民在悲伤困苦无奈中的期待与渴望,所以当强盗也不让人反感,反而赢得人们喝彩,事迹被人们记在心间津津乐道。

    哪怕是社会上层要什么有什么的权贵,权利当头,利益至上,为此无所不用其极,内心也和弱小平民百姓一样渴望信义英雄存在。在尔虞我诈,翻脸无情如翻书的生活中,他们更缺这个。他自己不信不讲信义,但渴望同阶层有人对他讲。贬斥水浒之类的英雄,只为维护统治。

    赵岳懂。

    给了猿人一次次机会,猿人却毫无接受悔改之意,赵岳本以为猿人刺客是个极度仇视社会,已经冷酷淡漠到丧失人性,且冥顽不灵死不悔改的家伙。

    他杀机起,倒拖朴刀,准备一刀拖斩此獠利索结束此事,赶紧继续赶路迎接后面极可能存在的王家挑战,现在见这家伙原来还信守着最后一道道德枷锁。还有救,就按了按杀心。

    “箭不是谁练过就能射好的。飞刀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玩溜的。”

    赵岳瞅着猿人倒握的尖刀,看透了猿人的盘算,嘲讽道:“除了箭术。其它任何事,我都有资格当你的祖师爷爷。你就别玩飞刀偷袭丢人现眼了。”

    猿人阴谋被拆穿,扭转乾坤的最后手段失效,这次真正失去了信心,只是被蒙面白布遮掩了脸色变化。眼里露出更逼人的凶光。但这不是斗志,只是绝望下困兽犹斗想玩命一搏。

    赵岳看得清楚,感知的明白,毒舌症发作,嘲弄道:“我站这不动,给你放刀机会,让你看看我有没有本事在你掷刀争取一点时间摘弓放箭前先杀掉你。”

    猿人正准备掷刀,听到这话,矫健的身子一颤,晶黄的眼睛瞪着赵岳满是惊骇。

    这小子莫非是能看穿人心的魔鬼?

    沧赵难道就是这么邪门?

    他心念电转。胆气已丧失无几,就听赵岳冷笑道:“看得出你喜欢玩猎杀者的游戏。巧了,我也喜欢。我给你最后一搏的机会,也问你最后一句话。”

    最后一问也是最后一次机会无疑。

    “什么?”

    猿人不自觉地追问了,随即大感羞愧。

    问这一句,无疑证明他怕了。潜意识想再获得一次生存机会。

    老子天不怕,地不怕,活着是受罪,死不过是解脱,早死早转世投胎。岂会怕死?

    他心里怒骂着,瞪眼努力振奋斗志。

    赵岳把他的眼神变幻都看透了,以轻蔑的语气道:“我家有比你厉害的神箭手,还不止一个。不缺你这样的箭手,不需要你当护卫打手。你把自己看得太高,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猿人眼中神色一黯,但随即闪烁着不信不服之色。

    宋人,除了我师傅,还有比我厉害的箭手?你少欺我打不过你将死。大话践踏打击我。

    他身体特异,小时被一游方异人相中,觉得是练箭奇才,带入深山教导。在荒芜人烟的地方成长生活久了,他变得不但是沉默寡言,根本就不爱说话。

    艺成回家后务农,固在乡野一地劳作求活命,没机会找听说的箭术高手比试,只自信第一。

    赵岳激起他的好胜好奇心,巧妙变相削弱了猿人反抗到底的死志,问出最后一问。

    “我只问你,你我有共同爱好。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玩猎杀者的游戏?”

    他的声音随后变得幽幽,“玩就玩大点才过瘾。比如猎杀王侯将相。”

    声音一低却阴冷无情,“比如猎杀皇帝。”

    猿人自负箭术,不肯向任何所谓的英雄豪杰绿林好汉低头,仇恨在心,发誓活着就要造反,更不肯屈身听从豪门权贵公子哥这类人的驱使,本能反抗纳降,张嘴就骂道:“休想。”

    却随即反应过来,呃了一声,两圆溜溜的眼睛瞪得更圆了,惊奇追问:“你,你说什么?”

    “不,我是问你,你说的猎杀皇帝是什么意思?”

    赵岳淡漠一笑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玩更刺激点,更惊世骇俗点。看你箭术能凑合起点作用,想拉你一起玩而已。”

    猿人闻言有点恼怒,但压下了怒火,阴沉沉问:“你不是在耍我?”

    “耍你?我不象你这么闲,有太多事需要做。你有什么值得我费脑子费时间的东西?”

    猿人一无钱,二无势,唯一擅长的箭术,赵家却有比他更高明的人存在,确实无可图的。

    他点点头道:“好,老子就和你结伙一起玩。但别怪俺没事先提醒你。你要是耍俺。最好现在就杀了俺。不然,俺只要有口气在,就和你不死不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