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仙王在都市〕〔氪金成仙〕〔最强上门女婿〕〔月光如水照心扉〕〔一场繁华一场梦〕〔我对你动了心〕〔原来我很爱你〕〔爱我你就抱抱我〕〔悠悠情不眠〕〔怪物乐园〕〔都市全能小仙医〕〔吞天帝尊〕〔姜小姐今天也不乖〕〔贞观贤王〕〔影后今天还没承认〕〔长生三千年陈落苏〕〔露西的试炼之旅〕〔总裁校花赖上我〕〔浮生如梦你如糖〕〔快穿:我只想种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84节心动就行动,下
    大宋的县治统治本质是很乏力的。

    征赋税要靠乡佬地主豪强。遇敌袭或贼变时,守县城也主要依靠征民壮。

    通常县里只有几十个衙役捕快。只有上县或地位重要的县才配备县尉带点县兵加强守卫。

    而华阴县既不属于上县,地理位置也不太重要,没有县兵。本县最厉害的二十多个捕快衙役都派去镇压驱赶李吉等人,却意外遭民变,全死在史家庄,县里的防御就变得太空虚,结果被李吉、矮丘乙郎一伙突袭了个正着。

    美滋滋等着再发财的知县和当值的主薄、押司、衙役当先被杀了个干净,抢了个干净……

    再次一举成功,李吉矮丘乙郎洗劫了县城,进一步充实了武器装备,他们的胆子越发大了,酒虽醒了,却既已犯下死罪,就不能走回头路老实再当顺民等着被官府捉拿杀头,索性就反了。

    他们骑着抢到的马,架抢到的马车拉着钱粮布匹……官太太当红娼/妓变成的压寨夫人,带着跟他们趁火打劫的地痞无赖汉,共数百人浩浩荡荡跑去了少华山。

    就到朱武、陈达他们当年弃置却没烧的山寨,凭着人多势众和弓箭武器优势杀了在此落脚的一伙蟊贼的骨干头目,强吞了这伙强盗,两股合一家就此当了逍遥法外的造反山贼。

    此时,大宋统治比陈达他们占山那个时期更加腐烂凶残贪鄙。华阴本就不是富裕发达地区。民生越发艰难困苦,百姓怨气冲天。李吉的疯狂大胆和一跃变得富有强势对此地民间触动很大。

    一时间,县城百姓趁机疯狂抢劫李吉他们没搜刮干净的官府店铺资财物品,搬回家自用。附近百姓胆大的或贫穷得实在难以维持生计的,纷纷闻风而动加入进去。

    那些光棍一条,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无牵无挂的地痞无赖或穷汉,在此次动乱中越发疯狂,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后,带着抢的好处跑去投靠了李吉他们入伙一同快活。

    新的少华山贼几天之间就壮大到上千人马。居然转眼就成了气候,严重威胁了本府安全。

    可惜,李吉等人并没有大本事,头脑也只是刁民的那点草根见识。既无高明发展策略,没有奋斗目标,也无组织原则纪律、军事常识和训练与应战手段,聚在一起,只是仗着人多势众和地利险要立足一方。每天只知胡吃海塞拼命享受当山大王的美妙,纯是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

    这等蟊贼犯下杀官破城大案,惊动本府,立即遭遇本府官兵围剿镇压,一战即败。

    李吉刁滑,倒是在极度膨胀快活中尚能做到自己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大本事,只恐侥幸到手的金银财宝不能尽情享用就被官府剿灭了,也是穷怕了,对钱财看得极重,抢掠当日就别有心思提早把贵重钱财单独打包掩藏秘处。就准备着万一山寨不保好及时卷财逃跑。

    不想这一天来得这么快,他的准备显得是多么明智。

    这厮在双方混战乱杀得红眼昏蒙时,趁无人注意,和提前打过招呼的处得最紧密的那些伙伴,包括最亲近最听他话的矮丘乙郎共二三十人,悄悄逃离战场,带着钱财潜逃了再选地逍遥。

    他想得美好而容易,可成了山贼首恶,和这些骨干被官府画影涂形通缉,无法在家乡立足。只得继续逃离,到处乱窜,一路颠簸,被搜捕。被黑店坑,被强盗山贼算计打劫……坎坷折磨打击不断,骨干纷纷落网或在暗算与战斗中死去,二人最后感觉走投无路,乱窜避祸到柴进这。

    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宋江刚到不几日。才在柴府站稳脚跟,李吉和矮丘乙郎就恰好到了。

    王四和他们是同乡,这一世也无仇无怨,又本是同类人,这一相见即投缘,就势成了一伙。

    杨适、刘无忌二人却原本是东京破落富户子弟,仗着年少时父母健在家底在,学得些武艺和知识,在东京当了花胳膊无赖汉,专门追捧纨绔子弟当伴当跟班,又不甘过得下贱寂寞,看道士吃香,衙内们喜欢道士跟班,又追捧得势的道士做小道士学道,总之希望能走捷径攀权贵得官途,再过人上人的生活,却在青楼和人争风吃醋,失手杀了人,也跑到柴府避祸。

    这几人都是无名之辈,凭自身本事混不成气候。

    宋江心中没把本事不大的李吉、矮丘乙郎、杨适、刘无忌等或负罪猎户或犯事京痞当回事,但以他的行事作风和奋斗目标,自然不会露出马脚,有用,照样待之亲厚,哄得众人死心塌地。

    薛亨、张宣赞、刘复三人却是不同。

    他们原本是山东州府的低级军官,却是赵岳领导强盗军闹山东时无意中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放出了潜藏人心的各种罪恶念头,引发了被强盗军攻破的各州府城的动乱,导致当地那些被没收装备的驻军恶念崩发也趁机杀人放火抢劫,当地居民也趁机有仇的报仇,想钱的也抢。

    薛亨、张宣赞、刘复三人就是趁机做恶的军官中干得最狠最欢的,无意之中风头也搞大发了,等明白过来想收手灭迹潜踪已是太晚了,后悔莫及却无法弥补,更不能回头继续走军路当军官,等着新官上任查清动乱问罪处死。他们只能带着抢到的好处,和几个军中兄弟逃之夭夭。

    这三位都是识文断字又武艺不凡的,现在年轻莽撞,混得不堪而籍籍无名,历史上却是史上有记载的很有名的人物。三人都是金灭北宋后,原宋臣刘豫在北方所立伪齐国的大将,个个能征惯战,威风横行一时。这一世的命运却是被赵岳的小翅膀煽呀扇的脱离了轨迹走另一条路。

    但无论怎样,有潜力的人才就是非寻常人能比的,一有机会就会显出与众不同的风采。

    宋江最善识人拉拢人,看透三人品行,心知不可依赖但可大利用,对三人自然高看一眼。

    一席落难好汉吃喝玩乐的欢快。但酒至半酣,宋江突然停杯落泪,唏嘘不已。

    孔厚和宋江事业经历相似,脾气相投,志同道合,走得最近,知心,有共谋,配合默契地故意惊问:“兄弟们欢聚一堂,话江湖趣事,议文论武,好不畅快,公明哥哥何故突生悲泣?”

    宋江擦擦眼泪,不好意思地努力一笑道:“却是宋江不好,为私情扰了众兄弟们的雅兴。”

    踢杀羊张保本是蓟州军痞,混社会的,最是擅长见风使舵钻缝谋利。

    他瞧出点眉目,知道宋江和孔厚这两位有钱的仗义大哥只怕是有预谋,今日在此有话要说,又想起宋江以前流露过的一些想法,心中越发有数,接声凑趣道:“公明哥哥说得哪里话来?”

    “我们大家都是落难不得志的好汉,虽为异姓,却有缘千里来相会,有幸在此结识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酒一起喝,有银子一起花的义气兄弟。哥哥仗义,你的事就是咱们大伙的事。哥哥悲伤,众兄弟们也会难过。大伙儿同心一志,哥哥没了喝酒兴致,又有何可怪罪的?”

    这厮这几个月来跟着有知识的宋江、孔厚混,原本就刁滑的口才如今更能说得添了点文雅。

    洪教头这半年来被宋江仗义疏财慷慨知心的手段拉拢得贴心贴意,心里已尊宋江为大哥,知其心志,也被开了眼界和野心,困在柴家庄只能充当护院打手没前途没目标,混腻味了,目光也不再象以往那样只局限在柴府那点好处,随着本领日高,野心日大,极想凭一身本领搏取富贵荣华,更有心追随仗义又有方略权谋的宋江,只恨不能早日离开柴家庄找宝地起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