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间苍凉爱不淡忘〕〔贺景辰温晴〕〔最难不过说爱你〕〔顾卿卿傅天行〕〔麻辣女同事〕〔我要的是你爱我〕〔都市之最强仙帝〕〔她来运转〕〔总裁的天价穷妻〕〔海贼之吞噬果实〕〔我的收入可以翻倍〕〔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兵雄风云〕〔一颗柔心两目温情〕〔重生地球仙尊〕〔神针侠医〕〔武心潜龙〕〔帝少追缉令,天才〕〔最佳娱乐时代〕〔韩三千苏迎夏全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96节强中更有强中手,上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阅读。

    自有胆大不服的军痞受不了这份罪,想玩法不责众煽动集体对抗这老一套最有效顶抵上官的手段,却被共谋者求赏出卖,当众砍了脑袋,论重罪公文发送他老家,连他家人也受到牵累。

    孙傅从未见过战争,没经历过军武,只是纸上谈兵的赵括,为练兵把自己当将,按兵书写的教条以身作则,遵守为将之道,军井未汲,将不言渴;军食未熟,将不言饥;军火未然,将不言寒;军幕未施,将不言困。夏不操扇,雨不张盖,与众同也。等等。却不知练精兵至少还要有物质配合。

    淄州禁军训练是刻苦了,军中弊病却照样进行。上官照旧克扣军饷虐待将士,作威作福。艰苦训练,身体消耗大。军中饮食营养却跟不上。官兵被折腾得疲惫不堪,苦不堪言,对知州和军官心怀怨恨,表面士气昂扬,骨子里士气低糜,但艰苦训练也确实削减了京军的浮华,磨练了意志提升了战斗力,有了点铁血强军样子,见到效果。

    孙傅强化训练军队半年,觉得精兵已初成,该用兵剿匪见见血彻底脱胎换骨了。他不畏艰险亲自出马,也做武将打扮,顶盔贯甲带队杀来蛇角岭,就有了今日赵岳眼前的这一战。

    这场正邪之战实质是官兵对官兵。

    蛇角岭兵贼的绝大部分武器装备抢的是朝廷填充淄州武器库的,和官兵的装备没有多少区别。双方以互骂威胁开场,都是横惯了的军痞凶野军人,京城来的禁军瞧不上地方兵,地方兵也瞧不起京城的花架子兵,互不服气,都被对手的嚣张激得怒火中烧,很快放弃斗嘴开始冲锋交战,都习惯地按正规军作战习惯,先以弓弩远程射击阻挡对手冲锋速度,打击对手冲杀气势。都有差不多的防御手段,箭雨下各有倒霉者死伤,冲过百米间距,很快兵对兵。将对将厮杀。

    孙傅身为官兵总指挥,骑高头大马也握把剑,实际不会厮杀只是由护卫保护着在后方督战。

    他通过半年练兵,也了解到军队本质,清楚军队也和官吏一样无利不起早。要想让部下肯勇猛作战,就得拿出能让军队心动的足够好处。可淄州刚经历过强盗军打劫,缺乏奖赏用钱财。

    他在战前动员中没有喊太多空话和大义口号,只描绘了蛇角岭贼寇抢了州城和许多地主豪强家的钱财,说贼窝中金银财宝堆积如山,此次若将士肯用命,灭了贼寇,战利品全部按军功分配给将士们,决不食言。

    淄州军经过半年艰苦训练折磨,心中怨恨孙傅。但接触这么久,也认识到孙傅这个长官是个说到做到,不贪肯吃苦,真想做事也敢担当的官,对孙傅的承诺比较信服,有战斗动力。

    蛇角岭有五千多兵马,实际出战者四千,剩下的留下把守山寨。淄州官兵来的将士也差不多是五千,扣除后勤辎重队和后备攻击队,实际上场的也是四千左右。

    双方兵力相当。

    官兵一个个身高体壮。相貌不说堂堂也起码是威武不凡,身为来自京城的禁军,自觉高人一等,个个自我感觉良好。加上经过艰苦训练,感觉自己已今非昔比,确实有了战场厮杀的真本事,心态更加骄狂高傲,根本没把整体比他们矮小瘦弱的地方叛军贼寇放在眼里。

    叛军则没把在京城花花世界泡软身体泡滑了斗志,顶着禁军名头只是瞎混的京军当盘菜。

    双方。一个打着为国为民正义旗号,为杀敌立功,抢夺贼寇钱财,争取升官发财而发狠。一个是背负恶贼之名不容于大宋的群体,退无可退,为保住生存地和抢到的好处而玩命厮杀。

    都有战斗动力和士气,这场战斗打得惨烈,总算展示了些军人本就该有的血性和战场壮烈。

    随着时间延伸,厮杀程度加深,双方的阵型不久打散,兵力搅做一团,陷入单对单混战。

    双方兵力相当,战士武艺都是军中格式化训练的那一套,难说高下,但打仗主要是力气活,身体素质强的原京军自然占优势,但拼死作战意志却比不了如狗入穷巷做困兽犹斗的叛军。

    兵对兵一时打得旗鼓相当。

    斗将却是官军方优势越来越明显。

    主将兵马都监邱德并未上场,他陪守着知州大人观战并指挥。三缺德中的副将李大奎、莫大成负责带队厮杀。二将有真本事,在知州的威逼重压下也不得不奋勇当先表现一下,所率参战将官也多,包括指挥使弁偏将有数十人。

    而蛇角岭贼目首脑有十三太保,实际出战的只是十一个。老二狐狼王俊、老十二三头龟江洵留守山寨,防止官兵耍诈分兵偷袭了老窝。

    这些太保能从军中脱颖而出,能在强盗军破城的灾难混乱中露出号召力聚起乱军,并且能带叛军从官兵追杀围剿中杀出条活路,自然都是有些真本事的,个个有战斗力。

    可部下头目的战斗力就不行了。

    原州府那些有地位能打的那些中高级军官不是死在强盗军的屠刀下,就是死在对贪鄙上官怀恨在心趁乱报复的部下,和抢掠中发生利益冲突的乱军刀下。

    以兵头充的将佐,和官兵的真正将官较量生死,结果不言自明。

    况且,叛军最大弱势在缺乏军马。

    强盗军破城抢掠时,把军马全部带走了。叛军没处弄马,绝大部分头目只能步战。

    大宋用农民马户养的马充的战马,虽然无法和草原饲养奔跑出来的真正战马相比,和辽夏骑兵一比一个败。但那也是马,训练好了,官将骑乘着照样能在乱军中横冲直撞虐杀步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