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嫁胭脂碎〕〔绝品校花保镖〕〔重生80医世学霸女〕〔鲜妻撩人:寒少放〕〔她有一间时空小屋〕〔爱的纠结方程〕〔世蹉跎兮自逍遥〕〔丁毅〕〔位面仙踪〕〔1627崛起南海〕〔快穿之替你如愿〕〔三国未来道路〕〔我为天帝召唤群雄〕〔巫女的契约魔法师〕〔灵气时代的刺客〕〔赘婿震武林〕〔书生成圣〕〔雪狼出击〕〔胜天传奇〕〔天地战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07节爱国皇商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阅读。

    事实上,段景柱了解的并不准确全面。

    燕京崔家是在燕地生活了几十年积累起财富后,在几十年前就把大本营秘密安置在燕山深处藏匿钱财,留下退路,以防不测,但真正加强山寨实力是在沧州本支全部覆灭之后。

    这只本支消失得太突然太奇怪了。

    直到现在,燕京本支也没搞明白他们到底是怎么毁灭的,家族积累千年的财富到底落在了谁的手中。

    他们第一怀疑对象恰恰是他们正依靠并为之出力的辽军。

    他们觉得应该是当年沧州本支贪图沧赵的生产技术和财富挑动辽军去铲除沧赵,借刀杀人夺取利益,结果无意中却挑起辽军的贪婪之心,辽军借入秋南下‘打草谷’之机,趁沧州本支不备,一举把本支消灭并抢走了财富。

    那只执行任务的辽军是精锐部队,直属燕王,全军覆没在沧州的丢人消息被燕王特意掩盖,不是崔家这种异族又在军中没有高位人物的家族能获知具体准确情况的。

    崔家听说了沧州官府宣扬的打败入寇辽军,察觉并顺势清除隐藏沧州的通辽奸贼崔家这一说,但他们对前者说法嗤之以鼻。

    沧州军能打败契丹精锐铁甲军上千人,那是扯蛋。

    能一举把隐藏得极深势力很大的沧州本支连根拔除,没让一个人,哪怕是没人注意的奴仆逃走,这样的凶狠高效手段,也不是腐烂行动不周密而迟缓的废物沧州官府和军队能做到的。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可能。

    说不定沧州官府和军队在金钱财富刺激下就突然奋发高效有为了呢?

    至于得了沧州本支的城堡和大片土地的沧赵家族,面上看是得利最大的赢家,但燕京崔家并不认为沧赵有能力在这件大事上做得这么干净利落。

    沧赵也就是靠奇淫技巧发了财,有能力花钱收购沧崔本支遗留下来的固定家产而已。

    但,这不意味着燕京崔家不仇恨沧赵。

    事由沧赵而起。辽国燕王杀人吞并了崔家财富老根,崔家就算明知如此,也无法直接报复燕王。沧州官府,那个得了除奸大功的知府已经死了。那个潘家子弟将军前年也找机会弄死在大宋东京。剩下的祸根沧赵还在并且越混越威风。这让崔家愤恨,一定要狠狠报复,好好发泄一下仇恨。

    大年夜刺杀赵公廉就是这么来的。

    让燕京崔家最吸取教训的是,他们进一步深刻意识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老话的正确与深刻。

    崔家是汉人,再怎么效忠与努力,也始终无法融入契丹统治阶级上层,被出卖屠杀时,契丹人会毫不犹豫与手软地杀光他们。夺取眼红的财富。

    异族不值得真效忠,相互利用是准则。这个新信念作为家族传承法则,得坚定不移传承下去。

    他们相信是燕王私夺独吞了他们家族的根基财富。

    这个仇也要报,只是困于现实,得严谨委婉隐秘进行。

    为此,燕京崔家本支开始在燕山山寨汇聚好比正规军的武力,扮马贼强盗四处抢掠客商富户,拼命夺取财富,以弥补沧州本支造成的巨大损失,同时损害燕王统治利益。发泄仇恨,顺便养起一支在危难时能有力保障崔家的武装力量。

    金军崛起后,崔家有心报复背叛燕王,想玩老一套家族生存壮大与传承法则,从两国争端中取利,家族生意中本就有和女真打交道的底子和便利条件,积极秘密联络金军,把各种金军急需要的物资运去换取暴利,同时卖好金军。

    在金军显示了强大战斗力,庞大强横的契丹居然象衰弱没牙的老虎一样收拾不了小小金国。军队众多反被一次次打得狼狈不堪,只怕会走向覆灭。金国必然雄起,只怕是不久以后依靠的新主子,崔家跟得越发紧了。更加支持。

    燕山这只武装力量除了保卫崔家财富和不需要经常露面的家族成员,以及抢掠外,又多了个以护卫行商名义押运物资、出卖燕京情报,努力资助讨好金军的任务。

    东方世界从来不缺汉奸卖国贼。

    象崔家这样的,当年本是旁支,却依仗本支人丁兴旺。趁唐末战乱高大上的嫡宗人丁在战争和政治混乱中损失巨大单薄无力时,以阴谋诡计害死嫡支家主和在家的所有男丁,包括年幼什么也不懂的孩子也清除干净,霸占了嫡支的庞大家产,并按早勾结预谋好的迅速出售干净固定产业,卷财潜逃异地隐姓埋名十几年,还不断用各种手段铲除嫡系男丁,直到时过境迁无人再追究当年责任,这才转移到新地方,开始恢复本姓,自称是山东正宗嫡系。

    在以后的岁月了,他们信奉无毒不丈夫阴毒有利祖训,出卖国家民族利益尝到巨大甜头早上瘾了,碰到机会岂肯放过。

    段景柱道:“我和弟兄们摸到这情况,本想去剿灭了这处山寨,却发现想以心不齐重利尤重过义气的部下马贼去打上千对手不现实。光是那险恶坚固的关卡,我们就算用人命堆,死光了也破不了。那地和二龙山相似。上山一条路。”

    “另外,我们也怕做不好这事,反惹得崔家注意警惕起来,增加了剿灭的难度。就等公子来拿出好主意。”

    其实段景柱说这些话之前,赵岳就有了计较。

    他没急着说破,只道:“这事不难。你们不要再费心多想。到时候能控制好部下,与我配合默契就能达成战果。”

    欢聚一堂,歇息一夜,第二天由段景柱引路继续早早赶路。

    当天下午,众人在空荡荡的路上正策马奔驰间,天上巡航的两只海东青突然飞了回来。

    武能、徐谨向天一瞅海东青扇动翅膀飞行的特定姿势,顿时领悟道:“公子,前方数里外有北去的数百骑兵。”

    说着双双向海东青招招手。

    两只海东青立即飞下来,落在主人的肩膀上,享受了侦察立功,主人奖赏的鲜美肉条。

    鸟终究不是人,智商有限,再神骏训练再好。也不能把情况回报得详细清楚。用鹞鹰侦察预警,只能大体知道敌人的方位和动向,至于到底是什么人,有多少。没那个能力表达。

    众人勒马停下。

    赵岳解开帽子露出耳朵静心倾听了一会儿道:“是北上的。有车有马,可能是大型商队,应该是二三百骑。行进不快。这一带是荒野山丘,利于隐蔽。我们靠近些,看看是干什么的。”

    众人都是杀出来的豪勇胆大汉子。没人害怕几百骑兵,跟着赵岳向前追去。

    快马追了段距离,越来越接近目标,为防止对方听到急促沉重的马蹄声有所警觉戒备,赵岳打手势让大家放缓马速慢慢跟上。

    对方有马车拖累,在雪地上行进确实不快。缓马也很快摸近。再靠近些,即使马慢慢走,前面若有耳朵灵的也能察觉后面有人。赵岳示意大家暂停。他跳下马,独自迅速潜近观察。

    终于看到人踪,放眼一瞧。赵岳不禁就是一愣。

    眼前的情景好奇怪。

    前面一溜有十几辆马车正在慢慢前行,都是最早有沧赵发明制造出来的那种宽大结实的厢式人货两用大马车,栽货载重量大,不惧风雨严寒,深受商人和运输业欢迎,风靡大宋十几年,传到辽国,燕地也不是没有,在这看到不稀奇。但赶车的都是说大宋河南一带汉话的汉子,和护卫在侧的二十左右个武装汉子。穿着打扮也都是宋国普通人模样。显然他们来自大宋。

    奇怪的是,这只貌似大宋商队的车队,左右两侧紧紧护卫的却是约模二百辽国骑兵,显然全部是精锐铁骑。前后各有两位皮装精贵盔甲鲜亮的将领押阵。而马车除了最末一辆外,装载量这么大的一辆辆马车却都是单马牵拉,看驽马步伐轻松,前进轻快,显然拉的东西并不沉重。

    动用这么多辆大车,拉并不重的东西。还护卫的这么郑重严实,车里到底是什么?

    莫非是叛逃辽国的大宋某位贵人和同行的家眷行礼?

    就算是。

    什么样的大宋贵人当得起驴死不倒架的傲慢辽人如此隆重对待?

    赵岳正纳闷,就听最前方马车中有人说话了。

    “莫离将军,咱们离燕京还有多远呐?”

    此人一口正宗大宋京都腔,短短一句问话说得拿腔拿调的,最末的呐字还拖着音,流露着轻佻傲慢的浓重官味。

    被问的车右侧辽将,皮装盔甲最精贵,战马最是雄壮神骏,是此行辽军的主将,正是燕王府首将莫离横野。

    身为深具优越感的契丹人,他对宋人鄙视骄横惯了,又本领高强,是王府重将,燕王耶律淳的心腹首脑,心更高气更傲,几时听过宋人敢这么傲慢的对他问话,一听车内人那腔调心中顿时火起,却限于任务和问话者的特殊身份不便发作,心里暗骂:“贱婢狗才也敢轻狂?”

    他不屑地瞅瞅货车窗露出的那张保养得极好的胖脸,脸上皮笑肉不笑道:“赵管家,咱们离燕京还有近百里路。”

    看到赵管家高级大老爷一样装模作样傲慢微点头,莫离横野倍感羞辱,心中怒火更盛,心中也越发不耻不屑:“结伙倒卖镇国利器神臂弩,卖国求利到你们这种丧心病狂程度,不知羞耻,反以此为把柄当荣誉优越感?呸!”

    “还说什么小小野人金国仗着凶野刁顽,不知天数,不识顺逆,嚣张挑战大辽,罪该万死。宋辽是兄弟友好邻邦。作为讲信义的兄弟国,大辽有麻烦,大宋有义气有义务帮助大辽教训不知死活的小金,帮兄弟国就是帮大宋,卖神臂弩给燕王就是爱大宋。俺再呸!”

    “真不知你们这些宋国官僚整天孔子曰孟子云的儒学大义节操都学到哪去了。”

    “你们宋国是比我大辽国富裕,但有你们这些无耻懦弱废物当家作主,宋国江山财富早晚得归了俺们骁勇善战的契丹天狼子孙。”

    赵管家在大宋东京生活,没出过国被欺压,凭主子的身份地位整天被人奉承顺着,自我感觉良好,此次负重任,借着燕王对货的重视自抬身份,拿大在辽地也摆一把身份的优越感和骄横谱,也傲慢惯了,不遇凶威教训挫折,傲慢言行就收敛不住,他也没卖国求荣的羞耻觉悟。

    莫离横野忍不住又说:“本将知道天寒地冻赶路,食宿也不便,是苦了点,你们宋人太娇弱不堪,受不了。但北方气候条件如此,没办法。你再忍忍。此次你家汝南王对我家狼主心如此诚,功劳如此大,等你到的燕京,必得管家好生招待。”

    他说这些话,意思和语气中的轻蔑和打脸意味都表露无遗。

    莫离横野心里话:你嚣张什么?

    你家王爷主子在我主面前也只是低声下气讨好求利的奴婢样货色,你这个下贱奴婢头子又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本将耍威风摆谱?

    你再嚣张,你家主子对我主功劳再大,接待你的充其量也只到王府管家级别,我大辽稍有点身份的官员都不会有出面接待的。我家狼主何等尊贵身份?只怕根本不稀得见你一面看你一眼。

    只要该给的货款不少你家主子的。你家主子就绝不会不满意,还会想方设法继续倒卖更多宋国机密利器求横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