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偷问道〕〔异世之神帝修炼系〕〔大佬的复苏之路〕〔娘子别动手〕〔一寸山河〕〔九阙朝凰之第一女〕〔重生狂妻,慕少花〕〔极品赘婿〕〔灵界战雄〕〔余生只钟意你〕〔重生七零神医小甜〕〔快穿之我想重新穿〕〔蛊女有毒〕〔独宠一人,谋定天〕〔梦幻古今之宝戒奇〕〔最后的浮幽之灵〕〔至尊特工〕〔齐天册〕〔纪元重启录〕〔都市绝狂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09节偷袭,赌命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阅读。

    段景柱所说的偷袭好地方并非是易守难攻那样多么理想。

    这里最理想的是沿着官道左右前后都至少七八里没有村庄,利于掩藏厮杀。因为这是一片树林荒野丘陵地带,高度低,坡度平缓,但面积断断续续确实很大,放眼四看都望不到边。

    丘陵上原本长着很多大树,粗的有合抱,被周围的村庄盖房子砍柴等乱砍乱伐,如今在赵岳一行能看到的地方,只剩下一根根低矮的树桩,在小腿粗以下的稀疏树木和茂密荆棘中沉寂。

    赵岳一行埋伏地是在官道东侧。

    这一片山坡能隐藏身形不被官道上骑马看到的地方离道有三十多米,在手弩射击距离内。

    官道西侧是一片由结冰河流和荒野组成的山沟。

    沟向西延伸数百米,连上西边的丘陵树林。道基侧的沟,水面结冰,被风吹的积雪掩埋,根据旁边的冰面高度推测,道和沟形成的高度差很多地方只怕至少在两三米。

    这个沟河是最让赵岳满意的地方。

    有了它就有效阻碍了骑兵从西侧逃走或向附近契丹人村镇报信求援。

    辽军若败,只能沿官道向前或向后逃。这大大有利于人太少的赵岳一行阻截。以辽燕王府精锐铁骑的猖狂自负个性和此次押运任务重大到不可失败,肯定会第一选择向东坡进攻。

    伏在雪地上,看到大宋安庆王府的车队在二十左右个护卫赵总管的保镖和二百多燕王铁骑左右护送下,在并不狭窄的官道上南北伸展有四百米,浩浩荡荡而来,连赵岳也不禁紧张起来。

    人太少了,包括他在内也仅仅只有十个人,八架手弩。

    此次北上,他一如既往没带手弩,只带了几十枚和钉子差不多的飞锥。

    三星镖用于对付不着盔甲的江湖绿林人物好使,穿破铁甲杀伤人的威力就差了。为防备万一遭遇辽铁甲军攻击。为提高远程攻击力和群杀力,赵岳就改用携带更方便隐蔽的锥形暗器。

    这种暗器,赵岳一手一次发射,最多能用五枚分散准确杀伤敌人。

    万俟大年也没带手弩。

    他不熟悉沧赵制造的这种武器。更喜欢用他最擅长的弓箭,攻击距离也比手弩远不少。但只带了二十几支箭,藏在一皮卷中。

    弩少。弩箭也不多。

    王念经、段景柱两方都每人只带了两盒共二十支弩箭。

    两方都没想过在路上打仗的。

    带着弩,配备这点弩箭,只是以防万一。在冲破包围甩掉敌人时好用。

    为了让手弩打击范围能涵盖整只车队,这点人只能在山坡上每隔三四十米埋伏一人。

    万俟大年排在最北边。

    赵岳要利用万俟大年的出色箭术,争取在第一时间射杀掉领头的两员辽军带队大将,尤其是那个叫莫离的象北极熊一样粗壮的辽将,让辽军前部失去指挥,己方也少两位强大对手。也要射杀掉前几辆马车的车夫,让这几辆马车停下来阻断后面的通路。避免其驾车突破逃走。

    赵岳自己排在北面第二位。

    他给自己定的任务是杀掉万俟大年失手没射杀掉的辽将,抢下主将莫离马上挂的那个牛角号,阻止其吹号指挥和向远方示警求援,并负责停住头辆马车阻断去路。由北向南沿路截杀马车西侧的上百敌人。

    这个任务无疑艰巨而极度危险。

    但没办法。

    人太少。这几个人中也只有他敢试一试单人阻杀上百敌人,力争达到目的。

    武能、徐谨两腿脚快的用剑好手依次排在赵岳南面。

    他们二人负责以手弩攻击前部敌人,必要时支援赵岳阻断马车突围逃跑。

    段景柱等五人排在中间。

    王念经伏在最南面。

    他久在赵岳身边,这些年苦练武艺,自身也有习武潜力,本事提升不小,是武力仅次于赵岳的好手,人聪明狡诈,眼力尖活,负责击杀押尾二将。必要时冲下去阻断敌人退路,也可在敌人冲上来时,配合武能徐谨左右支援段景柱一伙。

    赵岳知道段景柱生性凶野骠悍,体格也强壮矫健。刀法箭法这些年苦练出来了,战斗力不弱,但实在不了解钱缸,牛进宝,金来顺,马得财四将的本事到底怎么样。必须得为四将考虑一下安全。

    车队越走越近。赵岳的神经也越绷越紧。

    燕王府精锐铁骑必定不是吃素的。你看他们个个马上插着强弓挂着箭壶。必定是多力擅射的,其中不少人腰挂弯刀,马上却横担着狼牙棒之类的重武器,可知其悍猛骁勇。

    这批神臂弩对沧赵北军的威胁太大,一定不能让它囫囵落入辽军之手。

    只是以这么少的人强行偷袭,想达到目的,这必定是一场玩命的惊险争斗。

    赵岳有一瞬间犹豫了。

    他不想看到王念经、段景柱他们战死在此地,想放弃此次偷袭。但放眼看到的每一个部下虽然神情露出紧张亢奋,回视他的眼神却无一人胆怯退缩,他又把犹豫到嘴边的话硬咽了回去。

    既然都敢战,都愿意牺牲,那就殊死搏斗,赌一把命运吧。看看老天到底是善是恶,到底站哪边。

    赵岳横下心,双目盯着车队,双手捏紧了飞锥,眼神变得冷酷镇定。

    此处离燕京城不到百里,辽军快马半天就能赶到。

    自从海盗军把燕地汉人连带夹杂其间的契丹人大批抢掠走,空出一片片无人区。燕王耶律淳为了加强燕京地区统治安全,防止辽属汉人勾结海盗作乱,干脆把燕京附近的汉人迁走填补空白区继续耕种,倒出来的村镇让南迁的契丹人居住。

    如今,燕京地区除了辽国汉人官僚家族和汉人奴婢奴隶,已经没有其他汉人了。这里附近的村镇都是上马提刀就能骑战的契丹人。

    因为这种种客观条件,燕王府第一将莫离横野和部下根本不怕有大股胆大包天的马贼来抢掠车队。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有人只凭十个八个人就敢打这批货的主意,在此地埋伏偷袭他们。

    他们正悠然自得随战马自如起伏行进间,突然一阵轻微的机括声响起。

    八架手弩齐开火。弩箭从东侧山丘上射出,劲力强劲,攻击距离又不远。嗖嗖声中,八位辽军毫无防备,即使着厚厚的皮衣,又有坚硬的铁甲在身。也应声几乎不分先后中箭落马。

    因二百多敌骑随仅仅十几辆马车而相邻间拉开了距离,赵岳双手飞扬,也只能射出四只飞锥分杀四敌。

    万俟大年使强弓,不能象使弩那样提前拉弓上弦长时间保持射击姿势,敌人太多。必须保持有长时间持续攻击的体力,拉弓时也有清晰的吱吱响动,会让精于此道的辽军听到而警觉,损坏了偷袭效果,所以只能在弩箭发射时拉弓。他的攻击比其他人稍晚了一步。

    他有野兽般的反应速度,卧着开弓箭是强项。弩箭一响,他就紧跟着瞬间完成了拉弓射击任务。

    他的首要攻击目标莫离横野不愧是燕王府第一将,耳聪目明,战斗经验丰富,即使疏忽大意中也应变奇速。听到偷袭声本能向马背西侧迅速一俯,在这么近的袭击距离、几分之一秒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避开了万俟大年有心必中的后心一箭。

    但也没能完全避开。

    利箭穿透莫离横野披的华贵貂皮大衣和精良坚厚铁甲,插在他右肩胛骨上。

    这厮甚是凶悍骁勇,只痛得一咧嘴,却已把马上挂的骑盾摘在手中护住右后侧。左手所持横担在马上的沉重狼牙棒已单手举起,并同时用双腿控马调转马头对着东面山坡策马冲锋,根本不管肩胛上的箭引起他微一动就有难忍的剧痛。

    万俟大年看到这一幕,不禁赞叹此将的凶猛和强大的战斗技能。

    尽管刚才那一箭是在埋伏时才刚染上毒液的毒箭,莫离横野只要中了此箭,在这荒野之地无法及时救治。必死无疑,却不是见血封喉那种一中即死的奇毒。万俟大年眼见莫离横野骑高头大马如凶神恶煞般冲来,这个并不陡峭的山坡即使有冰雪覆盖发滑也未必能阻挡神骏战马冲上来,他还是转瞬又是一箭射去。加大这凶悍敌将的伤势,助其早毒死。

    骑盾不是步兵用的那种近人高的巨盾,小而轻便,方便在纵马冲锋时灵活阻挡箭雨,主要保护胸腹或头部要害。

    莫离横野低着头,以骑盾勉强护得上半身周全。却护不得双腿,被盾挡着,眼线不明,这么短的距离也避不开挡不住箭,只能凭经验判断又被箭手偷袭,刚一调整防范就感觉右大腿被射中。

    这一箭深入骨头,差点儿穿透大腿,痛不可当。而肩胛伤此刻却发麻感觉不到疼痛了。

    毒箭?!

    莫离横野惊怒交加,凶野疯狂的心不禁一沉,却高叫一声:“韩常,速带车队离开。”

    吼声中不管不顾,继续策马猛冲山坡。

    他判断偷袭者人不多,铁了心了,就是死也要冲上去杀掉偷袭者赔命,阻挠和破坏掉偷袭,让车队顺利离开此处伏击地,完成此次押运重任,不负燕王这些年对他的厚爱与所托。

    万俟大年却不再管莫离横野冲杀,按赵岳定的任务,转瞬一箭把头辆马车的车夫射死。想射死车队西侧的那员莫离横野称呼为韩常的年轻辽将却是不可能。

    这种货车车轮宽厚结实高大,泥泞中也能较轻松赶路,不容易被陷住,也不容易被道路不平挡住,厢体也是既长又高,车体能把骑马者连马带人都遮挡住。

    而小将韩常在偷袭开始时就掩在马车厢后,也不知他是警惕性高,看到这一带地形,为防备东坡上有人以弓箭偷袭,就一直隐藏在车厢那,还是为了表示对主将的尊重,主动拉后马位,不和主将并驾齐驱。总之一开始就幸运躲过了毒箭刺杀。

    万俟大年即使在山坡上居高临下,也只能看到小将帽子上的两根雉鸡翎在风中摆动。他立即把目标移到后面的几个车夫,娴熟无比地从箭囊中一手夹出四枝箭,一支支连续迅速射出。

    四个惊慌失措的车夫都是头部中箭,纷纷栽倒在车辕上。

    万俟大年基本完成预定任务,不理护卫赵管家的那些惊慌宋人保镖,把目标对准辽铁甲军迅猛射击。

    他不通军武也明白,这些着坚硬保护壳的军人才是最难对付的敌人,能早射死一个是一个。

    赵岳的飞锥目标也不理睬宋人保镖,双手飞扬,一对对飞锥射出,专门射杀辽军。

    以他强劲的能力,发出的飞锥好似射出的子弹,五六十米范围内的辽军没有能逃脱伤亡的。

    讲故事,说起来麻烦。这些事其实都是发生在几转眼间的。

    赵岳瞥见莫离横野已持盾举狼牙棒怒吼着策马疯狂冲到山坡大半,岂会让此獠逞凶威威胁到万俟大年的安全破坏了偷袭布局。

    他纵身而起,从山坡上迎着莫离横野跳过去。

    莫离横野在盾牌遮挡下一眼瞥见山上有人居然赤手空拳凌空扑击他,不禁狞笑着喝声找死,猛挥狼牙棒恶狠狠砸向赵岳,却惊骇看到半空中的此人手中猛然射出一道银光。

    一只飞锥从盾牌上方与脸间形成的巴掌宽缝隙钻入莫离横野的眼睛,直深透入脑。

    莫离横野再凶悍勇猛,再本领高强也没有用武之地了。

    可怜燕王府第一悍将一个照面就栽下马死了,致死,脸上还保持着凶残的狞笑,证明他死得太快太出乎他意料,连转换情绪都来不及。

    解决了最有威胁力的莫离横野,赵岳双脚稳稳踏在莫离横野的宝马背上,顺势下蹲,手上攻击不断,飞锥如电,把那几个忙着用暗器对付他的宋人保镖射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