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幸运古神事务所〕〔星际之星海无尽〕〔重生甜妻,超可爱〕〔逆流人生〕〔乡间轻曲〕〔帝国老公狠狠爱〕〔邪王宠妻:废材嫡〕〔天芳〕〔网游之最强法王〕〔再见亦是爱你〕〔逍遥兵王〕〔万古灵神〕〔重生之易帝传说〕〔褚先生你老婆要离〕〔十九重帝狱〕〔都市绝品神医〕〔变身非常大小姐〕〔狂帝的一品魔妃〕〔亲爱的盛医生〕〔极品全能学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10节偷袭,赌命2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阅读。

    赵岳看得出这些保镖不是军武中人,也不是大宋官员,都是民间卑贱武夫。

    身为宋人,没有身在官场形成的责任义务,和安庆王府只是雇佣关系,明知自己押运的是出卖本国根本利益,严重威胁本国安全的大杀器,明知自己保护的是个背叛国家民族的无耻汉奸,却不辞劳苦,甘冒风寒生命危险,几千里跋山涉水辛苦来到敌对辽国,在这个生死关头还不知死活坚定不移保护这个区区王府走狗奴婢管家,赵岳很清楚,这些人为的是什么。

    他们的付出、选择和眼前表现的勇敢忠心和眼前的争斗立场有关,但这不是动力根本。

    重点是这些人为了获得完成此次任务王府承诺的丰厚金钱赏赐,更主要是为了妄图以此功劳获得安庆王的欢心与信任,有机会获得安庆王事先必定蛊惑过他们的高官重职。

    由仕途原本无望的下贱武夫闲汉摇身一变,挤身大宋官场,掌权,从此当人上人,享受荣华富贵,这才是这些卖身求荣的江湖绿林人物此行的根本梦想动力和精神支柱。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命如草芥般的社会底层小人物为了能活着,为了能活得更好,不关心国家大事,不问正邪是非,不求大义,一切唯求对自己有利,又是在这个等级森严,同族却不同命不同机会,权力高于一切,当官才是至高至光明至有意义的正途的时代,有机会拼一把当上官,甘愿助纣为虐,似乎也不是那么令人不解和痛恨的事。

    只是有些事不是小人物能以唯私第一,为活有理就能当理由,理直气壮参与赌一把的。

    明明没那个资格玩这种危险游戏,没那个筹码参与大赌,却利欲熏心硬要参与,就要有随时准备付出唯有的生命代价的思想觉悟。

    这些保镖大概就没有想一想,跟着做下如此惊天动地的卖国大案。罪恶滔天,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壁,辽军突然有了大量神臂弩必定引起天下轰动,道君皇帝一旦获知消息甚至只是听到风言风语。触动到他的统治根本利益,即使再糊涂再对本家优容,也绝不会容许安庆王轻易脱罪脱嫌疑继续安然逍遥法外当他的无忧无虑尊贵王爷。所以,就算此次交易顺顺利利真成了,事后。安庆王又岂会真给参与的保镖活命当官待遇,留下随时可能泄露天机要了他的命的绝秘把柄。

    在任何国度,统治阶级上层权贵和精英,其阴狠毒辣权谋和翻脸无情无义,不是草根人物能揣测掌握的。

    小人物在主客观条件不同时具备的时候,就要老实遵守小人物的本分,做能担得起的事。

    异想天开,投机取巧以唯有的命赌一把,不能绝对说必定失败,但历史已经证明兔死狗烹是最可能的下场。

    疆场厮杀。下手无情。

    赵岳此时绝不会理解万岁心慈手软,为这些卑贱无知保镖考虑这个那个。他们本性善也好,恶也罢,有再多理由,只要卖国求荣,背叛祖宗,罪恶滔天就该死。

    他急于抽身去阻止头辆马车前进,正愁不能发挥飞锥群发技能迅速消灭附近的敌人呢,这边幸存的保镖居然感觉是机会,叫嚣着挥舞兵器围上来攻击主动创造条件。赵岳蹲在莫离横野的战马上一手三只飞锥。双手飞扬,六道寒光如电射出。保镖无不应声落马,转眼死了个干净。

    莫离横野地位特殊,所配战马无疑是匹难得的宝马。识主通灵。

    主人栽下来躺在它蹄子边不动。背上却有个不是主人的人正踩踏着它,它惊嘶暴鸣,扬蹄掀赵岳下去。

    赵岳也不会停留,顺势一纵身跳离马背,跃到头辆马车旁边,又一纵上了车辕。飞脚踹开车门,入眼看到里面有两个人,一个中年无须白胖子,无疑是安庆王府阉宦赵管家,另一个必是负责随车伺候赵管家的贴身小厮。

    又闻到一股尿臊味。

    作威作福的嚣张王府管家从小小玻璃车窗上看到外面的刺杀惊变,早吓得尿了,此时早忘了习惯耍的威风派头,只剩下哆嗦一团,以往的一对狡诈细眯缝眼这会儿瞪得溜圆,惊恐万状盯着蒙面赵岳,上下牙齿着对厮杀,打得格格响。

    小厮似乎还有些血性,虽然脸色惊惧得煞白,却能蹲跪在那里仰头看着车门外的赵岳,伸展双手,不知是想阻止赵岳这个恶魔凶煞的侵犯,要对赵岳大胆说no,还是甘愿替死想以身相护主子。

    赵岳没工夫理睬两贱人,一甩手,两只飞锥分别射入二人的哽嗓咽喉。

    清理了头车上的人,赵岳弯腰想去抓起控马缰绳拉止马再走。

    前面带队的另一辽将韩常突然从紧贴的车厢西侧藏匿处窜了出来。

    这员年轻小将韩常正是历史上金军中赫赫有名的汉人大将,字元吉,燕京(今北京)人,精骑射,能挽三石硬弓,射必入铁。父韩庆和为辽统军,是辽军中罕见的汉人大将,在契丹人统治的军队中能以汉人身份担任要职,不是大宋官场会耍嘴拍马屁就行的,说明他有过人的真本事,在辽国军中算得位高权重,称得上混得稀奇难得很是不凡。

    后,庞大辽国败于小小金国。韩常随父降金,混得风生水起,此时只二十多岁,因家势渊源从军,年纪不大,官职不高,但已经以勇武过人骁勇善战在以凶野张狂的契丹人为主的军中打响名头,少有人敢恃武挑衅他,并因此入了燕王耶律淳的眼,得到另眼看待。

    韩常并不是燕王府亲卫所部,这次担任押运将领之一只是因其勇武不凡而临时选入参与。

    这是燕王高度重视这批货,为加强护卫将领力量而为,也显示了对韩常不一般的赏识与信任。

    有点儿宋史知识的人都知道,人口稀少极度落后贫困的女真能崛起,凭所建小小金国横扫辽宋两大帝国,威压高丽倭寇、西夏和西方诸族诸国,雄霸东方,正是因为这时期女真英雄喷涌辈出,名将群现。勇将众多。

    即使是如此,即使是汉人很多猛将投靠了金军,为本族作战时三心二意,无决心之心也显得无能。为异族侵略屠杀本族倒是尽心尽力舍生忘死,才华也出众了,也战功赫赫,身为其中一员的韩常也仍旧是最出色耀眼的汉将,让骄狂到极点。横行无忌不可一世的金军本族主子和重将也不得不敬佩重视他。

    此时的韩常还没成长到史上近十年后的骁勇难敌程度,却已经具备了一流武力和名将之姿。

    之前偷袭开始时,他位于车厢西侧,同为前驱领队却没有和莫离横野并驾齐驱,却是自知自己是汉人,在契丹人统治的国家不能和燕王府第一重将契丹能人攀比,有意拉后突出莫离横野的头位,以表示对这位凶狂骄横大将的尊敬畏惧。

    另外也是因为他年轻心气高,又喜爱琢磨战争,从南到北这一路顺利到无聊的押运行进。让他为打发时间沿途爱假想敌袭,当观察到此地比较特殊的地理位置,虽然没察觉会有人敢据此偷袭,也没资格提醒劝说狂傲主将让卫队保持应有的警惕戒备,却按假想的防范方式,自个躲到箭弩攻击不到的车厢旁安全处,默默玩味自个想像的敌袭游戏。

    却不料正是上述两条原因让他意外逃过万俟大年的索命毒箭。

    论战争经验见识和出身地位,年轻的韩常都比不了莫离横野。此时的韩常虽然骁勇过人,武力具备了相当火候,却也打不过正当壮年的莫离横野。

    蛮子讲究实际。不象信奉儒教的宋官那样爱玩虚名那一套。燕王府第一将不是吹吹的。

    但韩常能成为史上名将,而条件更优越更应该成时代名将的莫离横野却不能,也许再次证明了能成为名动一世的强者的人,果然都有不同于常人的特点。尤其是运气。

    韩常逃过死劫,机警藏匿观察清楚了偷袭者人数并不多,所以并不惊慌失措。

    转眼间,赵岳孤身杀出,称杀燕云赫赫名将莫离横野,又秒杀众保镖。这让韩常大吃一惊。

    敢以十个八个人阻击由辽军精锐部队护卫的车队,果然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赵岳表现出来的轻功和暗器让韩常以为此人是个江湖侠客之类的人物,玩轻巧阴险狠辣行,武功本身未必真有多么厉害。他悄悄下马藏匿车厢侧,趁赵岳弯腰分心之际出手偷袭,锋利大刀向赵岳的大腿横斩,力争一刀重创赵岳,让这个胆大包天的阻击者丧失恐怖的暗器和轻功能力,也可除去敌人一员,让对手本就少得可怜的人数和实力更弱势。

    赵岳感官敏锐远超常人,在这种场面的经验、警惕性、应变能力都磨练得不是一般得高。

    他早前就听到莫离横野招呼命令一个叫韩常的辽将带队突围,虽然感觉韩常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却没和记忆中的具体历史人物对上号,但仍然按照此世养成的习惯,不敢对耳熟之人有丝毫轻敌大意,却始终没看到那个辽将现身,预料韩常必藏匿在车厢后,早有心戒备。

    察觉有人潜近必是偷袭,瞥见一雄壮年轻辽将如猛虎窜出,雪亮大刀迅猛斩来,赵岳躲避已不及,如电一脚,脚底正踹在刀锋上。

    韩常预谋好了,自负身手,志在必得这一刀,使尽了平生能耐。

    他震惊赵岳的反应速度,听到当一声,就感觉一股恐怖的力量顺着刀锋传来,双臂一阵发麻,更震惊大刀如此沉重锋利,斩的这一记力量如此大,却居然没把对手的脚斩成两段,大刀被绷开,迅猛斩来又更迅猛地弹回,相撞的巨大力量让鸡蛋粗的精铁刀杆似乎都弯变形了点。

    说时迟,那时快。赵岳从车辕上扑向韩常。

    韩常连忙提气,强忍双手酥麻,来不及挥刀斩挡,就以刀柄尾枪头样的刀鑚顺手捅向赵岳胸膛,却在眼看捅中时被赵岳险之又险一把抓住刀杆强力扭拐到腋下,捅了个空。

    韩常本就在向赵岳使劲,被刀柄上巨大的力量顺势拉得脚步前移,面北侧着身子不由自主栽到了赵岳跟前。一只铁掌几乎同时重重拍在他头盔的右侧。韩常脑子嗡一下,眼前发黑,瘫软倒下。

    这还是赵岳感觉他叫韩常,应该是辽属汉人,这么年轻却战斗很老练武力非凡,又耳熟,应该有名堂,没直接下这一记杀手,拿捏了力度,掌劲轻了,韩常才只是晕乎却没死。

    击倒韩常,身边没辽军,车队西侧紧随头车的赵管家的另十位保镖们却纷纷策马冲上来,会暗器地拼命扔暗器。需要他们保护的人已经死了,也不知他们仍这么奋勇,到底为的什么。

    也许是感觉不对头,意识到保命要紧,想冲杀赵岳,目的却是冲出这片危险地带逃之夭夭。

    赵岳缩身,躬背,低头,一气呵成躲避江湖暗器,凭精良内甲也不惧这等暗器射击。他摸出一把飞锥,不计多少与杀伤力效果,看都不看保镖们,只凭刚才的印象一次甩手射出。

    官道宽度有限。车队西侧两米多点外就是积雪覆盖下不知深度的陡峭河沟。攻击赵岳的保镖虽喝叫乍乎着争相奋勇而来,大概是想以人马多强冲,乱中取胜,却只能一次挤列四骑一齐冲撞,排头一列被漫天如电飞锥打在脸上胸前,又不象辽军有铁甲保护,顿时无一幸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透视小春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