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黎落落晋绍承〕〔最强武皇〕〔第一妖主〕〔游戏花都之全能高〕〔废婿神医在都市〕〔我叫狐白〕〔银龙的黑科技〕〔回到过去当特工〕〔守卫者之星际狂飙〕〔焚天吞星〕〔青龙传纪〕〔明日浩劫〕〔近身妖孽兵王〕〔奇门医仙混花都〕〔女总裁的贴身保镖〕〔贴身狂少〕〔武神主宰〕〔超品渔夫〕〔骑士的路〕〔八岁帝女:重生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12节偷袭,赌命4
    这些辽军抖胆来杀赵岳还有更重要的动力。⊥頂點小說,

    谁能杀了这个孤单硬闯的强敌,无疑就是保证这次重大任务成功的第一功臣。

    上万件神臂弩组装起来,配备了军队,对辽军打败金军,灭掉金国,扫荡犯境海盗,以后碾压弱宋,威逼小小桀骜不驯也确实有实力的西夏等等方面的助力都太大了。这次的任务太重要了。这意味着杀掉赵岳的功劳也巨大,几乎可以和挽救江山安定社稷扭转国运相提并论。

    如此重功,可以想见能得到的好处会有多大。

    那官职还不得一下升到让人心颤狂热的地步?那燕王封赏的钱财还不得多到堆成山?

    另外也是为英勇奋战却惨死的主将莫离将军报仇雪恨了。

    燕王很爱王府第一大将莫离将军。

    他有多痛惜损失爱将,到时候就会有多大方奖赏为莫离将军报了死仇的人。

    光是这个好处也能刺激得辽军红眼企图冲上来搏一把。

    反正誓死也得保卫这批货,决不可能丢弃货物退走保命。私自逃走也是个死罪,还得连累家人甚至整个家族。敌人杀到眼前了,避无可避,必须斗一斗这个孤胆英雄。

    那就战吧。

    他们已经在内心承认赵岳是英雄。但自己也是本领不凡的铁甲精锐,有资格趁敌人虚弱乏力上去赌一把。

    赵岳和疯狂而上的附近辽军厮杀在一起。

    王念经在山坡阻击阵的最南面,此时对着车队最末一辆马车,只有正面和北侧一面的敌人。打到现在,在仍在山坡上断断续续射击的八个好汉中。他是第一个没有了弩箭能攻击到的对手的人。

    他没能射杀掉另一队尾押阵辽将,听着掩藏在车厢后时不时的呼喝命令。觉察到此将在指挥射击压制山坡火力及组织反攻方面起的支柱作用,知道必须过去杀掉此人,让辽军失去指挥陷入混乱无章法。

    否则山坡上的兄弟们在弓箭和趁机攻上来的铁甲军夹击下,只怕没有幸存之机。

    杀了辽将,他也可设法堵住马车和河沟形成的狭窄出口,奋力截断敌人向南的退路,配合赵岳南北夹击。

    这无疑是个极度危险的任务。

    王念经自知没有赵岳那样的身手。在铁甲军的弓箭威胁下,孤身一人阻击为夺逃命出口必定疯狂的敌骑,此战必定九死一生。但在此关头不能犹豫。

    他的贫苦出身、恶劣成长环境、惊险绿林生存经历和天生的心性都决定了他不是个心怀大义。讲求名留青史的人,本质上凶残阴险,不在乎正与邪、是与非、善与恶,不在乎国家民族这些与他的生活太遥远的大事。

    跟赵岳越久,他越是清晰意识到自己只是个有小聪明小见识的小人物,没有成为大人物必须具备的大智慧大视野,现在连在历史上成为南宋巨寇的好胜血勇和野心都没有,给他机会,他都不会去实践那种先当草头王。再拼搏争取成真龙的梦。在这关键时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的什么就毅然决然下定决心不惜生命下去一战。

    他凭山坡高度瞅了一眼在北部西侧混战的辽军,距离远,视线又被车队阻挡。看不太清具体战况,却知道赵岳在迅猛向南突进,不知怎么心里突然一热。斗志一昂,就笑着招呼北面相邻的金来顺一声。把手弩抛给老金用于对付慢慢逼上来的三人行辽军,自己提朴刀瞅了个机会迅速起身跃下山坡。在敌人惊觉转射来箭雨中,舞刀护身,迅猛奔向几乎正对他的最末一辆马车,跑过这短短的几十米间距,如同在鬼门关逛荡,衣服上挂了至少七八支箭,一查却居然幸运的毫毛未损。

    他重重呼口气,拔掉有妨碍的箭,说声:“好险,贼老天这次真他娘的照顾俺。”

    说着伸手把他射死的那员辽将的尸体一把拽下马,有最末这辆车厢掩护着,短时间内不怕西侧有人攻击,可以从容些安抚了一下这匹优良战马,然后迅速扳鞍认蹬上了马,伸手温柔地轻抚抚马脖子,再次安慰一下认生踏蹄嘶鸣不愿效劳他的战马,等战马很快安静下来,这才调转马头,抚胸深吸一口气,一横心杀向车队西侧。

    他的动向和意图却已引起那辽将波罗耶多的警觉。

    车队在道上伸展有四百米长。南北拉得很开。

    波罗耶多将军在车队西侧,偷袭发生时由最末那辆马车的高大车厢挡着,意外逃过被王念经射杀。

    后来,他仍被一辆辆相接的高大马车遮挡着视线,又被王念经的精准弩箭时刻威胁着不能转到东侧察看,并不具体了解东侧卫队的死伤情况,只是看到攻击山坡的铁甲军不到东队一半人,此时死得又少了剩下的一半,对主将莫离将军的死也无法亲眼看到,证实,只是听到北边层层传来变得模糊不清的消息,又听不到他熟悉的莫离将军那粗暴大嗓门的指挥,据此可以确认主将即使未死,也至少已经重伤失去说话指挥能力。

    被北边狭窄路上交错的人马遮挡了视线,波罗耶多也不知北边四百多米外临时借调的悍将韩常一开始就被人轻易打倒生擒了,听到最北边有厮杀声、部下的契丹语怒骂声,感觉似乎有恐惧流传,却不太清楚其实只有赵岳一人就能造成辽军大量折损,会给这次任务以致命打击。

    他能清楚认定的是偷袭者不超过十个人,到现在仍自信卫队的战斗实力,并不担心战败完不成任务。

    即使莫离横野和韩常等将领都战死了,但在他指挥下,弓箭已经压制住了山坡敌人不敢轻易抬头射击,进攻山坡的铁甲军只剩下主要南部二十左右人。却已经逼近坡顶,很快就能破坏偷袭。

    以铁甲精卫的骁勇善战。清除山坡十个八个敌人不是问题。何况他这边还有这么多铁甲卫队成员可调用。

    其实他才是这只卫队的首领。

    莫离横野将军是燕王卫队总管,统领卫队八百铁骑。是他的上司,为此次任务才临时负责指挥这只卫队。

    因此,莫离横野带着指挥调度这只卫队的马背民族惯用牛角号,看情况,必要时可以吹号向远方示警求援,却已经被赵岳杀了莫离横野后把那只牛角号单手硬生生捏毁了。

    但偷袭小队并不知道波罗耶多在这只卫队中的真实身份,不知道此人也习惯地带着指挥用的牛角号。

    波罗耶多不吹号向附近的契丹人村镇求援,就是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卫队有能力消灭区区几个偷袭者,不必向契丹民求援丢人。

    二百多燕王府铁甲卫队全副武装。如果连十个八个狂妄敌人都收拾不了,传出去必定成了笑话,让人鄙视笑掉大牙。即使圆满完成任务,他波罗耶多也没脸见人,更没脸在燕王府再干下去。

    王念经刚从车厢旁策马转出来,就看到那辽将从西侧也转了出来,正催马举铁骨朵冲他恶狠狠杀来,马蹄声响,车厢后面还露出两只马头。说明还至少有两个辽军铁骑跟着辽将杀来。

    “老子找的就是你。”王念经大吼一声,双腿狠狠夹马腹提速,朴刀使个跟赵岳学的太极甩字诀,用巧劲挂开铁骨朵的沉重一击。迅猛回刀,横着用刀尖划向波罗耶多的胸口。

    若是这一记划中,以宝刀的锋利程度能轻易切开铁甲。一下要了波罗耶多的命。

    波罗耶多一记重击落空,见对手的刀法如此高明凌厉迅猛。不禁吃了一惊,却骁勇过人。临危不乱,迅速竖起铁骨朵,用两手间的铁柄挡开这夺命一刀。

    王念经下山是舍命一战,出手就是全力以赴,力争在最短时间内杀掉这员辽将。

    他的这一刀被崩开,顺手又挺刀向波罗耶多的软肋捅去,却又被波罗耶多用铁骨朵柄狠狠崩开。

    二人惊心动魄交手一合,却是波罗耶多自负勇武有些轻敌,而王念经全力以赴,三次交手,两攻一守占了上风,实则各自对对手的武力都有了初步判断,都把对手视为强敌,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二马错蹬间,王念经闪眼间突然瞅见辽将马脖子附近居然挂着一只牛角号,这让他大吃一惊,心都不禁一沉。

    原来这只车队中除了主将,还有人有示警求援的号存在。

    这要是让它传出消息,召来附近大批上马就是战士的契丹牧民,那这次的阻杀破坏任务怎么也完不成了。所有人都生死难测。

    王念经一急之下,杀机更烈,却不得不先对付跟辽将当先杀出来的两位铁甲军。

    他瞪眼奋神威,拼力一刀抢先劈向最先一骑。

    那辽军身体雄壮,自负臂力,单手凶狠地一弯刀劈还。刀刀相撞。弯刀没挡住朴刀全力一击,崩脱了手。朴刀方向偏了,却仍然轻易切开铁甲把辽军从左肩开始斜劈开,砍掉了肩膀和半拉肋骨。他惨叫一声栽下马。

    另一铁甲军想不到敌人如此强悍、刀如此锋利,惊骇稍一胆怯犹豫,王念经就杀来了,如电一刀斩飞了他脑袋。

    波罗耶多圈马间亲眼目睹了转瞬间的屠杀,对王念经的战斗力有了更深刻认识,暗惊此人不是那么好杀的。这一小伙强人敢偷袭招惹强大的燕王卫队,看来不止是仗着武器和地形之利,是真有过人之能。

    他也看到了车队东侧卫队的惨景。

    昔日一个个龙精虎猛骄傲自信的铁甲精锐将士,没进攻山坡的原来已死了个净光,或从马上载下来脸扑地俯卧,或蹲跪着,因铁甲不便弯腰屈身以极别扭的姿势头顶地,手里致死还握着骑盾,总之以各种窝囊形态由南到北尸横一地,空余忠诚的战马停在他们身边无知地守候。

    这些尸体因为都是弩箭造成的,创口微乎其微,铁甲几乎完好,让人猛一看这些人似乎没有受什么重伤,只有尸体周围大滩染黑了雪地的血迹能证明这些人已经死了,弩箭利器其害之深。

    而主将莫离横野的雄骏抢眼宝马在最北头山坡下停立垂头,似乎正在舔拭一具侧身僵卧雪地的尸体。

    波罗耶多看不清尸体模样,却清晰知道那人必定是莫离将军。

    当真切得知如此猛将真的轻易死了,波罗耶多浮想莫离横野往日的熊虎之姿,不禁头皮一麻,恐惧终于涌上心头。

    他也注意到只他转出车队西侧来杀敌这工夫,北边居然有人只凭孤身之力却已冲到车队中部,正杀得他的精锐部下惊恐尖叫崩溃后退。

    赵岳宝剑飞舞,铁拳出击,迅猛杀掉北部最初几驳红眼抢功来意图围杀他的辽军,一时震得后部附近辽军惊慌失措纷纷退后。他趁势掩杀,快速突进一段距离,遇到两员辽军并骑奋勇杀来,俱使重武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