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灭世武修〕〔回到战国当掌门〕〔镇狱天君〕〔网游之一梦江湖〕〔被困万世做祖宗〕〔超次元卡牌对决〕〔重生悍妻有点甜〕〔丞相,你人设崩了〕〔总裁爹地请温柔〕〔陈惜雯余远恒免费〕〔余远恒陈惜雯小说〕〔九转神龙诀〕〔一路生香笑未央〕〔超品神农〕〔超级医生俏护士〕〔美女总裁狂保镖〕〔吞噬道尊〕〔落雪阁:美人为刃〕〔侠道长歌〕〔我在电影世界当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13节争分夺秒
    三个狰狞毛胡子脸的雄壮辽军,三骑并列挤住了狭窄的通道,挡住了赵岳的冲杀去路,三只近两米长的铁骨朵,靠马车的这位举着用砸,中间这位对胸撞,西边这位抡起准备横扫。

    他们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缓马而来,攻击不分先后,想以三种攻击方位让赵岳挡上挡不了下,防前就挡不了侧,手忙脚乱。长长铁骨朵远远笼罩攻击,非剑能及,总有能重击成功的。

    以他们的凶猛力量,加上铁骨朵的威力,赵岳随便挨上一记,都必定重伤。

    孤身一人在敌群,别说被重伤,即使有妨碍行动的轻伤,下场也只有一个死字。

    三个辽军知道对手厉害,但敢抖胆杀上来,是赵岳已经杀到面前,他们有身为燕王府铁甲卫队的荣誉感,也自信战斗实力,更深知这种惯熟小军阵的合击威力之大。

    正规军队打其它军事武装的一个优势就是能随机应变以军阵娴熟配合,对付单打独斗。

    以往不知有多少战场强横英雄好汉、刺杀燕王的江湖大侠在这种合击下丧命饮恨。

    三双凶恶的眼睛死盯着赵岳,目光在大吼:“大胆狂徒,你死定了。”

    赵岳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手按战马铁过梁腾空而起,转瞬离马跳到了旁边的车辕上,向车厢外突然平伸出宝剑,出手时间和剑的高度都拿捏得恰到好处。

    靠着车厢的辽军惊愕赵岳身轻如燕,想不到对手居然能以这种方式迅速躲避了合击,正紧急调转铁骨朵向车辕砸去,却骇然看到一道雪亮利刃横在脖子前,不及反应,随马前奔,似乎是主动迎上宝剑,马过车辕,锋利宝剑轻易平切过脖子,辽军脑袋在颠簸中掉了下来。

    赵岳一把抓住落下来的铁骨朵。顺势下蹲调整好高度,几乎同时单臂发力把它狠狠掷了出去,正中中间那位辽军的太阳穴,在巨大力量下。铁柄破铁盔透脑而出,又撞杀了西侧那骑。

    三位铁甲军高手转眼毙命。

    赵岳凭高强身手和反应速度脱过这次危机,所骑的韩常的战马却被三骑挡住了路。

    这空档,他从车厢前稍探头向南察看,几只利箭就从南面暴射过来。险险射中他的额头,强劲的箭风刮得他面皮隐隐刺痛眼睛一阵难受。

    赵岳一吐舌头,暗叹:辽军精锐果然不凡,武勇和骑射都是这么厉害。这也就是我。换个武艺高强却武功不全面的高手在此也只怕难逃一死。

    他躲在车厢前听声辨位,猛然甩出最后几枚飞锥,听到惨叫,也不知杀伤了几个辽军,却仍然被南面的辽军死盯着射击封锁了,无法离开马车。

    硬冲,以他的身手加内甲保护要害。也未必不能回到路上,只是没有远攻武器,他只能在路上被动挨打,在如此近的距离内遭受强劲箭雨攻击,只怕难免成了刺猬,还不如在车厢这暂时安全。

    怎么办?

    赵岳微皱眉,正想跳到车队东侧,找匹战马取了弓箭,从马车东边摸过去攻击,闪眼间。看到死了主人的三骑无人驱使,左右两侧的二骑前面没有阻挡,继续按惯性慢慢跑向北,过了韩常的马就停了下来。中间那匹却是正对着韩常的宝马,前无去路不得不停了下来。

    赵岳好笑地看到,韩常的宝马明明可以拐过来靠近他,却不得。

    这厮虽是个畜生,却很傲娇地冲挡路的同类嘶鸣耍宝马威风,大概是想施压逼迫对手老实给它这个马大爷退让开道路。

    辽军那马也是优良好马。似乎不服,也踏蹄暴躁嘶鸣,和马大爷有较劲的架势。

    “你娘的,这紧急当口,你不赶紧过来接应我,却有闲心给我搞这个?”

    赵岳有种哭笑不得的强烈感觉。

    马大爷到底是更强悍的宝马,被不识趣的同类挑衅得暴怒,猛然发力冲撞,打了对手一个突袭,硬生生撞开了对手,趟开了通路,扬着尾巴得意洋洋跑到了赵岳这边,应该不是认识这位新主人想跟来接应赵岳,很可能只是想向骑着它得以杀得辽军溃败的强人炫耀一番。

    赵岳有点喜欢上了这匹极有个性的战马,担心它堵到车辕这被辽军射死。

    但赵岳显然低估了契丹人,尤其是契丹军人对宝马的喜爱珍视程度。

    辽军并没有射死这匹宝马,仍紧盯着车厢处,举弓随时准备射击,并数人一齐移向赵岳这,想借着宝马的隔断和掩护,从正面近距离乱箭射死这个恐怖的孤胆强敌。

    赵岳听到脚步声,心思电转,看到宝马堵在面前,当即收剑,闪电出手,把插挂在宝马脖子后两侧的那张三石强弓和箭囊摘到了手中。

    几只利箭立即嗖嗖射来,但反应到底稍慢了点,都擦手而过,没能阻挡住赵岳这一目标。

    强敌有了弓箭,逼过来的辽军心知其能,不敢再靠近,纷纷后退,防止强敌在车厢后稍转角度就能射杀他们。

    赵岳却跳到东侧,迅速绕过这辆马车跑向下一个车辕,抬眼却看到万俟大年在前面百十米外正躲在一个车厢侧,从后面向已杀到山坡顶的几组三人行辽军快速射击,也看到了王念经正红着眼独自奋勇和那个辽将及几个辽军铁骑大战。

    那辽将神情焦急,目光凶狠焦虑,似乎无心厮杀,借部下纠缠困住王念经之机,突然催马脱离战团向最末那辆马车的车后转去,不知想干什么。而王念经看到辽将脱离了战圈,明显在发急,怒吼着露出疯狂之态更加拼命,看那架势似乎想冲破包围继续收拾辽将。

    杀谁不是杀?干嘛那么急着杀那个辽将?

    赵岳有些不解王念经的举动,却看出了王念经在包围中只攻不守导致危机四伏的险状。

    他离王念经太远,以三石强弓也射不到包围王念经的辽军,也射不到那辽将。

    “大年,快帮助念经。”

    万俟大年正一边防备着车队西侧的辽军跳过来袭击,一边拼命射杀山坡的辽军,猛然听到赵岳的呼喝,应声扭头向南一看,立即调转箭头射击。

    他箭术高强,心中有数。才敢对着和自己人纠缠在一起的敌人如此射击。

    正合力围杀的几个辽军猝不及防,几眨眼间被射得只剩下一个,被王念经疯狂一刀斩杀。

    王念经也听到了赵岳的呼喝,知道是大年帮了自己。却看都不看北面一眼,猛催马追向波罗耶多。

    刚才,波罗耶多在车队东侧终于发现战场状况很糟糕,对手中有太厉害的强者,硬是以一人之力斗一群铁甲精锐却几乎所向无敌势不可挡。这次遭遇战并非是他想像的那样卫队损失不小却必定有胜无败不必求援。恰恰相反。情况很危急,赶紧求援才是任务完成的保障。

    他想摘牛角号吹响,却被王念经死盯着杀上来,只得暂时放弃,先斗这个凶悍对手保住命。

    王念经此时看到的是,波罗耶多转到车后,已把牛角号放在口中正深吸气要吹响。决不能传出警报。他哪有心思和万俟大年打招呼表示感谢,直接催马追上去抡刀狠劈。

    波罗耶多同样发急,争分夺秒示警,鼓嘴短促刚吹出个音。却不得不再次转神应战。

    辽将是燕王府重将,也许脑子简单了点,却力大勇猛,武力不凡。王念经很清楚这一点,纠缠交手,只怕没有个几十合难以分出高下,更别说孤身一人对付一群敌人能杀掉此将。

    必须争分夺秒,在辽军再来增援前抢先干掉他,毁掉牛角号。

    王念经发急间,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想起赵岳闲暇时曾经指点过他的马战一记杀招,顿时眼睛一亮,自身安危顾不得了,深憋口气。一气展开一马三刀,正面全力劈一刀,毫无意外被架开,错马时,又迅猛一刀横斩,威势大。实际多是虚,波罗耶多叼着牛角号,身子后仰,铁骨朵又及时轻易架开,二马转瞬错蹬,王念经的杀招来了,反手又是一刀横斩。

    波罗耶多接了一记实少虚多一招,丰富的交战经验让他本能感觉对手有诈,迅速反应,却刚直起身子,铁骨朵也捅向后方,想以此干扰阻止对手耍花招就被咔嚓斩掉了脑袋。

    王念经这一刀使出了憋这口气剩下的全力。

    波罗耶多的脑袋凌空飞出老远,带着紧咬的牛角号跌落到道西河沟里,在沉重头盔加重下砸开了冻结实的积雪表层,陷入风积的深深积雪中,被塌陷的雪掩埋了踪影。

    没能毁掉牛角号,辽军却也难再利用它传递召唤,王念经大大松了口气,欢吼一声,又和嚎叫怒骂着契丹语的几个辽军杀到一处。

    此时,幸存的三人行辽军杀到了山坡上,怀着无尽的憋屈愤怒和凶狠,疯狂杀向附近的敌人。不把这些可恶的刺客全部砍成肉泥,这口窝囊气如何能出得尽?

    徐谨、段景柱他们实际也射空了弩箭。

    仅仅每人二十只弩箭,即使被西侧的弓箭压制了,断断续续射击,杀到现在也射光了。

    辽军杀上山坡也影响阻碍了西侧辽军的射击。

    众好汉纷纷丢下手弩,趁机抄刀从雪地跃起迎战。

    都是有丰富对付辽军经验的,也都清楚这只铁甲军装备如此之好,只怕身份不一般,与之近战肉搏不是那么好斗的。

    仅仅七个弟兄们却分散在南北四百米范围内,彼此间距很远,拼杀时不得及时相互照应,面对的敌人却是三三两两结伴一齐杀来,他们没有逞血勇直不愣登冲上去硬自独斗,而是避其锋芒,充分利用铁甲军的笨拙、雪地发滑、山丘凹凸不平,野草荆棘扯扯绊绊,都不利笨重者移动追击,借着树木绕来绕去,力图大量消耗敌人的体力和锐气,伺机扑击斩杀。

    这场激烈却时间短暂的突袭进入倒计时。

    赵岳怕王念经独木难支,担心他极可能死在暗箭乱箭或近战围攻中,也知道他到时肯定挡不住辽军崩溃集体南逃,赶紧唤万俟大年跑去南边支援王念经。

    万俟大年跟着赵岳这些日子,在赵岳等一路有意传授下,学了不少新刀法,近战本领有所提升,但毕竟时间太短,又总是在路上,练习时间有限,他又不是记忆力超人或习武天才,不能一学就会,会就能用精,武艺尚需时间来巩固提升。

    有了身边强者的对比,他现在也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大本事,不再盲目自负刀法,有最擅长的弓箭在手,就不会弃长用短凭刀子和热血上去冒险近身硬战群敌。

    万俟大年是深山险地加恩师一同塑造出来的优秀猎人,用打猎猛兽一样的习惯手段猎杀辽军,跑到最末那辆车处先帮王念经解围,后在附近游荡着专门射杀冲出来的敌人。

    赵岳这边在下一车辕处开弓突袭面前的几个敌人,杀光后跳上车辕向北侧那些先前想围过去射死他的辽军一弓多发迅猛射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