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网络会变身〕〔我带着科技穿回去〕〔捡个古人当特助〕〔是男人就知难而上〕〔我真的长生不老〕〔网游之最强法王〕〔邪王宠妻:废材嫡〕〔医武兵王俏总裁〕〔惹火甜妻:老公大〕〔兴汉室〕〔后汉长歌〕〔仗剑问仙〕〔世子很皮〕〔太虚化龙篇〕〔蜜婚娇妻:老公,〕〔因爱颓费〕〔影帝今天做人了吗〕〔系统从天下第一开〕〔快穿之媳妇快到碗〕〔都市绝狂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14节可怕猜想
    一场众寡悬殊的战争结束了,整个过程耗时却不过是半小时左右。

    战争奇迹结果是,人多势众一方覆灭。这队车队,甭管是铁甲精卫猛将勇士,还是宋人武侠保镖,所有护卫成员都横尸。寡势一方却无一人战死,一场赌命奇迹般地赌胜了。

    只是,十人偷袭小队中只有万俟大年这个优秀远攻猎手毫发无损,其他人都受了伤。

    段景柱、武能、徐谨、钱缸、牛进宝、金来顺、马得财受的是辽军箭术高手短距离抛射造成的腿部箭伤。上身有内甲保护,不是抛射的箭能伤害的。

    钱缸、马得财在和铁甲军近战时胸腹受到拳头重击,嘴角有血流出,感觉身体不太得劲。

    王念经是在恶斗敌人围攻时,内甲护不到的腿部多处受伤,好在不重。

    连赵岳也在辽军犀利箭雨中,脸上被箭刮出道伤口。但他让大家赶紧处理伤口,自己却不管脸上的伤,径直打开最末那辆马车的车门,厉声喝道:“都老实下车帮忙干活。”

    原来这唯一用双马所拉的车内装的不是满满当当神臂弩配件,而是坐着十几个宋人工匠,都是懂制造和装配神臂弩的,都是被安庆王强绑架着威胁利诱来辽国指导辽军装配神弩的。

    大宋边防象漏洞百出的筛子,但就算以安庆王之尊,和他勾结的那些眼里只有私利金钱的官员的权势之重、势力之广大,想把上万架完整无缺的成品神臂弩用浩浩荡荡的大型车队通关越境外流,那也是不可能的。

    镇国利器是国家最严厉禁止泄密和外流的。谁也不能触犯这条红线。

    在战场上,弩手就是死,有一口气也要在死前把神臂弩毁掉,不让敌人得了去模仿研制。

    这趟走私活无疑是重罪中的重罪。

    边关主帅们,不论是西军将门,还是瀛州知府兼高阳关路观察使,再贪图私利,再对过境违禁品睁只眼闭只眼。说到底对大宋根本利益还是忠诚不二的,至少目前是。他们决不会让直接危及到大宋江山,危及到他们军队安全及地位的镇国利器从他们辖区外流。

    安庆王这伙疯狂卖国贼对把守边关口岸的军队收买得再好,也绝不敢泄露一点他们倒卖的违禁品其实是神臂弩。

    一旦泄露天机。让朝廷察觉,倒卖不管成不成,都必定是一场惊天血浪。谁沾上谁死。

    且不说收卖的边将确知真相后,有没有那胆子敢糊弄检查,暗中配合通关快速放行。会不会面上假装应承没问题,背后却想着翻脸无情查截这批重器,以此立惊天大功,得朝廷重奖,换得升官发大财。仅仅是众口难防,也不能告诉实情。

    必须拆开神弩改变形状,缩小支撑面积,夹杂在其它常规外卖商品中应对过关检查。

    但配件达不到标准化,不能通用,只能把神弩拆开后。一架架配件单独包在一起,等到了辽国交接后,在配给的工匠指点教导下,由辽军自己再一袋袋装配起来使用。

    这些工匠都只是巧手技术人员,生在大宋稳当的内地,工作在安稳的东京官坊,从未见过厮杀血战,都被这场激战吓得不轻,‘敌人’居然胜了,他们只以为自己要掉脑袋进鬼门关了。

    赵岳扫视这哆哆嗦嗦十几个人。看出这些人都不会武,猜到了他们的身份,知道他们害怕什么,稍一问。得到验证,就拉下蒙面,露出脸,放缓语气道:“尔等知道文成侯是谁吧?”

    工匠们畏畏缩缩地点头。

    赵岳道:“告诉你们,我就是他亲弟弟,就是奉我大哥之令追杀来的。你们是被强迫来的无辜者。不必害怕。只管老实按我说的做事。以后你们的生命有保障。受胁迫的家人若是未遭遇毒手。我也能帮你们救出来。”

    工匠们对沧赵明显很信服,这关口也没心思质疑赵岳的真实身份。不用死了,心先放下,有了希望,都按指挥的命令乍着胆子收拾满地的武器,就装进他们以及赵管家坐的马车中。

    韩常闻着赵管家的血腥和尿臊味早清醒了,只是逃不了,这会儿四脚朝天被赵岳从车厢拎出来丢趴在车辕上,嘴被堵着不能出声,他眼望辽军惨状,惊骇得只剩下眼珠子乱转。

    段景柱擅长控马,匆匆包扎了伤口就上马跑去把战马聚在一起,防止它们乱跑散了。

    其他人看到赵岳在扒辽军的铁甲衣物,不知赵岳要这些玩艺有啥用,但也急忙跟着干。

    普济亲王聪慧如神,在需要争分夺秒离开的当口不会干没意义的事,所为必有深意。

    燕王府卫队军和死胖子赵管家的皮袍子、皮靴子着实不错,这得弄下来装车上。

    等回到燕山清理干净,能用上。马贼别看威风煞气自在嚣张,也抢了些钱,但实际生活水平真不怎么样,怎一个粗糙二字了得。

    这些精贵袍子、结实利索皮靴是有钱也未必能买到的。

    生活在深寒的深山,马贼们确实需要这种保暖又结实的装备。

    快速清理了战场,赵岳和众人把尸体都丢在河沟,刚好沉到沟边厚厚的积雪中,再用武器大体划拉些雪遮掩好暴露的部分,以雪大致掩饰一下路上的大滩血迹,趁着四野仍无人经过,急忙上马,让工匠架车随着段景柱赶的头车前奔了一段路,拐入一条岔道,取回之前藏匿在山凹中的自己的马,继续急赶到更僻静隐蔽处。

    这一带离燕京不过百八十里,燕京周围还有一些驻扎重兵的交通要道重镇。

    这么二十几个人,想带着这么多战马和大车走平坦宽敞路顺利潜入燕山,无疑是痴人说梦。

    偷袭前,赵岳原本想,若胜,就从容些毁掉神臂弩,若敌人太强,此战不顺利,也不怕引来远处敌人,就放火烧马车烧毁神臂弩。抢了敌军的好马,争取一人双骑快速逃走。

    他没想象现在这样带着战利品逃跑。

    但段景柱却说,若能胜,神臂弩不用毁掉。他有把握带大家走安全路回到燕山。

    记路。摸清路,识路,选路考虑进退,是老段的强项,也是他干马贼多年养成的习惯。

    没这点本事。偷抢熟悉当地地理的马背民族的好马,当马贼至今安然无事,那根本不可能。

    赵岳信段景柱的能耐。

    这时节,野外旷野无人,也大大有利于掩藏过境踪迹。

    但无论如何都必须抛掉只能行平坦路的大车,骑马快速穿行野路,在敌人察觉货物出事前及早潜入山中,才能有机会做成。

    之前收拢所有马匹,不让外人看到有无主战马跑来,清理战场。掩藏尸体和血迹,也是为了尽可能不让人注意到这场厮杀,尽力拖延事情败露的时间。

    躲在这偏僻地,赵岳下马,指挥着和大家一齐用敌人的衣服制成绳子,把小袋神臂弩配件装成的一个个大麻袋绑到马背上驮着。

    这玩艺不太重,一马能绑三袋。弩虽多也用不了二百多匹马驮。

    众粗汉这才醒过味来赵岳扒死尸衣服的用意,都嘿嘿笑。

    没这衣服绳,想用马带着神弩走还真没办法。

    战前,以如此少的人截杀如此强大的敌人。他们当时都很紧张,只考虑厮杀,没留意绳子的问题。战后,伤痛。加战后的发蒙松懈,加疲惫,加忙碌,也没留意货车上并没有配带绳子。

    只有心如铁石,神经强韧的赵岳才能镇定自若,考虑周全。

    把敌人的铁甲武器袍子靴子等用辽军携带的宽大结实行军皮睡袋装了。扎好口子,驮在剩下的一些马上。再用大车的长缰绳把所有驮马连在一起控制避免其无主驾驭而乱跑。

    不会骑马的十几个工匠戴着皮帽子,包着皮袍子,用衣绳绑在马上,防止掉下来。

    窝囊的俘虏小韩常被扒了铁甲,包着皮袍,也背戴手铐,绑骑在马上。

    他脸上蒙着自己的用于骑马挡风的围子,外人看到了,也不知他是被堵着嘴强绑走的战俘。

    大队弃了货车,护在马群周围,催马跟着向导段景柱迅速钻入小路,开始了潜逃之旅。

    工匠们大多不会骑马,甚至从未骑过马,在快马上被颠得难受。

    韩常马术精熟,绑着又背着手不能自如控马,骑马也不难受。他被武能、徐谨夹在中间控制着,奔行间看着骑着莫离横野将军的宝马自如奔在前面的赵岳所提着的那口大刀正是他的那柄,惊奇赵岳如何轻易降服了莫离的宝马,对这位强大如魔神的沧赵子弟心生敬佩,神色复杂。

    他不知自己以后的命运会变成什么。

    他的父亲是辽军高官重将。他的家,他的母亲、亲人、梦想都在辽国。梦想可以抛弃或改变,但他决不会抛弃亲人不顾亲人安危投降大宋。

    赵岳不一刀利索了结我,绑架我,费这大的事带我走,到底是何用意?

    要是这个魔鬼般的强者看我是汉人,感觉我武力可用要招降我,我是不是要以死抗拒?

    韩常小童鞋觉得自己是条硬汉子,不怕死。只是二十郎当岁,美好生活才刚刚开始,啥美妙还没尝过呢,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了,丢哪个荒地树林,就这么被野兽啃了,也不甘心呐。

    赵岳可不关心他纠结什么,只抓紧时间拼命赶路。

    穿山越冻得坚硬的田野,专跑远离村镇之地,段景柱果然能耐,引得路让大队能一口气顺利跑到天黑。

    老天爷似乎也格外照顾这伙胆大能干的强盗。今晚有好圆的月亮,而且云彩稀少,月光照得雪地一片银亮,夜晚认路问题不大。赵岳命令继续顶风冒严寒赶路。

    一切等进入山里,掩藏了踪迹,安全了再说。

    人与马都撑着精神,直跑到天亮,又来到一座山前,要穿山而过。

    那些拉车的驽马跑得汗出如浆,虽强壮却奔跑能力有限,即使只驮着些轻便东西,负担不重,坚持到现在也实在支撑不住奔跑了,纷纷无力地嘶鸣着慢下来,怎么催促也不肯再跑了。

    赵岳大急,正要准备进山后找个方便掩藏尸体的地方杀掉这些马,甩掉包袱继续快跑,段景柱看出来了,笑道:“二爷,不必对这些无能畜生动粗了。咱们到家了。哈哈”

    赵岳闻言大喜:“景柱,这就是咱们的燕山地界?”

    燕山是中国北部著名山脉之一。西起白河,东至山海关,北接坝上高原,七老图山、努鲁儿虎山,西南以关沟与太行山相隔。南侧为河北平原,高差大。滦河切断此山,形成峡口——喜峰口,潮河切割形成古北口等,自古为南北交通孔道。在军事中也很有地位,是兵家必争之地。

    燕山有大小燕山之分。

    大燕山范围可就广大了,指坝上高原以南,河北平原以北,白河谷地以东,山海关以西的山地,东西长约420公里,南北最宽处近200公里。

    赵岳前世对燕山不了解,今世北上经过燕山地区,却并不熟悉这一带,故有此问。

    段景柱笑着点头:“咱们在燕山的窝离燕京并不是太远,却人迹罕至,正好灯下黑。”

    赵岳听他说得轻松有趣,扫视着空旷寂寥不见人烟的附近地区,也不禁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今天也没变成玩偶〕〔金珠传说〕〔一枪爆头〕〔极品透视医仙〕〔位面之狩猎万界〕〔传奇法师莫林〕〔神级上门女婿〕〔斗罗之乱神传说〕〔一婚二宝:帝少宠〕〔玄灵霸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