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扯〕〔我只是正能量的搬〕〔我有BOSS天赋〕〔托塔李天王〕〔大创造者〕〔东丘〕〔李朝万古一逆贼〕〔旅行时代〕〔穿越封神之我为袁〕〔心魔狩猎者〕〔巫中仙〕〔一吨超人〕〔废土魔导师〕〔混在隋唐当佞臣〕〔穆少的法医小妻〕〔宝贝太嚣张:总裁〕〔我要死七次才能回〕〔一不小心就成了宗〕〔我的人生变成了通〕〔大国芯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16节冒险者的游戏,中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阅读。

    赵岳看这山虽然陡峭险恶却非光滑,多风雨切割冲刷出来的沟壑嶙峋,有可着手脚放绳爪之处,未必比前世看到的攀岩爱好者玩的那种绝壁更难爬,可怕的是山风把人从绝壁上吹落,重要的是胆大力量足,眼力好,身手高强。

    他仰望绝壁,仔细观察着,脸上渐渐露出笑容,眼神开始闪烁坚定,决定按早前设想的那样就从敌人万万想不到的绝壁爬上去,潜入山寨,从内部破坏防守。这是唯一能迅速有效瓦解这座天然堡垒的良方。

    宿敌崔家必须铲除。这险值得冒。

    万俟大年从小跟着师傅在深山长大,打猎采药是高手,胆子大,也练出一身高强爬山能力。

    他瞅瞅高耸入云的绝壁,听着呼啸的山风,也不禁有些胆怯。

    爬这玩太危险了。

    但赵岳敢,他也想试试看。

    以他奇长的胳膊,猿猴一样利于攀爬的优势,爬山不信比不过赵岳,心里实际也有讲义气有险共担那么点意思。

    袭杀燕王府卫队那场恶战,无疑让他对赵岳更信服,心贴得赵岳更紧。到了此时才是真正坚定了归心。

    赵岳却否定了他的追随。

    “大年,我相信你的胆量和攀岩能力,但我们不知山上的具体情况,却知上面至少有上千强人。上去了就要孤军奋战。那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无处可逃避,真正的绝境。“

    ”你勇气可嘉,但近战自保能力尚有不足。我一个人尚且好说。随机应变,他们未必能对付了我。多个你,难免让我分心照顾。行动也多有顾忌和不便。我不能让你跟我赌命。潜入任务也不许失败。你的优势在突破山门时最得力。”

    一旦潜入失败,惊动了敌人,再想从绝壁潜入就根本不可能了。山上必定加强巡逻防守。那时除非是神仙才能上去。

    如此奇迹突袭只能玩一次。

    失败了,就意味着这处崔家藏匿盘踞地短时期内没机会攻破了。也意味着赵岳此次特意北上的任务失败。

    万俟大年也想明白了这个道理。

    爬这样不知到底有多高多险的绝壁。他本就有些胆怯,听赵岳这么一说,也就顺势熄了争强好胜之心和血勇逞能。

    马贼军只石勇一人陪着赵岳绕山观察。

    其他首领都在崖坡前约束着部下安静等待,防止整训一冬天勉强成军的部下马贼乱动搞出事。也防止惊动关卡敌人。

    石勇见这石峰太高大险恶了,在凛冽的山风中爬这玩无疑是玩命,很是担心赵岳的决定,想劝说赵岳放弃。

    他觉得比起拿命冒险爬这玩艺,还不如从正门以炸药强攻开山门。再强冲杀进去,以上千强悍之众,未必不能攻破。

    实在攻不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可以索性移寨驻扎在山脚下封锁了山口。

    看山上那么多的人断粮断供给后,怎么在绝境高山长时间活命。不怕他们到时候不从乌龟壳中出来拼杀夺通道。

    反正,怎么着也比赵岳冒险出事强。

    逆贼崔家就是死光了,死一万口人,也顶不上赵岳一命。赵岳不值得为除宿敌冒这个险。

    武能、徐谨跟师傅马灵学的轻功不错,使的是快剑,走轻灵的路子。身手也相当敏捷,顶盔贯甲在疆场上玩大军战阵冲杀不是上将之才,但搞翻墙越壁刺杀、追踪、侦缉等绝对是好手。

    以他们的轻捷本领,仰望着绝壁也只剩下咋舌,眼望着赵岳,那意思不言自明。

    他们也不赞成爬绝壁偷袭,只是跟久了赵岳,知道赵岳决定的事很难改变,劝说没用,才没象石勇那样直接劝止。

    王念经在截杀燕王卫队一战中舍生忘死。冲下山坡时已经决定把唯珍视的命付出去,历险却没死成,战后象高僧一样突然开悟了,以前冷酷。对一切大多抱着无所谓,不知为什么活着,怎么活才有意思等等消极黯然心态问题似乎全一下想通了,心情空灵轻松,成了真死士护卫。

    他心里不赞成赵岳的决定,但没劝说。只淡淡道:“到时,我必第一个冲杀山门。”

    这话的含义是,为完成赵岳此行北上的目标,他会奋勇当先。赵岳若是成功爬上去从内部破坏敌人防御,他会第一个冲上去接应。若是赵岳不幸摔死了,他也会第一个攻击敌人舍命也要为赵岳报仇。

    赵岳之前没留意王念经的变化,听了这话才察觉有异。

    他看看自己的侍卫长,明白了王念经的心态,感受到了这份情义,伸手拍拍他肩膀,笑道:“嘿,伙计,放松点。我没那么容易出事的。”

    他说笑间仰望灰蒙蒙的天空,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了母亲、女友和小妖三个人的身影,在这冒险关头格外清晰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牵挂着他的安危冷暖,愿意为他赴汤蹈火。但把他当精神支柱,完全依赖他生存,没了他,生活就失去意义的,只有那三位女性。

    现在只怕要加上半个王念经。

    至于其他人,包括父亲、大哥、那些长辈,他若死了,他们会悲伤难过,但为他未完的事业也好,为了其他什么理由也罢,他们会擦干眼泪继续生活和战斗。

    时间会让他们或早或晚地把他遗忘。有没有他存在,沧赵集团一切该怎样就会继续怎样。

    若是母亲和女友在这里,说什么也不会允许他冒这个险,必定死拉着不放。

    在她们眼里,什么也比不上他的命重要。

    那个精灵一样的小不点即使不懂什么,也会本能地死抱住他的腿不离。

    赵岳的心情一时有些激荡,说不清是欣慰还是悲伤,只眼睛有些湿润,脸上却仍然带着笑容,视线有些模糊中,仰望着苍天,在心里冷冷说:“未知的神秘力量命运,我赵岳爬绝壁,以命再和你赌一把。看看你控制一切的意志和神奇到底存在不存在?”

    “公子。”

    “公子。”

    王念经、石勇、武能、徐谨,包括万俟大年看到赵岳落泪,都不禁关心地叫着。

    赵岳回神,擦擦眼睛向他们笑了笑道:“山风吹得眼睛有些不舒服。呵呵”

    他挨个拍拍他们肩膀。笑道:“回去告诉弟兄们和部下,这次咱们玩个刺激点冒险者的游戏,一战奇破险关,抢了山上的一切,然后去美好世界生活。”

    众人都知这是战前鼓舞士气的招。也是既定的裁军策略,都心领神会地点头。

    赵岳又对满脸忧虑的石勇笑道:“铲除了宿敌。我看你们可以把这处绝妙险地当老窝。”

    这么一说,石勇也笑了:“俺也觉得这里比那里好。至少有崔家打理出来的比较通畅的山道。骑马进出深山,隐秘却省劲不少,也方便从这向山外多路出击。就当狡兔第一窟。”

    他说的有趣。众人也都笑起来。

    赵岳道:“回去整军准备进攻。听到山上有爆炸声就向第一关扑击。我会设法打开山门,扫清进攻道路。”

    约定好后,赵岳看看太阳,已是九十点钟,不再耽搁时间,立即从选好的地方开始攀登。

    这里比较背风。可以最大限度降低山风这个最大登山威胁。

    几个汉子看着赵岳腾空而起窜上石壁数米高,手脚并用,并借助登山工具很快爬上二三十米高,开始在风中身悬绝壁,都不禁为赵岳捏把冷汗,心嘭嘭紧张跳得似乎要跳出嗓子眼,等赵岳安然爬到上百米向他们挥手示意离开,才强按下担忧,留下军医和几个沧赵战士守在这里,自己回转队伍布置进攻。

    赵岳敢冒险。不是逞能。

    他本质是严谨务实的科学家,这一世多了份英雄侠气,胆子更大了,有前世的攀岩见识和一些经验。有超人的眼力可在绝壁上寻找判断那处突起是比较牢固的能搭手,哪处裂缝能落脚,上面极高处哪里是能提供顺利攀爬通往山顶的,不至于爬到某处无法再爬,陷入上不去,下也困难的困境。

    加上过人的轻身功夫。强大而持久的力量,超人的胆量,冷静的头脑,这些都是必备条件。

    在凛冽的山风中,绝壁上除了那些较深的沟壑,难以存住雪结大片的冰,但岩石也较滑,很不利于抓稳踩牢。导致攀爬起来格外艰险费力。

    赵岳遇到数次险情,但依靠飞爪登山绳稳定身体加强安全,最终在极度惊险中爬上了山顶。

    双脚终于站在了踏实地,心一定。

    以赵岳如今的强悍体力和本事,也感觉手臂酥麻,整个身体都疲劳惊悸不已,不禁一屁股坐地上,因怕附近有人察觉他到来,警惕扫视,张大嘴喘着粗气,尽量控制发出的急促呼呼声。

    但这里更加严寒,别说人,就是连只蚂蚁或鸟雀也没有,只余呼啸的山风刮出的各种声响。放眼处居然是片一眼望不到边的松树林,树木低矮,形态多异如扭曲虬龙,却大多很粗大。

    赵岳心一松,自然懂这是高山树木的必然形态,是适应山风的无情摧残形成的。

    这片树林的树木如此粗大,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霜岁月才能长成这样?

    再回想这处绝壁,垂直高度大概只有五百米,并非担心的那种更高更陡峭难爬。

    只是人走五百米路和游泳这么长距离,费力感觉和难易度完全不同。

    走这么长,正常人都会很轻松,没啥感觉,一晃就过。

    而游泳就不是随便一个正常人就能完成五百米距离的。即使你会游泳。

    和游泳相比,爬绝壁就是更据挑战的事。

    这五百米,别说普通人,就是前世的攀岩高手只怕也难完成。

    山风冰滑下,这活太难太险了。

    赵岳再回想这一过程,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这次真是赌命啊!好在命大,似乎冥冥中可能存在的神秘主宰没想对付他。

    若再来一次。赵岳打死也不想干。

    他实在想不出,在这个季节,除了本事深不可测的师傅,这世上还有谁能攀上来。

    有这胆子的只怕都不会再有第三个人。

    若是在其它无冰雪季节,赵岳觉得光只他知道的人,在风力弱小干扰威胁不大的前提下,还是有几个能爬上来的。比如鼓上蚤时迁。

    以时迁的轻灵敏捷本事和爬高的胆量技巧,爬上来问题不大。

    擅长攀爬的万俟大年,或者解珍解宝那样登山身手不凡的胆大猎人采药人,在有他引导攀爬方向的前提下,也极有可能爬上来。

    但这处险地当真是坚守藏身的好地方。有数百上千人守卫在此,确实难以攻破。

    天下没多少人能从绝壁上来。就算垂下绳索,大军也上不去。

    五百米高度,没几个人有那体力和胆量能顺绳子爬上来。爬在半空,随绳子晃荡,吓也能吓死个人。上来几个人,没有独身破千军万马的本领,不顶用,于攻破这处险要没有任何意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腹黑女帝择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