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是穷人〕〔倾城之美好时光〕〔若水向东流〕〔上门龙婿〕〔上门龙婿免费全文〕〔上门龙婿叶辰免费〕〔八零炮灰大翻身〕〔女总裁的全能高手〕〔都市极品医神〕〔蝶谷修士〕〔摧毁玛丽苏〕〔都市最强兵魂〕〔隐婚影帝有点甜〕〔万兽朝凰〕〔穿越之厨神影后〕〔狂探〕〔盖世武神〕〔王者归来洛天〕〔至尊剑皇〕〔一念淮水过苏城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17节冒险者的游戏,下
    展现在赵岳面前的居然是个面积颇大的山顶湖,应该大体位于山顶中心区,形状极不规则。湖沿与近堤一圈在并不太厚的白雪掩盖下,少见杂草踪迹,都基本光溜溜的,说明是石头的。

    按赵岳的见识,这应该不是火山湖,而是一个不知什么原因形成的岩石大面积下陷,接雪雨之水形成的石头湖。

    也可能这湖下面有压力巨大到能顶到高峰的奇迹泉水,只是湖面结冰铺雪,只剩下冰雪茫茫的一个平坦湖貌大概,难知湖中详情。

    但湖边有脚印,有今天不久前破冰取水处,从那露出的冰的厚度来看,这湖水可能还不浅。

    赵岳知道北京燕山地区有不少湖,有名的象十三陵水库之类的,却实在想不到如此高的石头峰上居然也能有这么大的一个湖。

    石勇他们审问抓住的崔家通讯人员,也只注意问山上人的情况,不知道居然还有大湖。

    这算的一个自然奇观,也为此处住人提供了最基本的生活条件。

    怪不得这的人还在树木间开田种地呢。

    有土,有水,耕种自然没有问题。

    赵岳向湖对面望去。

    首先仍然是一片数百米深的树林夹田地,或不方便耕种的那种起伏不平的野草乱石荒地。

    从这片树木空隙间能看到,隔着树林是一排排夹在稀疏树木间的房子。

    赵岳总算看到了藏在山上的宿敌盘踞处。

    除了对面以外,围着湖区的都是野地和那种林间田。看不到人踪,也没有任何动物迹象。但在这就能清晰听到房子那边传来的鸡、羊、马,甚至还有牛的叫声。

    赵岳确定四周无人出没,没人觉察自己潜入,又继续钻林子潜到房子那面,就近观察。

    眼前的情景让他感觉就是个山野大村落。

    自北向南,因形就势盖着许多房子,怎么也能住个上千人,符合审问的情况。

    让赵岳再次惊讶的是。房子和他想像的不一样,不是段景柱、石勇他们山寨那种用木头胡乱盖的简陋粗糙房子,居然是一水的坚固耐用又宽敞规则的水泥石头房子。

    房顶虽然也是铺的厚厚茅草,但居住的舒适安全程度远不是四壁到处透风又容易着火的简陋木头房子能比的。

    石头。山上多的是,用来盖房子真不缺。费些劲就能集齐材料。

    水泥只怕不是从山外运进来的。

    这么多房子,这么大的水泥用量,要是靠外运,走如此深远的山道。用骡马驮也难为死个人。应该是在这座石峰附近某隐秘又方便处建窑代木采石,就地炼制,再就近运上来的。

    赵岳眼瞅着水泥房子,不禁轻叹口气。

    你妈的,大宋就没有秘密能守得住。

    当初家里把水泥用料和烧制方法献给朝廷,目的是帮助军方能更简便有效地加固城塞,方便官府修固城池,也间接减轻百姓在这方面的艰苦劳役负担,结果如此建筑利器转眼就泄露了秘密,不但大宋民间富绅豪商制造使用谋利。连敌国也比大宋晚不了多久就广泛烧制用上了。

    崔家这种有实力的大族弄到水泥配方轻而易举,在山中建石头水泥房也就不是问题。

    这家人阴险狠毒霸道贪婪无比,但也是真有实力,为生存和藏匿传承真肯下功夫。

    燕山虽然有海拔一两千米的高峰,这座石峰连底座山加一起的高度也只有一千多米出头,在燕山绝对不算高山,但妙在周围十几里却没有高过它的,在没有飞机卫星拍摄的时代,不上山,谁也不知这里的秘密。

    这山还有更有意思的事。

    石峰的山尖在山顶占地面积比例或许不大。入眼处是一片最高处才十几米的几乎光秃秃的石头,位置不象常见的那样在山顶中央,而是大致堵在西北方向的那片地。

    山尖后面不知是什么情况。

    ‘村庄’却就建在峰尖这侧脚下。

    那一带的地面岩石多泥土少,不适合开地种田。却刚好用于建居住区,地基格外踏实坚固。

    山尖恰巧挡住了冬季酷寒强劲的西北风,让这片居住地不受西北风之苦之害,却不影响温暖湿润的送雨南风。

    山顶其它几面却是泥土广泛铺盖,能长大树说明土层不浅,外有古树林挡风。内有林间田地荒野草场,加上不小的石湖,种菜,种粮,放牧,生活,样样方便。

    赵岳再瞧瞧这山顶布局,不禁感叹:“这真是高人隐士隐居的世外桃园!可惜被一窝毒蛇恶狼般歹徒窃居了宝地,破坏了如此乐园美景。这崔家为了传承财富,繁衍人丁,搞宋辽两国家族分流,行狡兔三窟,真是煞费苦心布局经营。”

    只是如此德薄罪孽深重之家岂配当长久的豪门望族?岂配在此逍遥度日,再次躲过乱世?

    他们的存在与骄傲得意是对人性的践踏与挑战,是对良善与美好的污辱。

    赵岳眼中射出冷酷的光芒。

    就让我来毁掉你们这些自以为得计的畜生吧。

    他扫视居住区,看到有些房子已经冒出袅袅炊烟,显然是开始准备午饭了,街上几乎看不到人影,高山上太冷了,人都尽可能藏在家里暖和着享受清闲,如此正好潜入,先想法灭掉这里的主要头目,尽量破坏掉这里的指挥系统。

    贼众无首,总是好对付些。再进行下一步,设法破关卡打开山门。

    只要破坏掉最艰险难攻的第二关,放进了部下马贼,崔家这处老窝就毁定了,根基再毁大半。剩下的燕京那边好说。

    赵岳捂起脸,收拾紧身利索,然后迅速奔向‘村’中那处远看显得最大,布局最复杂,也最显赫的大宅院。

    以崔家的身份和高高在上的脾性,他料定那里必定是崔家的集中居住地,里面应该配备不少护卫亲兵护院,或许还有此处的骨干心腹头目。

    这处秘密存在几十年了。在这里汇集兵马也有十几年了,差不多和赵岳同龄。

    山上的人无论是早就加入的。还是新人,在此安全惯了,谁也想不到居然有人能潜入偷袭。

    赵岳一身常见的燕地人寒冬打扮,和这里的人出来时怕冷一样蒙着脸。别说外面没几个人露头,就算有人看到了赵岳匆匆经过,只怕也当是自己人不以为意。赵岳很轻易地就潜近。

    他径直来到大宅院的侧后面。

    这里是周围房内人无法看到的死角。他过来时就留意倾听,判断这一带院内没有狗和人,却有马的声音。估计应该是养马棚,趁无人注意,一纵身跳上一丈多高的院墙,随即翻了下去。

    果然,此处是一片养马棚,里面养着二三十匹优良战马。

    赵岳眼尖,识马,扫一眼就大体看出,其中至少有六七匹称得上宝马级的。

    虽说在辽国弄战马方便,但宝马也是珍稀物。仅从这一点就可知燕支崔家确实混得不错。

    赵岳扫视清楚这里的布局。原来是象北京老宅那种大四合院,除了这一片后院是养马地,周围一圈房子。

    房子再多,崔家身为整个山寨的主人,按大家族的传统也必定居住在面南背北的主家正房。其它那么多房子应该就是预料的那样,是护卫和心腹头目居住的,遇到意外方便随时保护主家。

    他随即摸向北院墙对的那排房子。

    为避免被人从屋子里透过窗户纸看到房后有人影潜入,或听到踏雪脚步声,导致屋里人起疑心喝问,打草惊蛇。赵岳俯身慢行,侧耳倾听一个个屋子里的声音,寻找山寨核心与骨干所在。

    也许赵岳潜入的正是时候。

    没等他费劲慢慢挨个摸情况,前面一窗户内传出的说笑声让他锁定了第一攻击目标。

    从声音上判断。这屋子里至少有十几个人在,绝大多数是男的。有几个是声音妖媚女。

    从称呼和谈话内容看,应该是崔家几个能拿事的骨干设宴和山上心腹骨干凑一起吃喝玩乐,无非是为消遣打发寒冬深山上无聊的时间,顺便显示主家恩义,用吃喝玩乐加强感情交流和笼络。让部下这些有本事,能打敢战的首领好汉能更忠心耿耿为崔家效劳。

    深山不同于外面的社会。

    崔家不少成员在此躲藏着居住生活,不受官府直接保护,万一有武力强悍者生出异心,暗中联络人造反搞事,杀崔家人,占据此地自立,绑架人质,向燕京附近的崔家敲诈勒索谋夺财富,那就糟糕了,有这个可能不得不防,对这些武功好手自然得多交流观察,也多施恩款待。

    赵岳静静站在窗外偷听了一会儿,脸上不禁露出笑容。

    正愁怎么能迅速除掉了山上的武力骨干和指挥者,想不到大半就聚在这个屋子里逍遥快乐,真是天助我也,合该逆贼奸人覆灭。

    他湿了手指,小心翼翼湿软了最靠墙边的那张窗户纸,轻轻捅了一个小眼,侧头向里面探视,认准了其中哪个是厉害的武人,哪个可能是只会耍心机和嘴皮子的崔家人,两手都拿了飞锥,找好突破和攻击角度猛然跃起,一膀子撞开窗户窜了进去,双手飞扬,先攻击记住的危险人物。

    突然的轰隆一声,坚固的粗木窗户居然破了,随着寒风飞进一个蒙面人,屋子里正欢乐的人都呆了一下,不约而同扭头看过来。绝大多数人眼里的神色是惊讶与好奇,而不是警惕戒备。

    这确实太让他们感到意外了。

    其中有几个大汉果然武力不凡,反应迅速,下意识猛地起身,因为是在主家这喝酒娱乐,连崔家人也都没带武器,抄的都是凳子,但寒光袭来,根本闪避不及,一下就倒下一大半。

    赵岳发出十只飞锥,随即一步纵到酒桌附近,过来时宝剑已经出鞘,挥剑如电,纵横劈斩,快速突刺,剩下的几个男子没有武器,有的手里还拿着筷子,根本无法抵挡,转眼间都在惊骇中倒在血泊中。

    赵岳杀死中飞锥后还在喘气的,彻底消灭了潜在威胁,向侥幸活着的那几个吓傻了的年轻美貌陪酒女人笑眯眯道:“瞪眼看我做什么?按这段狗血剧情,你们应该惊恐尖叫才对。还不快叫?”

    这些女人被赵岳喝回了神,瘫坐在冰冷的地上,哆嗦着很应景地尖着嗓子拼命喊叫。

    “啊——”

    “救命啊——”

    “杀人啦——”

    可你妈的,周围房子中居然没人应声冲出来。

    这里门窗都关得紧紧的,隔断寒气。崔家的护卫看不到屋子里的血腥情景,把喊声当是‘狼来的’那种闹剧?

    有上酒菜的仆役进来一眼察觉不对头,看到一个高大蒙面人拄着宝剑一脚踩着凳子,正眼神笑眯眯地盯着他,惊得摔了酒菜,抹身就逃,跟着女人惊恐大叫呼救,直冲到院子里疯狂大叫,这下终于惊动了这里的人,片刻间忽拉一下,院子里就涌了一堆人。

    赵岳笑眯眯对那几个陪酒女轻声道:“冒险者的游戏正式开始了。你们不想死就老实躲屋子里藏着。”

    说着拎剑冲出屋子,向院子中人最多的地方冲去。一路拳打脚踢肘撞,宝剑飞舞,惨叫声顿时一片片响起,所过处,人一片片倒下。

    赵岳的迅猛凶悍强大惊得一时从安逸温暖窝出来还没进入凶恶厮杀状态的武夫惊骇后退,被赵岳紧撵着追杀。这么做,赵岳是防止被敌人放箭施暗器围攻。近战,他不惧任何人,不怕人多。

    这院子里住着至少上百崔家护卫,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忠心好手,仓促间却被赵岳一人杀得死伤累累,狼狈不堪,惊惧不断退缩,片刻死了近半才逼急眼终于进入状态,怒吼着开始反攻。

    突然降临的激烈厮杀先惊动了这院子别处屋子里的崔家汉子和住在这里的头目。有武力的十几个崔家人纷纷拿着武器冲出来,但没有立即参战,而是聚在一起观战和戒备。

    那些头目则横刀摆枪竖盾紧紧护在主家周围。

    此时此刻保护好主人才是重点。

    他们谁也不清楚这次事件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还有多少敌人存在,无论主从如此作为都没有错。

    不擅长武斗的看到护卫们开始围攻反击蒙面人,自己的武力亲人和护卫高手在侧,感觉出来安全了,想看清战况热闹或担心还有敌人潜伏盯着他们,为寻求保护,也跑出来聚集在武者身后偷看。其中还有几个穿着华贵的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