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想要幸福〕〔宠妻攻略:神秘老〕〔总裁大人,矜持点〕〔我的光影年代〕〔都市无敌战神〕〔我的重生不一样啊〕〔诈尸农女:带着萌〕〔日暮乡关归何处〕〔逍遥弃妃〕〔重生2004〕〔纪少在线撒狗粮〕〔娘子又被系统欺负〕〔一世悟道尽沧桑〕〔玛法传说之惊天阴〕〔下岗豪婿〕〔超神大掌教〕〔从氪金开始修仙〕〔赝太子〕〔总有人逼我当大侠〕〔丹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19节美好总在苦难中培育
    赵岳轻易瓦解了内关,心中庆幸了一下,全力以赴冲向第一关。

    这里和内关就完全不同了,守卫人数足足有近四百人,即使不知山顶变故,缺乏警惕性,守卫松懈,也仍然有几个岗哨在关上巡逻观察山下。

    其他人员也是缩在屋子里取暖玩乐,准备吃午饭。

    赵岳见无人在关内活动,自无人阻拦他,趁这空档不理睬关上的岗哨有人察觉他从上面冲来好奇地厉声喝问,一口气冲入门洞,奔到紧闭的山门前,一脚踹倒顶门杠,摘下门栓,双手较劲,奋力快速半拉开一扇大门,并不管另一扇,只把门栓和顶门杠丢出去,又转身迅速冲出山门洞,在岗哨的惊骇尖叫示警中,沿着上墙道猛冲上去。

    几个岗哨见这个奇怪的蒙面人冲他们杀来了,感觉不妙,连忙摘弓箭射击。

    以他们惊骇忙乱和蹩脚箭术哪挡得住赵岳,几转眼间就被或杀或砸撞下城墙死个干净。

    清理了关墙上的敌人,赵岳眼尖,欣喜看到关前山林中已有人现身冲了过来。

    当先之人正是他的侍卫长王念经。

    这家伙这段时间不知赵岳会不会在绝壁出事,强忍着内心的担忧焦虑潜伏在关前,此时看到赵岳的身影出现在关卡之上,心说公子无事,果然无所不能,一脸死寂转瞬全部转化为满脸狂喜之色,破锣嗓子激动大叫一声:“公子。”却被山风呛了一下,咳嗽着却丝毫没停奔行。

    另有三人也现身冲出,比王念经行动稍晚了也许不到一秒,但奔行的速度比王念经高,很快超过了王念经。

    抢在最前面的正是腿脚快的武能、徐谨。稍后的是打小练出来擅长爬山的万俟大年。

    潜伏在山野间的伏兵也纷纷跳了出来,在石勇带领下奋力杀向关卡。

    潘氏兄弟居中控制指挥马贼。

    段景柱之前在抢神臂弩时腿有伤,跑不快,负责押后阵。

    这时,关内的守军被惊动,纷纷拿着武器匆忙涌出屋子。看到关上的蒙面人,虽然看不到面目,难以识别是不是山上人,但感觉体态尤其是那口寒光闪烁的武器陌生。到底是凶悍马贼,这关口没奇怪犹豫,对着赵岳放箭,自觉分成两股,一部分冲向山门。一部分涌向关墙。

    赵岳哪能让敌人再堵截阻击山门。

    他抵挡躲避着乱糟糟射来的箭,把剩下的两手雷,先丢一个炸在冲山门的队伍最密集处。

    轰隆一声巨响,在强烈冲击波中,顿时死伤震倒了一片。

    附近没被杀伤力波及到的贼众也一阵耳鸣发晕。

    众贼被神雷天罚般的恐怖吓得不轻,放箭的奔行的都顿时一滞,都不自觉地抬头盯着关上的赵岳,怕这奇怪的蒙面人再放出这一可怕杀招。

    赵岳此时只为阻止敌人行动,尽量拖延时间让部下能及时杀进来,不以杀敌为主。

    等敌人缓过劲再想蜂拥而上。他才把最后一枚手雷丢了过去。

    如此争取了一分左右时间,徐谨、武能、万俟大年和王念经就杀进关来,两口宝刀加两口宝剑,配合默契,卷入敌群迎头大杀,有效阻挡了敌人阻击山门的去路。

    后面的石勇大吼着带大队紧跟着疯狂冲了进来,至此,第一关已必破无疑。

    赵岳奔下关墙,杀开血路,径直向内关冲去。

    他最担心的是内关被山顶的敌人赶到及时再封锁了。

    徐谨、武能、万俟大年和王念经是赵岳身边的人。紧跟赵岳走,瞅见赵岳奔向山上,不用提醒招呼也冲开血路,奋力追赶赵岳而去。

    石勇一边厮杀一边指挥作战。一眼看到赵岳行踪,顿时醒悟抢占内关才是最重要的,暗骂自己一声糊涂,连忙带精锐先头部队紧跟着沿唯一的通道向山上冲去。

    潘迅、潘速本是西军小将,对战事要害更敏感,不看赵岳也径直带队杀向山上。

    只要破了山上内关的敌人。第一关的敌人还有什么依仗?

    剩下老段腿有伤,登山奔跑太难为他。

    他索性不走了,指挥剩下的数百部下封锁了第一关,阻断了敌人唯一的出逃之路。

    赵岳展开平生本事,狂奔到内关,看到关门依旧大开,心稍安,连忙奔进去,就看到听到山上各处能走人的地方都有人拿着武器叫喊着向这里赶。

    看来山顶敌人意识到不妙,终于反应过来了。

    即使暴死了很多崔家主人和核心骨干首领,惊骇慌乱,对骤然发生的事好奇而茫然不解,事变之际,缺乏有分量的首领来统一组织指挥,他们也知道赶紧下山先查看守紧关卡。

    可惜他们在此安全窝安逸太久了,对太意外的重大突发事件到底反应慢了,耽误了最宝贵的时间,此时再急,也没赵岳那种跳跃直线下山岗的本事,第一关和内关的距离又不远,他们注定无法在对手大举冲入内关前及时赶到再阻击封锁住内关天险。

    一些反应快,本事高,跑得快的敌人还是当先杀到,却被赵岳带四位部下杀得横尸一片。

    石勇部数百精锐赶到后,赵岳松口气,知道胜局已经锁定,帮助部下阻击了一会儿山上的敌人,看到二潘带人杀进来了,就退出了厮杀,到关卡大石上观战也休息一下。

    山上的首脑和武力骨干已经死伤至少大半,兵力也没有石勇段景柱他们多,失了天险依仗,又惊慌失措,在这样的条件下,如果石勇他们还拿不下战事,以后也不必在燕山混了。

    ……

    这场发生在燕山深处的隐秘战斗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后结束了。

    战况非常激烈,不次于国与国之间同等数量军队的疆场殊死血战。

    山上的敌人依仗天险才能安然无事这么久,如今关破,也同样被天险困住,逃无可逃,为了保住老窝,为了杀出唯一的生路,个个再惊慌失措胆怯,再不愿意卖命也得拼命反抗。

    而进攻方,为了消灭对手。夺取山上的女人和一切财富,为完成此次任务就能转移到赵岳承诺的那个安全自由快活的地方过以后的生活,也个个拿出斗志与勇气进行最后一战。

    最终赵岳一方胜利了。

    他们高手多,首脑和指挥系统健全。二百训练有素的沧赵战士配备能连续射击的手弩、锋利的武器、坚韧内甲,担任各队首领,配合得当,攻击得法,兵力也占优。不胜没天理。

    山上的近千武装分子全部被无情杀死。

    而石勇等四将部下一千四五百马贼也战死近半,另有二百多伤势较轻者。

    在严寒高山这样残酷恶劣的战斗环境中,无论敌我,重伤都必死无疑,根本来不及救助。

    二百沧赵将士受伤者不少却都没大事,到底训练有素,而且武器远近攻击皆犀利,内甲防御有力护住了要害,非是仓皇失措,又不了解他们的乌合之众能对付的。

    其实他们每人还配备一枚手雷。

    这是为他们加入马贼军。在敌区最关键时刻破大军强敌包围,冲开血路保命用的。这次战斗没必要消耗。

    赵岳孤身犯险,为迅速高效进行斩首和破敌行动才拿了马贼军五枚手雷用。

    沧赵军队无法给每个将士大量配备手雷,这是现实生产手段,尤其是受材料限制的无奈。

    有技术,并不等于就能实现相关设想。

    山上的人并非都杀死了。

    崔家在这里的,男人要么是有武力能震慑部下的,要么是半大少年或家族中不需要他出头露面的;女人,正经妻子都不在山上,陪伴的都是年轻漂亮没有孩子的妾氏或奴婢。

    如今山上的崔家男人。没死在赵岳之手的都在混战中带着伺候他们的男性奴仆负隅顽抗,结果全部被马贼杀死了。女人和其他贼众抢来的女人都成了胜利者的战利品。

    另外没死的是崔家一些奴仆家庭。

    这些奴仆是最早来到山上负责盖房子,开垦田地,为山上提供蔬菜和部分粮食的。

    他们来到后就与世隔绝。困在此地再也没有出过山,在此得了女人成家生子,实际成了困地人形牛马,是山上最卑贱最劳累最受欺负最没希望,也渐渐和主家离心的。

    这些家庭有三百多户,集中住在山顶最不好的那片区域。待遇最差,也麻木老实地向现实低头顺从,内心里只当自己是受官府豪强压迫剥削的苦难山民。

    石勇他们带人杀上来时,这些家庭大多在惊慌失措却麻木中闭紧门户,缩在家里任凭命运对他们全家的再次安排,却不知正是如此才侥幸没成刀下鬼。

    那些心有幻想,觉得是向主家表现的机会,想就此搏个出头之日,或仍然忠心崔家的,跑出来追随崔家反抗,结果自然随崔家一同奔赴了黄泉。

    心思活,有想法,有时真就未必是福气。

    佛说,心动,身如在荆棘中行。

    人不管是非对错爱随大流,是人的社会性属性影响的,客观上也不是没有大道理依据和好处。

    赵岳见到这些苦哈哈,就明白了这些家庭是山上的什么角色,自然不会下令斩草除根。

    他好言安抚了一下,向他们保证以后生活继续,但却不会再遭受苦难,只要安稳种田养殖,帮助军队做些洗洗缝补活,没人会再欺压他们,一切会好起来。

    这些老实巴交到麻木的人见不用死了,这就满意了,不在乎赵岳说的好处。

    赵岳也不会费心费舌多说。

    他明白只有时间能让这些人相信他,也只有时间能改变这些人的消极不良心态。

    将士们激战一场都累了,正好享用敌人做了却没来得及吃的午餐,进行休整和治疗伤口。

    但满山的死尸需要处理。战场需要进一步清理干净。

    这些麻木的劳力正用得上。

    他让这些家庭的女人和孩子老实呆在家里该干什么干点什么。男人都去收拾战场。

    这些人怕新主人恼怒翻脸杀人,都听话地很积极去干。

    他们也分不清哪方是哪方,凡是尸体都扒下有用的,把尸体就近丢在绝壁下。

    浓重的血腥味很快引来山中饥饿的野兽。绝壁下不久就涌聚了成群结队的野兽在争食。

    石勇他们的部下即使看到战死弟兄被丢下山被野兽啃食,心中难过,却也不说什么。

    山上的土还冻得坚硬如铁,没法挖这么多坑掩埋自己人尸体。

    烧掉也不行,满山枯草松树,引起山火就可怕了。

    马贼的心比军队更坚硬冷酷,对感情的抗打击承受能力更强。他们本就是一群玩人命在刀锋上跳舞的孤独凶残人。

    他们绝大多数人觉得:既当了朝不保夕的马贼,就得有这种哪死哪了弃尸荒野的觉悟。好日子转眼就到了,你们却死了,想必是这一世没那福气。死肉一堆,是埋了烂了,还是被野兽吃了都一样,被凶猛野兽吃了,而不是被蚂蚁啃骨头,也是种勇士才能得的待遇。喂了野兽未必不好。有缘相识,并肩战斗一场,唯愿你们下一世能投个好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