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到异世去打架〕〔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重生无冕之王〕〔都市神级强者〕〔全职武师〕〔生活系合成系统〕〔天降我才必有用〕〔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夫人每天都在闹〕〔嫡女休夫记〕〔我的家仆是帝尊〕〔刀御三界〕〔漫威世界的替身使〕〔我能看见本章说〕〔姜家赘婿〕〔我真没想穿汉服啊〕〔三界改命群〕〔西游大妖王〕〔第一宠婚:墨少的〕〔逍遥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22节杀破狼,1
    找了个路边有小树林的地方,前面离村庄只三四里,赵岳就在这带队下手了。

    兵法不是教条,要活学活用。人做事不是机器死程序,要因地制宜审时度势灵活多样。

    抢劫这活也并不一定要在特别偏僻远离人烟的地方进行。

    对这种差铁甲精锐一大截的对手,只要能做到速战速决,离契丹人村庄近也不是问题。

    偷袭开始,采用两头堵截,左右夹击。

    这只商队很熟悉这条路,显然没料到有人居然敢在这里抢他们这么大队的货物。

    在这厮杀,声音很容易就招来前面村庄的注意力和支援。即使成功抢到了,也不利于转移呀。这实在不是抢劫的理想之所。怎么也不应该发生抢劫。

    只是,天下不应该发生的事发生得太多太多。这就是社会的复杂。

    六十几架手弩对付五十几个目标,攻击力还有富余。在一阵弩箭夹击暴射下,骑马悠然而行的商队护卫猝不及防纷纷栽下马,车夫也死了个差不多。剩下的转眼又遇到暴射。货车外的人几眨眼工夫再无一个直着。

    紧跟着两侧小树林中奔出几十条汉子,不管人死没死都咽喉再捅一刀,随即清理战场的清理战场,搜查货车的搜查货车,把惊怒大叫的几个货车内的管事的迅速杀掉。

    搜干净的尸体全部丢在一侧的小树林。

    王念经和徐谨留下。

    其他人上马的上马,架车的架车,转眼变成了商队继续赶路,镇静自若地经过村庄,看冷清的情形就知道村里应该没人察觉这只商队实际上是抢劫犯。

    一切发生得太快,结束得太快。

    村里人听到惊恐喊叫。大概也不会相信经过的商队不合法。大抵会把隐隐约约传来的叫声当商队旅途枯燥亮嗓子乱叫。

    赵岳他们都在寒冷中捂的严实,装扮没什么惹眼特殊的。没人知道他们的真面目。

    至于被抢的马匹、货车?

    相似的商队多了。

    后世,在监控遍布的条件下,扶老人摔倒都能说不清,碰瓷者都能铁铁赖定你,何况是在这个技术落后的时代。

    想追缴过路强盗悄悄劫走的东西。太难了。这是来去如风的马贼长胜不衰的原因。

    即使事后追查,也没人能够认出凶手就是赵岳他们。

    离开村庄二三里后,到了前面岔路,货车由向北拐入向西的路,开始扬鞭策马跑起来快速前进。

    赵岳坐在货车内看着商队货品单和通关证明。

    货物有三成是上好茶叶,其它都是上好草药。以赵岳今生对草药的一点了解,也能看出草药虽品种繁多,但混杂其间的多是能配制金疮药的。这个商队从大宋边境接货而来,跑得路够远的。下的工夫够大的。

    他瞅着上面的货物预定目的地——中京。不禁撇撇嘴。

    中京离金军袭扰和占据区也不太远了。你们的目标是金军吧?怎么不写上京,离金军更近点呢?

    杀掉这队人,赵岳毫无心理负担。

    掐算着时间和车队行进速度,估计车队走远了。王念经和徐谨点着尸体堆衣物和干燥野草多油松枝,看着火势渐渐起来了,点着了附近的松树,在风助下必定会狂燃漫延,最终会焚烧整个这片小树林。会把尸体消灭,他俩才跳上马离开。

    村庄的人看到小树林突然大火熊熊。却并不去救。

    没法救。

    去了,很可能连累人死伤。为那片小树林,不值得。

    他们觉得应该是过去的商队行路太无聊,为找乐子解闷故意恶作剧所为,就象他们故意做恐怖尖叫一样。只恨这些有钱人肆意妄为,只为图个乐子就毁掉了他们一片打柴取木的地方。但也只能骂几句解解恨。

    身为南迁的契丹牧民。倒是有马能追赶。但追上又怎样?

    威胁着商队赔钱?

    那些人都带着弓箭武器,敢长途押镖,必定不是好惹事的。敢放火闹事,也必定有背景依仗。

    弄不过有钱有势的,还是忍了这口气吧。

    弱势的不仅仅是大宋百姓。契丹底层人也一样。游牧民族信奉狼的生存法则。对恃强凌弱更认可,更有忍耐力。

    赵岳很清楚这一点。

    顺利赶了两天的路。这天天黑时才走到了一处三岔路口,看到这一带没有村镇,却有一处面积不小的客栈孤零零存在。它外面围着石头水泥建的不矮围墙。里面同样建成的茅草房不少,中间是个宽敞的饭堂,里面六七桌正在就餐的客人,每桌人数不等,有老有少,总共有近二十位,都是汉子,穿着有差异,说不同方言,以契丹语居多。

    酒菜看着比较丰盛。客人吃喝得高兴,说笑声闹得很大,显得饭堂气氛热烈暖人。店小二也甚是热情麻利。

    看样子,客栈有些实力,也比较正规。客人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但赵岳却一进门,就从这里面所有的人身上都感受到一股隐隐约约的杀气。

    他忽略了招呼他们的店伙计的热情洋溢笑脸,从伙计眼里察觉了隐藏的亢奋与嘲弄,更隐隐约约闻到了血腥味。

    那是多人刚死不久所流的血发出的。

    赵岳感觉敏锐,大体能区分清人血和鸡羊野兽的血气味不同。

    石勇、王念经在外面向客栈伙计安排完马匹货车,进来向赵岳使了个隐晦的眼神。

    他们是老江湖,只凭直觉就知道这里不正常。

    大宋有桃花面却实为母夜叉的孙二娘和就喜欢开肉包子店的邓云。辽国更野蛮凶残的契丹人岂会缺了开黑店的?

    赵岳笑起来,似乎对这里的食宿环境很满意,却扬手把热茶泼在正躬着腰一脸谄媚问贵客们今晚吃点什么的店小二眼上。烫得那家伙高亢尖叫一声。赵岳部下好汉们一齐变脸,发声喊,钢刀出鞘凶猛杀向这里的所有人。

    客栈内的人顿时凶狠叫嚷着,从桌子底下或隐秘部位掏出武器反抗。但哪里是武器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军队的对手。

    赵岳坐在那没动。

    这些杂鱼不值得他动手。

    侍卫长王念经杀了招呼赵岳的伙计后也没参战,抗着刀,静静站在主人身侧,准备随时杀掉敢冲赵岳来的歹徒。

    不多时,客栈在明在暗的四十多成员全部被清理干净,包括几个或凶悍或妖媚歹毒的妇人。

    一会儿。石勇过来了,恨声骂着回报:“公子,这家客栈够凶残的。后堂厨房附近有个半地下室,里面居然有十几具扒成光猪的新鲜尸体,只怕都是今到的客人。有几个家伙在里面剥生猪一样忙活。俺看了也毛骨悚然。查过了,来投宿的,无论穷富无一活口。”

    这家店存在好多年了。

    店主是个中年契丹人,颇有勇力,平时少有露面。如今死在石勇刀下。

    他很精明,开着黑店,经营有方,害人无数,大发横财,但却一直无人发现。以前也不是来客全宰,有钱没麻烦的才杀。眼下北方难民汹涌而至,社会秩序混乱。他才趁机这么做。

    这伙凶徒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象以往一样热情招待着迷茶迷酒。习惯地正想看着这批更肥的人形猪羊象往常的客人那样倒下,却遇到了比他们更强更凶狠的杀破狼,结果恶贯满盈,倒下的却是他们自己。

    赵岳心理正常,不喜欢杀人,不喜欢闻到人的血腥味。更不喜欢住在这种肮脏之地,但神色平静地决定留下住一晚。

    总比初春寒夜在外露宿风餐好。

    这又不是星级宾馆遍布各地的后世,出门在外,什么事都可能遇到。讲究不得。

    部下关闭了客栈大门,摘了客栈标志。熄了迎客灯笼,拒绝再有人来投宿,实际也没人再来。大体收拾了现场,尸体都堆在那个地下室中。用客栈的粮食肉菜做了饭吃喝,喂了马,就在这歇宿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卷了客栈积累的财富、行凶武器、一些做饭工具、方便路上用的一些粮食和肉菜,和后院六十多匹停放的客栈的马,带着货队离开了。

    这些马中有四十多匹相当优良,极可能是客栈杀了过客,得了马,从中挑选了好的,留下自用。

    当恶人,更警惕,遇到意外危机,跑路逃得快,那是必须的。

    辽人多马。客栈有后门,后院配备马匹当逃生工具也就很正常了。

    赵岳没烧掉客栈,只是锁闭了大门,以防有人在他们没走远就发现血案,出现麻烦,耽误脱身离开。

    宇宙万物本无是非善恶之分,是人说天道无情,以万物为刍狗。有了人才有了是是非非。

    险恶有罪的是人,不是房子。

    赵岳讨厌人类为各种理由毁灭人类辛苦创造的一切有用的东西,包括这所充当了黑店的房子。

    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有家客栈确实方便过往客人。以后是好人还是恶人占据此地,用于利人还是害人,那是人心安排的,就不关他的事了。

    他只是个匆匆的过客。

    有了富余的战马和饮食,不需要特意赶食宿地点,赶路更方便快捷了许多。

    大家由只带了点盘缠的11路很快又变成了车马具有的精锐骑兵,还发了横财,一身轻松,心情舒畅,精神自然昂扬。

    他们大摇大摆行官道,大路上冰雪消融,泥土路面却还冻得比较坚硬,货车行进更顺畅,快速兼程,很快到了新老巢所在那片山区,但没就近从南山口进入,而是绕大远到西山口。

    南山口外仍是连绵广阔的低矮山区,仍是猛兽出没的荒野之地,虽有能通行马车的山路,山口附近地区也没有人烟存在能注意他们进出深山,但货车进不了深山。

    西山口面对的却是燕山盆地,村镇无数,有通往山海关等地的北上交通要道。

    从那里也无法架车进山,而且到老巢的路更远更难走。

    但在那里,离深山口七八里外的山区边缘有家大型客栈,和赵岳他们抢的那家黑店一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周围数里没有人烟,却靠着北上的一条路,不愁没有生意,原本是崔家开的黑店。

    燕支崔家堡在燕京北。西山口离崔家堡更近。

    这家店由崔家一嫡系武勇子弟带二三十伙计打理,是个重要据点。

    既可黑过客,又方便接收崔家马贼抢的需要处理的战利品,所有脏物再由此转运到崔家堡或城镇出售,也是巢穴最前方岗哨,并负责清除在进山不是太远那一段路上定居的猎户家庭,保守马贼进山的通道秘密。

    客栈既在远离人烟的山野路边,为显得存在合理,顺势以野味为主,兼收山货,价格公道,深受附近猎人的欢迎。

    他们黑客人也极有讲究,不是有好处就杀。

    会引来麻烦的客人,钱财再多,客栈也不动,由崔家马贼在别处有选择的负责收拾。

    客栈干净,酒菜风味不错,服务周到热情,行事严密。接触过客栈仍活着的人,谁也感觉不到这会是家吃人的黑店。

    自从沧州本支神秘覆灭,崔家判断是燕王派辽军所为,觉得契丹官府靠不住,开始在石峰老巢汇聚人马加强自保实力,那时起这个客栈就设立了,到如今十几年过去,却始终无人察觉它的邪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