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1V1:爹地你出〕〔天命神符师:君上〕〔农女有毒:王爷,〕〔穿书:攻略那个大〕〔双双金鹧鸪〕〔攻略你的世界〕〔刘备的日常〕〔抗战之烽火漫天〕〔三国之龙图天下〕〔八零神医小娇媳〕〔慕林〕〔郓城法医打包走〕〔只锦〕〔纯情大明星〕〔爱你江先生〕〔诡秘怪谈〕〔我走错了重生门〕〔都市剑说〕〔我是大反派〕〔妙女多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29节贪狼梦碎,上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做事,要么不做,做就尽可能做好。

    这是赵岳前世就信守的原则。

    他引开辽军,是好心为了那些受崔家一代代剥削的村民能有时间抢到钱粮迁徙,也是为了让石勇他们能更轻易脱身。

    冒险诱敌,他自己决定的此事,再危险,也不会后悔。

    眼下敌近,事到临头,阻敌也不得不为。

    赵岳没听众人劝说,果断熄灭了火把,迅速策马转到路边的黑暗中藏匿安抚了战马别嘶叫让人发现。

    此马是崔家精选并训练好的好马,颇有灵性,跑这么远又是一直急奔,也累了,在新主安抚下听话地老实待着休息。

    赵岳见马没误事,顿时轻松不少,随即转出来蓄力潜伏在路边。

    辽军主将邱野赤火左手持火把,右手拎着他那把长柄装双刀的怪刀,仗着精湛骑术、马好和武艺高强,只凭双腿控马,一马当先,如凶神恶煞般远远追在最前头。

    不抓住,不审问清楚根脚来历,不杀掉这伙敢来我的防区生事挑衅的胆大贼子,本将誓不罢休。

    漆黑一团中,火把能照亮的距离很有限,骑在马上也不过是照清两三米左右半径范围,稍远就很暗弱了。

    受黑夜视野限制,前面的贼人落在邱野赤火眼里,只不过是一群在黑暗中急速流向前方的火光。

    这是辽军多次追近,却始终不知赵岳一行中多是空马的缘故,此时也看不出赵岳离队藏匿埋伏了。

    邱野赤火的宝马神骏,快跑出五十里仍奔行有力,巨大的马蹄子敲击在还未大化冻的稍软仍坚硬的路面,发出巨大声响,声势嚇人。片刻后就奔到赵岳藏身之地。

    邱野赤火狂奔间突然瞥见一团黑暗从右前方腾空而起猛扑向他,心中一惊,还以为是流窜到此地的大型野兽,本能地挥刀想挡开攻击。

    不料。黑影这一扑在宝马相向狂奔相加效应下,速度比捕食的猎豹还快,抢先扑到。

    邱野赤火感觉黑影如鬼魅掠到,右脑太阳穴被重击,护耳铁盔都砸扁了。眼睛一黑栽下马。

    赵岳借这一拳的反作用力恰到好处的消了前冲之势,尽显十几年坚持不懈苦修和实战得来的惊人武技,准确落坐在奔行的宝马屁股上夹骑住,并顺手把邱野赤火右手举起又随着昏绝而松手的那柄粗长怪刀夺到手中,左手抓马鞍借力,身子向前一挪,落到马鞍上彻底骑稳了。

    邱野赤火有没有被一拳打死已经不重要了,在高速狂奔的马上突然一头栽下去,必死无疑。

    赵岳这一拳拿捏的力量,目标就是打他下马。并借力止身,落到马上。

    后面邱野赤火的二三十个辽军亲卫所乘战马也是极精良,但比不上主将的宝马,跟在最前面的几骑也被甩开了三四十米,正拼命追随主将间,突然惊骇看到前面一幕,来不及缓住马速做出躲避,轰隆隆冲过邱野赤火横在路上的尸体,后面的战马又是一连串奔过……

    等他们惊叫出声,努力勒马降下速度。邱野赤火裹着一身铁甲也已被一匹匹发力狂奔中的战马踏成了肉泥,连铁甲都烂扁在地,邱野赤火掉下马时即使没死,这回也彻底死透了。

    前面的赵岳不但没趁机逃走。反而也降下马速,转了回来,俯身马上,拎怪刀反冲来。

    主将死,还被自己人踩烂。邱野赤火的亲卫既惊骇又恼怒,一看可恶凶手居然行凶后又孤身一人杀来。纷纷怒喝着,拔弯刀迎上来,恨不能立即把此凶斩成肉泥。

    赵岳冷笑。

    抢的这柄长刀既长又重,造型也古怪,是在铁柄上的一头装有对称的一对比巴掌还宽的长方形刀面,刀面长近一米,末端急收成尖,象个锋刃巨大平直的双刃戟,只是没有中间的枪头。

    赵岳从未见过这种武器,但感觉很称手。

    以前,他在战场或用枪,或用其它顺手拿来或抢来的长武器重武器,虽能用好,却总感觉这些武器的功能都有偏重面,威力不全,无法发挥他全面的实力。

    受到这柄怪刀的启发,他心里突然有了适合自己的长武器形态概念。

    闪念间,双方对冲,几转眼接近,赵岳骤然从马上起身,大刀在双手灵动挥舞。

    当头的几骑辽军亲卫挥着弯刀,根本没等接近劈砍范围就在远远挥来的巨大刀芒中落马。

    借对冲的马速,用的又是锋芒巨大的重武器,杀人不需要刻意用力。

    赵岳只需要用强大的力量把长大的重刀挥舞得轻灵快速,使辽军无法攻近就行。

    他的长刀霍霍左扫右斩,荡开周围一米多范围,势不可挡,一路前冲,辽军一路惊叫倒下,很快杀透上百米,看看拉在后面才赶来的辽军最近的也在几十米外,又圈马而回,从背面追杀刚才冲过来时没杀掉的辽军。

    从后面顺路杀,辽军要回身反抗,慌乱转马间更不方便抵挡,死得更容易,被杀得成片掉下马,稍远的惊骇转马逃避到路边的野地,四散开了,有的才侥幸逃过雷霆闪电般的打击。

    赵岳也不费力四处追杀前面这些吓破胆的残敌,又圈马窜上路,迎着赶到的后续辽军猛攻。

    怪刀长,双刃大,沉重,攻击有力,方便,范围广大,无疑让赵岳的杀伤力成倍增长。

    他第一次感觉到力破千军是什么感觉,心中大感畅快。

    想力敌千军,想在敌群中所向披糜,用个易折的木杆长武器、不够长的单刀、不能肆意硬抗锤等重武器打击的脆弱薄剑等等,是不可能真正做到的。

    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话在破敌群的猛将的武器上同样灵验。

    威名赫赫的用剑江湖大侠,单打独斗少有人能抵,猛将与之生死争锋,可能几下就死在剑下,但一旦上了战场。在成千上万的乱军混战中,猛将在肆意逞威,而大侠实力会大打折扣,很容易横尸疆场。

    江湖厮杀和战场争斗完全是两个领域。不同概念。

    赵岳的师傅高明在所传武功的威力不局限在江湖或疆场一个领域。

    无论是在江湖,还是在疆场,赵岳都是武功全面的强者。

    此刻,他有了这柄怪刀,迅速找到了战场状态。在兴奋中自然调动起灵敏的感应,强大的力量,高速的杀伤力,孤身斗敌群,乱刀乱枪冷箭……纷纷涌来,旁观者胆寒,他却浑然忘我,不知胆怯畏惧,大刀护得人马上下周全,硬是杀得辽军愤怒惊骇嚎叫惨叫声连绵不绝。被嚣张和怒火燃烧起来的骁勇煞气迅速消退。

    战场激烈厮杀和专有的死伤可怕叫声,在漆黑寂静的夜晚远远传开,动静格外恐怖渗人。

    正杀得疯狂,王念经他们返了回来。

    王念经和急于救主的武能、徐谨,三人大吼着疯狂杀向辽军。

    万俟大年则发挥弓箭优势,在外围专门射杀用箭偷袭的、实力强的、散开的辽军。

    程鹰、金雕也是闯荡江湖,战强盗,斗抢劫他们的马贼,厮杀惯了的,此刻面对战场较量。也不胆怯,大吼着紧跟着冲入重围。四只重钩剑如四只在火光中飞舞的要命银亮蝴蝶。

    柠佐、柠佑、巴恩、车力四个大汉本质是朴实牧马人,杀人不怕,也终于在杀崔家老爷少爷中开了杀戒。体味到了杀人的滋味,但面对战场就不禁露出菜鸟本质。

    但他们到底没愧对人称的四猛,又被赵岳的神勇震撼和激动,被王念经他们的舍生忘死救主精神和武勇无畏激励感动,情不自禁热血沸腾,也怒吼着冲上去。

    他们缺乏战场经验。但精湛的骑术和专门练了近二十年的武艺在这一刻露出效用。

    力量强大,锤子斧子武器沉重,又正是最适合疆场上发威的,四人也杀得辽军惊惧逃避。

    十一条好汉疯狂厮杀,在不是很宽的这片地带,硬是把失去主将和指挥的数百辽军杀得溃败退逃。

    程鹰、金雕浑身是血,也不知是不是他们自己的,却望着狼狈而去的辽军哈哈大笑,瞅见无主战马有的跟着离去,急忙打出口哨。

    柠佐、柠佑、巴恩、车力四人也跟着打口哨。

    六人合力下,居然把散乱的无主战马召唤汇聚了起来,一大群站在路野温顺地等待着主人指挥安排。

    六人见此,不禁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柠佐、柠佑、巴恩、车力四人本质工作就是养马训马的,离辽军驻地又不远,懂得辽军训练控制战马的哨声,赵岳不奇怪。

    但程鹰、金雕的表现就让赵岳感觉这二人只怕不简单。

    他询问大家,得知没人受要紧的伤,小伤用沧赵特制伤药稍处理一下就得,这才放心。

    此地不可滞留,继续赶路,却不用再狂奔。

    赵岳笑呵呵对程鹰、金雕二人道:“得马是好事。这些马里有些是难得的战马,千金难求。可咱们不知身在哪里,我是迷路了,咱们能把这么多马迅速安全带到哪里?”

    程鹰笑道:“公子放心。我们兄弟俩对燕京燕山一带很熟,至少能把马带入山中藏匿,饿死了也比落在辽军之手用于抢掠屠杀汉人强。”

    他其实是想说:“你告诉我你们的藏匿地点,我就能把马带到那。”

    只是怕犯秘密的忌讳,他不好直接问。

    赵岳笑了,说了句大宋词:“能得诸位好汉为兄弟,真乃赵岳之幸。”

    六个好汉都笑着表示,能跟赵岳这样的强者,那才叫三生有幸。

    他们都了解邱野赤火之勇,听说过太多有关赵岳现在拎的这柄怪刀是如何的可怕。

    辽军是没落了,但仍然是这世上的强军,罕见猛将带数百骑兵却被赵岳一人死死欺负住。

    怎能不感佩?

    经此一战,他们是真得对赵岳佩服得五体投地,敬之为神人。

    赵岳不瞒着六人,直接说了深山的秘密,让六人感其信任,越发坚定了追随之心。

    程鹰、金雕没有吹,真就一路避开驻兵重镇,把赵岳带到了老巢南山口。

    到达时,已经是日上三杆,好在进入山区时仍黑天,进入山中,又没有人烟。

    在南山口冒充猎户的岗哨处,让战马补充了些温水和不多的草料,大家吃了饭,赵岳就想立即进山,但程鹰、金雕二人却说要去个地方取东西,并邀请赵岳一起去见他们几个朋友。

    赵岳明白,二人邀请他同去是表示坦荡无私要他放心。

    他没说破,欣然答应,让其他人,再加临时抽调几个岗哨的人一同保护着马匹进山。

    奋战一场,费好大的劲才弄来这些好马,要是因护卫力量不够,让山中野兽攻击杀死,那太可惜了。

    侍卫长王念经本想跟赵岳同行,好随时护卫照顾主人,听凭吩咐,让主人身边有人使,办事方便,这是他的职责,可听赵岳如此说,只得听令。

    他也明白,主人单身和程金二人去,不但是艺高人胆大,主要是以此对二人表示信任和尊重。

    赵岳随程鹰、金雕走了很远,骑马也花了不少时间,转去燕山东面,在那里的深山中见到了一家猎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