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黎落落晋绍承〕〔最强武皇〕〔第一妖主〕〔游戏花都之全能高〕〔废婿神医在都市〕〔我叫狐白〕〔银龙的黑科技〕〔回到过去当特工〕〔守卫者之星际狂飙〕〔焚天吞星〕〔青龙传纪〕〔明日浩劫〕〔近身妖孽兵王〕〔奇门医仙混花都〕〔女总裁的贴身保镖〕〔贴身狂少〕〔武神主宰〕〔超品渔夫〕〔骑士的路〕〔八岁帝女:重生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30节贪狼梦碎,中
    赵岳的平和笑容和磊落大方平等待人的态度,很快赢得了刘家人的喜爱。

    吃了一顿野味饭,一聊。

    原来,程鹰、金雕二人就住在这里,三四年相处下来,在感情上几乎是老夫人的亲儿子一般。

    刘家身在深山,过得简朴却吃用样样不缺,生活用品充足而无忧无虑。正是程鹰金雕二人保障了钱财和用品。

    他们双方在深山的结识很偶然。

    程、金二人本是猎户子弟,喜欢小时候住惯的山野环境,更喜欢这种久违的感觉,偶然入山结识刘家兄弟后,很自然地和朴实又勇猛坚强的刘家亲近起来,选择住在这里,仿佛是又回到了从前家人亲朋都在的那种欢乐与满足。

    不过,二人吸取幼年亲历的惨痛教训,很重视这里的安全。

    为避免重蹈覆辙再遭遇恶人袭击杀害,再次品尝到失亲友之痛,他们不但教刘家兄弟武艺,而且在这个更隐秘的地方建立了住所,设立了紧急藏身地和阻敌杀敌的大量机关埋伏。养的两条凶野大狗也是防范预警手段之一。

    赵岳了解到程、金二人的悲惨遭遇,这才明白他们为何会如此痛恨崔家舍命也要追杀。

    他想想这世上恶人当道,无恶不作者却活得快乐,也不禁皱眉黯然。

    也明白了二人带他来确实是有目的。

    二人既入伙,就不能住在这,以后就算不离开燕京在深山老巢做事,也没时间经常回来看看了,很不放心刘家,自然想把义母和义兄弟也拉入,随着赵岳回大宋过安稳生活。

    以沧赵的富有和强大,以沧赵的仁慈大方重情义敢作敢当,刘家母子何愁没好日子过。

    但他们又怕刘家习惯了这的生活,不愿意离开。就想以赵岳亲至让刘家人亲眼看到了解到沧赵家是什么人,有了信任和希望,就有了离开的动力。

    赵岳整天和民间好汉和家庭打交道,深知平民百姓心中最关心的是什么。有后世的见识,体察人心的感觉敏锐,看到刘家母子,很容易就判断出如何才能说动他们,没费多少事就打消了刘家的顾虑。帮程、金二人达成了心愿。

    这就ok,轻松了。

    剩下的就是随意闲聊,加深接触了解,增进感情和信任。

    当看到程、金二人回来要取用的长武器,赵岳不禁笑起来。

    燕云蝎尾双雄?

    这武器确实就是铁打的蝎子尾。

    一根鸡蛋粗的精铁长柄,在末端是个一弯新月般的刀,弯内如镰刀,弯外也是锋利的刃。

    这是柄重武器,可两面劈砍,可推削。也可钩人命,也可用于攀爬。

    赵岳有个几乎见识过这个星球全世界的好师傅,对武道方方面面的见识很广阔。

    他在大宋没见过这种长柄实物武器,但了解它的图样,也知道一点它的来历。

    此物应该叫钩刀,状如蝎尾,传说乃西域胡人某些神教人员用的武器,后传入东亚,没有在军中得到采用,民间江湖人有的看中了这种刀的威力。为方便随身携带,有采用短柄的当利器。它真正被采用的却是在辽国的一些佛门。僧人给它起了个有禅意的名字——斩烦。

    其实是佛门用它当有多种用途的工具,既能当斧子用于砍柴,也能当镰刀割草。能用于爬山,也能当随身的禅杖,可当拐杖,可拒野兽歹徒防身,可当护卫寺院的武器等等功能。

    命名斩烦有以刀戒身性修行之意,也暗含金刚怒目除恶消身在俗世必然有的麻烦的杀意。

    这种武器其实很难使得精妙。谁拿起来都能使,抡刀,谁不会呀。但想成高手必须是聪明灵巧却又不乏力量的高资质武者。

    这玩艺是全铁的才能发挥真正威力。

    木柄加个弯月刀头,是轻便了,但那是长柄镰刀,不是真正的这种武器,因而真品都很重,非勇武过人者不能用。

    赵岳一时兴起,拿过一柄蝎尾刀,当场耍了起来,开始时很慢,找找这种从未玩过的武器的感觉,但很快他就舞得快了,只是没有成套招式,就是随意耍。

    外行当他不会,在乱耍。

    程、金二人却是行家,开始时也不以为意。

    赵岳武功厉害,但不意味着玩蝎尾刀拿手。术业有专攻嘛。

    在他们心目中和尚师傅才是真正的此道高手,赵岳也就是新奇之下一时意动,玩玩过过瘾。论此道水平,只怕连他们这种水平的一半也比不上。

    然而看了一会儿,二人就变了脸色,先是惊愕,后是惊骇,神情随之庄重严肃起来。

    赵岳耍得不流畅好看,但招招式式都把蝎尾刀的各种威力发挥得完美而淋漓尽致。

    此物在赵岳手里才是真正的恐怖杀器,用它照样在千军万马中杀得人仰马翻,如神兵利器。和尚师傅也无法望其项背。

    二人不知赵岳学的武和他们的学武方式不同,只感觉赵岳无所不能,心中只剩下拜服,为学到新招法,让武力更上一层楼,也得越发跟得紧了。

    赵岳对自己人从不吝啬,你爱学,我就教你。能学到多少,就看你的悟性和勤奋程度了。

    刘家兄弟也跟着学了学叉法,耍得痛快,尽兴方收。

    闲聊起杂事,赵岳才知此山叫独鹿山,顿时想起水浒中提到过的幽州独鹿山。幽州是燕京的曾用名。梁山军在征辽时,曾经被困独鹿山青石峪。

    他一问,这山中还真有个青石峪。

    刘二说:“这山很是幽深险恶,猛兽不少,却有隐秘跑马之路上到险恶深山处。有这个便利,那里就被一伙强人占了当巢穴。

    这山前平坦地面被山隔着外界,可供马贼平常跑马,可供厮杀。青石峪,只有一条路入去,曲折复杂如迷道,石峪四面尽是悬崖峻壑的高山。不熟悉此地地理,若是填塞了那条入去的路。再也出不来。多定是陷在那里了。若是石峪用于打仗,在石峪山顶上望,可见四边来的军马。把对手引入石峪,截断这条路口。里面的人再多也杀不出来。”

    赵岳不关心险不险。听到有强人,不禁注意起来。

    崔家在危急关头不选择潜逃向西北方的深山老巢或西山客栈,而是要四猛保着他们向正东使劲逃,实际远离深山老巢,以那些老家伙的身体素质和本事。受不得快马长途跋涉,不可能向东伪装欺骗追兵来避免深山老巢被发现,然后甩掉追兵,绕了一大圈再拐向太远处的老巢。

    那样的话,不用追兵杀,光是惊吓和长途急速奔波就能要了不少老家伙们的命。

    养尊处优、声色犬马、酒色财气惯了的娇弱身子骨,他们岂肯受这个罪?

    以其家族自视金贵的****惜命性情传统,更不可能以主人之身当引开敌人注意力的诱饵冒这个大险。从地道秘密潜逃,敌人不知他们逃走,不知去向。他们也犯不着如此绕圈费事。

    赵岳料定,在东面,离崔家堡不会太远,必有崔家另一处秘密藏匿地,方便接应不能骑马跑太远路的老家伙们。只是人都在柠氏兄弟的暴怒下砸死了,无法查知这处秘密。

    赵岳感觉那处秘密地只怕只是崔家老家伙们暂时的藏匿地和休整处。

    昨晚上,他已经亲自跑过了,崔家堡向正东五六十里范围内都没有人烟稀少的荒野深山。或正东,或东北,或东南方向。在这个范围内也没有。

    以老家伙们骑马奔行的承受能力,崔家的这处接应处却必定在这个极限范围内。

    崔家自恃手中的武力,不怕强人或仇家上门报复,暗通金国。时刻防范的只是契丹官府剿灭他们。设立的那处未知的接应处就是为了在官府攻击崔家堡时好逃避到这。

    在人烟多的地方设立的藏匿地,人多眼杂,难免有人认识他们,藏这就不能出来露面。

    避过最危急的风头,保得性命,崔家人必然要在辽国继续当大爷。过自由自在生活,肯定不甘心窝在接应处藏头藏脑当老鼠,过长久不见天日的囚徒生活,肯定会转移到更好的地方。

    这个地方应该离接应处不是太远,路近去得快,少遭老家伙受不起的罪,也减少长时间跑路承担的风险,或靠近山野偏僻安全路可供从容转移,总之应该不会是相反方向太远的深山老巢。

    那就是说,崔家极可能在燕山东侧另有一处巢穴。而独鹿山正是东南面最近的深山。

    赵岳也不知自己猜测的对不对,但感觉有必要探查一下此处强人。

    刘家兄弟见赵岳有兴趣了解强人的事,也多说些。

    这伙强人在十几年前就出现了,曾经有数千之众。那时他们还小,父亲也还无病无灾正活得欢实。

    现在这伙人应该不足千人,却很是厉害,有众多好马,连铁甲都有,就是军队,不频繁出动,不劫小财,一动搞的就是大买卖,扮辽军铁骑出去抢掠,抢的是大客商的银子,哄骗攻破的是有钱家的庄堡,还曾经假扮接应赋税的燕京官军,到了偏僻地杀光送税人,把燕京州县的赋税骗劫走。

    人手变少了,却是这伙人在当年抢劫时,意外被玩完打女真回来的一队燕军碰到了,大战一场,贼人战死众多,余者钻入山中逃走却遭到辽军追杀,直追到独鹿山。

    原来这伙人见正面交锋打不过辽军,就利用熟悉的青石峪,把辽军穿山引来全部杀死了。

    官府只知这只辽军突然消失了,再也没见回来,却不知已全死在了这里,肯定查了,却没人看到这只辽军去了哪里,没查到这,让贼巢得以继续安然存在至今。

    赵岳听到贼人突然出现的时间正符合深山老巢汇聚人马的时间,越发感觉独鹿山马贼极可能和崔家有关,极可能是崔家的另一巢穴和敛财基地,也符合东面接应处的人转移的要求。

    他立即做出决断,请刘家兄弟陪他悄悄去看看强人巢穴所在。程鹰、金雕留在这照顾老妇人。

    这兄弟二人和母亲已经决定跟着赵岳走了,把赵岳视为以后依靠的主人,对这点要求,自然答应得痛快。

    不就是爬个山吗?

    再说,回来时正好打猎,补充下饭食。两不误。

    其实,他们喜欢当自由自在的山中猎户,却又不想久居深山。

    当深山野人娶不到老婆的。

    要传宗接代,就得离开深山,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一家人愿意跟赵岳走。

    独鹿山很大。贼巢在山另一面,和刘家不是同一向,过去需要翻山。

    深山难行而毒蛇猛兽众多,贼人一般不会没事费力冒险翻山到这边来。偶尔过来查看,也难以发现隐秘在此山中可能是唯一的一户人家。所以刘家才能住在这边至今安然无事。

    刘氏兄弟都是深山好手,翻山越岭不当事,又极熟地理,带着赵岳抄好走或近路快速摸到那处山寨。

    途中经过青石峪,刘忠见赵岳打量的仔细,就介绍说:“此处柏树极多,惟有青石峪口两株大柏树最大得好,形如伞盖,四面尽皆望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