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凡兵王〕〔惟吾逍遥〕〔万界邀请函〕〔反派至尊〕〔龙王楚炎〕〔炮灰无限试炼乐园〕〔霸刀杀天〕〔从斗罗开始打卡〕〔瓦洛兰没事〕〔狂婿〕〔大宋骄阳〕〔转生眼中的火影世〕〔都市神级教师〕〔凰不归〕〔至尊狂兵〕〔林间谷雨〕〔御前心理师〕〔傲世王者楚炎〕〔楚炎林雪薇〕〔一品兵王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32节贪狼梦碎,终
    原来,崔家在十几年前沧州本支神秘覆灭后,反应迅速,已经秘密把燕地这一支再次拆分成了两部。

    一部就是深山老巢,由崔族长的长子,也是下一任族长带两亲兄弟,族中能镇住部下贼众的绝大多数武力子弟、少年精英和废物却能当生殖机器繁衍壮大家族人口的子弟带人镇守。

    深山老巢的上千马贼主要工作其实不是出外抢掠,而是守卫老巢财富,所以山上开田生存。

    这处秘密,除了老巢中的,只有崔族长和家族几个主要长老知道。

    这几个长老也在老巢生活。

    分出这么多人口,对不知秘密的家族其他成员总要有个交待。

    崔族长欺骗这些人说是,在沧州的本支不存在了,辽人不可信,我们家不能把全部力量都留在契丹人的势力范围,我们是汉人,家族也不能不在大宋留下根以防不测。分出去的人转移去大宋扎根开枝散叶了,以后就是独立的另一本支。关键时可以去投靠,平时不可联系。

    他本人也在心里和深山老巢这支划分界限,只是西山客栈等必要的事不能不做,仍要用蒙骗不知情成员的借口帮着处理。

    他勇武的儿子崔传城则带人在独鹿山设立剩下这一支的深山一窟,但这里没有收藏以抢掠等各种手段弄来的钱财,都转到了崔家堡,实际上是又偷偷摸摸转入了深山老巢。

    深山老巢的秘密和转财的事,老家伙连能干的亲生儿子崔传城都不知道。

    独鹿山这支武装抢来的货物则变成了崔家的货物,有的在当地处理了,有的则化为商队货物运到了太行山那边销售,再把银子转给太行山这一窟,不会再费力冒险带回燕京这边。

    太行山这一窟的领导者却是以能干的旁支子弟为首。

    此为用其能力在强盗众多的太行山地区打开局面,守住这一窟,也是平衡家族旁支的心。

    独鹿山和太行山两部属于一支,最终老巢在太行山。

    如果独鹿山站不住脚,就会集中马贼力量转移到太行山。

    族长带着剩下的通武也需要用于处理深山三窟相关事务的小儿子。以及需要留守崔家堡及燕京官场,打探情报,掌握权力及局势,应付日常场面的成员站在明处。

    他们都属于太行山这一支。

    只是官场子弟都不知独鹿山和太行山的秘密。只和本堡联系,必要时就是被抛弃的牺牲者。

    这些人的父母亲人,包括子女都在太行山那窟。本堡这没人能向官场子弟泄露秘密。

    当然,如今在契丹官场的子弟已经很少了。

    真正有才华的,不是在深山老巢。就是去帮助太行山的建设。剩下的是在官场抓有实权或善于溜须拍马能攀附上契丹权贵当狗腿子的,这有利于家族掌握消息借势。

    崔家已经做出了随时弃家逃走的准备,堡中之所以仍然留有近十万贯钱,一个可能是平时需要用度,另一个更大可能是用于欺骗来毁灭他们抄家发财的契丹官府。

    随着土地大量被官府切割出去安置南下的契丹人,崔家表面上财力已经大减,家族消耗大,收入少,崔家只剩下这些钱,看起来很正常。契丹官府抄到了钱财。没了利益驱动,对逃走的人也就不会太在乎,不会死追死查不放。崔家的人就能较轻松地脱身。独鹿山的秘密,尤其是深山老巢的秘密就能更好地留存。

    据崩溃的崔成功交待,崔族长心很大,投靠金军,费心做了深山三窟布置,却是起了聚集武力,成帝王之业的心思,想等将来金军灭掉辽国。就以大宋远比大辽富有的理由鼓动金军南下侵宋,凭巨大功劳和实力,借金军的势,弄个燕云之王当当。或在金军不习惯生活也不方便统治的汉人宋国裂土封疆,当个金国儿皇帝,直接登上九五之尊宝位。

    赵岳最恨汉奸,一想到崔家煽动起金军贪婪野心导致大汉民族死伤无数的惨象,深觉对燕支崔斩尽杀绝是多么应该。

    他想通种种关窍,也不得不惊叹超大老家族的狠辣和处心积虑。

    他命令要转移走的全部人员。包括沧赵将士伤员在内,留在独鹿山山寨就地驻扎看守,由王念经、万俟大年、程鹰,以及带着海东青利于侦察防守此地的武能负责统领。

    石勇等马贼军首领部将,以及徐谨、柠佐、柠佑、巴恩、车力,带着沧赵将士骑马返回石峰镇守。

    他带着认识路的金雕和刘家兄弟,引着两条大狗,护着刘家老娘去了西山客栈,把刘家暂时安置在这,然后和金雕回深山老巢。

    一回到山上,赵岳先去了那个山上的家庙,这次打着手电仔细察看佛像后下面的洞穴。

    石勇、段景柱、潘氏兄弟、徐谨,以及金雕、柠佐、柠佑、巴恩、车力跟着进来,却不明白赵岳想干什么。

    之前知道这处秘密的,在心里嘀咕:洞穴中的财富都转走了,剩下的只是床啊、煤啊崔家留下的生活日用品,还有什么可查看的?

    然而当赵岳砸开一处洞穴壁后,大家借着火把漫不经心从破口向里一看,包括赵岳在内无不瞬间瞪大了眼睛,首先露出的神情不是惊讶,而是不可思议。

    原来这是处天然加人造的洞壁,把这里原来是半封闭的一个洞窟封闭了起来,实际是个看似天然洞壁的墙壁,由石头水泥砌成,很厚很坚实。

    因为在水泥未干时,在外表层弄上了洞穴中天然的泥土和大大小小的碎石尖石块,水泥干了后,别说是在黑暗洞穴,就是在视线良好的外面,只怕也看不大出来这是人造伪装的。

    赵岳眼尖,鼻子灵,反复审视洞穴全部,最后感觉这片洞壁有淡淡的水泥味,仔细查看后察觉到异常,这才能够发现秘密。

    是什么秘密呢?

    银子。

    绝大部分是整整齐齐码放在里面的一般尺寸的银条。最里面的实际是金子,只是数量不多。没有不利于久存作为家族长久财富传承的玉石珠宝。

    几乎把这处空间实际很大的洞窟塞得满满的。

    洞窟露出的这面一个半人多高,展现在众人眼前的银子是如此之多,只要这洞窟的空间稍大些。那藏在这里的银子的数量也惊人得很。

    这怎能不叫人震撼?

    这得有多少银子啊?!

    崔家到底有多少钱啊?!

    莫非真象传说的历史上某些家族那样,富可敌国?赵岳来查探秘密,却是在知道独鹿山的财富也在这,和在崔家堡得知银库居然还有数万两银子时感觉哪里不对劲一样,脑子里再次闪过那时的那个念头。只是这次他抓住了这个念头。

    崔家是有钱,但当时赵岳觉得崔家既然随时准备弃家逃走,怎么会舍得随便丢下有深山老巢近十分之一财富的这么多钱财?

    这不合常理。

    别说是贪婪无比的崔家,就是随便哪户人家也不会这么做。

    独鹿山再次有这感觉,他再查洞穴,果然验证了判断。

    从这的财富来看,

    燕支崔为自己考虑,对沧崔显然留了一手,也是为了分散财富,保障经济根基和传承资本的安全。在辽地近百年积累了眼前的海量财富,却并没有把银子大量转给沧本支。应该是把金子转移在稳妥的汉人之地沧州本支。沧支覆灭后,这十几年积累的黄金藏在这。

    之前发现的百万贯钱财可能是崔家为以防万一此山被攻破洞穴被发现,把它当掩藏真实财富,引开入侵者注意力的好处,也可能是觉得还不够多到再造个密室收藏封存。

    崔家从唐末劫嫡传家的家产暴富后,就一直认黄金当财富传承,用巧取豪夺的钱财想方设法收集和兑换黄金,从唐末积累到宋末,所以当初破了沧崔能得到令人发狂多得黄金。

    赵岳想通了其中关窍。感叹崔家论财力确实能支撑帝王野心。

    他平静下来,暗暗观察众人在金钱考验面前的反应。

    还好。

    几乎所有人在不可思议后,眼中都露出贪婪之光,但或快或慢地都很快熄灭了。

    赵岳平淡道:“还照样封起来吧。等以后打过来。这些钱正好充当军费,也省得费事了。”

    段景柱闻言皱了下眉。

    石勇却叫起来:“别介。我说三郎,这么多银子在身边,俺肯定忍不住贪婪要伸手啊。”

    他叫赵岳三郎而不是公子,是表达亲近关系与心腹人应得的信任,用玩笑说事。却是加强表达正经要求——银子不能留这。

    这处深山老窝是崔家的,不一定能一直保持住隐秘,也不是那么安全不可破。

    如果马贼军有需要转移到别处干活,此处随时可能被抛弃。

    最主要是,数量可怕的钱在身边,那不是富而是祸根。

    这人呐,突然遇到堆积如山的钱财,即使明知道一个人累死也拿不走多少,可仍然会忍不住拼命去拿,不惜性命毫不稀奇。

    银子留在这,这简直就是睡在随时会爆的炸药堆上一样可怕。

    单单是看守的责任就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而当马贼最过瘾的是轻松自在,想去哪去哪,想杀就杀,想抢就抢,想逃就能转眼逃离,来去如风,行踪神秘迅速。守着银山恰恰就毁了当马贼的特长和乐趣。

    有这堆银山牵制,还能不能让人愉快地玩耍了?

    以后还玩个屁呀!

    众人听石勇说得有趣,都笑起来,纷纷道:“石兄弟说得对。不能留。”

    银子是好,人人喜欢,但却能引出贪婪导致灾祸,不拿,心理馋得慌,忍得难受,拿了,只要一伸手,哪怕只拿了一根银条也就坏了义气,毁了人生这场难得的缘分和前程。

    赵岳欣赏地扫视着大家,却什么也没说。

    但每个人在这目光下突然就感觉自己变得高大起来,腰杆不知不觉就挺得更直更硬。

    赵岳笑起来:“诸位都是这世上有本事的人杰好汉,难得有干大事的资格,能一辈子活得威风洒脱荣耀自豪坦荡,能恩泽子孙,若被区区钱财毁掉。太不划算。”

    “能在银山面前保持理智,我为你们高兴,自豪。这才是我要相处一生的英雄兄弟。”

    众人的笑容越发变得欢畅自然。

    崔家堡大火后第二天,崔家在契丹官场的子弟突然被全部捉拿。审问,处决。其他消失的崔家人被契丹官府严厉通缉。

    崔家堡当夜的惨变,因投入燕王府的那份金国皇帝的圣旨,被官府内部定性为极可能是仇家联合寻仇。虽然追查了这伙人的行踪,想惩罚杀辽军的罪过。但一时无果。

    崔家堡汉人村民被强迫迁走,走时哭哭啼啼的,看着很凄惨,却心里并不绝望,带着足够用的铜钱和粮食,从容不迫踏上漫长南下路。

    崔家的钱财被行凶的强人抢没了,但土地和位置理想的城堡就是天降横财,很快被辽官和当地豪强联手撕得粉破,吞噬得一干二净。

    辽地崔家彻底湮没于胡风中。

    几日后,海盗突然大举登陆。侵入燕京地区,却快马杀到燕京北面,又很快潮水般撤退了。

    燕王在辽东忙着组建‘怨军’,不在燕京。

    燕京留守大将得报海盗这次居然侵犯到燕京这一事了,既惊又怒,急忙布置防御汇聚兵马准备截杀反击,好好教训一下这伙狂徒,兵马尚未准备好,却又得知海盗退了。

    他呆了,看着北面东面各地急报来的消息。嘀咕:“这伙恶贼怎么这次不抢人口,不搞三光了?”

    燕王府一个高级幕僚也皱眉奇怪道:“回去时顺道破了几处镇子,杀了我一些驻军,只抢了些大户和军马物资、百姓的牛羊。不杀我寻常百姓,连我契丹民的马都不抢,就满足地走了?”

    “他们出动这么多人马,兴师动众垮海而来,到底为的什么?”

    “炫耀武力,欺我大辽无人吗?”

    “可恶!”

    独鹿山山寨。寨门紧闭,里面却空荡荡的,藏在这的数千战马和转移的人员都走了。只有来觅食的山中鸟儿在里面自由地蹦蹦跳跳。

    深山老巢的原当马贼的二百沧赵将士、新收的六将,以及从崔家带来的那十几个女人也不在了,和银子一起都随着来接应的大军转移了。

    新收的六将都表示要从军,发挥特长,并建功立业。

    其中,程鹰、金雕勇武又机警,赵岳觉得是混特种部队的好手,建议去台岛学习新思想新字新知识改造,然后接受特种兵训练。

    柠佐、柠佑、巴恩、车力脑子不够灵活,是冲锋陷阵的猛将型,建议先在北军学习,以后哪个大将所部的部将实力不足,又合脾气,就安排他们去哪部。

    那些女人不用操心了。她们对陌生的未来有期待也有恐惧,都选择跟了相熟又相互亲近喜欢的昔日崔家大宅保镖。

    赵岳对此持赞同态度。

    一方原本是崔家玩够了就会除掉的玩物,一方是崔家用来牺牲的武力工具。共同的苦难经历,让这一对对新人会更珍惜这份缘分。女人们的归宿比到新地方找个陌生的新丈夫好。

    马贼军四将有了新调来的五百沧赵军。

    事实上,人太多,既不安全,消耗又大,加重深山生活不易的负担,也用不上。

    以沧赵军的势力,若是出动百骑却抢劫不了那些贩私客商,就说明抢错了对象,危险。

    原二百将士在这次事件中辛劳而功劳巨大,表现不凡,返回北军,按能力升任各部军官,并得到重赏。

    赵岳嘱咐四将,守好石峰这个隐秘基地,方便接应和保护燕京及北方地区情报网人员。

    以后不要再吞并马贼山贼招到此处,必须隐秘这里。

    独鹿山和燕山东簏的多股山贼马贼居然是崔家的人马,这给吞并其他马贼敲响了警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