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公你又吃醋了〕〔豪婿〕〔侯门嫡女之一品夫〕〔邪王盛宠:医妃不〕〔金凤华庭〕〔邪皇爆宠:毒医娘〕〔破天录〕〔良师这般妖孽〕〔庶女绝色,鬼帝大〕〔来自地狱的男人〕〔商路局中局〕〔我的全能修炼空间〕〔钱忆柏的小草人生〕〔不一样的恶魔人生〕〔艾泽拉斯新秩序〕〔魔师马克〕〔斗破之斗罗仙帝〕〔气运伴我入九宵〕〔封神之我要当昏君〕〔天龙八部之慕容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36节贩马风云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另外,河北边关,包括瀛州即高阳关路安抚使驻地河间府的官军都敲诈勒索成惯例,对经过的财货都要雁过拔毛,对流入的战马查得更是极严,不但不提供方便,不鼓励,而且别逮着,逮着,只要不是得罪不起的权贵家弄的马或利害攸关的关系户,就以战马是军需要物禁品为名直接强抢强扣,得的马却主要不是装配军队加强边关武力装备,而是送、卖。

    送是,好马当礼物送上官和内地靠山关系户,主要是权势文官家,用于拉车和装点门面的摆设,或纨绔子弟炫耀家中权势与富有,在大街骑着横冲直撞欺负百姓显威风和在瓦市子里斗马竞马技的赌博用具与耍子玩物。

    卖,自然是为了换钱财装自己腰包发家致富,更有钱享乐。

    价高者得。

    不管你本质身份是顺民还是反贼,能出得起好价钱就是最好客户。

    河北宋军边关如此一卡,无疑给所有从云州就近弄战马回国的马贩子进一步制造了困难和风险。

    田虎势大,但河北边军与田虎的势力不挨边,不怕也不买他这种草寇的账,若是知道有经过的贩马贼寇,指不定会格外瞪起眼,在边关各处可能偷越的地方拼命搜查阻截,既扣马还捉贼寇,来个发财又升官的好事。

    田虎那两霸道强势自觉已是是尊贵皇亲王爷又吝啬的弟弟,既不肯低头向边军陪讨好媚态,又舍不得花钱贿赂通路子,总恃武钻边关的空子来贩马,又进一步提高了大量贩马的难度。

    这也是田虎自己搞马成效不高,为尽量快速壮大骑兵,不得不又花钱从其他马贩子手中买马的一个重要原因。

    竺敬这些河北贩马者从云州那边偷越国境,用各种手段得马。远也走清州返回,也是因为河北边关的原因。

    别辛苦玩命一场得了马,没折辽人手里,最后却被宋军自己人把成果剥得掉蛋净光。赔个底朝天。

    民间贩马者积极把马卖给反贼,而不是国家,与爱不爱国无关,纯是利益驱动,也是因为官府缺战马却不舍得把能贪污挥霍的公款用来买马。给钱少甚至不给钱,只凭统治地位和暴力武装合法强抢。

    反贼处于不利地位,为收到更多马,要鼓励人送马来,却大方讲信用得多。

    这一次,竺敬他们有积累起的资本,想来回两头都赚,让利益扩大化,尽快赚到更多钱好有能力尽早脱离这危险的讨生活方式转做其它,筹备了货物以商团形式从清州入境。顺利卖了货物后,想就近在燕山府摸出路子弄到马返回。

    这样也可避免因为他们在云州府那边活动次数多,被人认出盯上,带来巨大危险。

    辽军和辽国官府严厉打击贩马走私,极力避免让大宋武装起战马。

    云州府横行的数股马贼,看到够肥值得抢掠的对象是绝不会放过的。

    走私同行没一个是心慈手软的无能之辈,都是提着脑袋为横财而来,有机会,多半不会放过黑吃黑。

    即使正经外贸商团顺手图财害命也不稀奇。

    这些方面,随便一样也是不可测的风险。都是随时随地能要命的。

    他们盘算得不错,不想,燕云的统治中心区燕山府治下的治安也好不到哪去。

    竺敬他们嫌南边马不太好却很贵,可挑选的数量又少。想向北边走远点找机会,却在这盘山附近遇到最喜欢劫杀抢掠大宋来的肥羊的马贼,差点儿玩翻车彻底输掉。

    赵岳救了他们的不仅是命,还有数年用命积累起来的这些货款财富和以后生活的希望。

    这个恩情大了。

    赵岳听着竺敬和手下汉子对他的深切感激和诉说这些年经历的种种艰险辛苦,深表理解同情,装作随意道:“你们都是有本事又有良知的大汉好男儿。值此大汉民族危难之际,其实犯不着为这些养家糊口的钱财来辽国冒险。我大哥那整军备武,极缺人才,正需要你们这样的好手加入,就算不想上战场厮杀搏功名,也可为军队养马训马,这也是功,何愁没饭吃,没出路?”

    不少汉子听到这个,露出惊喜之色,纷纷问着:“象我们这样的也能加入清州军得到重用?”

    赵岳笑而不答。

    这事由他来说,说服力不高。强说有王婆卖瓜之嫌。

    徐谨笑道:“天下人谁不知我家侯爷是平民百姓出身,最是了解体贴百姓的希望和痛苦?谁不知我沧赵就是重视和依靠庄户平民英雄才能一次次打败入境抢掠的辽寇,保住家园?”

    武能笑道:“你们打听一下,我家侯爷帐下重用的大将,哪个是权贵豪门出身?哪个有深厚背景势力?哪个是关系户的废物子弟?都是靠忠勇出头的。混成啥样就看自己的表现。”

    王念经笑道:“我们几个公子的侍卫伴当原本都是在江湖充好汉实际是瞎混的流浪汉,本事也不见得高明,有幸遇到俺们公子才有了今天的本事和生活。”

    赶大车的刘忠这时闷声道:“俺是燕山深处大字不识几个的猎户,碰巧结识了公子,加入,立马有钱了,喜欢干啥就干点啥,公子说俺们只要能一展所长,不屈此生就好。这不,现在和母亲搬去庄上住,让老娘能舒舒服服安安全全度过以后的日子,必定快活。”

    骑马的刘义道:“俺们就是最好的例子。你们不要质疑俺们公子。那样是误你自己。”

    河北众汉子顿时心就热了。

    竺敬却沉默不语。

    走私贩马不是逛大街,不能象赵岳一行这样有马车只能慢慢赶路,必需快马离开辽国险地。

    双方很快分手。

    竺敬代表众人向赵岳一行一抱拳:“公子,诸位好汉,此恩不忘。后会有期。”引着弟兄择路飞奔而去。

    这伙人是走私老手,在相对陌生的燕山府辖区也不愁找不到快速脱离险境的法子。

    赵岳望着他们迅速消失,因期望不大,没太在意竺敬会怎样选择,后来才知道竺敬顺利到了清州,把马献给了清州军。说了和赵岳相识的经过,得以拜见到侯府军机参赞朱武。

    双方不知交谈了什么,竺敬的绝大部分弟兄从此留在侯府干擅长的事,他把钱财留给了侯府弟兄们。自己只带着两弟兄和一点盘缠回了河北,找到因马匹交易相熟的田虎手下一重将,说是这次贩马栽了,人手钱财都折了,以后也不干贩马这太危险的活。就此加入了田虎部,很快凭本事和贩马的一些情分混上了将佐。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给人笑脸,即使换个白眼,也多不是恶意回馈。结善缘,常有意外之喜;结恶缘,早晚必有灾祸。人生无常,这却是定理。

    赵岳眼下琢磨的却是很现实的问题。

    他想利用宋江领导的投降派反贼势力到时候消灭田虎、王庆、方腊之流,同时让这些反贼两败俱伤,顺势铲除因各种原因战败不得不投降二龙山而汇聚起来的朝廷恶将和民间的恶徒。一举两得清理干净这些有能力危害社会败坏社会风气的毒瘤,到时还新国一个美好空间。

    眼下的问题是,田虎、王庆、方腊这三大寇都在装配战马,迅速壮大。而二龙山这一寇还头领不多,缺乏人才,只能小打小闹折腾不起来,窝在青州没混出名堂,这不要紧,青州的地理位置实际比梁山更有利于扎根并挖掘朝廷武将,宋江早晚会加入。有此人在,凭其手腕,品性不端的投降派人手会有的,也不用发展太快早早成朝廷的眼中钉遭到重点打击。但不发展战马,不利用壮大的这段时间配置训练出骑兵,将来如何和骑兵凶猛或有地利优势的三大寇较量?

    唉,当初晁盖上二龙山,就曾提醒他要重视骑兵,现在还得想法帮晁盖一把啊。

    他想着二龙山的事。这天傍晚住进一家客栈,就意外遇到了二龙山的人。

    在东亚,海运是海盗货物的特权,其他不管什么国家的商人,走海路几乎是有去无回。

    各国商人可以把货物卖给海盗求正常利,但若想获取暴利,只能费力费成本陆运。

    辽国随着战乱导致社会治安日趋恶化,来贸易的大宋商人不得不用更多护卫力量保障贸易安全。

    比方说以前一个商团,连车夫脚夫在内配备几十人手就行,现在光是护卫论百的上,也未必一定能把货运到预定目的地顺利销货,再把货款或辽地特产货物带回来出售。

    借混乱之机或迫于落难的窘迫生活,想用暴力玩黑的空手发横财的人太多,而且越来越多。

    经营成本和风险成倍增长,增加了经营难度。

    但战乱导致社会生产遭到破坏。许多大辽原本就不擅长制造的物资越发紧缺,更别说原本就缺乏的物资,外贸货物的价格也跳着高地增长,暴利吸引着大宋商人前来冒险淘金。

    宋国商团空前踊跃赴辽。

    护卫随着治安恶化越来越多,几百人组一队的外贸商团,在辽国遇到毫不稀奇。

    庞大商队带来的强大食宿需求也促使辽国有势力的客栈不断扩大,产业畸形繁荣发展。

    赵公廉统治的清州和身为沧北安抚使监管的乾宁军、信安军、蓟州府,四个边境区因为向合法外贸商团提供便利和保护,收税合理,检查严格却不强买强卖克扣,南边的沧州又治安奇好,行商经过安全和舒服系数高,吸引着大宋商人纷纷经沧州从沧北出境。

    这给当地带来经济繁荣,边关税收暴增,有钱养护强大军队,却不用增加当地人经济负担。

    清州严惩吃拿卡要,边关通道关卡廉洁高效,尤其吸引大宋商人前来通过。

    相对的,在清州对面的辽国境内,客商云集,客栈也随之暴增暴大。

    赵岳住的这家小镇上的客栈就够大,只怕住几百人,停放上百货车不成问题。

    但这个时节还寒冷,出行北方有诸多不便,选择从清州出境的正经八百商人还不多,这家客栈没有在繁忙时节的那种人满为患,若大的店堂显得有些空荡荡,只有十几桌客人在进餐。

    赵岳进来时,习惯地暗暗观察了一下里面。

    看穿着举止,听言谈就知客人多是宋国来的商人,话题中心无非是个利字。剩下的客人中有契丹人,但都专注喝酒说笑,没人注意他进来。

    当他扫视到较靠里的那一桌七八个人时,不禁微微一愣。

    尽管这些大宋人穿着厚实,戴着冬帽,他仍一眼认出其中的二人正是久未见到的二龙山三当家入云龙公孙胜和二龙山马军统领之一打虎将李忠。

    公孙胜此时不是道士打扮,和李忠一样,看着象个久做外贸的大宋商人。

    王念经追随赵岳晚,不认识二龙山这二位强人,径直和上前热情招呼的汉人小二哥交待食宿安排。

    武能、徐谨负责和二龙山联络,却是对公孙胜和自己人李忠很熟。

    他们俩陪着刘母和薛丽梅进来,安排二女在餐桌边落座喝茶歇息,顺着赵岳的目光一瞧,也认出了二人。

    公孙胜和李忠都是久走江湖的,为人机警心细,察觉到有人在观察自己,立即回视查看。

    他们在辽国地面见到赵岳和徐武二人,比赵岳三人看到他们在这更吃惊。

    尽管赵岳比起智取生辰纲时又长大了不少,体格越发健壮英挺,面目也有些改变,但有徐武二人在旁佐证,赵岳的气质又有点儿特殊,文雅中淡淡流露着高贵远大又无畏的慑人气势,那双眼睛尤其漆黑明亮,见识过,留意下好认,二人还是认定自己看到的定是赵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