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功法全靠捡〕〔霍长渊林宛白小说〕〔神医小兽妃〕〔无敌至尊太子爷〕〔九天〕〔坏总裁的枕上盛宠〕〔最佳上门女婿〕〔神工〕〔全能武修〕〔都市之绝世战神〕〔大龄剩女之顾氏长〕〔江子兮系统〕〔顾少轻点宠〕〔张龙周晴〕〔秦凡夏梦〕〔娇妻归来:宝贝,〕〔近卫狂兵〕〔你是我以墨书写的〕〔我把BOSS公主抱了〕〔超维入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41节意外事件
    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赵岳实在没想到杀耶律马五这一伙会这么容易。

    潜进城堡,不用费事找要杀的人住在哪,寻着一处处酗酒沉睡而发出的在寂静夜晚格外清晰的鼾声,摸进去,就着月光照亮一刀刀了账即可。没有挣扎,没有反抗,甚至没有惊叫声。

    原以为会进行一场激烈厮杀呢。

    之前还担心这伙二龙山强盗对付契丹勇悍者能不能行。

    公孙胜、李忠委婉保证说:此次带来的一千部下,既是马术好能正经骑战的,也是武艺较高强的好手,虽然以前没和契丹人打过比较过,但收拾这伙契丹人,弟兄们表现应该不会差了。

    原来,这些人大多是来自北方各地各山头的原首领、寨主、骨干头领一流或独行盗。

    当初山东闹强盗军,朝廷惊怒,严旨各地剿匪拿恶。各地官府也惧怕自己治下潜藏着勾结海盗的恶匪,为自己满门老小的脑袋着想,一时也较劲调兵玩狠的,到处攻打捉拿强盗并悬重赏,逼得这些小山头势力和独行盗不得不投奔二龙山这样的强盗理想山头。

    当时,很多人原本只是想假投靠,借地避避风头,过后再寻机离开继续自己当大王,但感晁天王胸襟恩义,二龙山上的日子又确实安全又好,比他们以前的危险小破寨子强太多了,绝大多数人当强盗无非是混口饭吃,过点不受官绅盘剥欺压的自在日子,不是想裂土分疆当皇帝,二龙山好,都愿意留下,少部分小寨主首领想走,手下却不愿跟,光杆玩不转。也基本留下了。这些人留下了,又呼朋唤友,把他们熟悉或有交情的同行招了来做伴……

    这些人中有一些,论本事是可以在山上坐把交椅的。也算各地数得上的好汉了。

    二人言下之意是其中有不少至少本事比白日鼠白胜和金眼虎邓龙强多了。白胜要不是生辰纲老人,邓龙要不是二龙山创业元老,归符后表现好,得晁天王格外关照,岂能当山寨头领?

    反过来说。白胜邓龙都能当山寨头领,北上的一千人中不少好汉也够资格。

    赵岳不知道,李忠一刀杀死的耶律马五历史上是有本事投降金国也混得好的极个别辽国宗室之一,在侵宋,尤其是攻打南宋的战争中屡立大功,杀汉人无数,最后是牛皋终结了他。

    历史上的牛皋岁数比岳飞大不少,是岳飞最信赖的老大哥,在1130年组织乡民抗击金将完颜拔离速和完颜彀英率领的打到河南平顶山一带的金军,保卫家乡。巧计败金军,生擒耶律马五,立下从军投名状,当时已43岁。

    赵岳眼下知道的是,什么才叫专业强盗。

    四百多个二龙山强盗蒙面迅速杀光要杀的所有契丹男子,包括伺候完醉酒男人也喝醉解乏的部分契丹女人,留下年轻貌美的堵嘴绑上,每个强盗都是直接套上所杀契丹人脱在炕上的皮袄皮甲、地上的皮靴子,这些,汉人当强盗也难拥有的皮货。搜走所有好东西和武器。

    他们居然还提前准备了小绳扣,把耶律马五圈放在城堡中的数百头羊,嘴套上绳扣扣紧,让其不能张嘴出声。一对对吊绑在空马匹两侧;马的嘴也套上笼头,不准出声。几十头牛种也不放过,马驮不走活的,就杀死,砍成一块块,血呼拉地装在契丹人的袋子里也绑空马上。

    不到一小时。把木鹿堡契丹人洗劫一空,每匹马都用上了,每匹马都用割下的契丹毡房片包上马蹄,避免战马奔跑发出响亮蹄声惊动辽军,最后把现场清理干净,不留首尾,然后骑上战马,带着驮马悄悄离开死寂一片的城堡,穿过村民居住区,没入远方。

    原崔家堡村民在新家疲乏的睡梦中,不知自己又成了血堡的外围人,又成了无主之民。

    公孙胜还特意在里面别上城门顶死,从城墙下来,让外人进不去一时半会不知堡内事变,就算闻到血腥味,翻城墙进去查看了,清理后的现场也找不到证据证明是谁干的。

    李忠看赵岳惊讶,小声解释说:“自从生辰纲事败,晁天王和我们被你提醒做事不密。军师,嗯,就是吴加亮先生深以为耻,上山后整军,尤重视周密二字,刻意强调和培养将士行动的保密、迅速、现场清理不留证据等等方面,每次都事先侦察准攻击目标的详细情况,策划好行动方案,怎么潜伏过去,怎么展开突袭进攻,怎么完美抢掠,怎么迅速安全撤离,都有预案和备用方案,并特意跟着行动,检查遗漏不足,逐步完善,慢慢就形成了今天的结果。”

    “我们去外州做案,或是收拾本州敏感大户,都是不张旗号,悄悄进行。都练出来了。象滨州、潍州等地的大案件,几乎没证据是二龙山干的,官府只有瞎猜测。”

    赵岳不禁笑了。

    这个吴用倒是出息了,看来不光只会琢磨人出馊主意,也能干成点让人眼亮的事。

    男女四五百人加近千匹马的大队,由熟悉这片路的武能徐谨打头,避开辽军重镇,沿着预定的退路奔向数十里外的清州,接近辽国边境,放慢马速,摸到赵岳事先和朱仝约定的接应地点,找到摸进边境来接应的清州军探子,由探子引路,拐来拐去悄悄穿越了边境进入清州境。

    一路上,赵岳想通了耶律马五这伙人为何会在木鹿堡如此疏于防范群体喝得大醉。

    宋辽‘和平’百年。

    想必他们这些生活在北方的蛮子,不了解南部情况,还以为大契丹仍稳压着懦弱宋国不敢扎刺,仍是大契丹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宋国,想南侵屠杀就南下屠杀,宋人绝不敢招惹他们。

    有这种优越心理,他们自觉是生活在安全的南方,不是金军威胁下的北地,这才放纵。

    赵岳并没有住到金锁关,而是和二龙山人马一起住到了朱仝特意安排好的乡野大客栈。

    对这伙知道他参与抢掠的二龙山强盗。即使不认识他,他也不会放他们回二龙山。

    对了解些辽国马市情况的其他二龙山强盗,也不能放他们回去。

    这事在辽国就和公孙胜商量好了。这一千人要弄去济州岛充入北军。

    当晚,由公孙胜引导着这伙兴奋的部下大吃大喝庆贺。酒菜下药,蒙翻了这四百多强盗,连同抢掠的女人和东西,该转送走转送走,牛肉羊等该移交清州军的移交。

    小霸王周通所带的留守的那五六百强盗。已经由客栈放翻,由朱武安排人先弄走了,此刻怕是已经在船上漂着了。

    赵公廉搞这个军民共建客栈连锁,说是只管赚钱,只负责治安,不管其它,却哪能真完全放任自流,实际上暗中军管。所有连锁客栈都在军队指挥控制之下,原则上不管马匹流向,对必须要截留的马贩子贩来又不肯卖给军队的宝马、要招收的贩马好汉等等。还是要下手的。

    这些事都由客栈人员神不知鬼不觉进行,弄倒安心住习惯了,毫不知内情的二龙山强盗,小菜一碟。

    谁知道,情况出现了意外。

    第二天,周通居然带着杜千、宋万来了,一见赵岳,好一翻激动。

    坐下一聊,才知道,朱武连杜千、宋万二将带来接应公孙胜的那一千五百二龙山骑兵也一并弄翻。送走了。

    朱武是没办法。

    要弄周通所带这些强盗时,恰巧,杜、宋二将带强盗押着又一百大车货物来了,新老两股北上运货弄马的二龙山强盗一交流。一下子多了这些了解些辽国马市的强盗,只能一并弄走。

    在朱武想来,二龙山数万人马,训练出来的骑兵数千,也不差这一千五百人。

    弄走,就弄走得了。

    反正按计划的。马要帮二龙山配上,二龙山来的精锐人手也要‘损失’不少,要不然,晁盖、吴用这两对外界事一无所知的土鳖,一看马这么好弄,还不得越发热心大搞?

    让他们知道每匹马都来之不易,都是用人命换来的,让他们心痛损失的部下,知其难,别热血冲顶,再盲目瞎搞,踏踏实实谋求壮大,这才是二龙山当家人应该做的。

    损失的人手,公孙胜回去能圆过去。

    赵岳却有点儿傻眼。

    公孙胜、周通、杜千、宋万、李忠也觉得这样坑骗仗义又信任他们,把他们当兄弟待的晁天王,这事做得太不地道,收了兴奋的笑脸,一个二个地露出羞愧之色。

    赵岳向公孙胜道歉道:“一清先生”

    公孙胜却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轻叹一声说:“这事其实怪贫道。”

    原来,公孙胜到了清州,一看沧北军州确实是真的支持国内贩马,并不区别等待你不是不反贼,又仗着赵岳支持二龙山,清州军是赵岳大哥的部下,决不会为难二龙山,当时就立即写信,让晁盖吴用商量着再弄些货和人手来,争取一次性搞足财力能力承受范围内的战马。

    晁盖吴用也是这么认为的,做就是大手笔,又组织了百车好货,抽调千五好手押运护送来,想着卖货大赚一笔,处理干净山上抢来的用不上的好货,再由这两千五百惯做强盗的好手借机潜入辽国,广撒网,弄好马,即使一人偷抢越境回一匹,也就达到了此次北上弄马的目标。

    会骑马,却没马骑,骑兵们在山上闲着也是闲着,就去北方开开眼为自己弄马去吧。

    两大当家的就按照早前和公孙胜商议的,安排老实忠厚,做事踏实勤勉,刀法武艺也好,能镇住场子带好队的杜千、宋万二将带队浩浩荡荡来了。

    杜、宋二将是二龙山步将,但马骑得也不错,只是更擅长步战而已。

    这二人北上,公孙胜根据需要,可调二将入辽国抢马,也可安排二将代周通留守清州。

    晁盖吴用日子过得顺,不知北方事想着容易,做起来艰险难,在辽国没有用血和时间趟出来的根基,派去的二千多人即使全死光了,只怕也弄不到过百的马。他们豪气得很,还准备了第三梯队,打算若是事情顺利,就由刘唐和骑兵头领郑天寿再带一千人北上接应,往回送马。

    晁盖不肯归符,只能继续欺骗着支持他。这些打入二龙山的将领因这事而羞见晁盖,这种心态要不得,不消除他们心底的消极愧疚,早晚露出马脚,必会坏事。

    赵岳念头一转,接口道:“一清先生,我不是要向你道歉,而是要和你和大家说明一下拐走这些人手,削弱二龙山骑兵的原因。”

    公孙胜,李忠等一愣,都看着赵岳。

    赵岳觉得自己此刻已经退化成了一个政客,心里羞愧,面上却很平淡从容道:“大宋如今有三大寇,河北田虎、淮西王庆,这两是已经开始挥军攻州撞府公开造反争江山的。江南还潜伏着势力更大,野心更大,所部造反更坚定不移,更狡猾厉害的方腊。

    大宋朝廷那些权臣奸贼知道田虎、王庆,不知方腊的存在,也瞧不起已反的两股反贼,并不放在心上,使二者必会趁机发展壮大。但你二龙山不同。

    你们得罪的是蔡京那老贼头,二龙山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必除之而后快。青州幕容知府是皇贵妃的兄弟,治下有强大反贼无力剿灭,危及他的安全,肯定求助贵妃,能让皇帝知道。事实上,青州由数千官兵长到现在的两万多人马,就是上述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龙神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