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公你又吃醋了〕〔豪婿〕〔侯门嫡女之一品夫〕〔邪王盛宠:医妃不〕〔金凤华庭〕〔邪皇爆宠:毒医娘〕〔破天录〕〔良师这般妖孽〕〔庶女绝色,鬼帝大〕〔来自地狱的男人〕〔商路局中局〕〔我的全能修炼空间〕〔钱忆柏的小草人生〕〔不一样的恶魔人生〕〔艾泽拉斯新秩序〕〔魔师马克〕〔斗破之斗罗仙帝〕〔气运伴我入九宵〕〔封神之我要当昏君〕〔天龙八部之慕容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44节头脑发热,中
    沧州、滨州的官兵都知道有大批马经过了,但已经晚了。

    两条腿的哪追得上四条腿的。

    这二州官兵即使配备了些马军,但他们的驽马哪撵得上塞北的马。何况,刘唐他们马还比人多,哪匹马累了,可以换马。

    这部马队提起全部精神,飞快穿越了二州,进入青州,没等青州军得到消息,就顺利回到了二龙山,第一批近八百匹马稳稳落入晁盖之手。

    这消息让幕容知府知道后,大惊失色。

    青州军统制霹雳火秦明震惊又恼怒,大发雷霆。

    骂,也不知应该骂谁,胡乱骂。不骂,不发泄情绪,难消怒火和担忧。

    正苦训精兵,准备今年好好收拾二龙山反贼呢。谁知这伙嚣张逆贼居然都开始发展骑兵了,还居然真能搞到马。二龙山本就易守难攻,这下人家有了马,势力大长,势必更难对付。

    兵马都监镇三山黄信则震惊后,脸露苦笑和思索,安慰秦明说有马不意味着就有骑兵。

    骑兵哪是那么好练成的。

    从不会骑马到会骑马要很长时间。会骑马和能骑马作战,更是完全两回事。

    青州练出精兵,今年收拾境内三大寇,本着先易后难,先剪除青峰山、桃花山两股逆贼,让三贼不能相互呼应,最后集中力量攻破二龙山,剿灭晁盖一伙。

    搞得好,说不定逆贼花费巨资辛苦搞来的这么多马却成了咱们的战利品。当了咱们青州军的坐骑。

    只要快速剪除,二龙山根本来不及练出真正骑兵,有马,除了增加了负担,鸟用没有,真到了战场上发挥不了骑兵的真正作用,不如没有。

    秦明听了这个,心里这才好受了些,点头道:“哼。一伙泥腿子草寇也想玩骑兵?

    他们懂怎么训马吗?

    懂怎么练骑兵吗?

    搞他们不会,不着调的东西,徒惹人笑话。

    就当是二龙山替咱们义务先养着马。”

    他们乐观了。晁盖可不这么认为。

    亲眼看到这么多和大宋养的大不相同的马,看到一匹匹都透露着和驽马不一样的精气神。晁盖笑得合不拢嘴,豪气冲天的笑声响彻二龙山。摸摸这匹,看看那匹,每一匹都爱不释手。

    军师吴用和山寨上的头领头目们也乐疯了。

    喽罗们看到山寨势力大长,以后的日子指定更好过了。也同样欢呼雀跃怪叫喝彩叫嚣。

    “这一步走对了。人就得有胆量,有气魄,敢做,敢大做。就得大手笔。”

    晁盖一时间雄心勃发,大发感慨。

    山寨一众头领也是欢笑着大声符合赞美天王好气魄,好胆量,好见识,有眼光。

    满山欢乐。满山归心。

    似乎有了战马,天下已经踏在脚下。美好的生活已经触手可及。

    让二龙山喜上加喜的是,桃花山头领摇山神王登榜弃暗投明。主动跑来了。

    此时的青州局势已和当初祝氏三杰搅乱青州黑/道,强吞其它小山寨的形式大大不同了。

    当时,桃花山山寨被周通、杜千、宋万三位头领狠坑了一把,白衣秀士王伦被三祝杀死夺了山寨,桃花山却人少,钱粮几乎没有,面临绝境,祝龙拿主意吞并小山寨搞到了紧缺的钱粮,极大补充了人马。

    但其所为太霸道凶残,违背同行是一家相互照应共抗官府的绿林道义。让各小山头势力对祝家兄弟深为忌惮不喜,祝虎祝彪一番搅闹,得利最大的却是青峰山。

    锦毛虎燕顺一伙手下的喽罗一下暴长到七千多人,成了青州府二龙山之下的第二大绿林势力。但这三头恶虎能力有限,都是无文粗胚,管不好这么庞大的队伍,也没能力养活好这么多张嘴,结果,山寨缺吃少穿。内部又帮派众多矛盾重重,时间稍长就让投靠的各部势力大失所望,又纷纷离开,绝大多数转投了更符合强盗本色的桃花山。

    转了一圈,祝家叔侄还是成了搅闹青州黑/道的最大受益者,手下喽罗由五千多人长到过万,翻身越升青州道第二大绿林势力,有六位头领,稳压青峰山三虎。

    祝氏三杰到底是读过书当过独龙岗豪强的土豪少爷,见过一定世面,管理过庞大祝家庄的人和事,换个身份成了土匪头子管理山寨,那管理能力也比青峰山三虎强。

    人是趋利避害的,人事发展规律自然是越强就越强,越弱就越弱。

    祝万年更是狠辣的角色,由他掌舵当家,把桃花山慢慢经营得井井有条渐渐兴隆起来,越发衬托得青峰山无能,引得各种原因导致走投无路的黑/道人物纷纷来投,人手慢慢壮大到近一万三千人。

    青峰山三虎燕顺、王英、韩伯龙对背叛离开的那些人不大在乎。

    原以为手下小弟多是威风霸气,好处也会多,事实上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为养活山寨七千多张嘴,光靠守山劫道可不成。

    三虎不得不带队反复出去‘借钱粮’,还得时不时调解处理山寨各派系之间的矛盾,不得清闲,喝酒吃肉任意逍遥的日子没有了,实在太辛苦太操心,还担风险,大违当强盗的本愿。

    新投靠的都跑了,剩下原来的老部下三千左右人,有这些人手守山打劫都够用了,实在没必要强留那么多消耗钱粮的喽罗,这样就挺好。

    三虎没见识和眼光,混日子的,就是这么认为。

    山寨上人少了,日子又恢复到原来的自在快活,他们很满足。

    但没想到自己本事低微,手下势力又在青州三大寇中最弱,麻烦随即就来了。

    祝家叔侄却是有野心有目标的,也不讲绿林道义规则那一套,行事怎么有利怎么来,怎么发展快怎么干。

    谋鸡鸣山势力失败后却也得了个王登榜,又盘算着先吞并了青峰山,收服三虎,进一步壮大势力,然后和二龙山较板。统一青州三山,汇聚起强大势力,然后打破梁山,报仇雪恨。并占据梁山,借八百里水泊天然之利继续当强盗,灭掉导致祝家毁灭的根源和占了独龙岗好处的鬼脸儿杜兴。

    若是能在梁山泊抗住官府围剿站稳脚跟,就继续壮大势力,弄足船只。从水路突袭杀向沧州赵庄,彻底毁掉沧赵根基。若是不能,就用梁山的船转移到海外,弄个海岛也当海盗,同样汇聚势力去毁灭沧赵。

    总之,祝万年的计划就是灭沧赵,最终归于海外占个理想的海岛,自立朝廷称王,再也不听大宋的吆喝与管制。

    ……

    青峰山三虎自己好好的自在大王当着,自是不肯俯身祝家。看祝家子这等绿林后辈在他们这些老资格绿林好汉面前颐指气使吆五喝六的,对桃花山上门盛情邀请合并共谋富贵嗤之以鼻,对威胁挑衅,怒而应战,可惜,光是斗将就打不过人家,由此开始被碾压着受气了。

    要不是三虎还有点本事,人更是混黑有经验,不是那么好杀的。祝万年又想着手下缺头领,争取把三虎收为己用。每次争斗只是加大威胁利诱,并不想真了结三虎的命,三虎只怕此时早在青州绿林消了号,当了地下工作者。为阎王爷效劳了。

    这三虎也看出了祝成年的心思,就是硬挺着既不投靠强大的二龙山当靠山坐把交椅解脱欺压,也不答应向桃花山投降,却是赖皮厚脸地撑着青峰山门面,继续当逍遥山大王。

    祝家子恃强凌弱,日子过得得意洋洋。凭两山近的优势,紧盯着青峰山人马动向,不让其投靠二龙山,盘算着用不多久,青峰山日子挨不下去了,三虎只能屈服。

    但比他们更强的二龙山现在开始让他们吃亏了。

    王登榜背叛祝家子投奔二龙山,是实在受不了那个气了。

    当初祝万年答应的二当家没兑现,这个也就算了。

    毕竟谋算鸡鸣山落空,他和万俟德只带着亲信十几个手下仓皇逃离,到了桃花山没人手势力,也没脸强求位子。

    在桃花山当最没权势的王老五,待了这么久,是祝万年有心利用他,对他还不错。

    但祝氏三杰,尤其是祝彪是强大土豪家庭成长起来的狭隘狷狂大爷性子,霸道惯了,桃花山又是他家作主,祝彪习惯地把手下当家奴打手看待,对五当家照样是任意呼喝,如使唤奴仆,喝多了,想起过去的好日子不在了,愤恨在心,心情不爽,常常拿人撒气。

    出气对象包括王登榜。

    有一次酗酒后,祝彪被忍无可忍的王登榜顶撞了几句,疯了一样暴打王登榜。王登榜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敢真反击祝家三兄弟,差点儿被祝彪当场打死。

    事后,祝万年安抚,并强迫祝彪道歉。

    但王登榜这时已清楚了人家才是一家人,尽管也有矛盾,但对他这个外人只是利用,连道歉说几句软话都不是真心,这时后悔莫及,万分想念孟福通的好处,自责当初实不该利欲薰心背叛,从那时起就有了反心。

    这次,他奉命外出打钱粮,听说二龙山弄到了众多战马,顿时看到了二龙山兴盛的前景,终于咬牙下了决心,打的钱粮没运回桃花山,而是当了投名状,杀了祝家派来监视他的头目,威逼利诱说服了所带的两千喽罗后一起投奔二龙山。

    祝万年心狠手辣,过于阴险和算计。祝氏三杰狷狂无肚量,不拿人当人。

    这两种恶果的叠加效果在这时候显现了出来。

    桃花山贼众对凶横歹毒刻薄祝家子心中也多少有所不满,平时只是浑浑噩噩没个主见蒙头瞎混,没想过背叛。

    而晁盖的义气豪气之名,加上战马让人看到的前景,就成了恶果暴发的诱发因素,帮助王登榜实现了卷众而投的目标。

    不尽可能地狠狠坑祝家子一把,实在难消胸中这口恶气。很不甘心。

    晁盖对山寨凭白增添两千人手和不少钱粮自然欢迎又高兴,但对反复背主忘义的王登榜却是不喜,内心不但不想收留,甚至还想杀了这种无耻小人。

    混江湖绿林的好汉,如果不讲义气二字,谁敢收用?

    不义之徒,留之何用?

    留在身边当祸害?

    还是让绿林同道知道了当耻笑二龙山和他晁盖讲虚假义气的笑柄?

    王登榜有自知之明,了解晁盖的为人特点,以前对祝家忍气吞声迟迟不来投靠二龙山,主要是忌惮过不了晁盖最重视的义气这一关。

    此次来投,有拿得出手的人马钱粮投名状,这让他多少有些底气,也事先想好了对策。

    他向晁盖和吴用老实承认并忏悔了自己当初背叛孟福通的不应该,说他早已吸取了教训,并非不重视不遵守义气,此次再次背叛二主,却是真的逼不得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