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剧透诸天万界〕〔伦敦桥〕〔曙光守望者〕〔凡尘劫之灵珠〕〔邪世帝尊〕〔量子意志〕〔落难公主复仇记〕〔光耀艾泽拉斯〕〔快穿:这个女配很〕〔顶级演员〕〔超幻想大爆炸〕〔辉煌从菜园子开始〕〔为成神而向前〕〔不朽者联盟〕〔我的父亲叫灭霸〕〔仲夏夜的秘密〕〔穿越之厨神影后〕〔重生之兵哥的娇萌〕〔直播之极限巨星〕〔纵横五千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45节头脑发热,下
    晁盖这么一想,心中对眼前这位背叛者的不耻与憎恨也减轻了许多,再看王登榜若大个汉子哭得可怜,心也软了,但仍然严厉警告一番,这才点头收了,暂时把王登榜排在最末,看以后表现再提升不迟。

    这就是晁盖不擅长权谋不会玩人的弱点了。

    不收,立即杀了,也就罢了。

    既收了王登榜,就应该当自己兄弟好言安抚鼓励一番,建立些感情,多收收新投者的心。

    晁盖这样高高在上教训人,把王登榜列入门槛外的待考查对象,很明显地透露了不信任,收服人心的效果能好到哪里?

    若是宋江来处理这事,绝不会象晁盖这样笨拙生硬,流露出犹豫不决显示了无情和猜忌。

    晁盖是真英雄,直汉子,实话实说,本色演出,本意不坏。

    心胸开阔,有智慧的会理解并接受晁盖的警告,不计较晁盖的态度。

    但落草者有几个不是凭性子行事的无识鲁莽汉子?

    要求王登榜之流的绿林好汉玩深刻思维,领晁盖的情,概率太低。

    只是晁盖意识不到自己的弱点。意识到了也未必会改。

    人生若不能顺性子快意,那当初何必放着安生的保正不做去劫生辰纲,当强盗头子?

    吴用感觉晁盖处理王登榜以训斥警告结尾不妥当,但知道晁盖性子如此,他没说什么,也没多想。

    晁盖处理完王登榜和所带来的人马,看着近千马匹,心情又恢复舒畅,心里惦记着公孙胜那头的事,盼着一切顺利,弄战马的目标能一下子实现,希望他的这次豪赌能赢了。

    上苍似乎也有意照顾他的企求与心情。

    不几日,宋万的那位心腹小弟跑回山寨来送信,通知快去接收第二批战马。

    晁盖和吴用尽皆大喜过望。派人前问了一下那小弟辽国那边的情况如何。

    宋万的这位亲兵自然是沧赵的间谍人员,早在桃花山时就派去协助宋万。杜千、周通二人身边也有两这样训练有素的助手兼侍卫。

    后来,三将坑三祝,弃桃花山归入二龙山。自然也没人怀疑山寨头领身边这些人是间谍。

    那小弟说,他跟着宋头领只负责留守清州接马,对北边的具体情况不清楚,但辽国发生内乱,渤海人反了。占了辽东五十州,和女真军联手打得平叛辽军惨败,造成辽东大批契丹难民逃离家园奔往燕云,带来了大量的马。现在燕山府很乱。公孙头领带人搞马比以前容易多了。小的也听客栈和其它马贩子说什么盛宴。

    吴用一听这话,顿时眼睛亮得吓人,对晁盖大喜道:“是盛宴。哥哥,这是天赐我二龙山的良机啊。”

    晁盖反应同样不慢,一拍大腿,高兴地点头道:“机会难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能不能一次就弄到足够的战马。从此奠定我二龙山强大的兵事和大业根基,就看能不能紧抓住这次机会。我看得加大人手大搞。”

    吴用笑着赞同一声,问那小弟:“弄马伤亡如何?”

    他这话主要目的是问公孙头领缺不缺人手,用不用山寨再多派些人?

    那小弟只简单回四个字道:“有死无伤。”

    晁盖和吴用听了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或者说是自作聪明地自动脑补。

    是啊,小伤不叫伤。那是在人人骑马就能战的辽国,弟兄们一旦受重伤,马术又比不得辽人,杀不出逃不走,必定死路一条。确实是有死无伤。

    想想也知损失不会小了。

    只是弟兄们由头领头目分开带着。散布各处偷抢马匹,损失的人手无法及时汇总确知。这位报信的才无法明确回答。

    二位当家的从未去过辽国,对辽国具体情况几乎一无所知,按国内经验还觉得凭派去的精干悍匪的惯熟做案实力。想当然地以为数千弟兄们在辽国散开了照样能各自完成抢掠。只是相比在熟悉的青州,人员损失要大些。

    如此良机面前,想大搞,公孙胜肯定缺人手,否则也不会着急派人回来通知赶紧去接马了。

    晁盖一想到只要人手够了,极可能这一次趁乱能一下子搞到五六千。甚至靠万战马,二龙山威势盖尽天下绿林,就坐不住了,也不痛惜损失的人手了,一拍脑袋做了决定:“军师,依我看,就把山寨但凡能骑马奔跑的弟兄都派去拼一把。”

    吴用点头道:“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

    想做大事,有所牺牲是难免的。

    险境危机下,人人得打起精神,反倒是能加快弟兄们团结长进。

    让弟兄们去拼一把,见识一番契丹人,顺便也练练骑战,迅速提升实力。回来的自然都是精锐,咱们立马就有了强大骑兵团。从此不惧官府围剿。”

    有了决定,赶紧把刘唐、郑天寿找来,让二位头领把山寨的相关人手全部汇聚起来带去清州,并转告要去的弟兄们,争取一人弄一匹马回来,谁弄的马归谁,在辽国抢到的财物也归个人所有,算是奖赏,山寨决不截留。

    结果一统计,二龙山练骑兵确实有成绩,起码后备人手的规模有了,加上王登榜带来的人,能骑马奔跑也有胆子想去辽国发大财的人手有六千多人。

    这还不算刘唐送马的这五百较好的骑手。

    晁盖感觉人太多,只两头领带队去不行,又想加上任森和新人王登榜,到时任森和王登榜也加入北方抢掠。

    吴用一听赶忙道:“哥哥,让任森、王登榜二位兄弟帮着带人过去可以,但不能让他们也去弄马。”

    晁盖问:”这是为何?“

    吴用道:“倒不是不放心这两位兄弟。最近山寨附近发现不少鬼鬼祟祟的人,抓到几个审问,结果是青州军探子。那霹雳火秦明看我们弄到战马,急了眼,极可能想趁山寨头领不足来攻打。”

    晁盖傲然道:“还怕他不成?”

    “是不怕他。”

    吴用苦笑道:“咱们山寨有天险,能守得住。

    可哥哥想过没有,咱们把下面的中层骨干几乎抽调一空,山上只有殷泰、殷春、黄魁、强大力四个莽汉兄弟,如何能带兵打退重兵围剿?

    破除不了围剿。送回来的马如何回山?”

    刘唐带的这五百人手也就是能骑马比较自如地奔跑,当接送员,凭马快躲避和甩开官府堵截战马没问题,但想骑马作战。帮助打败青州军就不行了。

    晁盖这才嗯了一声,琢磨着:“破官兵还得多借重懂兵法会带兵的任森。守山的头领是太少了。可别打不退官兵。付出巨大代价弄来的马进不了山寨,最终却便宜了官兵或其它人。”

    可问题是北方上万人手,只公孙胜、李忠、周通、杜千、宋万五个头领,能统率得过来吗?

    吴用道:“骨干头目们哪个不是精于偷抢的好手?

    由他们带着分开人手在各地偷抢。又不是和辽军正面交锋打仗,何用太多大将带队现场指挥?

    一清先生他们在北方主要是负责统一调度。”

    如此一说,晁盖才点头道:“那听军师的。”

    任森、王登榜帮着带领六千多二龙山骨干悍匪,过滨州、沧州,到了乾宁军防区就没事了,二人赶紧快马返回山寨,准备迎接官兵征讨。刘唐、郑天寿带着大队浩浩荡荡顺利来到清州,见到了宋万。

    上次留的两千人手已经不在了。宋万说都抽走了。

    是都抽走了,却不是调去北方弄马,而是被客栈蒙倒。被朱武安排人用大货车弄到蓟州海边搬船上运去济州岛了。

    这些二龙山骨干悍匪会被沧赵北军按能力整编进各兵种,接受沧赵军将士帮助的思想改造。

    这点人散入二十万北军中,无疑是大海泛起一点浪花,很快就会被迫接收现实,把当强盗的凶悍转为正规军的勇猛。

    晁盖他们把在辽国弄马想得太简单太容易了。

    殊不知只一个怎样穿越辽军边境就是致命问题,不是不高度熟悉边关地形和辽军驻守情况的人能玩得起来的。

    二龙山这些人真去了辽国,九成九只是送死。马也弄不到多少。空损人力。

    刘唐和郑天寿知道在辽国趁火打劫的事。

    他们只负责把马安全送回,任务一样重大,北方的事和他们无关,也没多问。

    这次的马只有六七百匹。还大多数瘦弱,显然是契丹难民南下无法好好喂养马匹导致的瘦弱。

    宋万听说这下来了六千多人,愣了一下,随即大喜道:“这下公孙先生不会再缺人手了。”

    又催促刘唐赶紧把马送走。

    小批量送。马少,路上好控制,也不太惹人注目,能多些安全。早送回,也少些在客栈的消耗。

    下一批很快就会汇聚来,得赶紧回来再送。

    刘唐、郑天寿也清楚上次送马已经引起官府注意。这次只怕会有麻烦,还是别集上千匹再送的好,都说:“哥哥说得有理。”

    二人只带那走了一趟熟悉了路子的五百弟兄赶紧带走了现有的马。

    赵岳听说二龙山一下派来六千多人,感觉晁盖吴用是疯了。

    在北方抢掠的公孙胜、李忠、周通、杜千听说过也不禁露出尴尬,这时是真正深切意识到晁盖藏在内心急于崛起闹大成为大宋绿林第一势力的念头。

    出头的椽子先烂。

    大宋还没烂到亡国的时候,势力犹存。

    反贼,有了马军不等于有了一切,根基不足,谁先闹得厉害,谁必定先遭到重点打击,先死。

    看来赵岳说的必须削弱二龙山实力,以此按住胆子太大也起了野心的晁盖,不让他过早地跳起来堵枪眼,这决策是对的。

    弄走二龙山这些骨干,正是让晁盖避免早死。

    他们彻底想通了,不再对晁盖有愧疚心,转为积极支持赵岳把刘唐带来的六千多人也弄去编入沧赵北军。

    这样对二龙山,对这些汉族强人其实都好。

    好汉子损失在内战中,未免太可惜了。

    公孙胜在辽国弄马碰壁,这些天对辽国多了些了解,也深切感觉到自己当初在弄马问题上是何等的幼稚可笑。

    辽国难民狂涌,是天赐的弄马与抢劫发横财良机。

    但不是在北方毫无根基意起仓促动手的二龙山的良机,也不是大宋南北西三大寇的良机,只是对辽国处心积虑的沧北四军的良机。

    辽东,也就是后世的辽宁省的东部和南部及吉林省的东南部地区。主要是大连及丹东。

    东北,其肥沃的黑土地,丰富的资源,就不用多说了。

    尽管此时的辽东远不是后世的那样人口多,开垦的田地多,但已经是辽国的粮食生产支柱基地,也是重要的冶炼、手工业、外贸及放牧区,汇聚着大量人口和财富,对辽国政权稳定存在的意义可想而知。

    在这里负责耕种的人主要是渤海人、汉人,加一些不喜欢到处迁徙游牧,喜欢在农忙之余可享受悠然好处而定居一地的半耕种半放牧契丹人。

    渤海人是中国东北地区东部和朝鲜半岛东北部的土著,是唐朝时期,以粟末靺鞨族为主体,高句丽移民为辅助,加各种政治原因而北迁的中原人等混和成的一类族群,被契丹人征服之前建有渤海国,征服之后也是辽属北方汉人、奴隶、战俘和流放辽国罪犯之地。

    辽国一向对异族是采取强硬抑制打压态势的。

    渤海人作为契丹统治下的正式成员,那待遇却仅比女真等杂胡强些,不用被契丹军玩打女真那样当猎物每年屠杀削弱,还比不上燕云地区的汉人的政治待遇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