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霄江惜月〕〔重生狂妻,慕少花〕〔琴定山河〕〔顶级演员〕〔超级无敌强化〕〔邪王轻轻爱:王妃〕〔漫威里的赛亚人〕〔墨玉本佳人〕〔乡村透视仙医〕〔一梦来到青春时〕〔一场繁华一场梦〕〔妈咪抢手,爹地要〕〔爹地你别跑安盛夏〕〔沧元图〕〔重生九零逆袭娇妻〕〔至尊龙婿〕〔总裁爹地请温柔〕〔全京城都盼着我克〕〔丹青不知岁月老〕〔我在古代嗑CP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48节义气担当
    公孙胜和李忠讲的故事自是有目的的瞎编,为的是抹去挖走二龙山人手的痕迹,回去有理由应对晁盖吴用,内心却把刘唐的义气看得更清,更喜欢这位骁勇鲁莽却有情有义的恶汉子。

    好不容易才劝住了刘唐。

    郑天寿在二龙山混的不如意,和周通、杜千、宋万也没多少交情,又面白而心黑心硬,面上跟着大伙儿悲伤,其实内心世界并不真为三人折损而难过。

    他道:“三当家、李忠兄弟,事已至此,你们也不要太自责。弟兄们折损得可惜,但总算付出有回报。咱们二龙山这不也弄到了三千多匹战马?

    弟兄们没白死。二位哥哥的心血没白费。相信天王哥哥、军师和山寨其他兄弟也会理解。”

    这安慰话说得很妙。

    李忠缓缓点头。

    公孙胜打个唉声,有气没力道:“先别说这些了。还有要紧事赶紧办。

    咱们这次给清州军带来了大麻烦。就怕朝廷怪罪文成侯,事情有变。此地不可久留。

    咱们的大笔货款还在这。二百多辆货车太多,不方便带回,我让小弟卖了大半,只留下了五十辆好以后有机会再走辽国卖货,你们赶紧用这些车装了货款,先把银子送回山寨。

    这些马都有伤,需要客栈的相关人员及时治疗将养,此时骑不得,也受不得长途急行的折腾,就不要这次带回了。

    我二人有病有伤,需要将养,就留在这顺便看着马匹。等你们回来,再把马匹带回去。”

    刘唐唉一声,强忍悲痛,陪着李忠去客栈存银处取了银子,果然手续严密,除了扣除的这段时间的人马消耗和留给公孙胜等以及马匹预留的花销,一个大子都不少地付了。

    粗心大意的刘唐见此。也不禁赞叹一声文成侯治下的客栈办事就是讲究。

    客栈管银子的人自豪地应了声:“那是。

    小店虽然简陋,对贵客难免招待不周,却也不能对明知的事轻易违了俺们侯爷规矩,丢了侯爷的脸面。咱们平民百姓若不知珍惜恩德。再上哪去找这么好的父母官啊!”

    没有文成侯,二龙山就不会顺利卖那么多货,赚这么多钱,山寨的人全死光了,也不可能一次北上就弄到这么多马。没有文成侯手下边军的勇猛接应。公孙胜、李忠也没命回来。

    刘唐想到这些,也感念文成侯的好处,再有赵岳当初帮助落脚二龙山的情义在前,还不收数十万贯大礼,也不禁赞同客栈一声,赵侯爷确实难得。沧赵家的人办事就是这么让人佩服。

    当天,刘唐、郑天寿叮嘱两留守的小弟照顾好二位哥哥,押着货车急急回了二龙山。

    晁盖得报这次没马,只有银子,就知道出大事了。

    当亲耳听到刘唐哭着和郑天寿说明白了弄马队伍的遭遇。军师吴用骇然变色,常年不离手的羽毛扇失手落地,大叹一声可惜。

    晁盖狂热的头脑和勃勃野心则如三伏天被浇上一头冰水,并洗了个冰水浴,全身凉了半截,呆了半晌才在刘唐等弟兄的焦急呼唤下回过神,虎目瞬间红了,泪水滚涌,仰天大叫一声:“周通、杜千、宋万,俺的三位好兄弟。是为兄害了你们啊!”

    一口气没上来,竟然昏倒了。

    吴用、刘唐、郑天寿、殷泰、任森等二龙山头领大惊失色,纷纷拥上前一番召唤摇晃,掐人中急救。总算把晁天王救醒。

    铁打的汉子晁盖泪如雨下,捶胸顿足悲声自责道:“是俺烧昏了头,妄想趁机一口吃成个胖子,却给一清先生李忠兄弟他们压力过大,逼得他们为完成任务在契丹兵威下冒险。

    损失这么多兄弟,连累三位好兄弟阵亡异国。尸骨不得还,一清先生和李忠兄弟也差点儿死在外边,这都是俺这个一寨之主的错啊!”

    山寨众头领看到晁天王对如此大的损失,并不把过错归到别人身上,他自己一力当众承担了,根本不顾虑自己的威信可能因此而扫地,而且首先考虑的是人,是兄弟,不是马,重人轻利益得失,尽显了重情重义义薄云天的本质,和传闻江湖的仗义绿林大哥形象更有过之,他们这些人的情绪都受到强烈感染,无论以前内心里有什么小九九,此刻也不禁深受感动。

    如此宽厚有担当的大哥,自己能跟着,是种多大的荣幸!

    众头领心中感慨万端,一时间心前所未有的齐,连恶鬼王一样没心的殷春在内,纷纷真心拥戴安慰晁天王。

    晁盖好不容易抑制了悲痛,向众人挥手说自己没事了,需要静一静,让刘唐、郑天寿和送货款的弟兄们先好生休息一番,吩咐下去山寨上下给阵亡弟兄设灵棚戴孝祭奠。

    众人退下后,吴用对晁天王道:“文成侯果然没收咱们的心意。”

    晁盖这才想起货款的事,感叹一声道:“沧赵家为人做事,那大气劲,非常人可比。我事先预料过会如此。”

    “也罢,以后他们有用得着咱们弟兄的,咱们舍命也想法还了这份恩义就是。”

    这次打击让晁盖刚萌生的政治野心化为虚无,发热的脑子清醒了,心又恢复成绿林好汉带头大哥的模式,而不是政客心态,行事逻辑又成了绿林好汉有恩必还有仇发报,不多计较利害得失。

    吴用点头,却皱眉道:“沧赵好说,总有机会报答。眼下我忧心的是一清先生和李忠兄弟。”

    晁盖愣了一下道:“一清先生操劳过度,心火如焚才病了。

    以他的身体底子和开阔心胸和智谋,应无大问题。

    李忠兄弟只是腿部皮肉小伤,也无大碍。

    刘唐很快就会返回清州接回二位兄弟。军师不必担心。”

    吴用摇头道:“哥哥,照刘唐郑天寿说的,公孙先生他们是身体不大紧。我担心的是两位兄弟把损失归罪自己,心中愧疚自责,只怕是觉得没脸回来见哥哥与山寨众弟兄,不想回来了。”

    “会是如此?”

    晁盖嘴上问着,一想,感觉是有可能。不禁露出焦急之色。

    公孙胜和吴用是生辰纲起家的老弟兄,更是他立寨的左膀右臂,信任和依重都非同一般,彼此之间感情深厚。李忠也是起家的骨干老弟兄。依重的大将。这二人都是山寨缺离不得的。

    吴用道:“依我看,两位兄弟留下养病养伤顺便照顾马匹是真,不想回来了也是原因。”

    晁盖坐不住了,起身道:“不行,我要亲自去接二位兄弟回来。”

    吴用连忙拦住道:“山寨兵力大损。白胜兄弟混入青州城探得青州军蠢蠢欲动意对我二龙山不利,在这个时候,山寨如何离得哥哥坐镇?”

    劝说了一番,总算安抚住冲动的晁盖。

    晁盖依吴用建议,赶紧修书一封,在信中言辞恳切自己承担责任,损失与公孙胜李忠无关。两位兄弟在北方出生入死辛苦一场,为山寨走货赚了大笔钱财,更弄回了三千匹马,只有功。过都是他晁盖头脑发热。决策不明。要公孙胜和李忠万万别想不开,万万珍重情义回来。

    这次,因为二龙山受到青州军威胁,精干兵力又大损,虽有马却一时用不上,为加强防御,有实力打败围剿,刘唐这员步战猛将也留在了山寨,由马军头领郑天寿带那五百人返回清州。

    郑天寿也走了多趟了,情况熟悉。这次也没有太多马要运,能担起担子。

    另外,减少头领,晁盖和吴用商议着是想要公孙胜李忠考虑到护卫马匹的力量不足。为完成最后一趟任务也得加入保卫工作,由此不能轻易脱身离去。

    郑天寿返回后,李忠的伤已经没问题了。但公孙胜的病好了些,却未大好。

    那二三百匹马,在客栈的专业精心照料下也恢复得不错。

    公孙胜阅罢晁盖的信,心中感动。轻叹一声,心说:“晁天王啊,晁天王,你是如此的好大哥。要我这做兄弟的如何忍心背叛?

    欺骗你,是真的不忍心啊。

    只是不得不为。

    但愿你能早些丢弃老大心态,咱们兄弟一起齐心协力谋得适合咱们兄弟的事业。”

    和李忠暗暗发誓一定保护好晁盖,二人和郑天寿收拾了一番,南下回家。

    因马还未大好,大家舍不得骑乘,加上李忠又弄到的上百匹,数量也不够骑的,从清州到乾宁军地盘就牵马步行。

    到得沧州北边,马匹都养得大好了,公孙胜却病未好,需要继续坐马车慢慢赶路,就由李忠带着没马的几十个部下陪着保护。

    其他人在郑天寿带领下上马,一口气快速通过官府查截马而不安全的沧州。

    过了沧州军追查区,马匹需要休息喂养,人也需要歇息,郑天寿带队去了运马多趟都住过的偏僻歇脚老店——永兴客栈,不想这处已证实很安全很正规的老店这次却把他们一把坑了。

    包括郑天寿在内,因快马过沧州而疲惫不堪的二龙山好汉们喝酒吃饭时全无防范,轻易全被蒙倒。

    店主姓阮,因在家族中排行老八,当地人习惯称他为阮八,有武艺,人义气,在当地有威望,在如今的混乱世道能守住店,接手家中这座老客栈本分经营有几年了,这次害人却是有苦衷。

    他的好友胡六出事了。

    这胡六本是滨州府的一屠夫,学过武艺,强壮有力,人有胆,脑子活泛,聚得二三百穷苦汉子收猪杀猪,在滨州府城东十里设店,既做卤食,向城中贩肉和卤菜,也招待过客,慢慢形成一个似村不是村的单独群落,人不敢惹,他本名,外人却忘了,都习惯地称他胡屠。

    胡六带这群苦汉凭手艺和辛勤劳动,每天赚得辛苦钱,却有肉吃有酒喝,日子倒也快活。

    不想,过年后,滨州新来了位张知府,是蔡京的门生,升官外放走的是相府的路子。

    此人仗着老蔡的势力,并不象以前的知府那样忌惮临边的沧赵势力威慑,来这当官就是为了发财的,带了家族一群兄弟,到任后安插在军、衙充当军头吏头。

    等得理清滨州府事务和关系,站稳脚跟,他这些兄弟就开始横行霸道祸害起来。

    当地军痞刁吏以前因上官惧沧赵而不敢坚定支持他们行恶,一直不得肆虐百姓,新官有胆有势力改变了风气,他们顿时看到机会,盛情拥戴张家弟兄,猖狂弥补这些年没能得逞的罪恶。

    滨州府很快变得群魔乱舞,乌烟瘴气。

    张知府一个叫张新槐的本家弟弟为人尤其凶恶贪婪,行事张狂,成为张家敛财搜刮地皮的先锋与骨干,表现抢眼,很是得张知府喜爱和信重,滨州府人恨其称之为长心坏。

    这家伙在府城祸害得不过瘾,突然盯上了胡六的这处产业,派人去威胁,要胡六老实归符。

    胡六是杀猪的凶悍草莽,手下也是凶野的汉子,大怒,把来威胁的暴打赶走。

    张新槐大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