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不知娇妻情〕〔窃天之人〕〔对你何止钟意〕〔神仙妙手林凡〕〔极品赘婿苏允〕〔万界之剧透群〕〔飞升之前〕〔狂猛战神〕〔师座的三世情人(〕〔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唐诗薄夜〕〔最佳女胥林羽〕〔张玄林清菡〕〔重生之长姐持家〕〔秦魔〕〔爹地,妈咪生气要〕〔超级弃少〕〔大刁民〕〔我的无限怪兽分身〕〔傲世剑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52节及时雨——马贼
    苟桓、苟英,他们兄弟俩是坚贞不屈反抗到底,还是识趣地投降沧赵军,是生是死,这个以后再说。

    话说他们能在盘山一地就轻易达到北上目标,却是幽州恢复社会秩序后,辽军腾出手来严厉打击马贼山贼各种黑势力,逼得这些由契丹难民溃军仓促组成的一股股马贼不得不离幽州另找生路的缘故。

    辽东契丹人家园破碎,初次到燕山府求生,不熟悉地理,形成的马贼在官军围剿打击下,不习惯,也不喜欢退入不能自如骑马抢掠的燕山深处盘踞,就重新装作难民一边继续趁乱疯狂抢掠一边迁移寻找理想的落脚地,却随着蓟州也逐步恢复秩序,最终仍不得不选择藏匿深山。

    盘山占地一百多平方公里,山势雄伟险峻,似一条巨龙,盘桓于京东津北,山中有千年古寺法兴寺,即北少林等不少寺庙和道观。乾隆御书“连太行,拱神京,放碣石,距沧溟,走蓟野,枕长城,盖蓟州之天作,俯临重壑,如众星拱北而莫敢与争者也”。这表明了盘山的特点和重要地理位置。

    对马贼山贼来说,盘山却是理想盘踞地,被游荡迁移的契丹马贼纷纷看中,结果迅速汇聚而来走一步看一步。

    导致这些马贼落此下场的起因却是燕支崔家布置在燕山东簏的山贼激怒辽军的结果。

    赵岳带人毁灭了独鹿山巢穴。崔家分散在外的山贼是和独鹿山时常保持联系的,很快得知老巢仍存在却寨门紧锁,里面一空。这让众贼猛吃一惊,不知其故,各种猜测纷起,各部人心惶惶。

    惊慌中紧急四处打听,又得知情况一夜巨变,崔家被官府发现是暗通金国的奸细,被无情铲除,漏网之鱼被严厉追缉。崔家在燕山府的百年根基已荡然无存。

    原本还能努力保持镇定的各部贼首确知这消息后,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他们感觉老巢人马是在紧急状态下卷走所有财富马匹迅速悄然撤离了。而他们这些分布在外面的人马却是没被通知,现在看无疑是被崔家欺骗利用后在节骨眼上被果断抛弃了。

    想想以崔家在燕山府官场的势力,完全能事先察觉不妙而提前悄悄撤离。

    那么扔下他们。就是要外围人马自生自灭了?

    想想崔家以往的行事作风,这很顺理成章。

    崔家行事是极其严密的。

    这些外围人马,即使是很得依重的头领知道自己最终的老巢是在太行山中,却也根本不知老巢到底在太行山哪里。太行山那么大,不熟悉那里的人去了。上哪找老巢去?

    去盲目瞎找,只怕得饿死在太行山中。

    这么做,当初是为防止谁在抢掠中落网而泄密。大家当时都赞成不知道具体详情。

    现在看却是崔家早有壮士断腕,不,是利用完了有麻烦就直接甩掉的预谋。

    现在怎么办?

    就算仍理解并忠于旧主,想去太行山碰运气,找到那的老巢重新回归崔家部下,可钱财马匹集中在独鹿山老巢,却都没了,自己没有足够的这些配置。又怎么能迅速转移去遥远的太行山?

    分开,步行转移?

    别开玩笑了,等着慢慢过一关关搜捕崔家势力的哨卡被官府抓干杀净吗?

    哪也不能去,只能老实待在熟悉的燕山还有活路。

    他们不知道的是,太行山老巢不久后也被韩世忠剿灭了。

    燕支崔家的根基彻底没了。失去主子,没了太行山老巢,他们这些人即使没被抛弃,找了过去,也必定和太行山残存的势力一样树倒猢狲散,很快分崩离析。从此以后各安自己的心思走自己的路。

    可怜俺们这些绿林好汉是那么信任他家,这些年是那么忠心卖力地干,把所有拿命抢掠来的成果都放心地交给了他们积攒,以图将来搞成大事混个开国功臣封妻荫子啥的。结果却是如此可悲,被耍得也太久太狠太惨了。

    俺们怎么就这么傻啊?

    当初明知他家人阴狠狡诈,根本不可靠,却仍然相信他们。

    贼众们愤怒无比,却无可奈何。

    找不到崔家人,想报复也报复不了啊。

    越是无可奈何。这些本就凶残的家伙也越是倍加感受到崔家的狠辣无情无义而更加愤恨。

    可再恨也没用。

    摆在眼前的严酷问题是,严冬过,山寨的食物积蓄也消耗光了,不再有崔家的后续供应,没了吃的,如何生存下去?

    还有,以后应该何去何从?

    没了共主把这些山贼捏在一起,各部头领再也不想为别人卖命和被出卖,也谁也不服谁,只想自己当大哥,很自然很默契地形成一股股独立山头。

    搞吃的,解决眼下的生存危急,这个好办。

    他们当惯了强盗,看到契丹难民涌入,各部振奋,立即自发地行动起来去抢马匹钱财食物。

    可南下的契丹难民个个一肚子愤怒怨恨,一路相互残杀吞并着来到这里,杀出来了,岂是好惹的。

    这些独立的山头,多则四五百人,少只有百八十人,各部凭此实力去抢难民部落,遭到契丹人纵马弯刀的凶狠反击,即使是采取了夜袭偷袭等取巧手段也照样死伤惨重。

    各部贼首兴致勃勃满怀希望与信心,却遭遇滑铁卢,意识到独立是自在快活却不能成事。想过好日子,还是得汇聚起力量,以群体优势去夺取契丹人送到家门口的巨大财富。

    他们率领部下又汇聚到了独鹿山老巢大寨,以数千之众去屠杀抢掠难民部落,果然取得了巨大成果。

    他们越抢越有经验,得知此次有不少契丹权贵和部落大首领被恼怒的辽皇痛斥畏战无能而降罪贬为民发配南边境实边,就散出哨探到各处侦察,主要盯着这些人抢。

    契丹老爷们降官也好,贬为民也罢,部下精锐丧失在辽东不知残存几许,实力和威风大损,但上百年搜刮积累起来的家族浮财却是没少,个个富得流油。相比其他难民部落也照样部族众多武力强大,再加上顺路一抢别的弱小部落,那财富更多。

    别人抢不动这些人,但汇聚独鹿山的数千悍匪好比强大军队抢之不难。也做得绝而利落。

    人,全部杀光。尸体就近丢野林子里喂野兽,或烧掉,毁尸灭迹。财物全部抢走。

    独鹿山山寨中随着疯狂盯梢屠杀的进行,很快堆起金山银山。

    珍贵的东珠、老年头的人参、华贵精美的地毯丝绸、优良战马甚至宝马、牛、羊……

    哇——

    众贼全乐了。

    这些东西都是俺们自己的。

    看来崔家完了。人死光跑光了,把俺们无情抛弃了,对大伙儿来说反而是件好事。

    与此同时,在东边,他们不能跑太远去抢的区域,沧赵的水陆两栖军一万将士在统领屠龙剑孙安,参谋长乔冽,大将截道虎腾戣、下山虎腾戡、小养由基庞万春以及部将雷炯、计稷等的率领下,架所部战船,化妆成南下的辽东部落溃军从沿海无人处悄悄登陆参与抢掠盛宴。

    这片区域在不久前刚刚被海盗大军去燕山搬运赵岳的收获而来回横扫了一遍。许多小城镇被攻破抢掠光,丧失了把守的兵力,一时还没来得及重新布置,难民潮又逼得燕山府抽调大量兵力维护官府所在重地的秩序,更没精力和兵力顾及到这些已经不值得严密镇守的地方。

    孙安部不去碰官府驻地重镇,悄悄进入燕山府根本就没有阻力,把停船一带的人烟抢掠清理干净移民运走,方便进退和保住秘密,然后分为千人一部相距不远,配合默契深入进去。把一些要道村庄的人再清理光强行绑架运走,化身当地契丹村民,却盯着南迁的富有贵族和部落四处劫杀。

    他们的战果更光辉。

    在乱哄哄的难民大潮中,辽东难民有选择向西走靠近皇帝的。有选择南下燕云的。

    在没有电话电报等及时通讯手段的落后时代,燕山府统治者不知有哪个辽东贵族会南迁,不知这些人走到哪了,也不知是不是已经在南下途中的你杀我我抢你的相互抢掠吞并或马贼袭击中永远消失了,又忙于处理围到官府吵闹威胁哭喊的难民,没精力。或许也根本不关心这些南下添麻烦要好处抢他们权力的贵族,事实上也无法查清到底怎么个情况。

    这样一来,独鹿山强盗和孙安部的所为,一个杀人杀得干净,一个该杀的杀光,剩下的人装船运走,作案现场都同样清理得干净,一时间,一个个落难契丹贵族消失了,燕山府官府却不知。

    燕山深处的段景柱部却一直安静地蜇伏着,没有参与抢掠。

    赵岳交给他们的任务是长期潜伏此地,而不是为一时发财而引起注意导致暴露目标。

    燕山马贼所部的西山客栈处在人口稠密区域。这片区域又有多处重兵把守的官府重镇,不是杀人抢掠的好地方,没有强大黑势力在这一带作案,经过的也都是为了不被抢和经过人多地区能得到及时帮助的弱小难民。

    那些强大部落和贵族南下去燕京‘报到’,反而绝大多数不走安全的这一区域,可想而知是有吃有喝,不着急求助官府,专爱经过比如独鹿山附近地区这样的人少区域,无非是为了方便抢掠同胞发财壮大自己。

    西山客栈对难民弱者不下黑手,象正经酒店那样热情待客本分经营,也没哪股游荡这片区域的黑势力能抢掠动客栈,客栈虽地处较偏僻却得以安稳存在。

    经营者突然换成了当地人陌生的一伙人,客栈也有了原主害怕难民带来的灾难而卖店离开的好借口,让当地人相信并接受了,还赢得了信任,客栈没了怀疑是歹徒抢店带来的麻烦,真正站稳了脚跟。

    但赵岳再聪明,当初也绝没想到难民潮会导致燕山府陷入这样可怕的局面。

    他要段景柱、石勇、潘氏兄弟把独鹿山山寨当对马贼而言可公开的第二个窝,利用这个山寨汇聚燕山诸部马贼搞大事的计划在难民灾中自然也落空了。

    但,段景柱他们一直派人盯着独鹿山山寨,看到崔家马贼原本分散的余孽,为了生存和利用难民潮谋更大利益而合成一股,又看到这些人凭数千人马的强大势力抢得暴富而欣喜疯狂,再看到这伙人因欣喜疯狂越发狠抢而暴富,不禁露出微笑。

    这群早已泯灭人性的魔鬼重点盯抢南下的契丹贵族和大部落,光是宝马就获得了数匹,山寨中看得到的战马牛羊多得巨大的山寨都快放不下了,是真得暴发了。

    不过看到这伙疯子有山寨居住却连契丹人厚重的毡房帐蓬都抢来存放着,段景柱他们就明白了,这伙人不愧是燕山老匪,有头脑有较长远计划,只怕发完难民财,就会果断抛弃独鹿山这座理想山寨,或散伙或继续在一起转移到别处。

    他们应该是怕旧主被官府抓捕审问了而早已暴露了这里的秘密,在早做准备避免官府从难民潮中一解脱出来就来围剿他们。

    他们如此疯狂屠杀抢掠契丹贵族,早晚会暴露,抛弃山寨也是为逃避事后遭官兵打击。

    有了帐蓬,他们就可以利用熟悉的燕山,随时更换到新的隐秘地驻扎,让官府无法对付。

    估计他们散伙的可能性更大。

    因为小股更方便隐蔽。诸部贼首人心也不齐,只是为了暂时的利益才汇聚一起。

    随着辽东情报网通报辽东已经没有多少难民南下了,孙安部看看没有值得抢掠的契丹贵族和大部落经过,也在村落中继续装契丹村民安定休息一下,等待着段景柱这面的消息。

    独鹿山马贼却陷入了抢掠的疯狂快乐中,还想再大发,不知北方情况,还在盯抢契丹贵族。

    而随着难伺候的难民部落纷纷安置处理继续南迁,后续的难民也相对减少,燕山府维稳官府驻地的压力相对减轻了,能腾出些兵力,当察觉到独鹿山这有伙数量不小的强盗在疯狂抢掠,顿时大怒,想狠狠打击一下这伙人,削减弥漫在燕云大地上的恶煞与混乱气焰,尽量抽调了兵力,组织了五千精锐骑兵赶去追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