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公你又吃醋了〕〔豪婿〕〔侯门嫡女之一品夫〕〔邪王盛宠:医妃不〕〔金凤华庭〕〔邪皇爆宠:毒医娘〕〔破天录〕〔良师这般妖孽〕〔庶女绝色,鬼帝大〕〔来自地狱的男人〕〔商路局中局〕〔我的全能修炼空间〕〔钱忆柏的小草人生〕〔不一样的恶魔人生〕〔艾泽拉斯新秩序〕〔魔师马克〕〔斗破之斗罗仙帝〕〔气运伴我入九宵〕〔封神之我要当昏君〕〔天龙八部之慕容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53节及时雨——方腊
    清州军马贼抢掠云州府,黑吃田虎部用的化妆下药等诸多手段当初还是段景柱部教的。

    当师傅的对独鹿山强盗玩这一手暗算自然更纯熟。

    段景柱部几乎兵不雪刃地重新占领了山寨,把山贼已经大体收拾好的战果笑纳了。

    孙安部赶到,把山寨搜刮干净,一万将士分成一股股,继续假扮迁移的大部落,各部相互呼应保护,骑最好的马,赶着牛羊大量驮马和大车,外松内紧从容不迫地撤离到海边走了。

    独鹿山数千强盗,除了绝大部分头领和骨干头目外,都还活着。

    段景术部没就势消灭他们,还体贴地把这些人搬到了房子中,以免昏迷在外在还很寒冷的深山春天里被活活冻死。

    杀死大部分头领和关目,是避免这伙人在清醒后惊慌失措中能跟着各自的首领迅速散伙。

    留着几个强有力的头领当精神核心,可以把这伙人继续拧在一起行事。

    强盗们吃得是烤得焦黄的牛羊肉,喝得是鲜美羊肉汤,吃得好,喝得饱,在房中这通好睡,第二天醒来,大惊失色,昏沉沉的脑袋不用浇冰水也立即清醒了。

    山寨又变得一空。

    他们除了身上的衣服,什么也没有。武器?连把防身短刀都没剩下。

    知道中暗算,被黑吃黑打劫了,却不明白到底他娘的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在搞鬼。

    为什么抢光了一切,却不就手取了满山寨人的性命?

    活着的头领这时起了精神支柱的领导作用,努力打起精神安定团结了人心,迅速一查人,发现少了不少头领头目和几个厨房中不起眼的小人物。其他喽罗一个不缺。

    强盗们大脑洞开,迅速把罪魁祸首归结在了旧主崔家身上。

    他们分析认为只有熟悉山寨一切的崔家才能如此神不知鬼不觉地下黑手。崔家在燕山府必定有别处秘密巢穴。没被官府抓到和杀死的就藏匿在那个巢穴在暗中继续搞风搞雨从中取利。

    而消失的那些头领头目等人其实仍是崔家的部下,当初装作是同样被崔家抛弃的人潜伏下来,利用此次难民潮,帮助崔家再次巧妙利用了他们的武力达到敛财目的,这次利用完了是真正抛弃了我们。

    愤怒欲狂。

    但还是无可奈何。眼下更要紧的是怎么办。

    一切又回到了初次被抛弃时的状况,只是这次更惨。

    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这时候散伙必是死路一条,想活命就必须团结一致。

    反正一无所有了,没有财富拖累,也不怕被抢走什么,想走,拔腿就能轻松潜入深山藏匿,也不怕官兵来围剿,继续待在此处至少还有遮风挡雨的住处,立即遁入深山却是得冻死饿死。

    抢吧。

    为得到食物和需要的一切,只能以此为基地硬头皮继续抢。有了武器帐蓬等再逃走不迟。

    但,总不能空手去打劫,最起码也得有根棍子吧,否则就是去送死。

    他们满山寨翻找,在柴房处发现几把不知是谁随意丢在此处的破斧头,仅此收获,却让贼众高兴地差点儿哭了。

    总算有个铁家伙了。总算有东西伐木当武器,不用学野人用石头砍木头。

    这伙人准备了木棒,全伙下山,趁黑夜潜入附近村庄打契丹人闷棍,靠人多而有厮杀经验,比抢契丹贵族的黄金珠宝时更疯狂地抢掠需要的一切东西,总算有了些民间自制的刀枪弓箭等武器和马匹,然后继续疯狂抢掠能抢掠的一切对象。

    这伙人行为之疯狂,气焰之嚣张,让官府注意到了,察觉居然是独鹿山同一伙人,这些强盗在五千骑兵精锐的打击追杀下居然没被消灭?

    一查,派出的骑兵居然一骑也没回来,消失无踪,必定是被这伙强盗害在了深山中。

    这时候,官府已经能腾出更多军队了,大怒中派更多军队去独鹿山追剿,派的是马步混合部队,以步军为主,为的是能深入山区追杀灭尽这伙疯狂贼寇。

    这次辽军没盲目自大,事先跟踪侦察,摸准了强盗在独鹿山藏匿的准确位置才进行围剿。

    重兵突袭。

    但强盗们自从上次吃了狠亏后警惕性极高,山寨戒备森严,辽军一杀来就被察觉了,突袭效果几无。辽军在将领逼迫下猛攻,被凶悍强盗利用地形优势打得死伤惨重,辽军擅射,欺负强盗缺乏弓箭才总算攻破山寨,激战中杀死众多强盗。

    强盗们暂时盘踞独鹿山,本就是随时准备跑路,此时山寨守不住了,立即撤向深山。

    辽将看死伤如此多将士,怒火中烧,如何肯放过,挥军追杀,但即使追入深山,仍然让强盗们逃走很多。

    没办法,强盗更熟悉独鹿山,也比辽军更擅长打山地战。

    辽军在山中中陷阱等,又接连不断吃了强盗的大亏,又损失了不少将士,辽将知道难以剿灭贼寇,只得作罢。

    官兵没在山寨搜到想像中的大量财物马匹,也没在杀死的强盗身上搜到大量钱财。

    被抓的强盗供认说抢掠到的钱财都被人黑走了,他们被崔家恶贼算计了,一无所有才不得不疯狂抢掠以求生存下去。

    官府却认为这伙强盗完全是伙丧失人性的疯子魔鬼,和领导他们的崔家逆贼一样异常狡猾刁顽难治,一样是怎么被折磨,供认的也只是不知任何秘密事和专为欺骗军队和官府的谎言。逆贼此前遭到围剿知道此处已经暴露了,已转移走了所得脏物,没了牵挂拖累,能随时弃山寨潜逃深山躲避,才利用此处的便利继续肆无忌惮疯狂抢掠,扩大国难财的收获。

    他们必定还有领导指挥他们的崔家余孽同伙藏匿别外保管着脏物。

    那个地方方便大量马匹牛羊通行和藏匿。总之不会是在人走都通行不便的深山中。

    逃往深山的余孽,不必费力冒险深入追赶。

    这些人缺衣少食,无法在深山荒野生存,很快就会再回到方便抢掠的山区边缘,或是逃回隐秘巢穴,到时再收拾掉不迟。

    幽州开始搜查山外那些可能是崔家巢穴的地方,力求把崔家铲除干净彻底了结隐患,并调派军队四处征剿其它贼寇。

    最近才学着占山当强盗的契丹难民自然都盘踞在方便进出和抢掠的燕山外围,在官兵打击下,纷纷离开了幽州。

    剿匪辽军发现自己剿的基本都是辽东来的契丹人,也明白这些人的遭遇和苦衷,抓到的既没杀也没太为难这些人,只是没收了脏物,把这些人编入了军中补充缺乏的能战兵力。

    段景柱部在特殊敏感时期静伏不出,不引人注意,并利用独鹿山成功引开了官府辽军对深山的注意力,保住了燕山藏身处的秘密。

    他们四将要是没这点智慧,在异国的土地上带队当马贼搞风搞雨,早被吞得渣滓都不剩了。

    清州这边,王庆的人弄完马,江南方腊的人也来了,也想潜入辽国趁火打劫。

    方腊得到北方消息更晚。

    江南是山岭河流众多之地,不是大队骑兵扬威的地域。方腊部也并不重视骑兵。

    通过在北方的偷抢,他和他的骨干成员及亲卫如今也都配备上了战马,更不迫切需要弄马。

    不过,方腊想扯旗造反后能拥有一只护卫中央和显示威风的骑兵御林军。既然北方盛宴难得,他也不介意趁机空手套白狼一次赚个够。

    过去负责为摩尼教弄马的一直是文武双全的教内核心骨干——吕师囊。

    方腊坚定不移反宋当皇帝,急于得到些东西,也是大手笔,一下交给吕师囊五千骑手。

    这些骑手是方腊从教众中特意选拔培养的日后的一部分御林军成员,都是洗脑的死忠。

    吕师囊的任务是,第一,从契丹难民那尽可能多地弄到武器。

    摩尼教众假扮各地山贼,从民间抢到的武器,质量总体上不好,基本都是铁刀,没有包钢,太软,砍不几个人就卷刃了,受重击就会弯成个大孤,战阵交锋根本不顶用。

    而教中自己打造的刀,因为缺乏高明工匠,质量也不怎么样,而且铁料紧缺耗费巨资。

    教中最缺的就是好武器。

    如果这次能从契丹人那里得到大量锋利的弯刀和弓箭,教众实力就真正起来了。

    任务第二是尽可能多弄到契丹人的钱财。

    第三才是战马,最好能弄到五千匹,一下子装配成御林骑兵,早早进一步训练成强军。

    吕师囊带着过去跟他在北方弄马弄钱财的江南十二神等老部下和五千新人手急急赶到北边境,却是晚了三秋。难民潮已经过去,难民在新家的春耕春种都进行完了。

    沧北边关这正迅速汇聚着开始今年出关贩货获取暴利的大宋各地商人,都在耐心等着辽国开放关卡准许商团通行。当地驻军和官府,没人在乎涌进来的这五千多江南汉子。

    吕师囊见沧北军和客栈信守文成侯制定的通商和贩马准则,仍然不刁难他们,顿时大大松口气。至于怎么完成任务,他并不灰心丧气,努力去试一试,大不了象以往那样偷抢。

    精干人手多,还愁不能较快地完成教主的嘱托?

    他带队从过去惯走的横山偷越边关,不想老天真照顾他对教主的赤诚和积极做事心态。横山中居然藏匿着数股契丹马贼。

    这些马贼是在燕山府在南部也展开严厉打击黑势力尤其是马贼的紧急形式下,在辽境站不住脚,不得不逃到这的。

    能在迁移路上相互抢掠残杀和突破军队搜索围剿追捕至今幸存的,自然都是马贼中的强悍佼佼者。

    其实主力是辽东溃散败退下来寻亲的部落勇士。

    让他们在跟着正规军糊涂战败什么没捞着的一肚子窝囊怒火中感觉更悲惨的是,他们的部落,他的亲人没死在辽东敌人的刀下,却死在迁徙路上自己人的抢掠屠杀中。

    对朝廷失望,对同族失望怨恨,剩下的自然是凶狠抢掠报复那些依仗势力吞噬其它部落,害死他们亲人的南下贵族和部落,这个过程,他们自己都记不清杀了多少高高在上的老爷。

    藏匿在横山,他们是觉得宋军好欺负,也方便自如进退安全生存下去。

    辽军若是来围剿,他们可以躲到宋境。宋军若是大举来围剿,他们可以躲到辽国。

    也方便两边抢掠,尤其是适合抢掠软弱无能又富有的宋人。

    横山马贼总共只有三四千人,却拥有巨量财富和近万匹良马。

    马在契丹人眼里是重要财富和生活不可或缺的助力,再多,只要能带走,他们也要本能地全力带走,春天来了,野草遍地,也不愁养活马。况且当马贼,驮走大量抢掠到的钱财物资灵活转移,都需要大量优良的马。

    吕师囊派人侦察清楚后,和苟恒、苟英兄弟在盘山时一样兴奋得热血冲顶。

    这些昔日的契丹部落勇士是骁勇善战,可惜力量分散,下了马根本不是最擅长山地战的优势摩尼教众的对手。

    吕师囊剿灭了马贼,一查收获,和十二神都不禁欣喜若狂。

    教主下达的马和钱财的任务目标,这就轻易完成了。下面要做的是尽可能多抢些武器,顺便再多搞些钱财。当然马如果好弄,不妨顺手再多弄些。

    江南是不适合大规模马战,但能轻易凭白弄到更多战马,为何不做?

    横山在辽军威胁下,并不安全。

    这些意外的巨大收获要赶快转移到安全区。

    吕师囊当即安排了三神带两千人分道而行,象过去那样装作是一股股几十人的马贩子,路途上相互照应,共同对敌,把战马和收获从清州不同地方经过以图瞒过沧北军注意,抓紧运往江南老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