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到异世去打架〕〔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重生无冕之王〕〔都市神级强者〕〔全职武师〕〔生活系合成系统〕〔天降我才必有用〕〔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夫人每天都在闹〕〔嫡女休夫记〕〔我的家仆是帝尊〕〔刀御三界〕〔漫威世界的替身使〕〔我能看见本章说〕〔姜家赘婿〕〔我真没想穿汉服啊〕〔三界改命群〕〔西游大妖王〕〔第一宠婚:墨少的〕〔逍遥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61节老实未必吃亏
    张近仁发狂的脑子被狠狠一巴掌抽醒了些,嚣张气焰也被抽骂得一降。

    其他八神和教众看到搜检衣物的那队边军在这期间根本没停手,人家头都不回专心工作,而且这次把衣服里暗藏的好东西以及钱袋中以前没有没收的所有财物都抄走了个干净,完全是有恃无恐,根本没把他们的威胁恐吓放在眼里。

    看到这情景,摩教众人受到更大刺激本应该更愤怒,应该立即展示嚣张惯了的邪教洗脑分子疯狂凶残的一面,立即动手杀人抢掠,可实际却是胆气一缩,纷纷停下了威逼的脚步。

    霹雳神张近仁当先跳出来,这会儿又当先缩了。

    当真是虎头蛇尾,丢人现眼。

    好在他脸皮厚,又是洗了脑的心理变态分子,根本不要正常脸,那脸面能撑住丢。

    擎天神沈刚、遁甲神应明、六丁神徐统、巨灵神沈庠、太白神湖州赵毅、太岁神高可立也感觉到此处的诡异和危险,警惕地扫视四周,也随之气焰大降。

    凶恶如鬼的吊客神范畴、丧门神万里原本骂得最凶狠嚣张,神情气势最恐怖吓人,此刻也脸露尴尬难堪,眼睛骨碌碌扫视客栈和外面,辱骂声也不由自主地降低了声音,并渐渐消失。

    剩下的教众一看领导萎了,这胆立即就怯了,顿时闭嘴。

    不是他们良心被骂醒,因羞愧而退缩。他们的心态不是正常人的,早已扭曲变态。

    实在是沧赵十几年树立起来的威名太可怕。

    朝堂文斗,他们仰望如天高不可攀的宰相级大人物对上沧赵,只有纷纷倒台遭难的份。

    边关武斗,他们畏之如虎的可怕契丹军遇到沧赵,却只有丢盔弃甲满地死尸的份。

    这里是清州,不是江南。

    他们这么点人手,缺乏武器,没有强援,人生地不熟,与沧赵作对,和能打得契丹精锐骑兵满地找牙的清州边军较量,即使擅长钻山野玩心眼打山地战,只怕也是被占尽一切天时地利人和优势的边军玩猫捉老鼠的游戏,难有好下场。

    最重要的是,他们害怕边军图谋他们的财产布置了什么算计,就等着有借口消灭他们,以应对文成侯的查问,掩天下悠悠之口。若是他们敢在这恃强行凶,只怕会遭到未知的埋伏屠杀,就象辽军在柳树林那被突袭虐杀那样迅猛可怕。

    说到底,他们是被辽军的恐怖骑射吓破了胆,心理落下了阴影,一遇到异常,很容易疑神疑鬼,心底也是畏惧了清州军的凶猛攻击力,并没有胆子在沧北和边塞军真较量。若是在熟悉又适应的江南,他们或许会有底气嚣张挑衅迎战。

    部下缩了,数百人围着一个小小边军虞侯进不敢,退也不是。

    吕师囊这个带头大哥就坐拉了,装/逼装不下去了,正急思应对之策挽回面子化解危机。

    这时胖掌柜的可爱可亲笑脸又过来了。

    “呵呵,诸位刚从北边回来,在蛮子那染的一身煞气还未消,容易冲动,又是血气方刚的壮士,两下一凑合点火就着,火起闹出点事,呵呵,正常。呵呵,属于正常。可以理解。”

    在吕师囊感激的眼神注视下,掌柜的话锋一转,虽仍是笑呵呵的,却张嘴来了个不过,“诸位刚才若是没掌握好分寸,真把沧北当自家可随意发威的后院,那就不妙了。

    诸位是敢杀辽狗的英雄好汉,不怕死,不惜命。敌寇和天下英雄不敢在沧北行凶搞事,你们敢。小可佩服。可小店这是正经生意场,沾了死尸血气,传扬了出去,这以后的买卖就不好干了。所以,诸位若是火起未尽,想和侯爷的部下比试能耐,想试试沧北军州辖区到底有什么可怕之处,最好怜悯一下小可这本分人生存不易,请你们到客栈外面闹腾。”

    这话听得摩教众人心头火起,不服之气又生。

    吕师囊却听出了其中隐含的提醒与警告的善意。

    掌柜的是在委婉地告戒:文成侯的威名不是吹出来的。沧北四军州有许多你们看不到的恐怖布置,用于对付辽军入侵,也用于防范开放带来的混乱与隐患导致的恶性突发事件,不是你们这些外乡人可以撒野甚至对抗官府的地方。老实守本分当你的马贩子才是正途。

    吕师囊怒火中烧时,原本是想反正三神已经把上万匹马和巨大财富与众多武器装备送回江南了,摩教已经有了足够马匹,北上不需要再通过马政开放的关口,沧北这地,以后可来可不来,行凶得罪了文成侯和沧北边军,也没什么大不了,以后想弄武器财富,可改走其它边关。

    这时冷静下来一想,他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清州防范确实必定有可怕处,不然不可能如此安宁,只怕他们这些人行凶不是死就是被抓。

    死就死了。被抓的只怕在三木之下招供了秘密。

    朝廷得知摩教蓄谋造反严重威胁到赋税根本重地,必然会立即调遣官军铺天盖地重击,只怕摩教大业未正式开始就土崩瓦解。

    如果是那样的后果,那他吕师囊就是本教的千古罪人。

    顾及到这个,他哪还坐得住,赶紧起身呵斥部下道:“某知文成侯仁爱宽厚,不会计较乡野莽夫一时想不开而闹一闹发泄下情绪,才没有立即阻止你们。如今闹也闹了,在辽狗那积的火也发泄了,你们还瞪眼做甚?

    还不退开老实等着洗澡饭后好好休息,再安全返乡?”

    江南九神压下刚升起的怒火,也呵斥指挥部下散开。

    虞侯见摩教缩了,并未继续咄咄逼人,又成了雕像静静看着部下一批批检查衣物。

    吕师囊却暗暗松口气。

    江南九神私藏的好东西也被收走,但已搜过的钱囊里的东西保住了。

    好在不是当众从他们身上直接搜出私藏,教众不知道领导也藏私,九神的脸丢得不明显,在这些部下和教中的威信不会受到影响。教主也不会知道他们有自私不忠的行为。

    这时候,他们才醒悟边军为何没在边关当众象对待罪犯一样粗暴按倒他们强行搜身。

    原来特意安排人跟着在客栈搜衣物,不是刻意算计,而是已经在体贴照顾了他们颜面。

    额外拿走非违禁品,不过是对他们抗令和惹事的经济惩罚。

    这比拿他们见官问罪惩罚好多了。否则刑罚下难保教中秘密不会泄露。

    若是在别处,官府才不会跟你客气,必定直接拿人进行体罚,并顺便搜走霸占一切财物。

    这么一对比,感觉文成侯确实是不错的官。

    能把不堪的官军和混乱危险的边关管理到这程度,沧赵的手段确实令人敬畏佩服。

    吕师囊和九神不敢再存侥幸而闹事,也想通了,虞侯不逼人入绝境,他们就任边军搜走财物。

    反正当初抢掠上交的最好财物收在他们这。

    部下一无所有了。他们还有收在钱袋中的珍宝,供返回江南的花销绰绰有余。

    虞侯完成搜查任务,临走把一个碧绿的玉牌交给了吕师囊。

    “我家大帅有令,北上弄马的英雄不可亏待。你持此物到得乾宁军防区,把它交给客栈的巡察守军,就能从乾宁军那领到你人数双倍的马匹。这是对你们辛劳功绩的补偿。”

    吕师囊听了这话当时就傻了。

    江南九神也傻了。

    至于那些教众就更傻了。

    百姓从来只有受盘剥刁难欺压的份。他们从没听说过官府会实质性高额体贴补偿百姓。

    这个文成侯做事不走常规,所为处处体现着高远博大仁义,特讲究,他真有那么好?

    那虞侯也许是看他们老实了,表现不错,特意点了句:“都是北方马。欢迎你们再光临。”

    说完,带着部下走了。

    吕师囊这才回了神,嘘唏一声,仔细打量手中的牌,这才发现它虽如圆润碧绿美玉,分量却很轻,材质不是石头的,不知是何物所成,异常精美而坚硬,一面雕有个清字,一面是赵字,周边有玄妙花纹,显然是文成侯府传达命令证明身份等的专用物。

    众人从未见过如此奇物,当是沧赵家弄到的不可模仿的稀世珍宝,可惜有沧赵标记的如此独物不能用来换取巨大财富,还要用来换马给教主一个交待,有马也能早点回家。

    南下不久就会多了一千五百多匹马,从北方到江南路途太遥远,这一路花销就大了。

    吕师囊至此相信文成侯不会用马骗人,想想还是这位非同寻常的侯爷治下安全可靠,这家客栈诚信待人,珠宝兑换价格合理,索性就在这把除了准备献给教主的好东西外的都换成银子,方便分散带着一路花销,也避免珍贵珠宝遭人眼馋一时不防被空空妙手轻易窃了去,大家成了进退两难的有马乞丐。

    安心休整了一夜,第二天,归心似箭的吕师囊就和大伙儿南下了。

    步行,路上非止一日到得乾宁军辖区。

    吕师囊再相信文成侯也留了个心眼,特意投了乾宁军与沧州交界的一家客栈才拿出牌子。

    这家客栈附近有座大山,方便藏匿或逃走。

    若万一文成侯虚仁假义暗中下套,或是乾宁军阳奉阴违使手段贪马害他们,能及时躲避。

    牌子交给此处巡察的守军头。

    那军汉查看了牌子,点头道:“你们777人对吧?”

    看来是早得到了通知。

    得到肯定后,军汉没费话,立即带着牌子骑马走了。

    吕师囊让教众都等到客栈外藏匿着,只他和江南九神这种能杀出重围的硬手在客栈忐忑焦躁地等待着不知是吉是凶的结果。

    不是太久,就感觉大地震荡。桌子上的茶水泛起涟漪,并激荡越来越烈。

    吕师囊在辽国弄马一年已有经验,知道这是大批战马赶过来的征兆。

    他的心瞬间绷了起来,有亢奋的期待,也有恐惧的紧张。

    听到马蹄轰鸣着临近客栈,几个人坐不住了,跑出了客栈,站在方便逃跑的位置翘首以待。

    等看清后,包括吕师囊在内的摩教教众都长长松口气。

    来的是乌压压上千匹马,看那奔跑就知确实是北方马,就算再不好也比大宋奇葩马政养的战马强,文成侯果然言而有信。

    押送的宋军只有寥寥十几人。

    战马训练有素,习惯跟群跑,在不是辽阔草原的安全区,驭马好手控制了头马就能控制马群,确实不用太多人送。也证明乾宁军真是在执行文成侯的命令,没有谋害收马者霸占私分好处之意。

    马队来到客栈,带头的军官粗暴地高喝一声:“收马者何在?”

    吕师囊却脸露笑容,第一次没有反感官府中人的威风煞气,迎上前去一抱拳道:“小可在此。”

    那军官没仔细看他,只扭头问送牌子并同行的客栈巡察官:“可是此人?”

    巡察官点头道:“回队长,正是。”

    那军官嗯一声对吕师囊道:“777人,一配二。你清点好了。”

    还清点什么呀?

    绝对千匹以上。至于少了些,又有什么打紧。就当是为安全,回报乾宁军的。

    吕师囊怀着这心思,赶紧笑道:“某家信得过大人。不必清点了。”

    谁知那军官却一皱眉,语气和缓了些道:“我沧北军军法如山,凡事要办得清楚明白。你不要怕,不要顾虑什么。仔细清点好了,写个收据。本官好回去报账交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