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刁民的崛起〕〔热血降临〕〔我有一个总裁女友〕〔连心泪之峰回露转〕〔与偶像谈恋爱〕〔远方寻梦〕〔都市战神狂婿〕〔扶摇女剑仙〕〔饲养全人类〕〔一叶征途〕〔史上第一废婿〕〔端公手札〕〔都市热血战神〕〔孟婆泪:双世夙愿〕〔我的修炼游戏〕〔全球丧尸:觉醒〕〔枪械纪元学院篇〕〔大唐神话之战神崛〕〔超级锋暴〕〔医门宗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64节今时花荣
    “啊哈哈,误会。全是误会。”

    吕师囊看到官兵随着奔近纷纷伸手摸向马囊,心知不妙,赶紧打哈哈,并让部下收敛杀机停马,以友善语气急忙喊道:“我等是从沧北贩马的,遇到将军前刚被桃花山贼抢劫,损失惨重,弟兄们心中愤怒难消才显得凶恶。小可看到官兵,想过来求援,不想无意中冲撞了将军。”

    花荣在摩教对面百米左右处停下,仔细扫视了一遍为首几人,这才道:“花某只是小小副知寨,不敢称将军。你们想向官军求助,应该去青州府。花荣得了调令才可随大军征讨逆贼。”

    他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冷笑:“求助官兵?

    你糊弄鬼呢?

    你当我花荣和你们一样眼睛不清亮,当我看不出你们一个个眼中暗含的凶狠和敌视?

    你们若不是江南摩教反贼,自觉有恃无恐,岂敢明目张胆对官兵如此凶悍对冲?

    若不是畏惧我箭术和马队骑射,你们这伙狂妄之徒岂肯嘴软退让?”

    他想逗一逗这伙嚣张变态分子,故作和善地又加了句:“你们若是真有心报仇雪恨。花某不才,倒是可以带你们去府城拜见秦统制。相信秦将军必定能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待。”

    求助青州府?

    那岂不是肉包子打狗,匹马无回,而且是自己上门送死?

    吕师囊腹诽间看到五十骑官兵随着花荣动静如一,马停得几乎成笔直一线,骑兵们一双双眼睛冷酷地盯过来,并未因为自己的友善而放松丝毫戒备,心中更加确定惹不起,正欲答话。

    擎天神沈刚却抢了先暴喝道:“我们求助府军,自会去,何需你引见?”

    “花荣,你说你官小,无令不能自行征讨山贼。我看你是自知只会玩玩弓箭,其它本事稀松,不敢自己去招惹山贼吧?”

    另一巨汉,巨灵神沈庠帮腔道:“依我看青州官兵就是废物。要不然境内贼寇岂会如此猖獗?求助官兵?呵呵,我看求也没鸟用。不求也罢。”

    后面的话自然是对吕师囊说的,也算是替吕师囊圆一下,找个退身台阶。

    江南九神都服花荣的箭术,却不服花荣的武艺。

    江湖上也从未流传过称颂花荣武艺了得的只言片语,可想而知花荣的武艺必定稀松平常,否则小李广名声如此之响,不可能没人评价他箭术之外的本事如何。

    吕师囊听到擎天神沈刚放言挑衅,一双眼睛不禁盯着花荣那匹异常雄骏的战马,心思一动。

    对呀。花荣箭法高超得令人惊骇,但其它本领未必强悍,若是能骗得花荣近战,趁机…..

    啊哈哈。

    花荣若死了。以大宋官兵的无骨德行,一旦失了将领,就好比鸟没了头,人没了心,必定六神无主心慌意乱,立即作鸟兽散,骑射本事再强也不足为惧。

    说不定我们能趁其溃散逃跑无心应战,一番凶狠追击堵截可一鼓诛杀,武器良马就到手了。

    花荣是多灵醒的人啊,一听两巨汉的话就猜到了这伙人的小心思。

    再一扫视其他几个主要人物的眼神,察觉了暗藏的挑衅与阴险狠毒,花荣更加确定推测,不禁暗暗冷笑。

    箭术不及我,就想欺我其它本领不济,打算找借口和我近战较量,好趁机杀掉我得便宜?

    你们可真是,呵呵。

    这时就听吕师囊一抱拳笑道:“某手下的弟兄都是无文粗人,不及花将军出身将门有家教渊源,行事文雅得体。言语不当之处,还请花将军海涵。”

    花荣不吱声,冷眼瞧着吕师囊。

    果然,吕师囊立即就来了个不过:“将军神射天下闻名,在大宋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连我们这些遥远南方的乡野小民也听到不少,可称得上耳熟能详。可身为坐镇一地的官兵将领,只会玩玩弓箭,制不住辖区的贼寇,也确实难免让人感觉将军无能。

    我等弟兄惨遭山贼抢掠,归根结底还是你们这些吃官粮的没杀贼真本事。我等心痛亲友没死在辽国,却死在这里,悲局皆拜官兵靖区不力所赐,口出不敬与怨言,也是自然之事。”

    “就是。”

    “什么小李广,光会射几下箭有鸟用?贼寇人多势众,一哄而上围上来,你射谁呀?”

    “哈哈……射个屁。他当然是仗着有匹好马,没等山贼围住就赶紧逃了。”

    “对,肯定是如此。要不然,这里的山贼怎敢如此嚣张地到处抢掠?”

    “我听说青州的三大寇,官兵不仅不能剿灭,反而越剿,人家越是强大。哈哈…..官兵之无能,瞎子心里也明白。”

    “就是。只会玩花活,只能欺负咱们老实百姓。没硬本事,和敢玩命又能打的山贼真刀实枪较量就怂了。怕是遇到山贼,吓尿了也说不定。”

    “对,指定是脓包。咱们虽是马贩子草民,可也能从数千山贼的重围中杀出来,并保住这些马。若换成是青州官兵,只怕当官得丢下部下和押送的东西,先跑了。官兵只凭两条吓软了的腿跑不及,都得死在山贼刀下。真是白瞎了咱们百姓的期望。”

    “我看是这样。大宋官兵吃官粮,吸咱们百姓的血汗,配着好马盔甲好刀枪,却狗屁用没有。还比不上咱们马贩子敢和强盗较量。怕是连我们这样的草民的本事也远远不及。”

    …….

    吕师囊听着部下不断出言挤对挑衅花荣,想想大宋官兵的废物样,想想摩教在江南的牛气霸道之势,想想轻而易举推倒大宋一统天下的美好未来,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得意洋洋的笑容,盯着花荣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善。

    花荣听这些人肆无忌惮地污辱,不但没恼羞成怒,神色反而越发沉静。

    他饶有意味地一个个审视着站前排挑衅自己的大汉,始终一言不发,直到对方放够了嘴炮。

    “你们都说爽了?”

    江南之众不明白爽是吗意思。

    花荣微笑道:“本官是问你们耍嘴皮子可耍得快活够了?”

    江南九神闻言个个瞬间涨红了脸,有怒发冲冠之势,一个个握紧了从桃花山贼头目那得到的武器,恨不能立即一拥而上,用强大的近战本事把花荣和这队骑兵剁得粉碎。

    花荣撇撇嘴,淡漠道:“你们废话了半天,不就是想和我花荣以刀枪较量一番?”

    “想要就直说吗?

    娘们一样罗里八嗦,除了让花某和手下将士感觉你们比脑子不清的老太太还碎嘴,丢尽江南盛地人的脸面,让人怀疑江南是否真的是传说的那样人杰地灵,还有什么意义?”

    他瞅着越发怒气勃发的这伙马贩子,哈哈大笑道:“好。我不以箭术欺负你们。”

    说着收了宝弓,从得胜钩上摘下心爱的五钩神飞枪,一指最先挑衅的擎天神沈刚,笑道:“我观你身躯巨大,似有抗鼎之力,敢放大言,想必本事也不错,不服?你可放马过来。”

    话说,自从得到这把宝枪,花荣还从未用它和真正的敌人较量过,有点儿白瞎了宝贝,今天拿这帮狂妄狡诈的马贩子暗贼练练手也不错。

    而摩教众人则转怒为大喜。

    正想就近收拾你呢,你这嘴上没毛的小子看出了我们的心思,却还敢自大的给机会,真是自己上赶着送死。一会儿去阎王爷那报到,可怨不得俺们心狠手黑。

    沈刚绰号擎天神,力量自然不凡,擅使大刀。

    他惯用的铁杆大刀在横山遭遇‘契丹军’时,因仓皇逃命,连马一起抛弃了,很丢人,眼下拿的是所杀的桃花山贼一凶猛头目的大刀,可惜是木柄的,不是大将配置的高端武器,好在刀部很大,分量也不轻,用也凑合着,用它杀长得娘们一样好看的花荣自不在话下。

    他大吼一声:“既然花将军赏脸赐教。那某家就领教一番小李广的真本事。”

    吼声中已紧催战马冲出来,猛闯向花荣。

    他是希望战马能跑起速度来,待到得花荣近前,巨力加马速能一刀就把花荣斩成两段。

    花荣却只是轻策马出阵,缓缓迎向沈刚。

    百十米距离,战马转眼间就冲到,沈刚双膀较劲,抡大刀一招力劈华山恶狠狠砍向花荣。

    花荣所骑宝马名为雪豹青鬃兽,通体雪白,看着非常漂亮可爱,实际异常灵动敏捷凶猛,正符合花荣的特点,甚得花荣珍爱,当初赵岳送他时,他一眼就喜欢上了。

    此刻,宝马瞅见对面冲过来个黑不溜秋的同类,高傲的性子顿时被挑衅出火来,却又极度不屑,若它有人的智慧,会说话,一定会踩乎对方几句:就你这样的,也敢炸毛冲老子抖威风?小样的,虐不死你。

    可惜,主人不让虐,不知死的黑家伙冲近,主人轻轻暗示一下,它只得化撞对方个骨断筋折的虐心为跳跃,猛然一个轻捷的侧跳,避开了黑家伙的冲撞。

    在这刹那间,花荣的宝枪从侧面如电刺出,不是对人,而是对刀,锋利的枪头正中鹅蛋粗的木刀杆,一下子把刀杆扎断,转瞬间又收枪而回。

    沈刚正抡刀下劈,受到花荣侧面猛烈一扎,巨大的身躯在马上一歪,好悬栽下马。

    好在他马术本就不错,又在辽国弄马的严酷过程中反复历练,骑术更加精湛,总算及时稳住了身子,但刀杆骤然断了,刀这面的杆只剩下不到半尺,好似短柄单刀,另一手自然只剩下根断木棍,双手所聚巨力就使不上了,刀头又太重,猝不及防下险些折断持刀的手腕,闪得沈刚这叫个苦,就这么难受着一手刀头,一手木棍,以歪扭古怪的姿势和花荣错马而过。

    花荣刚才完全能一枪锁喉,利索了结这个傻大个的命。

    不要命,也可扎断刀杆后顺手倒拖宝枪,以长缨中暗藏的锋利倒钩挂断沈刚的肋骨,并带得大个栽下马摔个半死,至少要划他个皮开肉绽,让这凶狠嚣张家伙受点深刻教训,长长脑子。

    他没有下狠手,只是因为知道赵岳对摩教的利用计划。

    此人必定是摩教的骨干将领一级。得留着他的有用身躯对付江南的毒瘤。

    这大个使的是大刀,力量强悍,勇力也算是不凡,人又凶狠暴虐,想必杀起那些贪官污吏以及毒害百姓思想和肉体的顽固腐儒也很给力。

    呵呵。

    花荣这么想着,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这其中也有苦练武艺这么久,不负血汗,终于获得可喜成就的无尽喜悦。

    傻大个的武艺其实不差,最少也应该在二流巅峰了。我能一招秒杀,怎么也应该达到了一流巅峰,也许已经能挤入赵岳所说的超一流行列。

    可惜,那毒舌家伙不在这,无人和我分享喜悦。

    他的一丝笑容落在沈刚眼里,则成了鄙视嘲笑,越是笑得不明显,越是说明他的不堪。

    沈刚一张大脸臊得如关公,别说脖子红了,连耳朵也红了。

    他很想把失败归于武器不趁手,但心底很清楚花荣有一枪杀他的实力,这个相貌俊俏如女人的军官不是软蛋小白脸,只怕是教中四帅石宝、邓元觉那级别的强者。

    他胆已寒,不敢再挑衅,省得放过他一马的花荣一怒真下狠手,连场面话都没敢放就窘着脸低头败了回去。

    摩教这边却是没大看清楚,只知沈刚刀杆被枪扎断了,没趁手家伙用,无法再战。

    江南九神的本事大体可分为三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