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战神狂婿〕〔我的极品美女总裁〕〔蚀骨宠婚:早安,〕〔地球无敌仙帝〕〔陈瑾宁李良晟〕〔重生霸道嫡女〕〔权门悍妻〕〔陈瑾宁陈靖廷〕〔为何你比霸总还冷〕〔剑尊〕〔华笙江流全文免费〕〔赘婿当道〕〔旷世神婿全部目录〕〔旷世神婿〕〔我是赘婿〕〔岳风柳萱小说〕〔岳风〕〔旷世神婿岳风免费〕〔旷世神婿小说〕〔沈七夜林初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65节坏事的老经验
    吕师囊深吸口气,瞅了一眼花荣手中那杆枪。

    枪长两米多,全“铁”打造,枪头就一尺多,亮如秋虹,闪烁森森寒光,形状虽是三棱形,三棱却宽大如三个锋利尖刀攒在一块儿。

    这绝对是件不凡的利器,破铁甲轻而易举,杀人只怕不沾血。

    宝马宝枪配英雄,真是相配。别人拥有就是是糟蹋东西。好个英雄儿郎俏军官!

    可惜如此俊杰却生在北方,居然不是人杰地灵的江南人,不能吸纳入教担护法神将助推我教大业更早实现。

    心里遗憾感慨想着,吕师囊撑起笑脸道:“花将军果然是传说中的神将人物。今日一试,方彻底信服。”

    花荣面无表情,也没吱声,只是饶有意味地继续盯着摩教众人。

    吕师囊感觉自己象个小丑,赶紧咳嗽一声掩饰尴尬。

    “花将军如此本事,某只希望能扫清境内贼寇,下次再经过,不再受祸害。咳咳,我等离家太久,如今归心似箭。那就告辞了。”

    这句话说得太心虚,虚得都忘了掩饰口音,江南味更明显,彻底暴露了身份来历。吕师囊自己也察觉不妥,更不敢再多滞留,立即撤退。

    摩教众人保持戒备状态,退回马群处,见花荣并没有追来,这才松口气赶紧继续南下。

    他们很快走远了。

    花荣自言自语笑道:“早听说江南多人杰,今日一见,感觉却不如北方豪杰直爽干脆雄风烈烈,多了份阴狠狡诈和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与嚣张。和这样的人物打交道只怕得多长个心眼,小心别被卖了,做兄弟在一起共事,感受想必不会那么痛快。”

    他的亲卫队长是赵庄老兵,抗击过辽寇,征过湾湾,战过南亚,也在沧赵北军征战过北方,见多识广,闻言笑道:“舅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嘛。北方山水多雄壮,南方山水多秀媚。江南人有不同北方的特点,所以日后征战南方,咱们就得换个思维,要更多地注意南方人独有的特征和手段,免得不适应对手,到时候吃了大亏。”

    花荣笑着点头道:“听三郎说,南亚那边的男子,那才叫阴柔狠毒狡诈呢,无耻下作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那些野蛮人也没有廉耻心。

    当初扫南亚,若不是三郎早有预见,对部队有针对性训练,且以商贸形式反复实地考察侦察摸清了对手,征南部队又配备了良好的防御武器药品等多种手段,只怕部队全折在上面,也拿不下大岛,更别说扫平诸岛国。”

    亲卫队长笑道:“那里的男人不叫男人,纯是人形野兽,凶残刁顽狡诈不说,还懒得出奇。什么活都是女人干。那些雄性野兽唯一的事就是打老婆驱赶女人干活伺候他们。

    如今报应到了,他们的好日子到了头,成天在皮鞭屠刀下拼命干最苦最累最险恶的活,生不如死,倒也赖皮有韧性,正是极度自私就会极度惜命,没一个愿意死掉解脱惩罚的。但下场就是作死,做到死。

    那些以前累死累活牛马一样的女人却是日子好过了,虽为奴隶,却会干活也能干,只要老实肯干就会活得轻松省心,再不用伺候那些人形猪,不用饱受那些人形野兽的拳脚棍棒折磨。她们熟悉南亚,在开发和建设南亚中作用不小,单是如何识别和防范热带众多的毒物就起了大作用。因此待遇得到提升,越活越有出路。”

    花荣心有所动,微微感叹一声道:“有人觉得自己精明,得意洋洋,却是往死路走。有人傻乎乎的,吃苦受累地干,却活向光明,但一生辛劳。世上很多事难以说清利弊,真是玄妙难解!”

    亲卫笑道:“走什么路,好与不好,这全看个人如何选择如何感受。这世上就是有人宁愿作死痛快活几天,也不愿辛苦一生,活七老八十。”

    他们闲扯着说说笑笑,策马返回清风寨。

    吕师囊一行脱离了花荣,松口气,急赶南下,顺利跑出近二十里,情绪也从打击中解脱出来,心情慢慢变得舒畅,岂料却迎来了当头又一棒。

    这一棒砸的才叫真正的狠。

    砸得他们骄横嚣张之气彻底熄火,愤恨和怨念一直留存到死。

    这是一处已经靠近青州边境的山。

    山并不高,最高处至多百十米,占地范围也不算大,准确的说只是一片山东地带常见的丘陵地貌,但山中地势不是缺乏平坦,就是沙石硬地,就算是恨不能把沙漠也种上粮食的勤劳大宋人也不愿意在此开垦耕种。

    山不够深险,自然也养不住野兽,没有猎户出没,却是偏僻之地,没人愿意住在这既难谋生又不安全的地带,因而这一带几无人烟存在。

    但也正是没人破坏,这一带山野的树林格外茂密,植被繁盛。几场春雨过后,草木越发生机勃勃,放眼处一片翠绿,其间点缀着早开的各种野花,却是蜜蜂鸟雀之类的天堂。

    吕师囊带人贩马,当初经过青州时无意中发现了这个所在,看出了妙处和地理优点,从此就把这当成带马南下途中一个安全理想的暂时歇息休整之地,从没出事过。

    他尤其喜欢山中那条溪水。

    水流不大,是名符其实的山涧小溪,但涓涓不断,清澈见底,水质甘甜,清凉解渴。溪边则是较平坦的野地,虽然多沙石,却野草繁盛。

    总之正是解除旅途疲劳干渴,和喂马饮马好地方。

    以前每次南下,吕师囊都会在这美美停留一番,人马皆吃饱喝足歇够,然后顺着山中那条他和部下探出踩出来的较宽阔的绿野山路离开,然后一口气跑出青州。

    这次南归,他们先是大意下被桃花山贼突袭抢掠,损失不轻不说,本打算的吃带的干粮当午饭顺便歇息一下也被破坏,匆匆继续南下,又遇到了小李广花荣,一番恃强凌弱的算计落空,便宜没占着,反吃憋再挫威风霸气,干窝了一肚子无名之火,更耽误了不少赶路时间。

    又是一气快马急赶这么远。

    到了此时,眼见得日头渐渐偏西,吕师囊一行这一天除了早上那顿,再无粒米滴水入腹,正是饥肠辘辘,人困马乏,加上今天晴空万里,太阳毒辣,心里又上火,越发饥渴难耐。

    吕师囊感觉自己喉咙冒烟,抿着干渴的嘴唇,自然而然就想着到这片他喜爱的山野中藏匿,人马都好好吃点喝点,并过夜歇足,明日一早离开,一气离开凶险的青州,然后按计划的,他和江南九神把大队人马拆开,分带队伍,以小股马队形式穿越大宋北方腹地,争取顺利南归。

    上千战马在无一人注目下轰隆隆奔入翠绿的山野。

    这里的山还是那么幽静可爱,仿佛是遗世独立,不沾俗气的世外桃园。

    吕师囊和九神一进入熟悉的山区,就觉得空气一清,仿佛满腹的躁热和无名怒火也一减。

    那条甘甜可爱的小溪依然如故地横在山中静静流淌不息。

    吕师囊看到它,不禁舔舔有些干裂的嘴唇,露出一丝轻松愉快的笑容,和九神不约而同甩蹬离鞍下了马,轻车熟路地当先走到溪边,挽袖子洗脸洗手,把水泼在毛茬子头上凉快一下,清清爽爽地再把甘甜的水喝个饱,然后回到过去惯常坐的树荫下休息一下,吃点东西,顺便再讨论一下明日出青州后如何分队回家以及路上要注意的事情。

    五百多条江南好汉早耐不住饥渴,把马匹丢下,让其自由地在溪边吃草在下游喝水,人一窝蜂地跑到溪边上游这通洗、喝。

    太清爽,太痛快了。

    有了这条清凉甘甜的小溪相助,大家干火欲爆的灵魂仿佛也得到了滋润,迅速安宁下来。

    受挫受苦这一路,沉闷压抑象随时随地会爆炸的火药桶一样的气氛,由溪水和幽静安全生机勃勃的山野用无形的大手无声无息地化为虚无,一张张阴郁沮丧的脸上又焕发出轻松笑容,山谷中响起欢快的说笑打闹声。

    这次北上,死了太多弟兄,但我们还活着。

    活着真好,活着就有希望。活着就能待教中大业得成,把世上所欠的一切讨回来。

    桃花山贼、清风寨小李广都会成圣教除魔时的刀下鬼。

    哼哼,让我们欠受够屈辱上够火的青州,到时一定要杀它个鸡犬不留,以证圣教徒不可欺,圣教威名不可辱,圣教大业神圣不可侵犯。

    他们在溪边尽情地放松洗涮痛饮,暗暗发狠中尽情地说笑泼水打闹。

    小溪南岸仅仅四五十米外的山沟草丛中,二龙山托塔天王晁盖和一千多部下静静潜伏着,一双双眼睛紧盯着这伙突然降临这片荒山野岭的人马。

    他们不是桃花山那样事先盯上摩教这伙马贩子,也不是精心策划准备在这埋伏偷袭。

    相遇纯属偶然。

    二龙山在此次弄马过程中,晁盖最初得知北上的人手折损不轻,就深感部下骑兵不够精锐,立即用山上的上千驽马对骑手拼命加强训练,不惜马匹损耗。

    反正会有大量真正的战马可用了,这些只配拉车耕地的驽马也用不着珍惜了。

    会骑马的人手逐步抽调光了后,他又从剩下的两万多喽罗中抓紧组织新人手,仍先用驽马练手。到现在训练两个月了,这些人手总算能比较娴熟地骑马奔跑,算是有点骑兵架势,这才换北方战马开始拉练。

    不过,前些天都是在二龙山周围跑跑,部下还仅仅是会骑马,不能纵马骑战,也就不敢远离根据地。但恰恰就在今天,晁盖看大家骑马更象样子了,心血来潮才决定带队跑远一些,搞长途拉练。

    跑尽兴,跑累了,人马都感到饥渴,也是到幽静安全的这里饮水歇息。

    但没等他们从南面赶到溪边,北面而来的上千匹马的隆隆马蹄声就惊动了他们。

    晁盖怕是过路甚至是追踪而来的官兵,但战马劳乏跑不快,撤退来不及了,立即命令部下拉马入林掩藏并休息,安排人在林中看马,自己带着剩下的一千多人赶到小溪南边埋伏查看北面来者。

    来者不是官兵,却也绝不象良善之辈。

    晁盖松口气,但也没轻举妄动。

    此刻,听着江南口音肆无忌惮地辱骂贬低文成侯,晁盖不禁皱皱眉,听到这伙来历不明的马贩子说什么圣教大业,不禁露出疑惑,再听到这伙人发誓有朝一日要杀光青州一切活物,终于勃然大怒。

    你们是什么鸟人?

    报复有怨有仇的也就罢了。有仇不报,非君子吗。可以理解。

    可嘲笑诅咒救你们命送你们马的文成侯,把恩人的大度贤良当傻瓜,只因一点点迁怒,就要杀光无辜的青州百姓,而且还来个鸡犬不留,你们还是人吗?

    还圣教?

    我呸!只怕是想以邪魔歪道谋取大宋天下的邪教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