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潇〕〔两只魔偶〕〔虎婿杨潇全文txt下〕〔联盟之上单魔王〕〔虎婿杨潇〕〔网游之全能骷髅〕〔虎婿小说免费全文〕〔斗罗之圣墟觉醒〕〔轮回星神传〕〔源宠狂潮〕〔一世高手俏千金〕〔都市狂神〕〔修真狂少〕〔蚀骨宠婚:早安,〕〔透视小地主〕〔皇上,本宫很会撩〕〔南风过境乱我心曲〕〔绝世兵王〕〔万象之主〕〔狂帝的一品魔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77节灰手,中
    去年掐沧赵陆路销售,沧赵惹不起资历更雄厚皇帝更宠信的臣子郑居中,只能哑巴吃黄连,老实退让提前关闭工厂。现在当面遇到郑大人的行驾敢有胆子迎面冲撞?

    你吓唬谁?

    本官镇守边关,见多了凶险,岂是能被吓住的?

    黑永康不屑而笑,认为沧赵畏惧郑居中的势力不敢真得罪,胆子大了,有心借机直接行凶打脸,让沧赵再吃个哑巴亏,假装不知对面是沧赵队伍,瞪眼厉声喝骂道:“前方何方刁民敢冲撞官军?”

    很霸气地一挥手,拖着傲慢腔喝道:“来呀,把那领头刁民给本官砍了,以明朝廷法度,振我军威。”

    车中的郑居中听到了,心知对面必是沧赵人马,却有心教训沧赵的嚣张,让沧赵明白他郑居中可不是其他沧州知府那样没根没势好欺负。

    敢对本官不敬,本官就让你的部下掉脑袋见血懂得敬畏。也装作不知,任部下行凶。

    黑永康身后的沧州第一将桒才厚深明老上司的心思。

    见车中的知府没吱声,知道这是默许,自恃自己是边关大将,收拾个民团乡勇头目手拿把取,立即高声响应:“看末将去宰了这刁民以儆效尤。”

    催马冲出来直奔领队的副卫队长刁保。

    刁保相貌憨厚,猛一看有些呆萌,却是心思灵透狠辣,立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也装作不知对面是郑居中,大喝一声:“哪来的贼寇敢冒充官军到此逞凶?”

    一提马缰更猛地冲上来。

    此时,双方相隔不过六七十米。二骑对冲,转瞬即到。

    桒才厚杀气腾腾瞪眼拧枪,把所有仇恨贪婪和报复心都凝聚在枪尖上,对准刁保的心窝狠狠就是一枪,成心一枪了结刁保性命,立威出气。

    刁保似乎想以命搏命,根本不招架,挥象鼻子卷镰宝刀凶狠斩向桒才厚的脖子。

    桒才厚不知对手内着宝甲护体,却哪里肯和一个卑贱草民以命换命,慌忙中途变招,挥枪急挡大刀,但仓促之下禁不得本就力猛的刁保蓄意这一刀的凶猛劈斩,铁枪咔嚓一声被斩断,手中剩下的枪杆也被巨大的力量震得脱手飞出,直跌落到官兵队前。

    桒才厚大吃一惊,心头发寒,悔意顿生。

    二马转瞬交错而过。

    刁保动作迅捷,单手抡刀,呼一声,粗大的合金刀柄抽在桒才厚后背。

    这一记抽得够重,虽留了分寸要不了命,却打得桒才厚甲叶散乱,脊梁象断了般,嘴角转眼溢出血来。

    刁保一合收拾了对手,没有,也不能真追着下死手。

    他瞅着地上的枪头,眼珠子一转,不禁哈哈大笑道:“这贼子果然是冒充官军大将的假把式。大伙儿看看,这家伙的铁枪原来是套着层铁皮的木杆枪,拿着吓唬人的玩艺。哈哈……”

    沧赵卫队也鄙视地瞅着对面的官兵,纷纷大笑。

    桒才厚身为边关重将,本身还是有些真本领才有机会出头的,只是守边关只守城不出,久不习战,玩真搏命就不行了,又时间长了当惯了舒服官爷,不肯多吃一点苦,武艺日益荒废,却装勇武过人,摆样子骗人的能耐日益精深,也习惯了,此次随郑居中出行,在安全富裕的沧州根本没危险,所谓护卫知府大人只是做做样子,主要是随行壮知府威势,加强对沧赵的震慑与威压,拍好知府马屁。

    他这枪若是真铁枪,那么粗长,至少得有五六十斤重,拎在手里,从府城到赵庄一个来回数十里,那得多累。

    桒才厚才不肯白受这个累,就习惯地带着看着沉重可怕表明他实力强大的假铁枪。

    当然,若真遇到点事,用这枪照样能杀人战斗。

    只是,他没想到刁保用的会是削铁如泥的宝刀,一刀就让他的花把式露了馅,吃了狠亏,还丢尽了脸面。

    黑永康早知老部下的假把式,这下跟着当众丢人,为了挽回脸面,更为了装糊涂借郑居中的势狠狠报复沧赵,怒哼一声大喝:“好个嘴滑的刁民原来是狡猾猖狂恶贼。来呀,与我拿下乱刀正法。”

    另一边护卫郑居中的二将季兴良、韦建业认为刁保刚才能一合取胜只是不惜贱命逞凶取巧,此人年纪轻轻,有蛮力却未必有真本事。

    二将对视一眼,一齐杀出。

    我看你们这些赵庄泥腿子有什么能人能抵住我们两位大将。

    藏在车中的吉安、吴得真、黄钺、金鼎四人没想到在沧赵的地盘,官军竟然上门挑衅敢试图杀沧赵的人。

    看来沧赵的日子也不好过。

    象文成侯这样有能力有良知的难得好官,在官场却受百般排挤打压。象沧赵家族这样的仁爱人家,却不但得不到当地官府的尊重保护,反而被巧言令色寻机欺凌。大宋确实正气衰微,邪气猖狂,看样子是真气数到头了。

    四人对大宋越发憎恨死心,铁了心杀官造反。

    黄钺、金鼎见沧赵这样的人家也被官府欺凌,想起父母冤屈家中遭遇,哪里见得这些贪官军痞的嚣张凶残嘴脸,又涉世不深年轻气盛,按耐不住怒火,起身就想出去斗官兵杀人报复。

    吉安、吴得真二人连忙强拉住他们,低声劝阻。

    二人到底是混过官场的,虽然也恨不能冲出去大杀一番,但知道真这么做了,就把沧赵害了,无疑是在逼沧赵造反。

    沧赵不反,屠杀官兵的事故,论罪只怕得满门下狱。

    满口仁义道德的大头巾们的阴损狠毒,贪生怕死的军痞虐待同族却异常骁勇凶残暴戾,二人以亲身经历和逃亡时的所见所闻,都深刻认识到了,很清楚,沧赵一旦落难,下场必定凄惨到可令闻者恐怖。

    沧赵若反,仓促之下也难有好结果,只怕也是满门灭绝的份。

    咱们抢掠沧赵,沧赵却放过咱们,还要帮咱们。咱们不能在这时候凭性子乱来坏了人家的事。且强忍怒气静观其变。咱们看看沧赵会怎么应对这种欺压,以后也好有相应的策略。

    若是能利用此事煽动沧赵造反,那才好了。

    相信以沧赵的威望和号召力,精心策划准备后,一起事,必定能一呼万应掀翻大宋,非是田虎、王庆之流可比。

    赵岳看着冲过来的季兴良、韦建业却笑了。

    去年刁难我家,没教训你们,你们觉着我家怕了郑居中,得意洋洋刁难上瘾了?

    在此恰巧相遇,你们觉着是机会,装作不知这是我家的队伍,想仗着所为天然正当有理的这身官皮,凭天然便利的官字两张嘴颠倒是非,耍公权,利用国家势力欲再次逞威教训我家下死手打脸?

    呵呵,瞎了你们的狗眼。

    他两世为人,受够了权力愚弄骄横和腐/败,受够对外是摇尾巴狗,对内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骗子恶狼的伪光正。眼看大汉民族又要遭遇灭顶之灾,你们还在把那点精力和小聪明劲都用在内斗上?

    他脸上是笑,心中怒火沸腾,策马转眼奔到桒才厚身边。

    你们不就是觉得我们不敢真杀你们,才敢胆横来挑衅欺压?

    不动刀子,老子照样能让你痛苦胆寒。

    桒才厚被刁保一刀杆抽得吐血,当时差点儿一头栽下马来,后背剧痛难忍,眼前阵阵发黑,伏在马上正昏昏欲死,哪顾得上被耻笑和外界变化,骤然就感觉自己身子离马而起。

    赵岳抓着桒才厚的腰间大带拎下马,硬是单手举起连人带甲二百多斤的重量,另一手一托桒才厚的背,把他向并骑杀出来的季兴良、韦建业砸了过去。

    受到重创的后背遭到赵岳这一使劲,桒才厚发一声非人的惨叫,腾云驾雾般飞起。

    季兴良、韦建业看到桒才厚砸来。他们这种贪鄙怕死极度自私自利的家伙哪会奋力去接同僚给予救助,怕被砸到自己受伤,根本不顾桒才厚死活,第一反应就是策马躲避。

    但赵岳恼怒下的暴发力何其恐怖。双方距离又不远。

    桒才厚飞来的太快。季兴良、韦建业根本躲避不及,挥武器抵挡又不是,仓皇失措中被桒才厚的长又养得肥重的身体横着一并砸中。三人惨叫着跌下马,滚做一堆,也不知是哪断了伤了,痛叫苦哼,一时动弹不得。

    沧赵卫队又是一阵大笑,纷纷大喊威武。

    后队的翠云山强盗一个个也越发兴奋地瞪大眼看着,心中大呼打得好,太痛快了。

    车中的吉安等四人挤在一起透过小小的车窗看到这一幕,不禁咋舌。

    原来赵岳有如此可怕的勇力,怪不得沧梁恶霸之名如此之盛。心里又大感痛快。都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车中沉默的张倚慧这时却轻轻叹了口气。

    刚才,她清晰看到车窗旁的幼子眼中一瞬间闪过的骇人目光。

    从幼子策马过去摔人的举动,她也清晰感受到幼子心中勃发的戾气。这种戾气在幼子在襁褓中时就暗藏着,一直存在,从来没消失过。

    从幼时催促丈夫辣手清理赵庄内患,到策划灭绝仇家沧崔,到弄死当时的沧州知州,到长大了所做的一件件事,本质上都是戾气在支撑促发。

    这种戾气孕育着疯狂。

    把幼子一手关怀养大,很了解幼子的张倚慧很清楚,幼子当年心里藏着一个大屠杀计划。

    “这世上有太多只会浪费和破坏大自然资源,只能拖累人类文明飞速进步的或凶残或荒唐可笑的愚昧种族。我们中国人如此勤劳聪慧,一旦拥有真正的思想自由开放的环境,就能创造出惊世辉煌,却拥有这世界的资源太少了。”

    幼子当年在还需要她这个当母亲的抱着走的时候,曾经这么轻描淡写地说过两句。

    那时候,仍是农家淳朴思想见识的张倚慧还听不出这两句话中暗含的深刻含意和凶暴目的。

    后来,随着眼界开阔,她才意识到,幼子是想把预计的中国版图内的所有或只懂野蛮破坏或刁顽懒惰怪诞可笑或墙头草内心不服一有势力就会敌对的种族全部灭绝,并准备用两种手段同时施行。

    一种是抢光有生育力和年幼的女人;一种是杀光男人,无论大小。

    无论哪一种都是要断绝那个种族的繁衍,并从文明与信仰上统一到新国倡导的。

    后来是无名道长压制了幼子的疯狂。

    即使是这样,在夺取南海诸岛的政策中,女人仍然成了汉人普通家庭的奴隶,强制抛弃旧族习俗,改说汉语,习汉人新标准习俗和信仰。男人投降的不杀,却全部被罚为光棍苦役奴隶,劳做到死绝。

    在无名道长的牵制劝说下,幼子的计划中做出重大退让的是,对土著男孩不搞不教而诛,让其接受汉化教育,忠于新国当好奴仆累功有机会转化为汉人。这也成为安抚土著顺从效力的有效手段。

    幼子的戾气也随着思想观念的传播深植到军中,并已经和幼子一起成为军队信仰的最重要一部分。

    连南军统帅林冲那样儒雅温厚的将军在征伐异族时也是冷酷暴戾无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