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男神别跑我〕〔第九特区〕〔我居然是富二代〕〔秦先生的朱砂痣〕〔新欢有点儿帅〕〔重生九八:全能女〕〔异侦实录〕〔田园之医妻有毒〕〔我的老婆修仙归来〕〔我在大夏开黑店〕〔最甜不过邱小姐〕〔洪峰〕〔极品上门女婿〕〔近战狂兵〕〔超品赘婿〕〔近身狂婿〕〔龙抬头〕〔总裁校花赖上我〕〔我什么都懂〕〔摧毁玛丽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81节灰果,3
    郑居中怀着灰手段必胜的心思,一得意也就抖掉了之前受挫形成的沮丧心理,打官腔,耍口才也就越发流畅自如。

    “啊哈哈,老太君的品行气节令天下人仰望。沧赵是闻名天下的忠君爱国恤民典范。如今海盗日益猖獗,严重威胁我大宋安宁。咱们的沧州也时刻面临着海盗攻击抢掠。本官既然身为沧州父母官自当负起为人父母的责任,有心剿贼安邦,奈何没有合适的战船。而你家”

    话说到这,谁都明白郑居中是在打沧赵海船的主意,终于激怒了一直沉默的张王后。

    这个狗官掐断了我家的陆路商路不说,现在仗着是皇帝的授意又得寸进尺地想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用大义逼我家就范直接收走我家的船,掐断我家的海上商路。

    你这是作死急着下地狱呢。

    这事也不能让老太太担着为难和恼怒。

    她直接打断了郑居中的卖弄。

    “郑知府,你若是和我婆婆请教如何耕种、如何纺织、如何管教子孙、如何做个好人好官,这些事,我婆婆很精通,肯定能教的五谷不分黑白不明不知如何做事做人的你一下子开窍。但你扯什么海盗,什么国家大事就荒唐可笑了。

    靖边打海盗,那是男人的事。我等只是主家的妇人,不懂那些。你对我们说这些有什么用?

    你有什么想法,若是不急,我夫君正在清州看我长子,你可亲自去清州请教,当然你若只是嘴上说说爱民爱国,实际不肯劳累自己半点,也放不下架子,也可书信讨教。

    你若是着急,我的小儿子在眼前呢。他虽年少,但我婆婆把他教育得也很懂事。

    身为支撑门户的沧赵子孙,有些事我小儿子也能做主拿主意的。你可和我幼子请教。”

    说着,看到郑居中脸现羞恼瞪眼张嘴欲说话,张倚慧冷笑一声,抢先吩咐道:“三郎,你祖母年纪大了,又长途跋涉,很累了,需要赶紧回家休息。谁若是连尊老爱幼的传统都不懂,枉披着一张人皮,敢惊扰你祖母不快,敢阻拦你祖母回家,就扒了他的皮,教教他懂事。“

    这话一出口,直接就把心中极度恼恨想试着发威的郑居中按住了。

    同为大宋臣民,沧赵是不敢无视朝廷王法真杀了他这个皇帝宠臣朝廷大员。

    但不用伤性命,只耍野蛮手段,在这里把他郑居中从车里生拉硬拽下来,扒了官服,即使不暴打,不踩他在脚下践踏,不把他扒成光猪裸体示众,只那份狼狈不堪当众出丑也够他受的。

    他是可以无耻无下限,可以节操掉一地,可以耍权不要脸,但如果真出了这种丑,脸面和官威彻底被沧赵踩在烂泥里,以后再想在部下面前竖立起权威是根本不可能的。

    人人都会在心里鄙视耻笑他。

    没人会真尊重敬畏他,他说的话就不好使了,发布的命令就会被阳奉阴违没有效力.......

    后果就是皇帝交待他来此的任务完成不了。他也没脸在沧州待下去。

    沧赵为此会付出什么代价?

    灰手段就是灰手段,能说能做,却上不得台面,耍得再好也经不起推敲,难掩天下悠悠之口,必被人攻讦。

    无论怎样,沧赵身为官宦豪门,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斗不对付的官员,这没有错。

    为维护老太君的尊严和健康,尽孝道一怒收拾不守体统肆意污辱刁难德高望众的老太君的官员,更是理直气壮,传出去,人们不但不会谴责沧赵凶暴野蛮不守法制,反而会盛赞这种孝行,甚至会列为典范教材,一代代传下去。

    而他郑居中却成了衬托沧赵孝道的反面背景,名誉扫地,仗着不要脸能厚脸活着,却难在朝堂立足。

    大宋皇室一向极力宣扬孝道,以孝立国。

    皇帝再恼怒,再偏袒他郑居中,又能怎样?

    不过是训斥沧赵几句胡闹,他郑居中也逃不了当众被皇帝批评。皇帝就是追究沧赵责任,沧赵主人也会没事,大不了找动手的村夫顶破坏朝廷体统殴打官员的罪。

    以沧赵的势力和皇帝对文成侯的依重,沧赵随便拿个该死的代替那动手的人顶罪,他郑居中也没牙啃。

    张倚慧看郑居中又老实下来,心中更加不屑:”就你这样的也想和我家斗?真是找死。“

    却对赵岳道:”若是没人不识趣,你是家中男儿,有些事要担起来,不能丢了你父兄的荣誉和脸面。”

    赵岳恭谨地应声:“紧遵母亲命令。”

    郑居中一看赵岳留下来了,沧赵有人承受他的手段,也就安稳下来,任老太君和大队人马过去。

    张倚慧过来时,看到郑居中眼中闪烁着阴毒和一丝得意光芒,不屑地轻哼一声,心说:“你想欺我幼子年少稚嫩,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经过幼子身边时,她故意叮嘱道:“三郎,你还年幼,不知这世间有些人表面是正人君子,实际无耻卑鄙是无下限的。穿官衣的不一定是好人。官高位显不代表他高尚,相反常常比无赖歹徒更阴毒可怕。你要小心应对,可别稀里糊涂被花言巧语哄骗套进去。”

    赵岳知道母亲这是心中有气在指桑骂槐羞辱郑居中出气,笑着点头道:“孩儿晓得。”

    娜特从车窗偷瞧着端坐车内摆着官架子的这个长胡子老头官,想想赵岳的脾气和狡猾,瞧瞧爱人在马上一副安静幼稚相实则在酝酿暴起发难,实在忍不住好笑,干脆格格大笑起来。

    她很想留下来看那老头会怎样恼羞成怒,又会怎样出丑。可惜不能。

    小妖扒车窗向赵岳招手做鬼脸,看到赵岳微笑着看她一眼,小家伙越发笑得嗄嗄的。

    她幼小却心思敏感,虽然不知大人在做什么,却直观地把郑居中一伙列为坏蛋,她的保护神哥哥会教训坏蛋。她相信哥哥象神一样强大,一定会把坏人都干掉丢林子里喂野兽。

    她在深山老林野蛮愚昧落后的女真圈子出生,幼年的经历让她比宋人小孩多了份凶狠果断。

    在她的心里,把破坏生活的坏蛋杀了或喂野兽是很自然很正常的事,看到人被杀被吃掉或喂野兽,也不会象宋人小孩那样惊恐害怕。见多了,习惯了,坏蛋和野兽在她心里没区别。

    如果不是老长老有心保护,小妖也早吃过人肉了。

    小妖对老长老只有敬畏,没有感激,更没有依恋。长老总是逼小小的她干活。小妖觉得长老对她不好。

    但张倚慧笑着说:“傻孩子,那位老人家关心你,而且有颗智慧的心。逼你干活,是怕他死后,你独自生存没有能力活下去啊。”

    小妖太小,听不懂,但赵岳也说长老是恩人,小妖就信了,随张倚慧去济州岛时,看望感谢了长老。长老很高兴,虔诚祝福小妖一生幸福平安。

    老家伙总说自己要死了,可眼瞅着活得似乎年轻不少越发欢实。

    沧赵队伍过去了,走远了。

    郑居中和黑永康等人都舒口气,瞅着驻马安静等在对面的赵岳,再瞅瞅赵岳仅带的一个侍卫,憋在心里的阴毒凶狠和报复欲开始激烈沸腾起来,一个个目光闪烁不善。

    郑居中自不会蠢到利用这个机会干掉赵岳。

    尽管他很想。但不能。

    他要把这场游戏严格限定在私仇之外,不能和沧赵真撕破脸,否则他就没手段玩了。

    “啊哈哈,贤侄。“郑居中召唤一声,准备下套。

    赵岳闻声一扬眉毛,淡淡道:”家父和知府毫无交情。我家也和你家毫无渊源。你就不必沾我便宜了。“

    郑居中暗恼。

    没了沧赵大队人马威胁,黑永康的胆子又大了,直辱骂呵斥上了:”给脸不要脸的小畜生,不识抬举。你哥以文成二字封侯,没教教你上下尊卑礼仪法度的规矩,还是他本身只是欺世盗名之辈?“

    赵岳根本不稀得搭理他这种癞皮狗。

    侍卫长王念经大怒,你敢辱骂老子的主人?

    他的眼神冷戾,阴森森瞅着黑永康,用特有的嘶哑嗓音冷冷道:”黑草包又想立规矩了?“

    黑永康的伤疤再次被揭,大怒,正要喝令部将拿下王念经,却被郑居中打断了。

    郑居中意识到不能再让黑永康这个废物再折腾了。否则今天的好戏就唱不下去了。

    他恶狠狠瞪了黑永康一眼,心中暗骂:”蠢材,留下保护赵家小子的人能是平庸之辈?

    谁人不知沧赵可是把眼前这个嚣张纨绔子当眼珠子一样宝贝着,却只派一个护卫就放心地离开。此人必定有非凡的本领。挑衅生事,你等废物上去,只怕拿不下人家,反而被人家宰了,还威胁到本官的性命前途。“

    黑永康看清了郑居中眼中对他的鄙视凶狠,吓了一跳,知道拍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赶紧夹起尾巴。

    赵岳笑了,对郑居中懒洋洋道:”这就对了。

    管好狗,别让它发疯乱插主人的话乱咬人。这样事情才能谈下去。

    当然,若狗不懂或不守规矩,知府又管教不住。岳可代为管教,保证让它吸取足足的教训,以后再也不敢发疯地明目张胆质疑皇帝的选才用贤眼光找死,还为知府惹祸。不信,可以当场验证。

    依岳看,你的狗疯病不轻,很希望知府给个机会放狗上来试试看。全部上更欢迎。

    放心,我保证不打死你的狗。“

    黑永康、季兴良、韦建业羞臊不堪,无地自容,心中杀机越发沸腾,都看向郑居中,也希望郑居中能顺势答应,他们就可以一拥而上,把那护卫剁成肉泥,并把赵岳也“误伤”。

    可郑居中已经对他们那两下子丧失信心,瞅瞅已提马上前几步准备接战的王念经,果断掐了侥幸心理。

    沧州军本事最高的桒才厚还在那躺着痛苦呻/吟丢人呢,难道这三个废物也想成那样?

    他尴尬地哈哈几声,直接跳过狗不狗的话题,重提用沧赵海船的事。

    他打着为国为民大义大局的旗号下套,逼沧赵自觉贡献出船只。

    按此时的惯例,官府有平寇剿匪战事,有权征用辖区民间一切可充当军用品的船只牛马车辆等。征收对象不限于平民百姓。

    辖区内的官宦人家更有义务帮助官府打仗。只是通常情况下,官官相护相隐,不会对官宦人家强征强行摊派。有些官宦人家,当地官府也惹不起,何谈强征。自然只有无权无势者倒霉。

    眼下的沧赵就是特殊情况了,虽强大不好惹,但郑居中奉圣命专门为沧赵而来,自然有胆子刁难沧赵并下狠手。

    话说郑居中和赵公廉无私仇,但他内心嫉恨赵公廉青春得意,同为皇帝宠臣,早年就有竞争之怨。

    亮出这一手,利用剿匪惯例强征,沧赵就是不同意交出船只,也得咬牙忍痛交。

    但郑居中还要维持表面的光明公正,要戴着虚伪面纱,避免和赵公廉赤裸裸撕破脸转为私仇死敌。

    说起来博大精深的官场,有许多事就是这么好笑。

    a官扯光明大旗用阴损灰色手段整治对手,和c官事实上已经是私仇大敌了,却因为大旗幌子挡在中间当虚伪面纱,就能名正言顺心安理得地当成是公对公的公事。

    a官就能理直气壮地说:我是一心为公,所为光明正大,问心无愧,你不要,也不能怨我。你要是就这事怨恨我,那就是你不对了,说明你这人心胸狭窄,只顾私利,不顾大局,不肯为君王尽忠,不肯为国家利益(人民、集体利益)做一点牺牲。是你素质太差,觉悟太低,品德不高尚,思想有问题,(愧对党和人民)不配为官,更不能得到提拔重用(百姓则是不爱国,愧为国人,愧对祖宗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生活系男神〕〔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