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公你又吃醋了〕〔豪婿〕〔侯门嫡女之一品夫〕〔邪王盛宠:医妃不〕〔金凤华庭〕〔邪皇爆宠:毒医娘〕〔破天录〕〔良师这般妖孽〕〔庶女绝色,鬼帝大〕〔来自地狱的男人〕〔商路局中局〕〔我的全能修炼空间〕〔钱忆柏的小草人生〕〔不一样的恶魔人生〕〔艾泽拉斯新秩序〕〔魔师马克〕〔斗破之斗罗仙帝〕〔气运伴我入九宵〕〔封神之我要当昏君〕〔天龙八部之慕容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83节唇枪舌剑
    “放肆。”

    郑居中怒极,这次自己怒喝出口了。

    他琢磨着反正本官至此已经向你家打招呼尽到常情规矩,能堵住天下人的嘴了,剩下的就是具体整治你家。你耍态度,和本官玩嘴皮子污辱本官,本官就可以适当翻脸收拾你。

    不过,他还要再走一步,为打击报复定下合理合法的基调,并连赵公廉也牵连进去倒霉。

    “赵岳,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你只是个无爵无职的草民,仰仗你哥哥才有资格和本府说话,你却不识好歹,一而再再而三地污辱本官,轻鄙朝廷大将,冒犯朝廷法度,不守上下尊卑的规矩体统,本官看你年幼无知,粗鄙无文少教,又是本官老相识文成侯的弟弟,本不想和你计较。可你拒绝借船借码头,无视沧州百姓苦难安危,不顾我大宋隐患危急,不顾大局大义,”

    说着向东京方向恭敬抱抱拳,以示对皇帝的尊敬和忠心,又怒吼:“不顾官家对沧赵的恩宠,不肯为官家分忧解难,枉顾圣恩,不见半点对官家的忠敬之心,本官就断断不能容你放肆。”

    “本官来问你,你父兄就是这么教导要求你的?

    你家愿为圣上肝脑涂地的忠义体现在哪里?

    你家宣扬的躬忠体国莫非真是只为欺骗圣上的虚假?嗯?”

    郑居中喝骂这些话,很是解气得意。

    本官就是扯大旗断你家财路,就是耍权整治你家,就是要祸害你家破产甚至灭门,你家破不了我的手段,能怎么的?

    赵岳瞅瞅横刀挺枪跃跃欲试的黑永康、季兴良、韦建业和突然精神起来爬到马上正满眼怨毒凶狠盯着他的桒才厚,再慢慢转头瞧着装腔作势的郑居中,呵呵笑道:“喂,老头,你说事就说事吧,怎么发火急眼呐?”

    “义正辞严质问我?”

    “呵呵,我家的品行节操功勋天下皆知,海内仰望。这我清楚。可我不了解你呀。你说说,你有什么治国安邦真本事?建立过什么丰功伟绩?有什么感动天下的大义节操事迹?

    你是不怕吃苦受罪牺牲,英勇抗击过外敌呢?还是把大宋治理得安康富裕让百姓感激拜服你?

    来,你随便举个你自己的光辉事例证明你气节高尚功勋卓著,好好教育教育我。”

    郑居中自知自己只会写诗做词,卖弄些花样文章和口才显示才华,陪皇帝喝花酒玩乐,凑趣满足皇帝喜好是好手,涉及正经国家大事,他有个屁的光明事迹,有什么能拿出手可炫耀的。

    他年纪大了,既气得发抖,又举不出例子憋得慌,脑子昏乱,一时发挥不了口才说不出话来。

    他当了一辈子官,从来就没有遇到过敢这样无理质问他的人。

    赵岳笑眯眯地追问:“你怎么不说你的事迹?”

    “你活了这么一把年纪,当了这么多年官,享受着圣上恩宠和高官厚禄,不会是整天只耍嘴皮子,谄媚皇帝,踩比你强的,打击比你有功的,什么正经功劳也没干过吧?”

    “那你可就是碌碌无为白白浪费百姓血汗赋税的蠹虫之辈,上对不起皇帝恩宠,下对不起百姓恩养。你有罪啊,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凭什么就敢公然质疑我家?嗯?”

    郑居中发怒,一双眼睛瞪圆了,张嘴想吼什么。

    赵岳呵呵笑道:“怎么着?扣大帽子,想撕破脸收拾我呀?

    你当你自己是金口玉言的皇帝呢,能说什么就是什么,两片薄嘴皮子乱颤就能否定我家气节功勋定我家的罪?”

    伸指一点郑居中,“你不戴假面具就好办了。有种你就放你的疯狗上来试试。

    到时候可别怪我赵岳为反击你不顾体统倚老卖老耍权不要脸欺负我这个小孩而自卫,让你滚出车轿当众出丑。”

    赵岳有恃无恐的态度顿时让郑居中心虚地左右瞅瞅。

    他不是用眼神征询手下大将有没有把握收拾掉赵岳主仆二人,而是担心这里是沧赵家的地盘,周围暗处有沧赵的武力在戒备埋伏,一旦动手,自己沾不到便宜不说,可别栽个大跟头吃苦头丢尽人,传出去成为天下笑柄。

    赵岳就知道,郑居中这种虚要脸面无骨怕死之辈,若没较大把握是不敢肆意用权行凶的。猖狂欺压良善,那是那些人威胁不到他,他无所顾忌才敢肆无忌惮。

    大宋有太多这样的大头巾说得感人肺腑,平常表现得正气凛然,好一副爱国为民铁骨铮铮,其实全是狗屁骗人的玩艺。那个世界讲gczy的官员尚且很多人如此,何况这时代明确划分阶级公然骑在人民头上的区区封建官僚。

    郑居中一时不敢动手。赵岳没心思在狗官身上浪费时间。

    他笑道:“想用我家的船,行。

    只要你派的那些兵能打过我家的庄民。否则,你必定是私通海盗,在巧言令色弄走我家的船好资敌。

    协防好啊。欢迎之至。

    但你得保证你派去的兵真能打海盗。不要求能打过海盗,只要求敢奋勇作战。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你的兵别成了猪队友,别拖我家保卫码头的乡勇的后腿就行。不然,你强派去,必定是想利用手下的废物牵制我家守卫码头,方便海盗侵入占据码头抢掠我家财物壮大势力。

    谁敢说田虎这逆贼和海盗不是一家?

    毕竟此前就闹过大宋内地强盗却是海盗安插在大宋抢掠钱财收纳人口的分支。

    我可是知道前宰相李邦彦如今成了田虎的宰相。而这几位将军都是交好过李邦彦的,难免现在仍串通一气,暗里帮助田虎,间接帮着海盗谋害对海盗有一定打击能力的我家。此不得不防。休怪赵岳多疑。“

    郑居中闻言一愣。

    黑永康等则听得有些心惊肉跳,又赶紧暴怒呵斥,实际是辩解:”黄口小儿,你胡说八道,安敢诬陷本官?“

    赵岳威胁了一下,也不在这方面纠缠,仍笑呵呵的:“说到协防。我家得领知府的人情。”

    “如今,辽金正打得激烈。

    辽国软了,已不是当年的骁勇种族,干不过女真,损失惨重,就把主意打到我大宋身上来弥补损失。

    我大哥把清州整治得铁桶一般,不复这几位在清州时的旧观。百姓日益富裕安宁。辽寇看着眼红,处心积虑想入侵抢掠占便宜,和我大哥手下的军队冲突不断。

    我回来前,双方边军就曾激烈交手一次。辽军吃亏败走,越发想入境抢掠报复,只怕会调重兵进攻。清州兵力紧张,防御捉襟见肘,现在很需要有外力加入支援。

    知府大人如此躬忠体国,又保证手下将领今非昔比个个忠义勇猛,辽寇又畏惧我家不敢轻易侵犯,沧州无战事,不如就把这几位有了真本事也有胆子血战终于象个男儿的将军协调回急需要人才的清州,利用这几位久镇清州极熟悉边防的优势巡防把守边关抵抗辽寇犯边。

    我回去也会向大哥写信盛赞知府的满腔爱国忠义之心,极力推荐这几位去清州建功立业。”

    黑永康、桒才厚、季兴良、韦建业四人一听这个,都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一时收了凶威忘了对赵岳发难了。

    他们若是调回清州,必被赵公廉轻而易举玩死,还会背上不忠无能贪生怕死骂名,被世人耻笑,不但死而无功,而且必天子盛怒令朝廷降罪,家族也会受牵连土崩瓦解,有屁的建功立业机会。

    赵岳瞧着眼神闪烁不断的郑居中,笑呵呵道:“其实知府大人的满腔忠君热血、忧国忧民之心,深深感动了赵岳。

    我这有个打败海盗的建议,相信知府大人一定会采纳。”

    郑居中感觉不妙,硬是没敢接声。

    赵岳轻蔑地瞅着郑居中笑道:“大人那句话说得太好了。你说守卫沧州,让沧州万民安宁幸福,是咱们沧州所有人不可推托的神圣职责和义务,对吧?“

    自己说的话被人拿过来反将一军,郑居中很是郁闷,却不得不点头,拉着官腔正气凛然道:”正是。“

    赵岳笑道:“我家身为沧州一分子,出船出码头支持打海盗义不容辞。可剿匪大事,光牺牲我家的利益哪能成事?知府大人是沧州父母官,诸位将军也是沧州重臣,自然更要做出表率,出钱出力更是义不容辞。

    常言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其实从清州裁下来的将士不是武艺不高没本事,而是吃不好,体力不足没精神,又家中贫穷有后顾之忧,没有勇气死战。他们需要能鼓起勇气的奖励。

    诸位大人都享受高官厚禄,明面上的收入就极厚,又大权在握,贪污受贿喝兵血,灰色收入多多,家中广有钱粮。此海盗猖獗国家危难之际,你们为尽忠报国,也为消除不义之财和骂名,正是把家中花不完的钱财拿出来回报圣恩,以证忠心和大义气节的时候。

    交出几百万贯,拿出一半分下去,先让将士们吃好了,体力和精神头提上来,家中也有钱养活父母子女,没了后顾之忧。再把剩下的钱悬重赏,鼓励将士们奋勇杀海盗。此战何愁不胜?”

    郑居中、黑永康的脸色顿时黑了下去。

    赵岳一扬眉,冷声问:“怎么?你们舍不得钱财,不愿意为国尽忠?

    你们只是嘴皮子说说忠君爱国,只是想牺牲我家的利益为你们自己的前途铺路?”

    大帽子反扣过来,光明公事变成了卑鄙无耻的私欲,郑居中知道不表态,他的手段就耍不下去了,强征船只强占码头所扯的正义大旗就破了,干不了了,还会被反参一本让皇帝失望甚至恼怒。

    他心里诧异这小儿好厉害,干笑几声道:“贤侄的话虽然偏激,但也有点道理。对将士是要悬赏。本官和诸位将军会带头号召官员为剿灭海盗奉献自己的一分忠心和力量。”

    他这一表态,堵了赵岳的嘴。

    黑永康等人的脸却瞬间拉得差点儿掉脚面子上。

    老子给你上贡巴结你,你不能带给老子好处,反而还要放老子的血为你的仕途增光添亮?

    入你姥姥的……

    他们在暗暗咒骂郑居中,却听郑居中又得意笑了几声道:“啊呵呵,打海盗确实不是哪一家的事。众志成城,齐心协力才可。

    事关沧州所有人的利益,自然需要全体沧州人都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本官回去后这就布置下去,通知百姓本府要打海盗。需要额外征收剿匪饷以壮大军力。

    本来本府没想到这个,也不忍心加重百姓负担。经贤侄一提醒,本官才醒悟,也下了决心。

    啊哈哈,贤侄见识不浅,有大才啊,不愧为文成侯的兄弟。本官要多谢你出此良策。你放心,本府定张榜公布你献计献策的功劳,让沧州百姓认识到沧赵家还有位才智出众的虎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