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爷爷是迪拜首富〕〔都市狂枭〕〔都市超强霸主〕〔二师兄〕〔我有石磨磨啊磨〕〔全职戏精〕〔八零炮灰大翻身〕〔拐个老婆当ceo〕〔肆记〕〔因为剧本是这么写〕〔老板,夫人逃跑了〕〔天道制霸计划〕〔剑行大道〕〔吞噬星空之黑龙传〕〔万界基因〕〔我夺舍了太阳神〕〔还乡初记〕〔我真不想救人了〕〔海贼之祸害〕〔另一个奥特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94节自食恶果之自动脑补
    本地富商的儿孙全被成功赎回来这事,郑居中很快得了信。

    一方面,他感觉这是富商对他解决问题能力的质疑,是对他智慧的否定并毅然背叛了他,他为此震怒羞恼;另一方面,他又从心底产生一股欣慰情绪,或者说是种企盼。

    绑匪这种穷凶极恶的狂徒居然讲信用?

    那,交纳了赎金,我的家人大概也能赎回来,此次骤然降临的灾难也可能得到迅速了结。

    郑居中这么想,不是他天真。

    人遇到无法解决的难题,陷入无法应对的困境,都会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和侥幸心理,这是种绝望下的精神寄托与安慰。很多时候,人就是靠这点幻想和侥幸心熬过困境的。

    郑居中生活在京城,政治生涯中一直玩袖里乾坤软刀子杀人,根本没经历过直接粗暴下黑手这种险恶,本质是懦弱无能文人,束手无策下,又何能例外不产生快速解脱困境的幻想。

    赵岳经历了民主与封建社会两世,更清楚,对贪官污吏地痞恶势力,你跟他讲法说理是没用的。

    这些人自恃权力在手,老子说了算,或有凶暴武力,你越是和他争理讲法,他就越是轻贱鄙视你,越会肆无忌惮欺凌你尊严侵犯你的权益。对付这类人,最有效最快速的办法只有一个,以更凶狠强大的实力反击,让这类人成为被践踏,同样束手无策的悲惨弱者,这些家伙才会收敛凶威。

    赵庄要不断悄悄移民,码头不能让郑居中等人盯上不放;沧赵的利益也不能任自以为是的郑居中步步侵犯;沧赵集团有太多要事要做,也没时间和那么多心思被郑居中拖着消耗。

    因此,在遭遇郑居中,回到家后,赵岳就立即命令以武力反击钳制。

    李助,刘文,一个是赵庄武力头子,一个是间谍头子,严密控制沧州大本营本就是他们日常一项重要工作,一直在严密监视郑居中等人的事,早推演了多种反制手段,只是以前冷眼看郑居中演独角戏,没动用而已。

    赵岳恼怒,要教训反制郑居中,一声令下,绑架这一手方案立即就漂亮地施行了。

    郑居中和同伙,亲自把府城弄得一团混乱,自己进一步为绑架案提供了便利。

    至此,他们对绑架案仍茫无头绪,两眼抓瞎,忍痛付出了巨款,却一无所获,反增添了更多猜忌和担忧,眼下只剩下压抑在胸中无法发泄排解的无尽羞恼和恐惧。

    郑居中在这种恶劣心情下,对那些富商的背叛自然格外痛恨。

    本官抓不到绑匪,治不了这伙胆大包天的强人,却不是整治不了你们这些为富不仁的商人。

    敢背叛本官,就要准备付出代价。

    郑居中立即命人把那些富商和放回的子弟统统强行传唤到府衙严厉审问。

    从富商和子弟的仓皇凌乱回答中,郑居中脑子里形成了一幅幅画面。

    这些子弟那天在各种逍遥中稀里糊涂被绑架并昏迷,被弄上一条海船送往某个小岛。

    在海上漂着的时候,有几个体质好的子弟从昏迷中清醒过来,蒙着眼绑着看不到什么,好在还不傻,虽然极度恐惧,却没乱喊乱叫,继续装昏迷,因此偷听到绑匪的一些对话。

    有绑匪喽罗问船长:“头,这把肥羊可够肥的。可小的听说赎金都给那边,咱们岛部没份。人是咱们绑的,事是咱们干的,好处却没咱们的份,凭什么呀?”

    船长哼了一声,骂道:“糊涂。你懂个屁呀。眼皮子潜的只看到自己眼前那点好处。”

    喽罗们一阵恭维船长老大,却要听听解释。

    船长就得意洋洋地说了。

    “咱们大王挥军攻打州府,正在烂宋境内努力开疆割地,要大力扩军加强实力,极需要军饷钱粮支援。咱们这边在海岛上不缺吃穿,自然要先让一让好处。”

    但,喽罗们都是没大局观,只关心自己利益的小人物,仍然为得不到好处而不甘心。

    船长又骂着解释说:“糊涂。笨蛋。”

    “大王是要推翻大宋当皇帝的。就算不能占据整个大宋,至少也要占据北方大地盘,和其他势力一起分裂了大宋。

    有了这地盘和实力作根基,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势有势,咱们海外的基业也就有了靠了,再也不用只能低眉顺眼看那魔王的脸色行事。”

    喽罗们一阵嚷嚷:“那样好哇。魔王凭着在海外扎根早,实力大些,对其它岛指手划脚作威作福的,什么行动都得听他的,什么好处都得先照顾他,老子早受够了这鸟气了。”

    船长得意洋洋卖弄道:“咱们在宋土有了自己的国家,实力更强了,到时候联络其它汉人、倭寇、高丽人等海盗势力,合力发兵灭了那魔王,重新划分岛屿地盘,咱们的实力又最大,你们说说,到那时候,咱们这些海外力量能得到多大好处?嗯?

    海外有成千上万的岛哇。咱们中有脑子有功的,只怕人人都能混个岛主当当。光想想那逍遥快活日子的滋味就能乐死个人。真当上了,甭管分到的岛大小,这一辈子就没白活。”

    “所以呀,都他娘的眼皮子抬高点,看远点,别斤斤计较眼前小利。都他娘为岛主资格好好干活,多立功,就什么都会有的。”

    这么一说,船上的绑匪们就高兴了,也不抱怨此次绑架的油水没他们的份了。

    喽罗们得到指点,开窍了,齐赞船长老大有见识有学问。

    船长兴致更高,吹嘘说他可是耕读传家的子弟,文武双全。若大宋不是腐烂要倒,他早去参加武举考了武状元当将军了。

    有喽罗好奇,问:“大宋最有钱的是沧赵家吧?”

    立即有喽罗接话问:“对呀,沧赵那么有钱,咱们怎么不设法绑架沧赵儿孙宰更多油水?”

    船长笑骂卖弄道:“说你们是棒槌,还真是不知事不开窍。”

    “沧赵早熬得成空壳子了,哪还有什么钱呐?

    自己的难处自己知。他们不过是咬牙闷声扎紧腰带过尴尬日子罢了,只是名声在外,天下人只知人云亦云,没脑子分析内里,瞎羡慕眼馋而已。”

    绑匪们追问原因。

    船长卖弄解释说:“在早几年前,沧赵的船断断续续被魔王和其它海盗抢了。最赚钱的远洋贸易船队先成了咱们海盗的船队,远洋商品成了咱们海盗销往大宋的最赚钱走私品;接着是走沧赵自己商品的船成了咱们海盗的了。

    沧赵为造船买船便利贸易,付出了血本。一条大海船就几万贯呐。他们家曾经有那么多大船,早年积累的本钱都耗这上面了。结果被咱们占了。这就直接让沧赵的财势根基塌了大半。

    话说沧赵发了。大宋那些狗官就眼红了。

    那文成侯真是个有能力的好官呐,和那些只会对付自己人只能祸害大宋的权臣狗官不是一路人,这就让本就眼馋沧赵财富的狗官们更有了对付沧赵的理由。

    嘿嘿,先是一个狗屁宰相和一个大太监动手算计,接着就引动了其他官僚群起的贪欲和胆量。

    沧赵家一度遍布全国各地的酒楼店铺纷纷被狗官们整治倒闭了。商路也被咱们海盗和大宋狗官一起断掉了九成。有货也不能顺利卖出去。

    沧赵家没了海外贸易收入,又失去了自家商品的主要收入,损失惨重,财富根基这下就损得差不多了。

    偏偏这家人是真仁慈,真让人敬佩,酒楼店铺倒闭了,伙计都失业回家种田了。沧赵主人不忍心亏待这些忠心耿耿也建立过大功的人,又挤出钱来安置报答这些伙计。

    沧赵家地不少,可地能有多少出息?

    这家人又体恤家中佃农,地租不高,遇到年景不好,或哪家有什么灾难,不但不收地租还要倒贴,这么两下一弄,直接就弄空了整个家底,彻底成了空架子了,不过是靠着手头点技术秘方勉强维持架子不倒而已。

    最有意思的是,沧赵已经这么惨了,却连那狗皇帝也开始伸手了,居然不顾君王体面,也不顾自己的江山稳固和国家大计,对文成侯这样的国家支柱栋梁的家业也起了心思。加上奸臣整治沧赵的阴谋,阴差阳错的让沧赵更惨,逼得沧赵不得不把造纸啊、先进印刷术、先进农具制造术等等很多秘方交给皇帝自己获利。

    沧赵如此自损根基,无非是秉祖训精忠报国忠心不二,让皇帝少猜忌些能让文成侯有机会多为国为民做些事。

    可就算这样,那狗皇帝居然仍然不放心,不信任唯一能支撑大宋多活几年的年轻有为良臣。

    现今的知府郑居中那狗东西就是皇帝派到沧州继续整治和抢掠沧赵的。

    你们说说,大宋有这样的无耻傻逼狗皇帝和满朝奸臣恶贼肆意祸害,江山还能不倒?

    弟兄们,咱们就坚定不移造大宋的反,跟着大王走。大宋早晚得完蛋。咱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呐。”

    又有喽罗问:“沧赵只剩下拿不走的地,确实不值得抢了。

    可文成侯那么能干,能支撑着狗皇帝的江山挨下去,这不是影响咱们大王的大业,耽误弟兄们的好事吗?

    咱们干嘛不杀上赵庄灭了沧赵,想法毁掉文成侯?”

    船长大笑道:“这是政治,你就不懂了吧?”

    “收拾文成侯,还用咱们亲自动手?

    狗皇帝和那些奸臣会自损实力自砍臂膀,积极代咱们做的。文成侯只知死忠,只知为国为民,跟着狗皇帝早晚得死在这些狗东西手里。然后就轮到大宋灭亡,狗皇帝和满朝奸臣自己倒霉了。”

    “现在咱们不能对付沧赵,因为有文成侯在,反而对咱们大王有利。”

    绑匪们都好奇了,追问这是为何。

    船长卖弄说:“大辽在燕云布有几十万大军。要不是和女真打仗抽走不少人去北方作战,对宋边境的军队数量更多。以前仁宗朝时,仁宗勤俭奋发想有为,手下也有庞籍、韩、包公这样的能干良臣和狄青这样的军神,那时可谓上下一心,都想扭转一直被大辽骑在头上的被动局面,以雪先帝之耻。宋辽两国表面和平友谊,实际针锋相对,大战随时可能暴发。

    辽寇忌惮大宋富裕,尤其忌惮狄青大将军这样的厉害军神,在边境建了密密麻麻的寨堡,布有上百万的大军,一直严密防范对抗到现今狗皇帝的哥哥那一代。

    如今金辽打得惨烈,争得不可开交。辽国势力大损,本来是大宋趁势有为的天赐好时候。

    可狗皇帝这个熊包软蛋却听老蔡京那无能老奸贼为省钱供应皇帝挥霍而出的馊主意,也感觉北边境压力轻了,居然不但不增兵趁火打劫报复辽寇夺回这么多年蒙受的惨重损失,反而大量裁军,自废武功,以示对大辽没有企图和威胁,两国继续所谓的睦邻友好,弄得沧北四军州这样的边境要害地区的军队由过去的二三十万锐减到如今的不足十万。

    这点兵力别说出击辽国,就是防守边境也远远不够,逼得文成侯不得不拼命整军以攻为守,以强硬态度凶猛反击辽寇一年年肆意犯边抢掠。

    没了文成侯在北边挡着会怎样?

    辽寇打不过女真,却能欺负住狗皇帝和奸臣们领导的大宋,肯定会纵兵南下大肆抢掠,以弥补对抗女真造成的巨大亏空,找回点昔日的信心尊严和勇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上门龙婿〕〔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