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总裁的全能高手〕〔我真不想躺赢啊〕〔龙抬头〕〔暖婚100分:总裁,〕〔镇魂风云录〕〔神帝归来〕〔商女为妃:世子大〕〔七零律政俏佳人〕〔乡间轻曲〕〔重生甜蜜人生〕〔生活系合成系统〕〔透视神婿〕〔皇帝培养手册〕〔混在三国争天下〕〔朕法〕〔能穿越世界的武者〕〔护花狂婿辛阳〕〔都市古仙医〕〔农家小福妃〕〔玄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01节out思维和手段,5
    来码头迎接赵岳的没有浩大的场面,只有结义兄弟杜壆、卫鹤、酆泰和三将身边寥寥无几的亲兵侍卫。

    赵岳极度厌恶另一世那些官员热衷搞的盛大迎来送往。

    除了显摆地位权威和满足虚荣心,那毫无意义,只会浪费宝贵的时间和人力物力精力,加深官场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拉帮结派和虚伪,进一步引领官僚主义权本位至上的思潮。

    赵岳很少来军中,也极少自己私下插手干预军队的事。他并不担心军队势大成为帝国指挥不动的暴力集团。

    控制军队或任何团体,不是靠经常出现和参与就能控制好的。沧赵家族领导帝国,有更新更好的方法,从体制、人事和思想观念教育、武器弹药后勤补给等方面对军队进行有效控制。

    赵岳要家里紧紧引领和掌握科技团队和军工、战略资源等技术先进行业以及技术工人,除了严格防止技术被异族窃取和学去外,也是为有杀手锏,保持强大先进的科技武力手段反制万一的军队暴乱叛乱。

    政治上的事,多疑,谁也不信,自然不好无益,但再严谨、警惕、小心、周密面对也不为过。

    赵岳自知不擅长政治军事。

    家族在这方面也是刚刚起步,在学着,摸索着干的稚嫩掌舵者。

    新国在新观念新思维的教化与民众接受吸纳,以及人心真正归附和死心塌地拥护,还都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

    在这些不利前提下,家族掌握武备优势和主动权是必须高度重视的事。

    帝国设立南军和北军两大军事集团,除了实际战争需要如此设置,也是种彼此牵制制衡方式。

    两军中低级将领是交流互换的,并不断接受军校新技术和战术素养培训和军中司法官的纪律与思想教育。而按帝**事构成,中低级将领才是军队的实际控制者和作战或进行某些行动的具体指挥者。

    军中司法官是赵岳特别重视并重新从体制上赋予职权的机构性设置,在一支军队中不是过去那样只有一个司法与监督主将的官员,而是从上到基层连队级都有的一群人,负责军法、所部思想教育、记录战役过程和将士们的表现和功劳,组合起来就是战地军事法庭、政委、战地记者、历史记录者、军事观察员等的综合体,当然必要时也是战士,只是正常下无权干涉军事指挥和后勤保障。

    这个人群是中央培养委派的,人事安排、生死和赏罚晋升权都在中央。

    高级军官和下面军官一样经受战场考验、能力挑战与淘汰,不是只上不下,更不是终身制,自然促使自发地在军事素养与思想改造上不断加强与进步。

    旧军队那种首长等上层人物起了异志,叫将士跟着造反或功夫投敌,将士无所适从,没个主见,被蛊惑为点眼皮子下的小利益就盲目跟着造反投敌的事,在帝国新军中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赵岳极力推行的种种措施,不仅仅是为了保持家族的领导地位、帝国在有效监督制衡体制下的长久健康发展,也极力避免历史上一再上演的猜忌与兔死狗烹的功将悲惨结局。

    但,无论是南军还是北军,都不是赵岳实现政治目标只能依赖的势力。

    如果这两只军队都不可靠或废了,他将废除冷兵器军队,亲自全力推动热武器发展,用现代化枪炮装备缺乏武力却有血性勇气的普通人,训练出全新的军队。

    那样,以军事手段实现政治目标的速度并不会慢,只是无法真正塑造出敢冒险有开拓精神的英勇无畏军队和民族。

    人总是习惯按习惯行事。这是所有生命形态的本能天性。

    残酷的战争,无情地摧毁,才是最有效,最高效改造社会的机遇和形式。

    光靠一时先进技术和武器打出胜利的军队和民族,尤其是根深蒂固热衷于关着门虚伪自大,对外人讲恕道仁慈慷慨大方,对自己人却搞愚弄和残忍剥削的汉族,如果没有从这场历史呈现的铁血中得到深刻教训,没有整体从灵魂上得到洗涤锤炼升华,不会有思想传统上的根本积极改变,麻木不仁行尸走肉的民族特征会再现,兴盛必定只是一时的事。

    不用太久,秘密优势就会泄露得干净,落入奉行实用主义和强盗思维的异族之手高效利用,汉族会再次成为伸脖子等死,被人嘲笑的可悲种族。

    杜壆站在码头眺望大海,穿着军服便装,衣服并不厚实保暖,外罩的毛绒军大衣却敞着怀,在凛冽的海风中乱摆。

    赵岳看到这一幕,就知道这不是杜壆体壮如牛不怕冷不在乎寒风,而是他心情隐藏烦躁,内心躁热焦灼憋闷。

    看来到底怎么打高丽这个问题困扰得这位军团司令不轻。

    赵岳笑着下了船,和迎上来的杜壆无声地相互狠狠拥抱了一下,捶捶彼此的后背。

    双方只说些想念亲近和生活之类的话题,并不提军事政治。

    杜壆相信,赵岳想知道的肯定早已知道,此来就是要解决问题,拍板帮国王陛下做决定的,赵岳不问,他就不需要浪费时间再重复。再者,寒风中的码头也不是说这些大事的地方。

    长得丑陋如阎王的酆泰仍是那么草莽话唠,对赵岳仍然是随口叫小赵如何如何,那么自然亲近,忽视了上下尊卑。

    卫鹤仍然是那么有耐心地听这个话唠兄弟废话连篇,并及时加点解释和掩饰兄弟的鲁莽失礼。

    杜壆则依然故我的习惯沉默寡言,习惯静静思索和观察。

    在赵岳眼里,他从水浒中了解不到本质的杜壆天生就应该是个军人,严谨勇武,不贪婪,生活简单平民化,有情有义,擅思考总结,不热心政治权力斗争,理智却不乏热血,比武力超群却是儒腐富家员外习性的卢俊义应该更适合当以穷人为主的帝国新军队的军事统帅。

    他翻身上马,时不时哈哈大笑着和这三兄弟闲聊着出码头。

    北军扩展很快,成员很复杂,除了黑人,哪种人种的将士几乎都能在岛上看到。

    码头上绝大多数将士不认识赵岳,赵岳的衣饰打扮也没有标志身份的特征,但将士们看到军团总司令亲自来迎接并如此亲热恭敬,便知道这个少年必定不是凡人,都下意识自觉保持恭敬肃静。

    一个高大的欧洲来的水军将士好奇地盯着赵岳经过,用还不熟练的汉语小声问身边同队的一个来自西域的将士:“这是谁呀?司令都尊重?”

    西域将士摇头。

    今日镇守巡逻码头的小将是混江龙李俊带来的一员老部下,当初是赵岳亲自把他们接纳来的,自然认识。

    他看到码头将士都在议论纷纷无心干活,就招呼道:“都他娘的别瞎猜了。那是咱们的普济亲王殿下。”

    那欧洲佬惊讶地睁大眼睛,张手向天叫道:“噢,god.原来我看到的是降世的神。我真荣幸。”

    码头顿时乱轰轰一片。

    那小将踢了那欧洲佬一脚笑骂道:“赶紧干好手头的活,信不信你会更荣幸?”

    欧洲佬点着理得短短的黄毛脑袋道:“相信,我愿意相信我努力就会真正成为帝国的荣耀幸福公民。”

    “这鬼佬汉语说得真叫个别扭。”

    小将腹诽一句后自豪地笑说:“相信就对了。我们的殿下神奇强大,光明普照所有忠心追随帝国的人。你这个在欧洲贫贱如蝼蚁的小偷能有机会站在这里为帝国出力,这本身已经是殿下恩赐的幸福机遇。”

    ......

    赵岳听到了议论,不禁好笑地微微摇头。

    眼前的济州岛应该永远不会成为另一个世界的那样了。

    这里汇聚着三十多万将士,居住着近五十万人,岛上人口和那个世界他穿越来时的差不多。其它差别就太大了。

    岛上除了军营、居住区、菜地和训练场外,就全是牧场,养着几十万匹战马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良马种,也养着众多鹿、羊等来自世界各地的食草动物。一片生机勃勃之外,剩下的就是拥挤不堪。

    不赶快打下北方新领土拓展空间也不行了。

    快马到了父亲所居的所谓行宫,远远看到一群人集在那。

    赵岳眼尖,知道是军中各部主将,应该是商议战事才滞留在父亲这,知道自己要来才等候在门前。

    来到近前,众将停止交谈,不约而同站直,以后世现代军姿向他整齐地敬礼。

    赵岳笑着回了一个一点不标准的军礼,刚跳下马就被众将唿拉一下围了上来。这个激动地叫着少爷,想死俺xx了;那个高叫着殿下、兄弟......

    赵岳看到总参谋长萧嘉穗、大将狄雷、金毛犼施威、青面兽杨志、九纹龙史进、山士奇等一张张喜笑颜开的面孔。

    他能感受到笑容的真切真诚,也笑着回应,正有点感慨,就猛听到有人如雷大叫一声:“俺那小兄弟在哪里?”

    随着咚咚的脚步声,人群笑着自动一分,一个高大的胖和尚出现在眼前。

    南北二军中唯一一个平时只穿僧袍的特别大将自然是北军马步军第一营主将花和尚鲁智深无疑。

    鲁智深来到近前,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赵岳,嗬了声道:“一转眼又长了这么多?!”

    说着上前伸出蒲扇大手。

    赵岳笑着伸手相握。

    在众将兴趣昂然地注视下,二人握了一会儿,鲁智深的脸色渐渐涨红了。赵岳笑着松开了手。

    鲁智深瞪眼道:“你小子身量远没洒家粗壮,这力气咋比洒家还大呢?这不科学。”

    说着却被自己学到的新词说笑了,哈哈大笑起来,随即和赵岳狠狠抱在一起。

    众将以为大和尚是不服刚才比手劲,想再比比角力。事实却不是。

    赵岳拍着鲁智深雄阔厚实的背,低声道:“大师,久违了。”

    这一声代表着他发自内心的尊敬与想念。

    因为赵岳知道这位行事粗豪鲁莽,似乎缺乏大智慧,杀人放火喝酒吃肉,不象和尚的和尚,是位真正纯粹的侠士。

    即使走在正规官途,当着真正的高级将领,完全可以还俗象其他人那样娶妻生子传宗接代谋求家族荣华富贵,鲁智深却依然故我继续当他的光棍怒目金刚,不谋权,不积财,不结派,帮他喜欢的人,照顾需要照顾的部下,打他喜欢的仗,杀他痛恨的恶,雪他想雪的耻辱,心思简单,只求铲尽天下肮脏不平事一生无愧而洒脱。

    这是真正在人间行使慈悲正义的佛陀,是真正的大师,比那些爱惜蝼蚁,自负智慧,满肚子佛教经义,穿着华贵袈裟,静坐神圣辉煌庙宇殿堂,口灿莲花说教的所谓大德高僧,仁慈高尚一千倍,于国于民有用有功一万倍。

    鲁智深心思粗糙,这次却敏锐感受到赵岳的心意,既是喜欢又不无遗憾地叫道:“久违了有个鸟用?

    你又不喝酒,不能和洒家痛饮三百杯。”

    赵岳笑了,“大师,岳今年十六岁了,虽然师傅仍然要求我练功不得饮酒,但不是以前的一点不让喝。我没有大师的海量,但得闲陪大师痛恨几杯却是没问题的。等岳转眼十八岁,或得师傅允许,陪大师喝千杯也没问题。”

    大和尚闻言大喜过望,狠狠一拍赵岳的肩膀道:“这才够劲嘛。”

    他们的对话让不少将领都笑起来,有心的人却暗暗体会到赵岳对鲁智深的不一般。

    这个不一般似乎身为军团司令并有同门师兄弟之谊的杜司令没有得到,沧赵深为器重的总参谋长没得到,赵岳深为喜欢的史进也没得到.......唯独这个粗野和尚得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蛊真人之齐天传〕〔深宫娇宠:皇上,〕〔幻兽进化图鉴〕〔离圣〕〔重生北大荒〕〔明末江山如画〕〔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