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法武封圣〕〔冷傲仙尊:聘徒为〕〔魔天剑狂〕〔爱上妖后〕〔无敌系统之请你砍〕〔轮回两万年〕〔雪山神锋传〕〔在世修罗〕〔逆神寻路〕〔浩瀚仙魔〕〔女将为妾:戏精王〕〔魔域王座〕〔极品最强医圣〕〔兵王之王〕〔作精总裁追妻路〕〔圣斗狂神〕〔全能护花学生〕〔异界封皇〕〔星际之墓〕〔竹韵悠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06节out思维和手段—半岛之战d
    大礼堂内设置类似大学里的阶梯教室,靠近门口的位置地势高,向里逐渐下降。平常这里当大型会议室,主要是各种培训学习班用,也在这举办年节等重大庆典表彰或文艺劳/军。

    召集全军军官在这里开军事会议,赵岳却禁止有关工作人员事先布置会场,也就是没有提前划分各部就坐区域,更没有准备高级军官座次的标牌之类的标识物。

    赵岳的潜台词是:大家随便坐,(我看看)。

    军人直面生死决杀,战场要你最快最直观判断,不允许七想八想旁征博引乱起心思,否则脑袋已经被对手砍掉了,不是心思深喜欢并擅长琢磨事甚至常常琢磨到洞脑大开的文官。

    文官通常鄙视武将粗鄙头脑简单,这不但是文化程度上的差异,也是职业形成的差距。

    此际,为战事正争吵呐,互不相让,我和你尿不到一壶,随便坐自然不和你坐一块。

    新帝国军队分马军、马步军、海军、两栖战队等多个军种。每个军种又标列为一营二营三营……

    正常情况下,军队开会自然是按兵种划片按序列自然就坐,就算争位子也是兵种之间的事。

    现在有意思了,赵岳放眼看到的是马军一部分和海军一部分坐一起……

    各兵种乱糟糟夹坐,大体上穿盔甲的激进派一片片,穿常服正装的稳健派一片片,穿迷彩服的中立派、穿私人服装的军医又分出两片。

    更有意思的是,盔甲片中夹杂着正装和迷彩服,正装片中也夹杂着盔甲、迷彩服。

    不明白的,看到这一幕还以为是时空扭曲古人今人喜相逢,和谐友好团聚,诡异但喜庆呢。

    知道的就明白,原来同为一营主将的部下或所属,也意见不一致,副将、部将、参谋、军中单列上下垂直管理的司法官、军医官不一定和该营主将意见同步。

    比如激进派代表青面兽杨志的两副将,闾蛮子闾铁牛和杨志一样盔甲鲜明,仿佛战场上一样准备随时上场厮杀,而陆铁犀却一本正经穿着常服正装,就坐在杨志身边。

    不是陆铁犀仗着曾经是赵岳的侍卫长,是帝国亲王的亲信,靠山硬才敢搞特殊公然和顶头主将唱反调,不怕主将给穿小鞋。其它各营的着装也是这么插花般不一致。

    例如,保守稳健派的代表栾廷玉一身正装常服,参谋长和一些军官却是一身狰狞盔甲。

    出现这种状况是新军大力提倡的战前大家有责任积极踊跃发表自己的意见建议所形成的,闹到今天这一出,也从侧面反应了这场到底怎么打高丽的争论不是一般的激烈。

    军心意志确实非常不统一,难统一,难怪总部发愁。

    好在,各派没为争坐前排,为靠发言人主持人的讲台更近更方便发表意见而打起来。

    礼堂够大,座位分六列,争论的两派大体分左右坐前面,代表人物坐中间列,中立派、大部分军医自觉坐在后面剩下的座位。

    最靠近讲台的中间两列最前排,赵岳来之前是空着的,现在是杜司令、萧总参谋长、司法总长等总部高级军官坐着。没坐满,还空着二十几个位子。

    赵岳看在眼里。

    父亲看到军中大将不服总部的妙头,担心杜壆、萧嘉穗太年轻压不住下面的悍将。

    军中大将在随便坐的情况下,明知最靠近讲台的两列前排位置,总部的人不可能坐满,坐那更方便发言,却仍然无人因此抢坐前面,看来必守的上下规矩和分寸还是有的。还没人骄横狂妄到敢公然以抢座方式间接挑衅总部表示不服。

    赵岳孤零零面无表情地站在台上,只有眼睛在动。

    礼堂太大。

    离讲台近的军官能看到赵岳在沉默着扫视台下。离得远的就看不大清赵岳的面目了。

    上千军官中有很大比例的人对这位亲王只闻其名不识其人,完全是初次接触,离远看不清的,还以为是赵岳怯场吓得僵立讲台忘词甚至讲不出话了,很自然的各种心思就起了。

    一时间交头接耳,低低议论形成的嗡嗡声浪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杜壆、萧嘉穗等总部的人纷纷皱起眉。

    司法总长是赵庄老户,和许多老户一样,在心里一向把自己仍当成是沧赵的奴仆家臣,和沧赵生死荣辱一体,见居然有不少军官在这时候敢乱说话敢轻视不敬他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二少爷,不禁怒火冲顶。

    思想教育、整顿和维持军纪又是他的首要职责。

    军官精锐队伍在如此场合表现如此不堪,是他的严重失职。他的脸火辣辣的,如同当众被人狠狠揍了几巴掌,不禁瞪眼就想起身呵斥,有不开眼的,不免要拎出来当靶子狠狠惩罚。

    但他羞臊地看看赵岳刚身体一绷要动,赵岳却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他。

    杜壆、萧嘉穗看到这一幕,若有所思,也收了起身制止噪声的心思,静静等下去。

    他们坐得住了,能沉住气。军中大将们却先坐不住了。

    这些大将多是赵岳一手发掘招揽来,甚至是一手培养成全出来的,副将、参谋、司法等高级军官和中级军官不是和赵岳有旧得过恩,就是沧赵老部下,即使不论恩义交情和上下尊卑体统,也深知赵岳的厉害。

    这位亲王孩童之时就托起一个强大无匹的新家族,玩大宋上至皇帝下至诸多聪明老辣的奸贼如玩鸡犬蝼蚁,十岁出头就开始南征北战,战无不胜,一力定鼎帝国强大基业,虽年少,却哪是会怯场的主?

    今天搞这一处只怕是别有深意,暗藏雷霆风暴。

    诸将盯着讲台上一动不动的赵岳,只感觉头皮发麻,暗暗猜测今天的会议可能并不是之前认为的专门集思广益讨论高丽之战,只怕这方面连主要会议内容都不是。

    再想想,也是。

    都争论了这么久了,军中各种意见都早已表达出来,总部早知道得一清二楚,赵岳既然专门为此而来岂会不清楚?还召集全军干部专门开会讨论个屁。

    一时间各部大将副将等主要军官也由安静沉坐变成交头接耳,嗡嗡声却很快消失。

    大礼堂又变得安静下来,很快的连粗重的喘息声也消失了,巨大的房子中恍若死寂无人。

    赵岳瞅着一片片军官由东倒西歪的随意变得端坐肃穆起来,一个个腰杆挺的笔直,他的嘴角又勾了勾,这才淡淡开口道:“大家这是说够了?”

    “没关系。若是没说够,请继续。

    反正你们是军人,由帝国百姓养着,不用劳作,不愁吃喝,有昂贵体面的衣服穿,有舒适的房子住,和家人都生活无忧,你们有的是时间争论,有的是空闲起杂七杂八的闲心思。”

    赵岳的声音平淡干巴,没带丝毫怒气烟火气,军官们甚至感觉不到他的情绪波动。但台下,尤其是高级军官们听在耳里却不亚于在身边响起的炸雷,脸上刹那间变色,一个个露出羞愧。

    忽拉一声,在总部和各营高级军官带头下,礼堂站起黑压压一片。

    那些之前交头接耳最凶的迟了半拍,也赶紧跟着站起来,不管现在是什么心情什么心思,都跟着保持军人的端正军姿等着受训。

    但赵岳并没有就势训斥发威。

    他望向礼堂后排,脸上露出淡淡笑容,招呼道:“智深大师,请到前面来就坐。”

    穿僧衣在人堆中最显眼的大和尚听到召唤愣了一下,第一时间不是应声,而是下意识伸粗大的手指挠挠光脑袋。

    以他的身份和在军中的地位,自然不能随性坐在大礼堂边角,要是那样,大礼堂中的人绝大多数就得站着了。

    大和尚身躯庞大雄壮,坐在后边中列靠通道方便伸长大手脚的边座上,但离讲台太远,眼神好使也看不大清赵岳的眼神,但看到赵岳盯的正是他这个方向,这才带着一脸不解表情应一声走到前面,站在赵岳笑着所指的第一排最靠近讲台的空位上。

    赵岳又招呼道:“马军杨志将军、马步军栾廷玉将军,请你们也到前面来就坐。”

    二将是两派争论不休的代表人物,这会心里正忐忑不安呢,听到召唤,也怀着不解不安的心情就位。

    就在众将站得越发笔直,暗暗猜测赵岳的用意,等着赵岳再点将上前,然后发怒开训的时候,赵岳却双手一按,平淡道:“都坐吧。”

    一千多军官心思各异,却闻声不由自主地呼一声整齐重新坐下。坐下后才想到我是不是应该继续站着听训?

    可已经坐下来了,这时候真就没人敢又冒冒然再站起来。不少的都左顾右盼,想看看领导或别人怎么做,自己好随机应变跟着来。这样就不会冒失突兀成了标新立异的出头鸟。

    大礼堂在一阵唰唰的盔甲衣服摩擦声中很快又变得寂静无声,一个个笔挺端坐,精神集中,目盯讲台。

    赵岳并不训斥,也仍然绝口不提今天关于作战的内容。

    他继续扫视着台下,这次脸上的笑意明显了不少,近前的人甚至能看到亲切。

    是亲切,不是满意,更不是自得。

    众军官正困惑不解时,就听赵岳的声音响起,这次带有明显感情,仍是亲切意味。

    “我看到在坐的有上百位异族军官。我不认识你们。相信你们绝大多数人也是第一次看到我。既然你们不远千里甚至万里有缘和我们相聚帝国,共为美好新世界战斗,这对你我都是件幸运美事。今天在此相逢,咱们就相互认识一下。”

    “先介绍一下我自己,这应该是世界通用礼节。

    我,叫赵岳,字公岳,有两名字就象你们那有的小名昵称和正式称呼的区别一样。岳,在中文里就是山,雄伟不可摧毁摇撼的大山。

    我的父母长辈给我起名为山,只是希望自己的子孙能健康结实雄壮,能平安长大,不要半途夭折,也就是不要没长大就因为疾病饥饿或其它悲惨原因早早死掉了。

    我相信这是全天下所有父母长辈对儿女后代最基本最虔诚的心愿。”

    在坐的异族能当上军官,不管当初是抓来的抢来的拐来的贩卖来的,还是救来的捡来的自愿恳求加入的,不管是不是喜欢汉人,是不是认可接受汉文明,是不是适应并习惯东方汉生活,首先肯定是在军中表现忠勇出色并建立了功勋的,升职前都经过军校再检验和严格培训,在中文上强化学习过,在汉语主体环境中即使仍不太会说汉语,不会写汉字,却必定有一定的听说能力,否则没法接受命令和带领指挥以汉人为主的部下训练和战斗,所以基本都听懂了赵岳的话。

    这些军官没想到尊贵的帝国亲王在这种盛大会议上会首先提到他们。更没想到亲王会对他们这种军中异族另类如此认可而亲切,丝毫不摆尊贵亲王的架子,甚至用你我称呼彼此,简直有平等相待的意思以表尊重和重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五代梦〕〔重生日本当神官〕〔黎明之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