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噬天丹皇〕〔陈情之偷心贼〕〔诡楼异闻物语〕〔秦墨琛苏可可〕〔超级医生在都市〕〔超品神农〕〔回档八零好事多磨〕〔锦绣田园之我有锦〕〔沧元图〕〔超级医生俏护士〕〔美女总裁狂保镖〕〔我只想安静地打游〕〔霍少的闪婚暖妻〕〔萌宝来袭:薄先生〕〔魔尊的重生嫡妃〕〔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神级护卫在都市〕〔太古龙帝诀〕〔一世独尊〕〔贴身狂医俏总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34节桃花依旧笑春风,中
    拓俊京得知宝贝儿子死了,心中愤恨,越发不肯投降,喝令弟弟休要胆怯劝他识时务遵旨投降争取保富贵荣华,否则不要怪他不念亲情军法从事。

    萧嘉穗见拓俊京自负其能,是铁了心要依坚城顽抗到底,也不罗嗦,直接架炮轰城。

    后世有言:落后就要挨打。

    进一步说是军事技术落后就要挨打。光国家富裕,钞票多是没用的,不过是待宰的肥羊,反而更容易让人眼红抢掠。

    半岛小鬼擅长依城死守,打消耗战,在大炮下鸟用没用。沧赵集团一雪汉人隋唐之耻。

    拓俊京自负军事才能卓越,军事方面无所不通,听说过海盗的天雷手段,但不信海盗真有什么妖法神通,根本不怕海盗凶强,结果却首当其冲死在重点炮击之下,一代所谓的高丽军神横尸城头废墟中。准确地说是尸体残缺不全,面目都认不得了,也没人有心思顾及他死活。

    拓俊京一死。平壤守军顿时失去主心骨,军民一片混乱。

    拓俊臣没了压制约束,赶紧和其它将领稍一商量,举城投降了,做了俘虏。

    萧嘉穗部依法把平壤仁川的高丽军民按实际需要进行分配丢到倭国三岛。

    这部数量庞大,实力也强的棒子力量注入,就此让高丽人在倭国彻底站稳了脚跟。但带领主导投降的拓俊臣等平壤仁川将领,以及其它两京丢在倭岛的主要官员也没因此成了一方领袖,反而在和倭人混战中,被愤怒其错误决定或有野心想浑水摸鱼趁机上位的部下将士趁乱弄死了。

    高丽人开始了在倭岛诸侯林立,群雄争霸的时代。

    往日骑在高丽人头上喝血盘剥作威作福的高丽权贵官僚纷纷被愤恨的军民惩罚杀死,各派有能力的却原来出身卑贱或身份低微的强者在战争中纷纷脱颖而出,成了时代的风云人物。

    相对应的,倭寇也是如此。

    没了精神领袖天皇统治,没了核心领导,倭国在抵抗棒子的过程中渐渐形成诸侯领主,各有地盘,各自为政。和棒子一样,打仗时需要就临时联合在一起,不打就各当各的老大。

    倭国又倒退陷入了诸侯混战的战国时代,这次不同的是,有棒子和他们一起玩耍。

    至此,半岛剩下的就是各地方不服从朝廷的地方武装抵抗力量,以前能抗衡中央,实力自然不弱却分散,加上之前那些军事才华出众的地方头子高参又被特种部队和间谍在众多高丽奸协助下除掉了,剩下的大多是些无知自大自私凶残的地方豪强,对上沧赵扫荡大军根本不经打。

    杜壆在南,萧嘉穗在北,统领大军南北夹击,铺开军队,分取各地,在众多高丽奸和见风使舵的投降派实力的积极亢奋配合捣乱下,大多势如破竹,自大的地方武装不堪一击,常常持死战之态,军队一到却当即崩溃。伴随军队进攻的是继续移民。

    随着棒子在倭岛的人口数量优势和实力迅猛不断增加,随着一无所有的棒子大量持续涌入加强了倭岛粮食物资越来越高度紧张,棒子军和倭寇的争雄心越来越强,在饿死威胁下变得彻底疯狂骁勇,小倭狼渐渐陷入秃势,落入下风,渐渐顶不住了,领土不断被侵蚀……

    到了三岛领土被棒子们占了一半,倭人逼急眼了,开始合力疯狂报复反击。双方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人口都锐减。棒子军一看地盘够生存的了,抢的东西勉强够支撑到夏收了,抢的倭女也够繁衍后代了,不能继续逼倭狼拼命,想和倭寇讲和。以目前各自占有的领土为准划分疆界。本州、九州、四国三岛都是西部为棒子的地盘。东部是倭人的领地。

    倭寇死伤和损失惨重,也想喘口气,很多领主失地死在战乱中,剩下的领主需要重新考虑前途、接收无主兵民壮大自己、再划分实力范围,又心有报复棒子的谋算,就假装同意了。

    高丽人得了空,为了生存,各诸侯一边安排人手管理好之前倭寇春耕种植的田地,因人口太多,这些地远远不够用,为加强粮食生产在倭岛新领土上开始大规模开垦荒地,展开种植。

    棒子民族没有倭寇凶残狡诈,就是玩不过倭寇。

    他们不是没有戒备倭人不讲诚信突然翻脸袭击,只是没料到这么快。

    倭寇只对能打得他们彻底怕了服了老实了的强敌才会讲诚信,可以不要脸地甘当奴才打手,对占了他们土地,对抢了他们财富女人、杀了他们人的棒子如何会软弱退让不报复。

    倭寇领主们利用这空档重新划分好势力范围,大致协调好战略方针后,悄悄把开矿采金银硫磺等的南亚奴隶猴子组织起来,凑成了近六十万炮灰猴子军,想以这股力量消耗棒子军的兵力,然后再以本部兵力全力以赴进攻,争取铲除不了棒子实力,也要彻底压制住棒子。

    这一点上,棒子们就远不如倭人狡诈精明,在争夺领土、拓展生存空间过程中,把占领地被倭寇抛弃在荒山饿得半死或趁倭寇顾不上管理看押而逃走的矿山奴隶一概杀掉。

    当然,棒子们也不是没人想到利用南亚猴子当炮灰。但粮食紧缺,主流思想是容不得这些外族增加消耗,每一粒粮食都来之不易,必须全力节省以备最难的时候。

    再者,别看棒子落至如此困窘悲惨天地,却一得了力气和喘息,又自大复生,从骨子里畏惧海盗的强悍恐怖,却瞧不起南亚猴子,骂其瘦小枯干却天性刁钻无耻阴毒懒惰怕死、望之就不似人,这种猴子怎么能打仗?

    用之根本就是浪费粮食的拖累和隐患。

    这无疑是种短视行为。

    倭岛近乎原始的冷兵器战争打的其实就是男丁人口消耗。

    南亚猴子再不堪,却阴毒会争斗。

    棒子们若是能解救他们,让他们吃上东西活下去,成为猴子的恩人,本就被倭寇不当人、开矿折磨得半死不活的猴子们没有体力实力,不能为自由而翻脸扑击高丽棒子失去保护者供食者,又恨极了倭寇,自然会老实为棒子们出力打仗,棒子怎么样也多了几十万消耗倭寇实力的人口助力,至少在南亚猴子们体力恢复、翅膀硬起来之前是如此。

    棒子们完全可以把猴子军在强大起来有翻脸势力之前,将其一波波消耗在战场上,既省了粮食物资,又不会有反噬隐患,直到利用消耗完猴子军为止。那时倭寇也必定死伤更重。

    至于猴子军要消耗粮食。

    粮食本就是从倭寇那抢来的。猴子军参与战争,自然也会帮着抢到粮食,吃点就吃点,吃了再抢。消灭了倭寇,还用愁没粮食供养棒子自己。目前用所有力量消灭对手才是根本。

    倭寇却把这帐算得明白,没有再放任饿死,或因无兵看押而杀死猴子们。

    当然,倭人也清楚自己对南亚奴隶太残暴太不当人,用之为军,提防其反水,不敢给猴子们配备正规兵器,另外也是打到现在,连折损带被棒子军抢走,打制武器的工匠和铁料极其缺乏,混乱中也无法快速生产,没有兵器武装猴子军,只发给木棒,列为前军,对阵棒子军。

    倭寇突袭反击,打了棒子个措手不及,夺回不少领土,死的却绝大多数是南亚奴隶。

    倭寇很得意,但没得意多久。

    在双方组织的大会战时,一直老实的南亚猴子军突然露出刁钻歹毒的本性,集体在阵前对倭军反戈一击,木棒大棍挥舞下,打得倭寇小矮子猝不及防瞬间倒地一片,阵角崩溃。

    正当倭军大怒要屠杀教训猴子军时,猴子们却四散跑了,拿出钻山越野的天生本事迅速离开了战场。棒子军怀恨在心,怎肯放弃这狠狠打击倭军的良机,凶狠扑上,和倭军恶战……

    双方大战一场,死伤无数,活着的也多受伤,个个筋疲力尽,这才罢战。退回后才恼怒交加发现刁钻的猴子军趁双方仇恨蒙了心智杀得不可开交,无法分身它顾时,扑入后方疯狂抢掠祸害,很是发泄了凶狠歹毒和仇恨。倭方遭殃。棒子方同样倒了霉。

    这剩存的猴子军在三岛总量至少还有三四十万,一脱离了倭军控制,就如蝗虫般到处流窜,充分发挥了刁钻懒惰的本性,每到一地一味专搞屠杀破坏,一心享受现成的劳动果实,不管建设生产,也不会考虑可持续生存发展,离开时房子田地纵火烧掉,不要的东西全部毁坏掉……

    这股力量比大宋国内的强寇流匪更凶残可怕,干的只有毁灭,对社会的危害无疑更巨大,隐患更是巨大,直接危及倭岛所有人包括南亚猴子自身的长久生存,不得不高度重视,必须想方设法及时清理铲除,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灭绝危机下,棒子和倭寇终于理智地停战,转头扑杀猴子军,这一时期双方倒是心齐。

    半岛这边。

    国主王俣等失去利用价值,赵大有兑现宴会上讲的承诺。

    王俣、韩安仁和保皇派骨干官员,以及李资谦、李资谅及党羽骨干,加上忠于高丽的政治才子,家族男丁全部被送到半岛西海上一处远离其它岛屿的小岛上,共有四五百人,全是带把的。

    沧赵帝国确实不杀不奴役,让王俣继续当岛主统治臣民。至于此岛主不是半岛之主,那是王俣、韩安仁自觉有身份,有影响力,是海盗国需要的半岛代理人,心存贪婪侥幸幻想,自己理解错了,不是赵国王骗他们。

    王俣等没问清楚。赵大有也没义务主动解释不是?

    这主意是赵岳建议的。

    那小岛是真正的小岛,放眼稍一望就见茫茫大海。

    但它不是荒岛,之前上面有百八十户棒子民为逃避高丽国恐怖的劳役和欺压盘剥,不知怎么来到了这个荒岛隐居下来,在岛上的山谷中开垦了田地,同时打鱼赶海,以两种手段谋生,如今已被移民到倭外岛和倭人做伴或打架去了。

    渔船已经弄走了。岛上连棵正经的树都没有,所有的树都在之前被岛上人盖房子、做工具或砍柴给消灭了。

    不识字、无识短视的这伙草民脑子里没有长远规划,不关心可持续发展的环境问题,也或许他们想着只是目前居住在这里躲避官府统治管理,逍遥法外一时是一时,没打算永远在这扎根生存下去。

    总之树没了。也就没有了造船造木伐的材料。王俣他们到了岛上,也就牢牢困在上面。没有外力救援,休想离开。

    好在,房子还在,石头土胚茅草房不是华丽舒适的宫殿,不是官僚老爷的豪宅,但总归能遮风挡雨,数量不够,拼命挤把挤把勉强也能塞住下来,不用在外露天享受日光沐、凛冽狂暴海风浴之苦。

    原居民的灶具家俱破衣服等日用品,以及农具、钓鱼用具等也在,还有点粮食。王俣等来了后不至于饿死,春天了,万物生长,添把野菜做做汤,或者到海边捡些海带,摸些小螃蟹,有本事钓到鱼,也能填饱肚子,顺便减减肥锻炼身体,磨练意志,陶冶情操,就象《陋室铭》中写的一样,无丝竹之乱耳,无安案牍之劳形。也许更有利于健康长寿。

    而且岛上田地已播种。

    以前享福享受得都泯灭了人性的大老爷小少爷肯干,自然有夏收,有新粮食,拼命节约吃用,留下种子再种,能持续生存下去。当然,这些人有骨气,就是拉着架不做饭,直接自杀或饿死,或者不考虑长远,把粮食不留种全吃了,快活一时是一时,也全在他们自己决定,世人没人在乎关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