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天医〕〔穿越星际:妻荣夫〕〔如果能少爱你一点〕〔豪门妻约:我老婆〕〔都市之绝世战神〕〔腹黑娇妻宠不停〕〔执念成宠〕〔逆袭娱乐圈:我必〕〔我真是个奶爸〕〔重生之绝世废少〕〔一窝三宝,总裁喜〕〔一窝三宝:总裁喜〕〔我的人生重置了〕〔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暖婚100分:总裁,〕〔愿有湖光载归客〕〔空间农女:将军赖〕〔娇妻你好甜〕〔至尊不朽系统〕〔陈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36节半岛第一高人的刺杀
    闻焕章来了,国主赵大有也不在管半岛还在进行的战事,动身离开,在去码头途中,正好遇到山士部押送俘虏移民去码头后返回。

    见礼后,山士奇见国主卫队只有百八十人,不禁暗暗奇怪司令部怎么会行事如此轻率。

    此时正是北军攻城拔寨征服各地不降者之时,高丽城镇中的官员、豪强武装、官兵、居民、避难者还好说,打怕了,若逃不出去,知道无法自保了、投降又不会死不会被当成奴隶,绝大多数就举城乖乖降了。

    生死攸关时,财产身外物再不舍也得抛一边,先保住命才有以后。

    最让征服者头痛的是哪些游侠流匪、山贼绿林好汉和散入山野乡村避免被困死城中的地方武装。

    这些人或团伙在高丽朝时就是和社会或朝廷明着暗着作对的恶势力,狡诈凶残,自负武力,桀骜不驯,不遵法纪,自我为王,不受约束,到了半岛政权灭亡时却翻转成为最不肯投降的民族“英雄”、最爱国者,不断以刺杀、埋伏偷袭、游击等形式攻击北军。很难迅速清除。

    好在高丽人知道海盗在海上更强大,就算能避开海盗封锁的船只,象以前那样及时逃到外岛避难,也难逃落网,唯一的选择就是习惯的依城坚守自保,觉得只有在城池高墙后才安全,九成以上人口躲藏到了城里,其实也是战乱时期人的盲从心理,大家聚一块儿,要死也不是我一个人死,有我就有你他,死活都有人陪着。北军一困,容易逼降全部抓获。剩下游荡在外的抵抗者不多。

    北军又训练有素,有完备甚至超时代的军事意识、素质和装备,扎营、宿营、饮食防毒、行军、侦察、作战等都有一套严格科学有效的防御和进攻程序,又有间谍花数年时间慢慢绘制成的地形图和收集的情报做参考,能更有效避免被埋伏算计,半岛所谓的民族英雄拘于冷兵器手段限制,再狡诈凶残耍花招攻击,也不大容易沾到便宜,反而折损惨重。

    但半岛现在确实处于战乱失控中,城外危险无处不在,堪称危机四伏,谁也保不齐路上走着走着会不会突然遭到射杀等暗算或团伙武装分子截杀。

    国王卫队成员虽是从特种部队中挑选或训练出来的骁勇善战好汉,但只这点人,万一有事,难保国主无失。山士奇想不通司令员怎么会如此大意,也不多想,既然遇到了,有了担忧,就要尽份心力,怎么也得全力周全了,就向赵大有请求让他调兵护送到码头。

    “陛下,如今我军战事顺利,但流贼四起,棒子民间藏有高手,恐对陛下不利,不得不防。”

    忠臣爱将这份心意得领了。

    赵大有笑着承了这份心,但拒绝了抽兵护送的建议。

    山士奇无奈,只得退而求其次,令石恭、石敬、石逊等副将部将先把军队带回去,自己带百位亲兵参与护送。傻兄弟袁景达,袁憨子虽擅使百斤大槌,异常勇猛,却不会带兵,正好留下帮着一同护送陛下。

    队伍继续赶路,战马不快不慢奔行间,突然赵大有身侧一卫士战马窜出,只见凌空寒光一闪,一只射向赵大有的比拇指还粗、一米长的巨箭被寒光斩成两段落地。

    眨眼间,没等卫队其他人做出反应,前方二百多米外的路旁树林中又是两只巨箭如电飞来,方向仍是赵大有,实际却是一发双箭分射赵大有和刚才斩落巨箭的卫士。

    偷袭者不但箭术惊人而且很狡猾恶毒:小卫士,我连你一块儿射杀,看你是救你主子还是顾你自己性命。就算你护主奋不顾身再次救下你主子,可你这个高手死了,下面紧随的一发三箭,看谁能替你主子挡住。

    可惜,那卫士身手奇快,手中剑又是重剑,既阔又长,随手又是闪电一剑把分射的两箭同时斩落,不但剑法了得,力量也强悍得惊人,连破力量强劲的三箭,手臂居然没事一样。

    偷袭者大吃一惊,所搭三箭稍一停顿间就听那卫士不屑地笑道:“高丽第一高手,神剑金戍就只会藏头露尾偷袭刺杀,真让人不耻。你若有本事藏好了,能玩出我无法阻挡的一箭十射,我才相信一下半岛小人中也有能人。”

    林中埋伏偷袭者正是之前在开京城外、混在开京骑兵中想以神射暗算赵大有的那人,正是金戍,十年前在半岛就有神剑超级射雕手之称,早年在中原到处偷师学艺,后来,大理、西域、大辽都去过,确实是罕见的习武奇才,以流浪半自学成才,在赵岳幼年时曾横行大陆数年未逢对手,后返回了高丽专门堵门挑战半岛高手,无人能挡其三招五式,又有射雕手的神射之能,由此迅猛成名,威震半岛,被尊为五百年一出的武学异人,当之无愧的半岛武林泰斗第一尊。

    但成名后,此人迅速消失在公众视野中,以后再也没人听闻过他的事迹,其实也没人认识他的真面目。

    当初偷师的那些年,他为避免危险麻烦,就一直易容伪装,回到半岛挑战展露的面目也是伪装的,只是固定下来,让人以为他就是那模样。

    就在半岛人议论猜测汉神剑金戍是急流勇退,斩断凡尘俗念,隐居深山幽地修仙了,还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神剑金戍遇到了更神奇厉害的对手被打败灰心或被杀或被卑鄙小人暗算了时,金戍实际是潜藏到了李资谦的府上,成了李资谦的尊贵客卿,说白了就是贴身高级保镖。

    李资谦在高丽就是隐形国主,被人嫉恨,权威大,想弄死他的人也多,自然怕死,下了大力气招揽了这个绝顶高手保护自己。

    金戍提了个条件:只负责保护李资谦一人,其它任何事都与他无关。

    当保镖,跟你有富贵享受,可以,这也是我拼命练武闯名的目的,但想让我给你当打手去刺杀政敌等脏活,想把我当奴才随你指使干这事那事,那你休想。你就是真国主也不配。

    当然心思是这样,话不能这么说,给出的理由是他是武痴,想追求武学更高境界,不关心包括政治在内的杂务,要能静下心来练武,摆出的是一副世外高人大侠的形象。

    他若真是义士高人,也不可能保护李资谦这种祸国殃民的巨奸了。

    对这种虚伪高傲作派,老奸巨滑的李资谦自然了然,更喜欢。

    只有这种人,他才能放心收在身边使用。否则,他反而要提防甚至想法除掉这种身手可怕的义士。

    海盗来袭,隐身李府的金戍见多识广,起了疑心,私自抓获崔师表审讯,破了伪装谎言。

    海盗凶悍强大,兵围开京城,高丽王朝有灭亡之险。

    金戍感觉自己这种神级高手是时候露脸展大侠本领风采,扭转国运,彻底奠定自己在半岛和历史上的无上地位,主动和李资谦商量暗算海盗王的阴谋,妄图一箭扭转乾坤。结果却被赵岳挡了。

    能在乱轰轰的战场,从数千骑兵中迅速准确找到他并举弓箭锁定,金戍不清楚赵岳的真实面目和身份,但很清楚此人必是罕见高人奇人,敏锐洞察力和箭法未必在他之下。

    远程暗算靠的就是偷袭,打对手猝不及防,被发现了就失去优势把握,硬发难,没有胜算,反而可能当众丢脸。所以他当机立断,主动收手退了,以后再找机会,潜营刺杀或暗箭伤人都可。

    但他没想到海盗的武器超时代,太可怕,开京之战没真正开打呢,朝廷就屈服投降了。

    没能趁机当成力挽狂澜拯救高丽所有人命运的绝世高人,汉金戍很沮丧失望,立即向失势开始倒霉的李资谦辞行,说他身为半岛英雄,决不会向海盗低头,会伺机报复教训海盗拯救高丽。

    然后为防止李家拿他当献诚头名状换取海盗欢心信任,他迅速离开了,飘然而去。

    李家投降是出于畏惧无奈。怎肯甘心情愿失去半岛统治权。

    李资谦、李资谅兄弟和海盗还有毒杀李资德这种血仇,内心自然暗暗希望金戍这种奇人高手能创造奇迹,杀掉海盗王和骨干,最好能破解海盗的可怕手段,让海盗军群龙无首崩溃败亡。

    这就是当赵大有设宴盛情款待来降的国主王俣等做了承诺时,李家兄弟眼闪森寒异色的原因。他们兄弟内心还有野心企图,没有死心。

    可惜的是金戍根本不关心李家兄弟的兴衰荣辱死活,始终没闹出大事,开京城却被海盗迅速控制并掏空,李家兄弟只能满心不甘地怏怏去了荒凉孤岛和前政治老对手继续掰腕子挣扎求生存了。

    金戍雌伏不动,是想出其不意杀掉海盗王和随军王族及主帅。

    按常例,只王死,海盗军也应该先收兵,举国进行丧事,新王继位理顺一切,然后再来报复。如此半岛之难就暂时可解,高丽人获得数月喘息之机,可以精心布置迎战,再打就多了成算。

    他金戍的壮举和威名也就成了,想要的会滚滚而来,或许一跃成为半岛新领袖也说不定。

    没有真正刺杀海盗王,是金戍忌惮在赵大有身边的那个人,也就是赵岳。

    没刺杀海盗主帅杜壆,是开京城前举弓对峙当日,他看出杜壆也是世间罕见的高手。

    如此情况下,海盗核心人物身在戒备森严的军营,身边有精锐的护卫,想刺杀,胜算太低。

    金戍在早年偷师学艺时就养成了远超常人的隐忍毅力,否则天资再高,也不可能成就一身本领,在流浪各国过程中不知经历了多少险恶,非常珍惜性命,没有足够把握,他不会轻动。

    开京降,金戍凭高强身手潜逃出城,伺机抓了北军一斥侯审问,没想到区区小兵却死硬,酷刑下却什么想知道的也问不出来。他到处偷师,见得多了,懂得些异术秘法,以迷药控制了斥侯的神志,才诱骗套出些情报,方知忌惮的对手居然是海盗王的儿子。

    赵岳很快离开了半岛,没了威胁。金戍也没轻动,静静潜伏等待最佳良机。

    而今天,海盗王要离开半岛,离了军营大军,身边只百八十人护卫随行,正是他等的机会。

    此刻身份被揭穿,金戍不怕,但强横高傲的尊严被鄙视挑衅,他怒了,忍不住了。

    自成名以来,包括李资谦在内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轻贱污辱他,敢挑衅他的都成了死人。

    尽管赵大有的卫队成员基本都是身材高大的,盔甲几乎一样,面甲遮面,瞧着都差不多,难分谁是谁,但金戍直觉判断出手救架的卫士就是之前已经离开的那个海盗亲王殿下。

    武学奇才高人的直觉确实可怕。那卫士正是赵岳。

    以金戍在武学上的造诣,不靠直觉,仅仅按常理判断也可推断是赵岳。

    这世间能轻松剑破射雕手偷袭,可和他比肩的高人了了无几。

    金戍就不信了,仅仅在海盗军中武艺高强的将领确实不少,和他见过的所有其它军队相比,强将数量确实惊人,但能有个赵岳,有个让他忌惮的盗帅,还能再有个让他有些畏惧的卫队高手?

    绝顶高手可不是大白菜,没廉价到能一窝一窝地出。况且能神异地提前发现他偷袭的,金戍相信只可能有一人,就是开京城外同样神奇及早察觉他阴谋的赵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