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38节回归,上
    巨人虽然有野兽般的反应速度,却无法避开这一击,钢钉扎入面甲中仅露的眼珠子中,力量之大,钉子直透入深脑,巨人晃了晃,随即瘫倒。

    又一个恐怖的人形杀戮工具被灭。

    赵岳可不会讲究高人之争、侠客光明磊落风范,被金戍的几句话挤对住不用暗器。

    这是战场,你死我活,不择手段取胜活命是一切。

    就算要讲究比武较量,论个高低输赢,看谁才是天下真正的第一高手,在赵岳心里,金戍这种玩偷袭的卑鄙歹毒刺客小人也不配得到高人应得的尊重和礼遇,设法除掉威胁才是正经。

    这时,靠外的两个巨人也杀到了,两大铁锤在巨人手中很轻灵,忽地左右默契侧击向赵岳。

    这要是击中了,即使人不被砸成肉饼,也得被两铁锤夹拍成肉饼。

    赵岳人还在半空,无处借力,连忙伸展手臂,以长长的宝剑迅猛劈斩在一铁链上,生生斩断粗大铁链,同时借力硬是凌空一扭身险险避开了铁锤夹击,与此同时感觉巨人后面十几米处的金戍突然动了,有暗器电射他后心方向。

    这金戍果断是个虚伪阴险小人,摆着正大光明决斗架式,实际一直在蓄谋着偷袭。

    赵岳没理会暗器,又是一扬手,把破甲钉射入对面巨人眼中,又了结了这个巨锤威胁。

    仅剩下的那个巨人拽着个失去铁锤的武器,很不适应,大眼珠子瞅着铁链断处,目光好奇,似乎在奇怪自己横扫一切的宝贝怎么会突然象枯木一样轻易坏了,一时站那没动。

    傻子就是傻子,一看到他没见过又感兴趣的奇怪现象就会露出白痴的本质特征,不分时候的犯傻。

    金戍不是傻瓜,聪明绝顶,丝毫不为赵岳的宝剑如此锋利而好奇迟疑半点,只略惊讶自己的拿手暗器丧门钉力能破两层重甲,却打到赵岳后心没钻进去反而弹了回来,无功落地。

    绝世宝甲?

    心念间,金戍象赵岳一样如大鸟般飞掠,迅猛扑到赵岳面前。

    但十几米的距离跨越让金戍的攻击还是迟了那么一点点。赵岳在这眨眼间又是一钉把犯傻的巨人杀掉。至此四个人形猛兽终于清理完毕。赵岳心里的压力一松。

    金戍怒目****光,誓杀赵岳。

    他不在乎它人死活,只心痛好不容易培养成的四个最得力怪物帮手一下全损失掉了。

    一剑穿刺,如天外飞仙施法,快捷无匹,还含有无数绝妙应变后招,一展开就是连绵不断的杀招。

    赵岳不管金戍有没有后招,在这种稍错眼珠子就死的瞬息万变关头也无暇顾及,简单地挥剑下劈,正剁在金戍的剑上。

    金戍从之前赵岳挡箭,就知道赵岳反应快力量强劲,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劲敌,却以他的顶级身手和经验见识也万万没想到天下还能有这么快这么惊人的暴发力,能及时挡这一剑。

    金戍只感觉手腕剧震,千锤百炼的宝剑被斩了个深深豁口,差点儿被劈脱手。

    宝剑被卡在对手剑上,准备应变的连环迅猛精妙后招在这简单硬劈下全都用不上了。

    金戍暗叫不好,身在半空紧急后仰倒翻,一腿狠踢向赵岳持剑手的侧肋。

    赵岳不顾这一踢,沉气.手臂躲开踢击,把剑向上反兜,宝剑脱了敌剑豁口,由下而上如电挑向金戍肚腹。

    金戍反应快,纵然防备了这一招,及早后翻想躲避赵岳剑势范围,但半空倒翻哪快得过赵岳最令人恐怖的暴发力下的挥剑,小腹仍然被撩切开。

    金戍内罩的精良金丝甲也防不住由下直接切入肉里的攻击,反在宝剑挑出腹腔时挡了一下。金戍那凶猛自救的一踢却正中赵岳侧身,踢中后却感觉护甲波浪般颤抖,居然能把踢力分散掉了。

    赵岳顺势向一侧踉跄了一步,把开碑裂石的一踢力量进一步卸掉,并不因为一剑重创了金戍就放松下来,脚下随即发力扭身追赶,紧挥剑再斩金戍。

    金戍果然强悍,人受重伤,身在半空未完全翻过来,仍能挥剑如电连挡赵岳几计重击,逃过了立毙剑下,显示了一代奇人的精妙绝伦身手和强悍心理素质。

    但等到落地,肠子都流出来了,鲜血直流,金戍再强横,意志再坚定,也不禁脚下一软,眼前发黑,即使这样也张嘴喷出舌下暗藏的飞针,凭感觉想射瞎赵岳,力争生机,也狠狠报复一下,却感觉金风袭来,他有心却无力闪避,只觉得必死,结果却是两手腕一凉被划断筋脉,一双手废了。下巴被人一托卸掉了,随即一条小腿迎面骨被踢中,咔嚓断了,奇痛难忍。

    金戍想宁死而不倒,不落自己一代奇人的高大形象风范,却不由自主栽倒,连爬都难了。

    “师傅——”

    金戍身后的两年轻汉子果然是金戍的心腹弟子,惊骇强大无匹的师傅居然转眼就败在海盗亲王少年手里,而且还败得这么惨,就算能得到及时求助保命不死,也由绝世高手成了废物,他们呆滞了一会儿才发出悲痛惊呼,双双拔剑冲向赵岳。

    不想,杀上来的山士奇、袁景达截住二人,咆哮着大战。

    金戍如此高傲之人,能看上眼收为弟子的自然不会是一般人。两高丽棒子也剑法身手了得。尤其是年长对阵山士奇的那位厉害。

    以山士奇的力猛艺高骁勇也不禁自付:“若是在没加入沧赵之前,步战,我只怕不是此人对手。”

    心中一闪此念,手上加力,大铁棒舞得更凶狠紧凑凌厉,发挥武器重长优势,拉开距离,杀招选出。

    那汉子在心痛师傅之死,恼怒愤恨暴发出无比的勇气和力量,猛攻了一会儿后,瞅见赵岳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拄大剑盯着他和师弟,惊恐又浮上心头,鼓起的勇气迅速消退,起了退意,一露怯分心,被山士奇抓住机会,猛攻几计,一棒突击点在胸口,撞塌了胸膛倒地毙命。

    剩下的汉子被袁憨子挥舞大槌疯狂猛打,本就心慌艺弱胆怯,处在下风,再见师兄一倒了,顿时勇气全无,瞅了个空子突然转身就逃向树林,可惜卫队数只弩箭飞出,射中他双腿……

    山士奇知道这是要拿活的审问,连忙抢上前去拿下了那汉子,免得被杀得性起的袁景达这憨子追上来不管不顾一槌揍成了肉饼。

    躺在地上还在喘气的金戍,眼睁睁看着两弟子当场一死一被活拿了,活着的灵利小徒弟居然露出脓包本质招出他藏匿在半岛某处山岳隐秘之地安然过富翁生活的唯一后裔儿子,痛苦地想怒骂畜生孽障,却下巴被卸,骂不了,想咬舌自杀也自杀不了,只能悲哀绝望地闭了上眼睛。

    赵岳俯视着这个半岛奇人,并没有探究其真面目的兴趣,轻声道:“金戍,其实你这样快速死掉也好。悬尸示众后,你的同胞会觉得你是为挽救高丽民族而英勇战死的,会口口相传,把你当成伟大的民族英雄。如果你的同族在倭岛能生存不灭保住种族,你的光辉形象就会一代代传说下去,直至被夸成神。”

    金戍霍然睁开眼睛,紧盯着赵岳。

    他不是被死后的哀荣吸引了,而是听懂了海盗处理整个高丽种族的方式。被惊到了,想说或想骂什么,却无法说,发出的只有下巴不受控制的含混声音。

    赵岳也不关心金戍到底在乎什么、是什么心情想法,自顾道:“就算我军让你们半年,你能成为半岛领袖人物,你也改变不了历史。你们半岛和倭人几千年来享受了汉人太多恩义,却从无回报,半点不领情,是陪偿归还的时候了。你多活些时间,不过是在你的族人面前露出恶魔本质,和那些官僚统治者没什么区别,让你的族人认清你所为不是为了国家民族,只为你自己的权势名望和随社会剧变产生的野心。你的下场仍然是个死,只是不再是英雄,同列骂名榜。”

    “所以,此刻你应该很开心的死掉才对。”

    赵岳说完了,不再理睬浑身颤抖的金戍,转身笑对山士奇道:“山将军,要防范除掉的可怕敌人都在这了,到码头的路不需要将军再相伴。这里的后续事就交给你了。”

    “哦,对了,金大侠藏匿在深山仙境中的儿子也是个剑术高手、险恶隐患,你负责一并清除了。再说了,半岛财富都是赔偿我们的。岂可让畜生子占有享用?只为收回财富也要铲除了。”

    这话就是故意的了。

    敢来刺杀父亲,触犯了赵岳的逆鳞,赵岳可没那个宽容恕道风范,怎么恶毒报复怎么解恨怎么来。

    金戍听了这话,猛地一阵痉挛,张嘴连喷数口血,旋即半岛一代奇人毙命,死时大睁着眼睛,似乎留恋人生,似乎在质问苍天,似乎想乞求赵岳放过他的儿子,也可能是在向苍天无言地忏悔自己所杀的无数人命所做的无数罪恶。

    光是为练出痴傻、只认他为主的所谓黄巾力士实则是人形野兽魔鬼,他就不知害了多少幼儿。而这种力士绝大多数不是天生痴傻的,极少数能存活成长起来的多是练武猛士人才甚至奇才,却在练成武力本能的过程中用药和秘法慢慢毁掉了心智。他又用这些力士不知杀了多少冒犯他的人,也暗中让力士破了不知多少财多之家,灭门抢财富供应贪婪和儿子。

    赵岳最恨的也有大汉民族可笑的对外敌一贯所讲的仁慈恕道理解同情等儒腐思想行为。

    想建立超级强国,想被世界尊重,民族先得有强人的观念心态行为。否则,别说你弱,就是你强,谁又会怕你?

    好人怕恶棍流氓,甚至官员执法者也怕,主要不是当场打不过治不了,最怕的是结仇被盯上报复。

    宁让人怕,莫让人欺,就这么简单。恶人因此活得比好人威风快活。尽管这不正常,不符合社会主流。

    由人及国家,道理相同。

    赵岳也是想从细节上尽量扭转汉人被扭曲儒教腐蚀产生的一些可笑观念,引导民族产生对敌人的强硬心态。

    信儒教,那才是傻透了。

    统治者和读书人极力维护和推广儒教,前者只是为了愚民统治,后者本质一言,只为当官留名,活着当官威风享乐,死了名留历史,不能留美名,就留恶名,遗臭万年也不错。总比浑浑悲苦一生,生如蝼蚁,死如草芥划算。

    这也是历史上为什么异族一打来,读书人和统治者成群结队争相投敌的原因。儒腐观念和规矩都是给百姓立的。

    金戍的威名和在半岛的地位确实高。

    他的尸体和弟子、力士打手的尸体悬吊在战死当地的路旁大树上,标明身份,无人看管,却无人盗取收敛安葬,事如风一样很快传遍半岛大地。高丽人,无论是城池中的,还是散在山野游击抵抗的,得知后无不变色沮丧,信心泯灭.....

    随后,北军的征服战争就顺利了许多倍......

    清除了金戍这个严重威胁着北军大将以及派来的官员生命的巨大隐患,这次赵岳是真走了,陪着父亲回了暂时的统治大本营。

    母亲和瑞娜居然一同开着车来迎接的。

    父亲好奇中笑呵呵上了满脸开心得意的母亲开的越野车。赵岳上了女友的车——敞篷跑车,跟在慢腾腾母亲开的车后面向岛内驶去。

    来到这里,赵岳恍若隔世。

    入眼的满是后世景象,温暖却还不热的春天里,即使是姑娘们也大多不穿汉女性习惯了几千年的裙子,穿着方便利落的裤子,忙着各自的事,儒教约束的那些臭规矩在这里似乎完全消失了,得利最大的女性自在的笑声在风中流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楼主大人求放过〕〔边缘世界里不可能〕〔精灵之虫王崛起〕〔给我一张复活卡〕〔抱定大佬不放松〕〔快穿:反派女配,〕〔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生命法典〕〔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