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武狂婿〕〔都市妖孽高手〕〔大演帝〕〔我的隐身战斗姬〕〔阴司之人间炼狱〕〔全职狂婿〕〔我的光影年代〕〔我的奇幻道具〕〔恋战新梦〕〔高龄巨星〕〔最强神壕〕〔武术巨星〕〔万兽朝凰〕〔下海潮〕〔女总裁的全能高手〕〔女主她以武服人〕〔绝代狂兵〕〔超维入侵〕〔都市至尊战神〕〔天降独宠:邪君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71节斗法21
    夏天迈着迟缓的脚步慢慢走来,天气渐渐热起来,今天艳阳高照,风和日丽。

    二龙山这也和这天气一样祥和美好,山脚下此时锣鼓喧天,充满喜庆。

    原来是晁盖久盼的宋江到了。

    二龙山全体头领俱都下山来迎接。

    晁盖意气风发,满面喜气洋洋,看到宋江,远远就高叫一声:“公明贤弟,当日一别,许久未见,恍如隔世,想煞盖也。”

    正策马而来的宋江听到热切的召唤,看到晁盖真情流露的喜悦,慌忙下马,大步流星迎向晁盖,和激动的晁盖一样激动的紧紧拥抱在一起,声音亢奋又哽咽道:“郓城县没了天王,宋江独自在那里讨生活如同一只孤雁,何等的寂寞无聊无助,无一日不想念保正哥哥的厚道义气飒爽英姿,想念那些喝酒谈天骂奸贼论世事表英雄、情投意合的快活日子。”

    此刻的宋江的神情举止都是发自真心的,没有虚伪做作的成分。

    他太了解晁盖,很清楚,做异姓兄弟,晁盖是当之无愧最好的兄长,最靠得住的好汉子,能为帮助或救助他宋江豁出去性命的汉子。当初生辰纲事发,他不惜冒性命之险去通风报信,除了有切身私利的顾虑,也是感召于晁盖的真挚义气和二人之间的深厚感情才毫不犹豫做了。

    宋江在这件事上也从未有过后悔。若世事重来一次,他仍然会毅然决然如此选择。

    此时,宋江抱着分别很久却仍然熟悉如故的老朋友,打内心最深处感觉到踏实、温暖,自打杀死阎婆惜逃离郓城县就无一日能真正安稳的心终于恢复稳稳跳动,没有丝毫提心吊胆。

    这是最仗义强大可靠的老友才能带给他的安全感,宋江清楚在这里,只要晁盖有一口气在,他宋江就能安稳挺立着,除非晁盖死了,无力保护他了,他才会需要自己寻找生路。

    晁盖能带给他的,绝不是他逃亡之路上遇到和收服的任何人能无私给予的。忠心耿耿的保镖兼贴身小厮赛伯当王四比不了。跟他很久了的生铁佛崔道成、飞天夜叉丘小乙更不屑提。

    那两凶徒生性凶残,为人和行走江湖是以利在前义在后的信条决定心思和行为,直到如今,宋江也从来不敢真正信任依靠这两家伙,更别说完全无条件信任,始终是以英明宽和大方的态度,以利诱绑之,以义引导之,以温言体贴关照哄骗之,多手齐下才比较有效地控制着使用。

    这二人就象两条养不熟的恶狼,一个不慎惹得二人性发或不满意,就可能遭到凶残反噬。

    至于其他人,比如薛亨、张宣赞、刘复、摽兔李吉、杨适、刘无忌、毒角蛟秦会等能追随他,根本原因不是义气相投,而是他能带领大家找到一条出路。

    收的这些人中,志同道合有头脑的孔厚不算,也就剩下个洪教头洪彦是比较可信任的追随者。这人就是缺乏眼界太心高气傲小心眼,只要好好尊重他,利益上关照他,他还是讲义气的。

    随着关系日益加深,洪教头也明显越来越佩服亲近信任他宋江,越来越对他讲义气,开始言听计从,相信随着时间推移终能成为坚定不移追随他以他的意志和选择为第一的人。

    憨厚义气的张大能、王彬、李彦三兄弟则差了一层。这三人最重视的是义气相投,图的是在一起生活和做事的畅快,目光短浅,并不考虑长远的事,也不大在乎前途利益。

    这样的人平常好相处,不用费心防着戒备着,用着顺手而放心,但真到选择追随谁的时候却未必靠得住。三人此前在蛇角岭事实上背叛结义大哥改为追随他宋江,就已证明了这个特征。

    因为这种种原因,宋江此时对晁盖绝无半点谋害之念,有竞争之心也只是官僚思维习惯,出于权力本能。

    在远处一隐秘地,赵岳和花荣静静看着山脚前晁宋胜利大会师的喜庆一幕。

    赵岳饶有兴趣地仔细观察着宋江的一举一动,看得明白。

    宋江的激动喜悦和真情和晁盖一样是真诚的,情意发自肺腑,基情四射那么自然而感人。

    赵岳的嘴角轻轻抽动了几下,心里也清楚:晁宋二人此时是真正的生死关照的兄弟。谁敢招惹其中一个,就是招惹了另一个。无论谁敢害哪一个,另一个都会不惜代价地报复。但这种弥足珍贵的真挚友情随着局势变化和政治追求的不同终究会走向分裂,随着背道而驰越来越深,分裂会越来越明显而深刻,等到晁盖成为宋江的政治选择绊脚石后,两人就会成为仇敌。晁盖这个农民思想的英雄好汉对宋江未必能下得了狠手。而儒腐读书人思想、封建官僚政客本质的宋江为了忠君爱国的大义与梦想,只怕终会狠起心,一边表面继续义气磊落维持必须遵守的奠定这个集团根基的义气原则,一边在暗中想方设法下黑手。到那时,只怕晁盖这种政治斗争的弱智者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搞不明白。

    政治和政客这种世俗的存在,遵守的总会是实际利益原则,哪有什么真正纯真的友情。

    就算有,那也是基于共同的追求和利益,并且形成了稳定的领导与被领导等政治关系。否则即使有共同的利益与政治理想追求,一方才能出众赢得更大支持,或不满足拥有的地位权力产生更大野心,可能窜到上边来,威胁到另一方的政治权力地位,那也会反目成仇。

    宋江只要不改变世界观和政治思想,晁宋之间关系的结局必然是由生死与共变成你死我活,二者早晚有一天如同有杀父之仇一样不共戴天,绝不能允许并立都活。

    他又把目光转向其他人。

    扫视了一下任森三雷兄弟,又扫视了一下犹如恶魔鬼王现世的殷泰、殷春兄弟,赵岳的目光掠过赛伯当王四,生铁佛崔道成、飞天夜叉丘小乙这三他早就熟悉的人,也掠过柴进根本不稀得要特意留给宋江的洪彦洪教头、踢杀羊张保、摽兔李吉、矮丘乙郎、马占魁、桑仲和、隋大丘、杨适、刘无忌等,看看有点意思的在孟州见识过其心机手段的老熟人孔厚,再扫视一下秦会等蛇角岭老人,目光最终锁定在薛亨、张宣赞、刘复三个人身上。

    他发现这三人和当时在蛇角岭大战淄州军相比,仅仅几个月时间气质变化就很大,身上多了股强烈煞气是连番厮杀造成的,不足为奇,那种大将甚至是名将才有的气度在三人身上已经隐隐约约呈现,以他们才二十多岁的年纪,这就显得不一般了。

    看来历史上的伪齐大将能够在乱世间于万众中出人头地闪耀一时光芒,威风不可一世过,到底是自身素质过硬,不是秦会这些叛军军官或洪教头等无识蠢材能比的。

    孔厚、薛亨、张宣赞、刘复这四个有潜力的能人,柴进当时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为沧赵集团收用,只是当时他感觉这四个人都是很有头脑和主见,而且宋式官僚习气、官僚追求和私心都极重的人物,这样的人不是能轻易改造思想的,到底能不能改变,值不值得下工夫收用,尚需要花时间来考验观察判断,但结果宋江突然来了,而且迅速就吸引和招揽了这四人,形成了一个比较团结紧密而稳定的野心团体,心都一齐再次鼓起当大宋高官要员的美梦,这就没法收了。

    柴进考虑到宋江也确实需要有力人手组建起势力,这才索性一并成全是了宋江。

    这些事,赵岳都从柴进那不断送来的情报中已经了解到,并且赞同了柴进的决策。

    不过,眼下,他也不得不感叹:宋江这人走绿林好汉路不但有个响亮的绰号名头作为感召和组建团队的大旗,确实也有逆天的人品气运。仿佛,宋江天生就适合并且应该走这条路。

    赵岳暗暗和宋江对比一下。

    自己有财有名,有实力,有靠山,又走南闯北,却费好大劲才收了些人才。你看看人家宋江,只区区一个有义名的小吏,仅仅从郓城到沧州转一圈窜到青州,就轻易收了这么多人才。

    宋江此人的魅力和能力当真不可小视。

    象任森、张大能、王彬、李彦这些有血性,做人有人性底线,也有本事的豪侠,因各种原因被迫流落江湖为凶残贼寇却仍能坚持道亦有道,是自己一直极力招揽的。结果从沧州到梁山,来来回回多少趟,就是没遇到。

    如今随宋江来二龙山的人一入宋江布袋,以宋江手腕,别人基本就别想染指了。

    宋江的势力膨胀得太快,看来必须努力设法平衡一把,保持晁盖在二龙山的权威性和发展方向性主导权。晁盖依靠自身魅力吸引了张大能三兄弟。公孙胜把那个狐狸精悄然变成了间谍助手,这些都不是平衡二龙山的关键。

    还得另想办法,从根本实力上保证。

    要不然,二龙山会成为一股不可控,无法预料会出什么恶事的军事团体,别说成为助力,不成大/麻烦就不错了。

    赵岳在那想的事复杂而深远。

    旁边举着望远镜观瞧的花荣没想什么大事,但心思也很复杂。

    赵岳这次特意过来一直住在他家,一方面是为推动二龙山发展,改变青州的三寇并存等局面,一方面是觉得他的本事成熟圆满了可以上北方战场实现杀辽寇的梦想,要他准备离开青州。

    他的贤惠妻子崔氏和儿子花逢春,以及清风寨已故老知寨张古清的老生女儿,已经由管家花信夫妇照顾着顺便坐赵岳来青州的海船悄悄离开了青州,去了海盗大本营见识一番新世界,接受和享受一下新帝国的美好新风尚,然后再回沧州在赵岳家等着他,到时一同去清州和妹夫妹妹一家团聚。

    辽国燕王耶律淳等燕云官员如今对赵公廉越发恨之如骨,恨不能立马铲除掉。沧北边境以后必然宋辽冲突不断并日益加剧,形势会越来越紧张危险。

    赵公廉以后必然会经常亲自出马上战场指挥作战,危险加大,身边有精兵悍将侍卫保护,不怕短兵厮杀,就怕强弩冷箭攻击甲胄防护不到,侍卫也反应不及救助不到的要害。

    赵岳很担心大哥的安危,需要弥补大哥身边侍卫防护缺乏的一环,要花荣去清州充当大哥的随行护卫,以花荣高强的武艺和对弓弩暗箭的高度敏感及时避免大哥被刺客或射雕手暗算。

    花荣本人也很愿意去清州。

    那有他相依为命的唯一亲妹妹,很久未见,很是想念,也有他一直敬佩想追随的亲人兄弟文成侯,更想杀辽寇以偿为将者的壮志心愿,同时也是为战死边关的父亲报复雪恨。若不是赵岳总说他的本事还不足以在战敌国中逞威,不能在北方凶险不利的复杂环境中生存下来,反复督促他苦练全面的厮杀能力,坚决不同意他弃清风寨而去,他早跑清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